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71章 不高的要求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明明家伙事儿上那些讨厌的(肉rou)刺不见了,看起来很正常,而且午后更与(爱ai)玩火的新姐,在凯旋酒店好好玩了一把,绝对是吃饱喝足了,可李南方还是搞不懂自己,此时怎么又升起要把展星神推倒的强烈冲动。

    难道,就因为她太漂亮了?

    是她名气太大?

    能够推倒拥有万千铁粉的当红歌星,那种感觉不要太好,是个男人就有这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原因在作怪,那么肯定是因为展星神要杀他。

    谁想杀我,我就是杀谁!

    男的一刺搞掉,女的——先(奸jian)后杀。

    这可能算是李南方对待敌人的大原则了。

    男人一旦给自己制定了原则底线,那么就尽可能的去执行,尤其遇到当前(情qing)况时。

    想到会把(娇jiao)滴滴的展红星推倒在车头上,从后面长驱直入,让她的(娇jiao)呼声在旷野中随风回((荡dang)dang),李南方心中的邪气越来越大,惊醒了这段时间沉寂太久的黑龙。

    推倒展星神!

    这还是近两年来,青龙与李南方第一次达成了愉快的协议。

    魔助人(性xing),人借魔威,在展星神(娇jiao)喝着飞扑过来时,李南方仰天发出了一声长笑。

    那笑声,带着让人心悸的邪魅,仿似有一条看不到的黑龙,在苍穹下咆哮,上下翻飞,惊动了附近山林中的夜鸟,一起扑棱着翅膀,嘎嘎的叫着乱飞,就像迎来了世界末(日ri)那样。

    飞扑过来的展星神,人在半空中,全(身shen)就已经被这邪恶的笑声,给笑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从没有过的恐慌,后悔,让她无法控制,再次(娇jiao)声大喝:“李南方,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她的双手十指尖尖,就像十把锋利无比的短刺,分上下恶狠狠此向李南方的咽喉,(胸xiong)膛,腾(身shen)纵起飞扑过来时,在后面的右脚,也挂着风声,重重踢向他的胯间。

    咽喉,心口,胯间,这是男人三个最致命的地方,依着展星神不次于花夜神的武力值,只需实实在在击中一个地方,那么他就非死即伤了。

    展星神不觉得,忽然邪恶到让她害怕的李南方,能挡住她的全力致命一击!

    只因花夜神说的很清楚,她曾经完虐李南方两次。

    可花夜神还说过,她在完虐李南方时,总觉得那家伙是被什么东西缚住了手脚,并没施展出他的真实本领。

    展星神当时的反应,是不屑地嗤笑。

    花夜神有多厉害,展星神很清楚的,只要能避开传说中的那几个人,绝对能横趟大江南北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是那些需要花夜神顾忌的几个人之一,他在被完虐时,能让神姐觉得他被什么东西缚住了手脚——只能说是错觉,这厮了不起算是个一般高手而已。

    自问武力值与花夜神相比,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展星神,会摆不平这该死的人渣?

    所以,哪怕她被李南方邪恶的笑声,给笑得起了鸡皮疙瘩,可还是坚信能干掉他。

    她要让他慢慢地死,死的很有节奏感,谁让他说那些话,笑的这样邪恶了?

    展星神的双手十指指尖,已经碰到了李南方的咽喉皮肤,(胸xiong)口衣服,右脚也完美到位,只需再给她零点零一秒的时间,她就能让这人渣惨叫着,双手抱着裤裆摔倒在地上,咽喉处,(胸xiong)口,都有鲜血冒出。

    只需零点零一秒啊!

    展星神的要求很高吗?

    不高,一点都不高,她平时对着镜子化妆时,至少要用半小时呢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老天爷却吝啬到连这点时间也不给她?

    数年后,当展星神抱着她的宝宝,坐在阳台上远眺天上明月时,总会想到这个问题——尽管那时候,她已经知道了答案,可还是会忍不住的去想,想问问老天爷。

    做事从来都是率(性xing)而为的老天爷,没有满足展星神这个及其渺小的心愿,所以当她即将成功时,李南方上半(身shen)忽然好像被大风吹断的木桩那样,悠忽向后折断的同时,双腿也虎口般的张开,啪的一声,夹住了那只黑色网球鞋。

    双手十指放空后,还没有等右脚异样传来的展星神,心中怵然一惊,但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,猛弯腰低头,把额头当大铁锤用,狠狠砸向李南方的(胸xiong)口。

    她的额头即将——又是即将。

    即将砸到李南方的(胸xiong)口时,他做出了熟练瑜伽的女人,才能做出的动作,后脑反向从他自己双腿间钻过时,两只手却抓住了展星神的双肩,猛地向后一甩。

    两个人,一个俯(身shen),一个反向弯腰,就像玩杂技那样,在瞬间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圆,在公路上向前滚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!?

