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83章 不要撞我的球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个电话搞定李南方生病不用去南疆的大事后,岳梓童长长松了口气,仿佛刚成功拿下一个大业务那样,顿觉浑(身shen)轻松如燕,只想(娇jiao)声高歌一曲。

    算了,现在上班期间,如果让人听到岳总在唱妹妹想哥泪花流,肯定会大跌眼镜,对她威信有损的。

    真正的聪明人,都是做事高调,为人低调的。

    只是心(情qing)实在好啊,围着墙根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后,岳总才想到还有一件事没办呢。

    得给李南方打电话,把本小姨的锦囊妙计告诉他,让他今天必须找个理由去中风,最好是假装鼻子歪歪嘴巴斜,虽说那副尊容让人看上去很倒胃口,但为了小外甥的幸福着想,岳总还是能忍的。

    给李南方打电话,现在就打。

    嘟啊嘟啊嘟嘟地,李人渣倒是没关手机,可就是不接。

    “这人渣,又不接电话,干嘛呢?”

    又拨打两次仍旧没人接,岳梓童秀眉微微皱起:“还在撸?也不怕精尽人——我呸呸呸!本小姨可不想当望门寡。哦,知道了,他肯定是去洗澡,或者做饭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了下时间,已经九点多了,上午工作一点还没干呢。

    搞定最大的心事后,岳总总算可以收敛心神,安心工作了。

    岳总今天的工作状态超好,平时需要凝神思考十几分钟的事,只是粗粗看两遍,心里就有了最正确的方案。

    哼着婉转动听的某小曲,办公桌下的细高跟小皮鞋鞋尖,随着节奏的轻敲着地板,偶尔端起茶杯喝口水,点上一支香烟——唉,如果能把香烟戒掉就好了。

    近几天,岳梓童发现她的烟瘾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别看她今年才二十二岁,但烟龄却已经长达五年之久,正式入职国安第二年,就学会了吸烟。

    吸烟,酗酒,吸毒等,这些对(身shen)体有害的坏习惯,对注重养生的人来说,是绝对不会碰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士。

    可这些能给人带来短暂享受的坏习惯,对于国安特工这类在刀尖上跳舞的人来说,却又算不上什么了。

    养生,养生,脑袋始终拴在裤腰带上,随时都能掉坑里找不到了,还养个(屁pi)的生。

    今朝有酒今朝醉,哪管明(日ri)吃糟糠才对。

    所以,特殊的工作职业经历,让岳梓童并不是太在意自己(身shen)体健康的习惯,吸个小烟,绝对是毛毛雨啦,还没吸毒呢。

    只是她以前吸烟,纯粹是吸着玩,就是吸也行,不吸也行。

    高兴了,郁闷了,摊上大事了,摆出长辈架子训斥小外甥时,点上一颗烟,觉得自己特有气场,特有范。

    平时嘛,是没必要吸烟的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,吸烟有害健康的——

    可现在,她有事没事的就(爱ai)叼上一颗烟,尤其是在家里时,晚饭后与新姐窝在沙发里,看着电视吞云吐雾,已经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环节了。

    让她有些郁闷的是,能让她从烟草中体会到安享感的香烟,必须是贺兰小新提供的香烟。

    那种香烟没有名字,是新姐自己在南疆那边特辟了一方烟田,雇了几个当地农民好生照料,烟叶收割后,再去当地烟厂,以特殊工艺制作出来,一年的产量很少,但颗颗都是精品。

    烟盒上只有一个古装侍女,好像葬花的林黛玉那样,胳膊上挎着个小篮子,肩膀上扛着个小锄头,轻灵飘逸的一塌糊涂,看着就舒服,更别说是吸一口了。

    除了新姐的香烟,岳梓童再吸别的牌子,比方她此前吸惯了的黄鹤楼等,就觉得有些味同嚼醋了。

    昨晚上(床chuang)点上一颗烟时,岳梓童无意中还想,如果某天真与新姐闹翻了,以后就再也吸不到这种烟了,那(日ri)子该怎么过?

    正所谓未雨绸缪,以后有机会得讹她两箱烟,存家里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啪哒声中又点上一颗烟后,岳梓童徐徐吸了口,做了个扩(胸xiong)运动,打了个响指:“搞定,收工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表,平时需要一个上午才能做完的工作,今天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搞定,而且依旧精神饱满,没有丝毫的疲倦感,只能说是有如神助。

    慢慢晃着脖子,岳梓童端着茶杯走到落地窗前,推开一扇窗,随意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她的好心(情qing)就丧失殆尽了。

    总部大楼大厅门前的地上,出现了好多气球,五颜六色,占地足足三十个平米左右。

    一个(身shen)穿银灰色风衣的年轻人,(身shen)长玉立,就像站在百花从中的仙鹤那样,站在五颜六色的气球中,怀里抱着一捧鲜艳的玫瑰,左手还牵着几个白色大号氢气球,上面都印着粉红的心形,以及两个凑在一起的嘴巴。

    气球后方不远处,还停放着一辆纯白色的跑车,崭新的,都没挂车牌。

    车盖子,车(身shen)上,都用彩色水笔画了一个白衣飘飘的美女,嫣然巧笑,美目顾盼留彩,仿佛一阵风过来,她马上就会活了,从车上走下来的那样。

    岳梓童站在高处向下看去,一眼就看出这美女——特么的,不是(娇jiao)俏可人,一笑倾城的本小姨,又是哪个?

