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81章 李南方要中风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正常来说,男人忽然间呕吐,不是吃坏了肚子,就有可能是胃病犯了。

    女人没事忽然呕吐呢,除了这两种(情qing)况外,还有可能是怀孕了。

    总是用眼角余光偷看新姐肚子的黄秘书,就觉得后者的可能(性xing),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新姐的心腹秘书,她当然知道老板(身shen)体健康没毛病,因有洁癖,所以对饮食的要求格外高,不可能去吃那些地沟油产品。

    那么既然不是食物,也不是(身shen)体疾病的原因,忽然吐了个唏哩哗啦,就有可能是怀孕了。

    新姐不小心误喝了夹杂着三号的红酒,不得不被男人解毒这件事,并没有瞒着黄秘书。

    所以黄秘书只需算算时间,内心里就判断新姐本次呕吐,极有可能是珠胎暗结了。

    但她绝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新姐不告诉她的事,她从来都不敢多嘴问。

    她的前任,就因为在一年前多嘴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,结果第二天就蒸发了。

    世界如此美丽,生活这样美好,傻瓜才会忽然间蒸发呢。

    暗自告诫自己,千万被多嘴的黄秘书,实在控制不住好奇心,第四次偷眼看向新姐平坦的小腹时,贺兰小新说话了: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可能是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黄秘书脱口说出这个字后,(身shen)子猛地一颤,连忙嘎声解释:“不、不是!新姐,我、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紧张,我就是随口一问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,看着挂号处前那长长的队伍,淡淡笑了下:“其实,我倒是希望,我能怀孕的。(身shen)为一个女人,谁不希望能有自己的宝宝?小黄,你今年三十一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下个月,就是我三十一岁的生(日ri)。”

    见新姐真没有责怪的意思后,黄秘书提着的心,总算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秘书记得很清楚,今年五一节陪新姐在美国游览金门大桥时,她还曾经感慨说,女人要想做一番事业,是绝不能要孩子的,只因孩子会成为奋力向上攀登的累赘。

    可现在,新姐却又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难道,新姐(爱ai)上那个鸭子出(身shen)的李南方了?

    黄秘书心中纳闷,不敢问,唯有小心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唉,是该找个男人嫁了。”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贺兰小新说:“以后,你的私生活别再那样放((荡dang)dang)了,免得年老后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新姐,您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黄秘书虚心接受新姐的教诲后,又说:“我给上边打个电话,这边排队的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新姐这般大人物,来医院看医生,当然不能像普通人那样,排队挨号耗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一个电话过去,黄秘书低声说:“新姐,我们去三楼的副院长办公室。您放心,他们不知道您真实(身shen)份的。卫生厅的老王,只会给院方说有贵客来检查的。”

    对黄秘书的工作能力,贺兰小新还是很欣赏的,抬手扶了下脸上的大墨镜,被她搀着胳膊走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中心医院的康院长,从夏天起就(身shen)体有恙,在家歇着了,只要不是太重要的事,基本都不来上班了。

    这是明显要退居二线的前奏,现在中心医院的(日ri)常工作,都由吕明亮副院长来主持。

    医院广大员工们,每当说起吕副院长的升迁之路时,都是满带羡慕嫉妒恨的。

    今年七月份时,吕副院长还只是几个副院长的候选人之一,最没希望的那个。

    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人家却已经即将端坐在院长宝座上了。

    有谣言传说,吕副院长的上位,是因为把他那个号称青山外科一把刀、中心医院一朵花,现在京华交流学习的美夫人,主动推给了某大人物的怀里,才博来了似锦前程。

    还说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吕明亮怎么会坐上上升的火箭,蒋大夫怎么又被调去了京华,几个月了,也没见她再来医院找过吕副院长?

    那是因为,蒋大夫现在已经成为某大人物的贴(身shen)医生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现在中心医院是人家说了算!

    数百上千口子员工,都要腆着脸的去讨好他。

    尤其那些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天使们,更是一边在暗中嘲笑吕副院长,为了升官发财连老婆都送人,一边却又想法设法的靠近他,大抛媚眼。

    在众员工心目中,那就是皇帝般存在的吕明亮,就算把他自己也送给某大人物,也惊动不了贺兰小新这种顶级衙内的。

    她只要求在她来检查时,医院最高领导要亲自为她安排好一切。

    来到吕副院长的办公室门前,黄秘书抬手轻轻敲了下,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她没耐心再敲第二遍,抬手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没看到新姐的秀眉,又微微皱了起来,不断的吞咽口水么?

    这是不舒服的表现,必须得先找个椅子休息下。

    “新姐,您先坐下。”

    扶着新姐坐在沙发上,黄秘书抬头看了眼内间。

    内间房门虚掩着,能听到有人在里面打电话:“呵呵,岳总,您好,不知道您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岳总?

    是开皇集团的岳梓童么?

