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86章 她,是你配不上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你相信,一个来自非洲原始野蛮部落,却已经成为最出色杀手的十七岁少年,在被一个都市大少,揪住衣领子往下拖时,不但没有反抗,而且还被吓哭了吗?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不信?

    嗯,不信就对了。

    但现场数十名吃瓜群众,却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并不知道小小年级的马刺,已经是当世最出色的杀手之一了。

    可刚才,大家亲眼看到马刺是怎么开着一辆破吉普,大秀他出色车技,又毫不犹豫撞废豪车的了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两点的人,能是普通人吗?

    可如果不是普通人,在被冯大少抓住衣服往下拖时,怎么可能没有刚才的凶悍,还被吓哭了吗?

    吃瓜群众真心表示,不理解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美艳((逼))人的贺兰副总,袅袅婷婷的走到冯大少(身shen)后,素手抬起,轻轻拍了下他肩膀:“冯公子是吧,请你先松手,我们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下来,你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正在死命往下拉扯马刺的冯大少,这会儿心疼的要死,哪儿有空要和谁有话好好说,想都没想回手就推了过去,对着新姐那饱满(诱you)人的酥(胸xiong)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可以作证,冯大少头也不回的反推出去的动作,只是心急之下的本能反应而已,并没有丝毫刻意冒犯美女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小刀却不管这些。

    遇到超级内媚美女后,刀爷碍于男人必须拥有的尊严,还没有对新姐动手动脚呢,冯大少这种货色,却要碰触现在已经属于刀爷的美女酥(胸xiong),这与自己找麻烦,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眼看冯大少的右手,就要结结实实推在新姐酥(胸xiong)上面,叶小刀无声冷笑中,右手看似随意一晃,砰地抓住了他手腕,向旁边一甩。

    哎呀呀的惊叫声中,冯大少直直飞出至少五米远,滚地葫芦那样,又滚出五米,人形扫雷器那样,压破了七八个气球,砰砰作响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眼眸,顿时一亮

    但等她再看向叶小刀时,这厮却又一副奴才样的,站在她背后,点头哈腰满脸谄媚的笑容,就仿佛他刚才什么也没做,冯大少只是自己摔出去那样。

    “叶小刀,你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启朱唇,夸赞了一个。

    叶小刀立即谦虚的说:“贺兰副总,您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就叫我新姐吧,我年龄应该比你大几岁。”

    “新姐,可实际上,您看上去比我要年轻至少三岁。”

    刀爷从善如流中,顺势拍了新姐一记马(屁pi)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了下,看向了远处从地上爬起来的冯大少,张嘴刚要说什么,秀眉却又微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她距离冯大少有些远,站在这儿和他说话,估计会听不清,要劳驾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叶小刀天生就有当秘书的潜质,马上领悟了领导这个小小的皱眉动作,快步走到眼前有小星星在飞的冯大少面前,伸手拎住他衣领子,老鹰抓小鸡那样,把他拎到了新姐面前,往地上一放。

    冯大少也许是财迷,但绝不是傻瓜,刚才叶小刀轻易就把他摔出去后,立即就看出这厮不是个好惹的了,如果再梗着脖子嚷嚷什么,说不定大嘴巴就抽过来了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是百颠不破的真理,既适用于街头混子,也能被冯大少这样的富家公子所认可。

    冯大少没吭声,只是飞快的爬起来后,恶狠狠瞪了叶小刀一眼,才看向了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看到那张(娇jiao)媚到不像话的脸后,冯大少本能的呆了下,因当众被睬而羞红的脸,刷地苍白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被人称为青山老狐狸的父亲,曾经对他说过的一段话:“整个青山商场,除了一个人之外,你可以横着随便趟,就算得罪了被誉为英雄的岳梓童,老爸也能给你摆平。

    但有个人,却是你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这个人,就是目前在开皇集团担任副总职务的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你不用知道她是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你只需知道,如果你今晚得罪了她,那么明晚你就会从亿万大少,变成沿街乞讨的叫花子。”

    事关亿万家财,由不得(爱ai)财如命的冯大少不小心,被父亲告诫后的第二天,就花钱委托开皇集团某员工,偷偷拍下了贺兰副总的(娇jiao)颜,并牢记在心,告诫自己上吊喝药,也不能得罪她。

    本来,父亲就已经严肃嘱咐过,再加上贺兰小新的绝世(娇jiao)颜,冯大少在看过她的照片后,想忘记这张脸,都很难。

    现在这张脸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冯大少猛地醒悟,刚才他反手要推出去的那个人,就是她。

    我这是自己找死呢!