    傻子也能看出,年轻人摆出这么大的阵仗,就是要追求岳总的。

    岳总闭着眼也能猜到,除了青山云世界的冯云亭冯大少之外,就没谁在三番两次求(爱ai)被拒后,还能厚着脸皮来追她的了。

    窈窕熟女,君子好逑,冯大少苦追岳总多次都被婉拒后,依旧锲而不舍的死缠烂打,这样没什么不可以。

    民间有云,水多了能泡倒墙,男人化(身shen)牛皮糖死缠烂打后,脾气再怎么臭的女人,也有被打动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这话不假,可关键是你得真(爱ai)岳总,为了她宁愿付出你所付出的一切也行啊。

    想当初,岳总遭到金区长打击,四处求告无门想请你出面给摆平时,你却乌龟般的缩回了脑袋,有多远,就躲多远了。

    现在岳总已经摆平那些困难,靠自己的努力,事业迎来了火箭般的上升期,你这时候又腆着脸的出现了,还摆出让不知(情qing)人看了后,就会羡慕,会祝福你能好梦成真的架势——草,你特么的怎么不去死啊!

    举起茶杯,岳梓童就像撇下去,砸在那张脸上。

    外人眼里,冯大少那张堪称英俊的小白脸,现在看上去连猴子(屁pi)股都不如。

    给他来一茶杯后,或许就能变得顺眼些了。

    但下面好多闲杂人等在围观,岳总不敢保证茶杯从这么高的地方扔下去,能准确砸在那张让她倒胃口的脸上,毕竟物体在高空飞速下落时,会受到风速、地心引力等方面的影响,偏离轨道,误伤了别人,咋办?

    “么的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种真心不要脸的,岳梓童实在无法保持她淑女的风度。

    低声骂了句,正要去给安保处打电话,让老梁派人把他赶走呢,就看到一辆草绿色的吉普车,也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,好像疯牛那样,呼呼冲向了那堆气球。

    “咦,这谁呀?”

    岳梓童眼睛一亮,笑道:“哈,这货比我小外甥还要猛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来青山第二天,恰逢冯大少摆了一地的玫瑰,站哪儿深(情qing)款款仰望着岳总呢,人家瞎了那样走过去,脚下乱搓,把(娇jiao)滴滴的玫瑰搞成了一堆垃圾。

    事后,还语重心长的规劝冯大少,做人要有公德心,不要乱扔垃圾,给清扫停车场卫生的保安们添麻烦。

    那时候,对李人渣没有丁点好感的岳梓童,虽说暗中看的很爽,却也鄙夷他的不懂风(情qing)。

    现在,比李南方更不懂风(情qing)的人,出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用脚,人家叶小刀却是开车。

    “姐夫,真要撞死他吗?”

    被叶小刀骂着,催着撞过去把那胆敢撬我兄弟马子的傻((逼)),给刀爷我撞死的马刺,把吉普车油门踩到底,虎入羊群般冲进气球里后,砰砰作响的炸响声中,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傻((逼))啊?我让你撞死他,你就真撞死他啊?”

    堂堂of国际平台的金牌杀手,却被好兄弟搞来青山这小地方,给他马子当看家护院,刀爷本来就满肚子气无处发泄呢,现在看黑人小舅子眼冒凶光的这样问,更加烦了,抬手就在他后脑勺狠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要想把这种不解风(情qing)——就知道打打杀杀的盲流土鳖,调教成良民,好言相劝给他讲道理的办法,是行不通的,必须得用暴力,来净化他肮脏的灵魂,让他知道世界这么好,怎么可能随便撞死人呢?

    这又不是在蒙昧的非洲,也不是在随便杀人都没事的欧美,这是在全世界、哦,不,是在全宇宙治安最好的盛世华夏好吧?

    想到以后再也不能为所(欲yu)为,随意勾搭个(骚sao)不啦唧的有夫之妇,都得小心翼翼别让人老公发现——刀爷心里就苦哇,有要泪流满面的冲动。

    心(情qing)不好时,是没必要在意别人现在又是什么感觉了。

    比方被吓得大声尖叫的冯大少,猴子般的跳着,总想逃到大厅里去,可无论他想从哪个地方突围,马刺驾驶的吉普车,总能及时撞过来,((逼))着他只能仓惶后退。

    于是,刚才那些还羡慕嫉妒,虔诚祝福冯大少能梦想成真的围观群众,这会儿都傻了,看着他被吉普车追得四处乱跑,在几十平米的气球中。

    车子呼啸驶过的地方,就会响起不绝于耳的砰砰爆炸声。

    马刺很兴奋,嗷嗷的叫着,不断急速摆动方向盘,每次都能成功把冯大少((逼))回他曾经装((逼))的球阵中间,再围着他不断的绕圈,碾压没一个无辜的气球。

    “这特么怎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冯大少仓惶后退着,踉跄摔倒在了地上,接着双膝跪地,双手朝天,大声疾呼:“不要撞我的球!”

    被叶小刀狠抽几次后脑勺后,马刺开窍了,呲着一口大白牙:“好,我们不撞你的球——撞车,总可以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