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82章 她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刚才与岳总聊的很嗨,吕副院长还真忘记省厅领导给他打电话嘱咐的事了。

    经黄秘书提醒后,这才蓦然醒悟,连声说对不起,刚才接了个电话,怠慢了两位贵客,还请原谅。

    真心说,如果不知道吕明亮为当官就把老婆推出去那些事,就凭他的堂堂仪表,儒雅气质,自凡是个女人,就会对他产生好感的。

    关键是人家聪明,意识到怠慢贵客后,马上就诚恳地道歉,很快就获得了黄秘书的好感,点头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来意很简单,就是这位尊敬的女士,上班途中吃过早餐后,去了公司很快就呕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领导推荐来的关系户,吕明亮自然是好生招待,立马召集各科室的专家,让他们临时组成一工作小组,为新姐从头到脚,从内到外的检查一遍。

    检查很快结束,检查结果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正如黄秘书所以为的那样,新姐(身shen)体素质相当好,没病没灾,也没怀孕——

    唉,怎么就没怀孕呢?

    那天,他可是骑了我一个晚上的。

    尽管从没想过,要做个光荣而伟大的母亲,可在听说她的呕吐,并不是因妊娠反应而导致后,盯着小腹的贺兰小新,还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随即暗中失笑出声,没怀孕就没怀孕啊,我什么时候这样迫切想去当妈妈了?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都回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反复看完检查结果,众专家又窃窃私语几句后,吕明亮才神色凝重的抬起头,让专家们去忙。

    还是有问题?

    看出吕明亮脸色不对劲后,贺兰小新心里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亲自为新姐倒了杯水,吕明亮客气的问道:“这位女士,不知该怎么称呼您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新姐好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吕明亮比她还大两岁,可贺兰小新在让人喊她新姐时,却没有丁点不对劲的意思。

    吕明亮当然也不会计较,立即从善如流:“新姐,能不能先请您同伴回避一下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还没说什么呢,黄秘书脸色就是一变:“吕副院长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吕明亮特讨厌黄秘书,一口一个副院长。

    你个小婊砸,像岳总那样的大人物,称呼我吕院长,你会死吗?

    看着黄秘书不顺眼,再说她也仅仅是新姐的爪牙,吕院长没必要理睬她,只是看着新姐,满脸儒雅的笑。

    “小黄,你先出去下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手挥了挥,阻止了还要说什么的黄秘书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傻到以为,吕明亮让黄秘书滚粗,就是看她(性xing)感漂亮,要非礼她了。

    而是有什么不方便第三人听的隐疾,要告诉她。

    吕明亮刚才脸色凝重的模样,已经让新姐隐隐猜到这方面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吕院长,我手下有些冒犯你的地方,还请海涵。”

    等不(情qing)不愿的黄秘书出去后,贺兰小新端正了一下坐姿,正色问道:“我,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隐疾?”

    吕明亮不答反问:“新姐,我能不能先问你几个私人问题?”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事关自己的(身shen)体健康,贺兰小新的态度,还是相当认真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您结婚了没有?”

    吕明亮这个问题,算是触动了贺兰小新的逆鳞,秀眉微微皱了下,忍了,如实回答:“曾经有过一段婚姻。”

    曾经有过一段婚姻,意思就是说现在离婚了,正单(身shen)呢,欢迎世界各地的青年才俊,来人来函,共襄终(身shen)幸福大事。

    吕明亮当然没有这想法,他只是在履行他医生的职务:“新姐,您还没有小孩吧?”

    检查报告上,明明写着贺兰小新不曾有过生育,吕明亮还这样问,自然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吕明亮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:“请问,新姐您以后还打算要小孩吗?”

    这次,贺兰小新不怎么愿意了。

    你个傻叉,我要不要小孩,干你毛的事!

    和我的隐疾,又有什么——心中骂到这儿时,贺兰小新猛地醒悟了过来,妩媚的俏脸,刷地苍白,嘴唇开始不住地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“新姐,请喝茶。以后,多喝茶,少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看她脸色变化,精通望闻问切的吕院长,就知道她已经明白自己想问什么了。

    新姐,你以后可能都别想要小孩了。

    恭喜哦,单(身shen)到底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吕明亮所表达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从没想个要生个孩子,但这不代表着她愿意失去当母亲的权利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再怎么漂浪,却被命运夺走能生小孩的权利,那么她就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不想要小孩,与不能生小孩之间,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盯着眼前的茶杯,傻傻呆愣良久,都没说话,也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等在外面走廊中的黄秘书,不放心了,把房门轻轻推开一条缝,还没等她说什么呢,贺兰小新忽然猛地抬头,厉声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 嗖的一声,黄秘书的脑袋,就像乌龟的头那样,闪电般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吕院长,我有些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端起已经凉了的茶水,一口喝干后,贺兰小新的脸上,才徐徐浮上一层红晕。

