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77章 以后,乖乖的听话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件事,再怎么好玩,可总是做,也会心烦的。

    但有时候,却不能不去做。

    李南方就面临着这样的(情qing)况,他在事业期上升阶段,(身shen)边聚拢越来越多指望他吃饭的人时,肩膀上承担的责任就会越大,再做违法的事时,就不能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他再怎么想活埋展星神,可在花夜神知道的前提下,也得忍着。

    他不怕花夜神。

    他忌惮的,是法律。

    法律奈何不了他,却能迫使他必须踏上逃亡之旅,让依附他的董世雄等人,对美好生活的期盼破灭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活着,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,也为了依附他的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责任。

    责任,也是担当。

    必须担当起该担当起的责任,这才是男人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根据自己喜好,真把展星神给活埋掉,再踏上逃亡之旅,那么就对不起追随他的人了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在不能活埋这蠢女人时,变着花把她彻底玩崩溃,就是李南方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做任何事,当不在意其后果是什么,能不能从中得到乐趣时,那么这件事就会枯燥无味。

    做事时的动作,也会处于一种烦躁的粗鲁状态。

    更深,更用力,却没有引起黑龙的共鸣,甚至都没有前两次所感受到的愉悦感,完全就是在做一种没意义的活塞运动。

    至于展星神是什么感受,李南方不会去管。

    无论她现在是什么感受,都是她咎由自取的,谁也怪不得。

    这种姿势被虐,被摧残的不仅仅是她(身shen)体,还有她的精神。

    展星神崩溃了,终于。

    “别、别来了,我——”

    她想说我错了,只是还没说出来,就被狠狠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放过——”

    “求您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展星神断断续续的哀求声,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却没起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唯有眼神冰冷的男人,猛地抱住她脑袋,再次发出一声不甘不愿的低吼后,一切才停止。

    “休息下,等会儿再来。我能坚持,希望你也能坚持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冷冷的说了句,转(身shen)拿起正在录像的手机,走向了小溪那边,坐在了一块石头上,点上了一颗烟。

    无论心(情qing)怎么样,事后一袋烟这个好习惯,是万万不能丢弃的。

    他休息的时间并不长,最多也就是二十分钟多点,又走到了展星神面前。

    “求求您,放过我,我错了,我改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冒犯您了,呜呜。”

    接连遭到狠虐的展星神,精神彻底崩溃,泪水顺着额头滴落失声痛哭的样子,很可怜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心如钢硬,面无表(情qing),把带着污渍的东西,再次放在了她嘴里。

    三次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太阳已经正当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每次休息的时间,也更长。

    他总算知道在网上流传的一夜七次狼,纯粹是放狗(屁pi)了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(身shen)体强大到变态的男人,从昨天中午到现在才六次,他就觉得双腿发软了,如果换做别的男人,早就累得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那些所谓一个晚上搞七次的猛人,估计是吃了药的。

    鄙视那些食药者,靠真本事的才是英雄好汉。

    “放、放过我,李南方,我、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又走过来后,眸光开始涣散,满脸都是白色污渍的展星神,喃喃地求饶。

    她不再流泪了,该流的都流光了。

    展星神的骄傲,自信,在李南方的反复践踏下,已经变为粉碎,全(身shen)被浓浓的恐惧所笼罩,看到他走过来后,浑(身shen)好像打摆子那样的哆嗦着,不断的哀求。

    人太骄傲了,自信过强了,就会变得自大了,眼光特别高,看谁,都看不惯眼。

    但这种人一旦遭到沉重的打击,自信心完全破碎后,在困难面前的表现,却连普通人都比不上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李南方走过来,还没有伸手捏住她下巴呢,她就自动张开了嘴,发出了哭泣般的呻吟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再动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出这个女人,已经被他从(身shen)体到精神上,都摧残的彻底崩溃了,一辈子在他面前都会乖乖的,让做什么,就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呢,就是她已经被调教出来了,再也不会生出任何的反叛心思。

    展星神怕李南方,就像老鼠怕猫那样,已经成为了本能,以后无论她有多么的强大。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看到了自己最想看到的结果,那又何必再费力气折磨她呢?

    真以为,男人做这种事不累么?

    “以后,乖乖的听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低头看着她,淡淡地说到。

    展星神没反应,依旧张着嘴,伸出的舌尖,小蛇般那样轻晃着。

    “没听到我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听、听到了!”