    牢记父亲教诲的冯大少,心里咯噔一下后,哪敢再盯着那张脸看,慌忙垂首,颤声道歉:“对、对不起,贺兰副总,刚才我、我不是故意想要冒犯您的。”

    很多时候,新姐还是很通(情qing)达理的,微微笑了下:“冯公子,你知道我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曾经听家父简单介绍过您。”

    冯大少不敢撒谎,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替我向你父亲问好。”

    客气了一句,贺兰小新开始说正事:“冯公子,刚才我也亲眼看到,我秘书因玩心太重,给你造成了损失。对此,我表示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冯大少连连摇手,心里暗骂自己,早知道是她秘书找我麻烦,我刚才就该(屁pi)都不放一个的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“话可以这样说,事却不能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伸手:“叶秘书,把我包里的支票簿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立即遵命,从包里拿出了支票簿,与笔。

    接过来,又回头看了眼那辆玛莎拉蒂,贺兰小新才在支票上蹭蹭写了几笔。

    写完后,她又伸手入怀——就是从衣领内伸进去,拎出个银色十字架,在立柱上拧了下,露出了刻着她名字的印章,放在眼前,张开小嘴,轻轻哈了口气,让印泥湿糊了下,盖在了支票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七百万,应该能买你那辆车了。”

    撕下支票后,贺兰小新递向了冯大少。

    冯大少哪敢要啊?

    别说是价值七百万的一辆车了,就算是七千万的东西被砸了,他也不敢要贺兰小新的赔偿。

    “让你拿着,你就拿着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脸色微微一沉,旁边的叶秘书,立即瞪眼握拳,作势你再特么的推辞,就一拳把你满嘴牙打碎。

    冯大少不敢再推辞了,连忙接过了支票,连声的道谢。

    “回头把这辆车的发票,保险单据送来,修一下,还能勉强代步。叶秘书,就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贺兰副总这样说后,叶小刀立即狠狠瞪向了小舅子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你个傻((逼)),竟然把本姐夫的车子,撞成了这个样,瞧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!

    本来偷眼瞄新姐的马刺,立即缩了下脖子,被狗盯上的鹌鹑那样。

    “冯公子,以后就不要来纠缠岳总了。她,是你配不上的。我不是在打击你,这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贺兰副总,我记住了。我发誓,以后绝不会再来(骚sao)扰岳总。”

    冯大少现在哪敢说半个不字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摆摆手,示意他可以滚粗了。

    冯大少弯腰对新姐深施一礼后,头都不敢回的,灰溜溜去了。

    “叶秘书,你夫人是个黑人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才发现车里的马刺,稍稍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提到已经过世的黑珍珠,叶小刀眼光黯淡了下,轻声说:“如果她还活着,我绝对会娶她的。”

    愣了下,贺兰小新微微颔首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笑了下,看了眼马刺:“她临死前唯一的愿望,就是希望我能好好照顾她的家人。这些年来,我从来不曾忘记。”

    如果黑珍珠泉下有知,得知他是这样照顾马刺的,不知道会不会从坟里爬出来,掐住他脖子大骂他不要脸?

    “岳总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还想再说什么时,无意中抬头,就看到岳梓童,在小杜的陪同下,咔咔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老板出现后,那些围观的公司职员,立即鸟兽般散去了。

    岳总站在十几层的高楼上,当然看不清叶小刀的长相,也听不到他的声音,却能确定,这就是前来投靠自己的猛人。

    只是,猛人怎么忽然凑到狐狸精面前,和她交谈片刻后,就拿起了她的公文包,站在了她背后?

    而狐狸精的黄秘书,则悻悻然的样子,独自走进了公司总部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个(情qing)况?

    难道说,前来投靠本总的猛人,刚来就被狐狸精给迷住了?

    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岳总刚想到这儿呢,接到了人事处老白的电话,说贺兰副总已经把她的贴(身shen)小秘书,调到了广告部,担任总监助手,新的副总秘书,由一个叫叶小刀的新人担任。

    靠,靠,靠!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,你还真有本事啊,不但垂涎本总的未婚夫,现在又抢走前来投效我的叶小刀,真是岂有此理,我和你势不两立!

    无论心里怎么厌恶贺兰小新,岳梓童表面上绝不会表露出来的,就像什么事也不知道那样,走下台阶后才停住脚步,惊讶的问道:“咦,这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是看着那两辆撞在一起的车子问的。

    小杜也是个聪明的,看到老板装傻卖呆后,立即配合,向旁边叫道:“李全才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全才,就是接替王德发担任公司总部保安队长的那货,闻言立即(屁pi)颠(屁pi)颠的跑了过来:“岳总,杜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杜抬手指着车祸现场,秀眉皱着:“在咱们公司大厅门口,居然会发生车祸,这简直是奇葩呀。还有这地上,如此多的破气球。哼,你们保安队,是怎么打扫卫生的?”

    李全才懵圈了,期期艾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幸好贺兰副总及时站了出来:“杜秘书,这也不能怪他们。刚才吧,有人来——岳总,我们回办公室去说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