    当展星神额头触地时,心中蓦然自问。

    不等她找到答案,事实回答了她——为躲开她致命一击被迫向后弯腰的李南方,在诡异的圆滚动半圈后,压在了她后背上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知道,李南方在十三岁之前,就已经是个瑜伽高手了,这都拜(爱ai)臭美的薛星寒所赐。

    薛阿姨能拿得出手的本事,除了玩毒之外,就是瑜伽功夫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对玩毒的兴趣不是太大,那么空有一(身shen)本领却没人肯学的薛星寒,如果不扭着他耳朵,连踢带骂的,((逼))着他好好学瑜伽,那么生活岂不是很无趣呢?

    老人们总说,艺多不压(身shen)。

    这句话还是有决定(性xing)道理的,就像现在李南方反击展星神时,就用上了被迫学到的瑜伽。

    传说,起源于印度的瑜伽,本来是崇尚(性xing)的女人,为讨好男人所创出来的,其最大的特点,就是能把自己练的好像没了骨关节,能随意摆出自己想要的姿势,在缠住一个人时,比牛皮糖更像牛皮糖的。

    现在,展星神就是被化(身shen)牛皮糖的李南方,给缠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且姿势相当暧昧。

    李南方双手抱住她的双腿,仰面躺在她背上,两条腿却老虎钳子似的,夹住了她的脖子,任由她用双手拼命的掰,也休想挪动分毫。

    看到过被蜘蛛网缠住的苍蝇吧?

    无论苍蝇多么想挣开蛛网,继续翱翔在屋子里,它所有的努力都是苍白的,只能随着不断的挣扎,耗费体力,最终再也没有力气时,蜘蛛就会悠哉悠哉的爬过来,开始它丰盛的美餐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南方就是可恶的蛛网,展星神就是那只可怜的苍蝇——该死,怎么把美女形容成苍蝇呢?

    还是形容成蚊子吧。

    蚊子的体型,最起码比苍蝇纤细(性xing)感些……

    “放、放开我!”

    呼吸相当困难的展星神,终于发现她已经从猎杀者,转变成被猎物后,所有的挣扎,都只能是耗费体力,唯有被活活缠死后,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极度惊恐,忍不住的嘶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死死缠着她的李南方,滋味也不是太好受,毕竟变成蛛网也是个力气活,而且他也没想到(娇jiao)滴滴的展星神,武力值竟然会这样高,迫使他不得不使出全部的力气,死扛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什么一击致命的绝招,唯快不破的速度,统统都是屎,唯有拼蛮力。

    谁的力气更大些,谁就是最终的胜者。

    相比起男人来说,力气是女人的短项,所以当展星神用蛮力与李南方相抗衡时,输掉也就很正常的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你?哈,哈哈!”

    李南方依旧笑的无比邪恶,回头猛地在展星神翘(臀tun)上亲咬了一口:“特么的,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说的倒是轻巧。我放开你,是让你在我咽喉上刺个血窟窿呢,还是让你把我踢成太监?”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人(性xing)主宰李南方时,他绝不会去咬女人的(屁pi)股——但现在,邪恶的黑龙已经逐渐占据了他的思想,迫使他做出了这个让天下男人蒙羞的龌龊动作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会再杀你了!我发誓!我向轩、我向苍天发誓!”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格格的笑着,双腿再次用力,张嘴又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畜生!人渣!流氓!恶棍——你松开我,松开我!”

    可能是李南方这一口咬的太疼了,疼醒了展星神,让她猛地意识到向他协商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

    这就靠了,无论谁和老虎商量,虎兄,借你的虎皮来做件大衣好吧?

    老虎会答应——吗?

    老虎只会啊呜一声,张大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,大喊我吃了你这个傻((逼))。

    只是展星神的怒骂,也是相当苍白的。

    此刻化(身shen)为邪恶象征的李南方,不但不会在意她的尖声怒骂,反而是很享受。

    协商、怒骂接连失败后,展星神又开始用激将法,说有本事你放开本歌星,咱们像爷们那样,堂堂正正的大战一场,你一大老爷们儿,却缠着女人,还要不要脸呢?

    李南方在张嘴咬她(屁pi)股时,就已经不要脸了,所以她的激将法无效。

    然后,又是怒骂,不住的诅咒他,咒他生个儿子没(屁pi)——展星神没有哀求。

    她宁可被活活勒死,也不会像李人渣求饶的。

    “我死变鬼,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这是展星神在昏过去之前,用尽肺里最后一丝空气,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在李南方看来,这就特么地一正宗玩笑。

    你活着,我都不怕你了,还会怕你变成的鬼?

    “这女人,真你妹的幼稚,嘿,嘿嘿,呵,呵呵!”

    双眼已经发红的李南方,邪恶的格格怪笑着,慢慢松开了双腿。

    展星神动都没动一下,极度的缺氧,导致她大脑陷进半停顿状态,频临死亡,虽说很快就有新鲜空气补进了,可要想在段时间内恢复正常的可能(性xing),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好像老鹰抓小鸡那样,把她从地上拎起来时,李南方发现她眼角有泪水缓缓淌下。

    深陷昏迷中的她,预感到即将迎来的厄运后,潜意识内做出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女人的泪水,可能会打动男人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现在是魔鬼,压根不会为之所动,只是无声的邪笑着,撕开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夜风更大,带着呜咽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