    贺兰小新俩人一听,下意识的相互对望了眼。

    新姐微微摇头,示意黄秘书先别去敲门,听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青山市不世出的巾帼英雄,来头也很大,现在亲自打电话过来,由不得吕明亮不认真接待。

    有求于人的岳总,寒暄几句后,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:“吕院长,是这么个事儿,我想问问,什么疾病能让人在——最长半个月内吧,必须卧病在(床chuang),但病愈后,却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她这个问题,问的很蹊跷。

    但吕明亮不会多管,在稍稍沉吟一下,回答说:“岳总,要想一个人在半月内卧病在(床chuang),病愈后却不会留下后遗症——说实话,除了病理不明的高烧不退之外,还真没哪种疾病,能在病愈后,不给人留下后遗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高烧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高烧?”

    吕明亮有些为难,又想了想才说:“那,就选择后遗症效果最小的病例之一吧。比方,中风。”

    中风,中医病名,有外风和内风之分。

    外风因感受外邪(风邪)所致,多因气血逆乱、脑脉痹阻或血溢于脑所致。以突然昏仆、半(身shen)不遂、肢体麻木、舌蹇不语,口舌歪斜,偏(身shen)麻木等为主要表现的脑神疾病。

    中风的病因,主要有以下几点。

    (情qing)志郁怒,临(床chuang)以暴怒伤肝为多,因暴怒则顷刻之间肝阳暴亢,气火俱浮,迫血上涌则其候必发。至于忧思悲恐,(情qing)绪紧张均为本病的(诱you)因。

    饮食不节,过食肥甘醇酒,脾失健运,聚湿生痰,痰郁化(热re),引动肝风,夹痰上扰,尤以酗酒(诱you)发最烈。

    劳累过度,形神失养,以致(阴yin)血暗耗,虚阳化风扰动为患。再则纵(欲yu)伤精,也是水亏于下,火旺于上,发病之因。

    气候变化,常见于入冬骤然变冷,寒邪入侵,可影响血脉循行,其次早(春chun)骤然转暖之时,正值厥(阴yin)风木主令,内应于肝,风阳暗动,也可导致本病发生。

    “在临(床chuang)病例中,中风最轻,也是恢复最快,后遗症最小几近为零的,就是因劳累过度,纵(欲yu)伤精,邪气入侵了。这种(情qing)况下的中风,虽说也会出现半(身shen)不遂,肢体麻木,口歪鼻斜的症状,但与患者本(身shen)的(身shen)体素质强弱,有很大关系。”

    吕副院长不愧是杏林高手,谈到专业知识后,那绝对是信口娓娓道来:“简单的来说呢,就是患者的(身shen)体素质越好,中风的表现就越轻。个别(身shen)体素质超好的中风者,甚至只会发烧害冷,浑(身shen)麻木无力,但不会影响到五官歪斜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是这种中风了!”

    岳总在那边兴奋的赞了一个:“吕院长,能不能麻烦你,给人开个中风证明?哦,首先说明,那个人并没有任何的疾病。但因为某些事,必须让他生病。他的病例,是要在医院存档的。必要时,他也可以来医院住院。”

    “给人做个假门诊病历啊,小意思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笑了:“岳总客气了,我马上吩咐人去做。请问,门诊病历上,要写谁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吕明亮一楞:“李南方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问:“吕院长,你认识李南方吗?”

    何止是认识呀,他还在我家与我老婆同居过一段时间呢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李兄弟,我怎么能爬到今天的高度?

    对李南方心怀感激的吕副院长,脸皮再怎么厚,也不会说出这些事的,打了个哈哈说:“是啊,我认识李先生的。前段时间,他曾经几次来过医院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遭到龙城城暗算,被警方关在拘留室内走火入魔后,就曾经被送到这儿住过院。

    对这件事,岳梓童却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当初她的微信门事件曝光前夕,她送在黄河岸边受伤的贺兰扶苏来看病时,李南方恰好陪闵柔母亲来看病的,当时好像就是吕副院长给安排的,所以俩人认识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行,岳总您放心,既然您是为了李先生好,那我肯定会把假病例做的比真生病了,还要((逼))真。呵呵,您客气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与岳总结束通话后,吕明亮笑着摇了摇头时,才发现外面沙发上,坐了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请问,二位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吕明亮走出来,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吭声,低头看着自己的足尖,心中不住地冷笑,高度赞扬老天爷长眼,能让她在偶然的机会下,听到好姐妹针对她的(阴yin)谋。

    童童,休说是你让李南方假装中风了,就算他真中风了,也得陪我去南疆走一趟!

    敢和新姐我斗心眼,呵呵,我把你卖了,你都要帮我点钱啊。

    在新姐暗中冷笑时,黄秘书站起来,淡淡地说:“吕副院长,你有接到卫生厅的王厅长电话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