    很迷人啊。

    吕明亮不敢多看,微笑着说没事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刚才怒叱黄秘书滚的那一刹那,悠忽散发出的强大杀气,不但吓坏了黄秘书,也把吕明亮给吓的心中一惊,下意识坐直了(身shen)子,再也不敢偷着打量她的秀足了,竭力保持着从容:“呵呵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断喝一声滚后,贺兰小新(情qing)绪正常了,谢过给她重新添水的吕明亮后,才说:“吕院长,我这(情qing)况,是先天(性xing)的吗?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,贺兰小新当然要去京华大医院复查的,但现在她也要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迟疑了下,才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眉头又皱了起来:“那,究竟是什么原因,剥夺了我做母亲的资格?”

    吕明亮这次迟疑的时间,更长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没着急催问,捧起茶杯小口小口的喝着,耐心的等。

    吕明亮终于说话了:“新姐,您是从四年前,开始吸毒的吧?”

    当啷一声,贺兰小新手里的茶杯,从手中落下,摔在了地上,粉碎。

    溅起的茶水,溅湿了她的黑丝美足,她却没有丝毫感觉,死死盯着吕明亮的双眸里,全是钻心的绝望。

    还有,后悔。

    吕明亮的这句话,彻底打消了她去京华大医院复查的念头。

    青山的医院里,都能检查出她已经有了四年的吸毒史,从而丧失了做母亲的资格,那么医疗技术更加高明的京华那边,实在没理由检查不出的。

    贺兰家的大小姐吸毒,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她不能生育了。

    吕明亮站起(身shen),从门后拿起小扫帚,把茶杯碎片清扫干净,又为她重新泡上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原来,是因为我吸毒,才丧失了生儿育女的资格!

    脑子里嗡嗡叫的贺兰小新,双手用力抓住头发,痛苦的弯腰,额头抵在案几上,双肩剧烈耸动,无声的哽咽着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才清晰意识到,她是多么想成为一个母亲。

    可,她已经没机会了,就因为她吸毒。

    吸毒。

    吸毒!

    那么多吸毒者,好像能生孩子的,为什么唯独我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?

    贺兰小新想到这个问题后,猛地抬头看着吕明亮:“吸、吸毒的女(性xing),都不能生孩子?”

    “基本都能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也不敢墨迹了,很干脆的说:“但你不能。根据我们刚才的血检、尿检等检查结果显示。您(身shen)体内所含的毒(性xing),要远远大于一般吸毒者。更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,您(身shen)体里的毒(性xing),具备长时间的潜伏期。”

    潜伏期越长,发作时就会越严重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几乎成了所有重大隐疾的共同点。

    吸毒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吸毒者吸的毒品,纯度越低,所起到的梦幻效果就越差,时间越短,但体内却不会有太多毒素沉淀,只需出(身shen)大汗,基本就能搞定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摇头的那玩意,物美价廉备受欢迎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相反,吸毒者所吸的毒品纯度越高,梦幻感就越好,但对(身shen)体的伤害(性xing),则越大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金三角重金打造的‘科研室’,为了杜绝吸毒者,会很快就能变成瘦骨嶙峋大烟鬼形象,做了无数次的实验,终于成功研制出了一号等系列产品。

    二十年内,吸食一号产品的吸毒者,不会出现任何外在的变化,但她的五脏六腑,包括每一根神经,每一个细胞,却都遭到了毁灭(性xing)的伤害。

    等潜伏期一到,毒(性xing)就会火山般的爆发,在最短时间内毁灭宿主。

    一号等毒品的这些特殊(性xing),贺兰小新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可她不在乎。

    能够有二十年的大好青(春chun)来挥霍,就已经无愧来世间走一遭了。

    可那些人,却没检测出一号产品,能对女(性xing)起到绝育的负面作用。

    她忽然呕吐,也是因吸毒产生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手哆嗦着,拿出一颗香烟叼在嘴上,火机的火苗,却总凑不到烟卷前。

    吕明亮拿过火机,替她点燃。

    接连用力深吸几口后,贺兰小新颤抖的手,才慢慢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几口就把香烟吸完后,贺兰小新随手掐灭在桌子上:“我现在戒毒,还能康复吗?”

    “理论上,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不忍心再打击她,犹豫了下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忽然嫣然笑了下,起(身shen)伸出右手:“吕院长,给你添麻烦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与那只柔滑的小手,轻轻搭了下,心尖儿居然颤栗了下,也不知道哪个男人,能有如此艳福,晚上拥着这种绝代尤物入眠。

    唉,哪怕这辈子都不生孩子,也值个了。

    心中感慨的吕院长,送新姐俩人进了电梯后,就快步返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还得忙着给南方兄弟,开个中风的假病例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