    展星神这才如梦初醒,连连点头:“我、我以后都会乖乖听您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您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求我把你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求您,把我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用力抿了下嘴角,哑声说:“主——主人,请您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没让她叫主人,她却这样叫了,这让李南方很满意,还有种说不出的成就感,伸手把她拦腰抱在怀里,解开捆着她脚腕的绳子。

    手足恢复自由后,展星神本能的就要挣扎下地,李南方微微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展星神(身shen)子一哆嗦,不敢动了,小猫儿那样蜷缩在了他怀里,闭着眼的瑟瑟发抖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对待乖巧的女孩子,李南方还是很有(爱ai)心的,抱着她走到小溪边蹲下来,就像给三岁孩子洗脸的父亲那样,让她横坐在膝盖上,弯腰右手抄起一把水,开始给她洗脸。

    当用被撕碎了的破布,帮她把脸擦干净后,李南方又把她横放在双膝上,拿起采摘的当归等草药,索(性xing)放在嘴里直接嚼烂,弄成糊糊状,替她敷在了青紫的(臀tun)瓣上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疼——啊,不,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刚要说很疼,展星神又慌忙摇头,用眼角余光怯怯的看了他一眼,就慌忙挪开了。

    “站起来,顺着小溪走动下,这样对瘀血的尽快散开,有着很好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来,把她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子立即晃了下,像小溪里摔去,李南方及时伸手搀住了她胳膊。

    被吊在树上大半天后,她的双腿早就已经麻木,一时半会的,还没有恢复能正常行走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自己能走的。”

    被李南方搀住后,展星神慌忙摇头,刚要挣开,却又猛地想到了什么,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说什么,左手揽住她腰肢,搀扶着她慢慢前行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又停住了,反手脱下衬衣,披在了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展星神现在全(身shen)只穿着一件黑色小蕾,虽说方才李南方没有把她当人看,极尽可能的践踏她,但现在她已经被调教过来了,如果再让她几乎赤果着(身shen)子,这就有些不尊重人(性xing)的嫌疑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(身shen)材要比展星神大很多,穿上他的衬衣后,下摆几乎要打到膝盖了。

    细心帮她扣上纽扣时,好像已经干涸了的泪水,再次从展星神脸颊上滑落,却不敢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有些愧疚——

    这也是他最大的缺点之一,心不够狠。

    “唉,其实我不想这样对你的,你应该很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我不好,是我((逼))您,再三、再三挑衅您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慌忙说:“请您、请主人您原谅。我以后再也不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摆手,打断了她的话:“别叫我主人,叫我名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展星神主动叫他主人时,他还是很满意,很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却听着别扭。

    他不想做谁的主人,就像他看到展星神被调教成一个懂得害怕的正常女孩子后,就会替她披上衣服,不想践踏人(性xing)尊严那样。

    女人可以称呼男人为主人,但那仅限于在(床chuang)上,不但不会听着别扭,反而会更来劲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好的,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真心不敢违逆李南方的每一个命令,低声答应了下,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她两只小巧的秀足,被黑丝裹着,踩在小溪边的乱石、草丛中,肯定会隔的晃,下意识稍稍踮起脚尖,好像迈着轻巧脚步的猫儿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话了:“你的脚,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我脚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的脚步停顿了下,轻声问:“您要、要玩玩吗?”

    秀足号称是女孩子的第二张脸,所以大部分的男人,都或多或少有些恋足癖。

    尤其展星神这个档次的美女,还不知道有多少疯狂痴迷她的男妃粉,奢望能把她的秀足抱在怀里,好好的把玩。

    故此,当李南方夸她秀足好看后,她第一反应就是以为,他想玩她的脚。

    “我没把玩女人脚的癖好,就是这么随口一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,改变了话题:“你究竟是叫展妃,还是叫星神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小心翼翼的落脚,轻声解释道:“我叫展星神。展妃,只是歌唱公司为我取得艺名。名字里带个妃子的妃,能够对粉丝形成一定的误导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呢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:“展妃这名字,不如展星神好听。哦,对了,你和花夜神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和月神姐,从小就抚养长大的。我们都是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后,展星神忽然醒悟了什么,抬头看着李南方的眸光里,带有了哀求神色:“李南方,我能不说我们的来历吗?如果你非得让我说,我、我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本来,李南方是要追问她,(身shen)为当红歌星,怎么会有一(身shen)高超功夫等问题的,可在看她这样子后,又索然无味了:“算了,别说了。其实只要你们别来招惹我,我也没心思管你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轻轻舒了口气,神(情qing)放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两个人都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像一对相伴终生的老夫妻那样,相互搀扶着慢慢前行。(三更,尽力了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