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68章 我已经很久没杀过人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说的话不多,还有一些是为老不尊的,但已经让李南方从中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当前担任最高警卫局大局长的荆红命,早就已经关注贺兰小新了。

    警卫局,并不只负责国家领导的安全,他们的隐形权利,甚至比国安还要大,只要是能威胁到国家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罪行,都在他们铁拳的残酷打击之下。

    荆红命关注新姐,也许早就发现她是金三角某毒枭的幕后老板,但后来却发现她不仅仅只是玩毒,还涉及了更深的犯罪行业。

    荆红命没有对她采取行动,一来可能是顾忌贺兰家老爷子,担心抓捕她后,会引发高层震((荡dang)dang),毕竟老爷子的威信,是相当崇高的,任何人要想要做对他家不利的事,都要三思而后行。

    第二个可能,是想顺着贺兰小新这根线索,找出更大的(阴yin)谋,比方要查出of平台都是有哪些股东,都是谁后,再策划精密的行动,把他们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是很聪明,心计(阴yin)沉,无论做什么都是谋定而后动,但她终究还是太嫩了点,与荆红命这种历经太多大风大浪未曾一败的老狐狸相比,差不多要被甩出十七八条街。

    想到贺兰小新再怎么折腾,也已经被荆红命盯死了,李南方顿觉全(身shen)心的放松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他还从没听说过被荆红命盯上的人,有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刚吹了几声口哨,李南方的好心(情qing)又差了些。

    不管贺兰小新有多么的坏,她迷恋他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女人在喜欢的男人面前,心机再怎么(阴yin)沉,也掩饰不了眉梢眼角间流露出的(爱ai)意,就像镇定休养功夫超一流的花夜神,在见到贺兰扶苏后,不也是立即有了明显的变化?

    尽管贺兰小新迷恋他,可能是因为(身shen)体上的享受,但想到她不会太好的下场,李南方就不能再有高兴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他还有了强烈的冲动,要给贺兰小新打电话,提醒她已经被荆红命盯上了,快用最快的速度逃往国外,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!

    他宁肯背叛、出卖谢(情qing)伤,也不想贺兰小新去死,这算不算是意气用事?

    还是,他杀伐果敢的(性xing)格只是表面,实则他是优柔寡断的?

    李南方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,又放下,刚放下,却又拿起。

    如是者再三,眼前浮现上了贺兰小新忘(情qing)的尖叫样子,反手抱着他脖子,努力回头索吻的迫切,以及看他时的眼眸里,有(爱ai)死了他的深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有人说,所谓的完美人生,就是要做一件后悔终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犹豫不决的李南方,喃喃说出这句话后,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他要给贺兰小新打电话,把老谢刚才告诉他的那些话,原原本本的告诉她,相信依着她的智商,会知道该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找到了贺兰小新的手机号码,刚要点下拨通键,一个来电显示却忽然从屏幕上跳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下,李南方手一哆嗦,差点把手机给扔了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谁给老子来电话呢,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陌生的手机号码,李南方低低的骂了句,接通后没好气的问道:“你谁?毛事?给你三秒钟的时间,说不清楚自己挂掉!”

    有个仿佛带有磁(性xing)的男人声音,从手机内传来:“我是荆红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荆、荆红十叔?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的怒气,瞬间烟消云散,下意识的站起来接电话,脑袋碰到了车顶上。

    “我和老谢是生死兄弟,你也喊我一个十叔,没必要客气的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,您知道我在车上?”

    李南方骇然,连忙向车窗外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荆红命又说:“别找我了,我并没有监视你,我也没派任何人监视你。”

    荆红十叔果然厉害!

    荆红命看似简单的两句话,就把李南方给深深的折服了。

    荆红命说没监视他,就肯定没监视他,知道李南方在车上,是因为他通过电话,听到脑袋撞到车顶的闷响,立即猜出他要站起来回电话,慌忙中却忘记在车上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李南方在向外看,找他,那则是靠敏锐的心理判断,猜出李南方在惊慌下,会做出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看似很简单的两句话,荆红命却把听觉,判断,揣摩别人心理变化的本事,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也唯有这种人,才能创造出未曾一败的神话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李南方又有了深深的悲哀感,为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资格,能与这样的荆红命相抗衡?

    但荆红命给李南方的震惊,不仅仅如此:“你是不是想要给贺兰小新打电话,让她用最快的速度,逃亡国外,从此再也不露面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唉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无话可说,唯有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种想法,并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在那边稍稍停顿了下,继续说:“如果你没有这想法,那么你就不配是李南方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苦笑:“荆红十叔,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。您这是在夸我,还是在损我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夸你,也不是在损你,而是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淡淡地说:“如果你没有为救,还是不救贺兰小新而犹豫不决,而是直接选择了无视她的生死,甚至还期盼她快点伏法,那么你就是个无(情qing)无义的心狠手辣之辈,证明当初倾心传授你功夫的老谢,看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“荆红十叔,您这是在夸我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苦笑:“可我这样感(情qing)用事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鲁迅曾说,无(情qing)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?”

    荆红命说:“为达到目的抛弃所有感(情qing)的男人,充其量只是个枭雄。唯有重(情qing)重义之人,才能让人牢牢记住,并获得多方帮助,成就伟业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就算再多的人帮你,你充其量也就是个(情qing)种,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罕见的开了个玩笑,好像还轻笑了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听老谢说过,荆红命几乎从来不对人笑,但他笑起来的样子,却几乎能把男人也迷倒。

    有些男人,确实天生就拥有这种魔力。

    荆红命的那声轻笑,就像一股子(春chun)风,把李南方的紧张吹散。

    他想说点什么,可平时在与女人斗嘴都能完虐对方的李南方,这时候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荆红命也没让他说什么,轻笑后继续说:“贺兰小新的事,你不用管了。你只需尽你最大可能的,去帮她就好。至于她的下场——没有你刚才想的那样严重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明白了:“荆红十叔,她都已经是金三角大毒枭的幕后((操cao)cao)纵者,更是of平台的股东。这两个(身shen)份,无论是哪一种,都有被枪毙一百倍的充分理由,可您怎么说,她的下场不会太惨呢?是因为,贺兰老爷子?”

    “贺兰老爷子是贺兰家老爷子,她是她,两者不可混为一谈的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应该是摇了摇头,才说道:“至于为什么,你以后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那,我该怎么帮她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荆红命反问。

    李南方呆愣了下,实话实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就像打哑谜,又像绕口令那样,荆红命说完这句话,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我更不知道。荆红十叔既然已经知道我与贺兰小新的关系了,怎么还隐晦支持我,继续和她保持这关系吧?死老谢,你卖我卖的倒是很光棍。但愿你耳朵被薛阿姨拧下来。”

    刚诅咒了老谢一个,手机又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,最近手机不响时,一整天连个电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要一响起来,那些人就会像约好了那样,一个一个拍着号的来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次,是花夜神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又要提醒我别忘了应你的邀请,去良友山庄吃饭?”

    看了眼时间,李南方说:“现在才四点多点,距离八点还早呢。放心,我既然说是去吃饭了,就一定不会放你鸽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那边轻轻嗯了声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她给我打电话过来,就说了个嗯?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的莫名其妙,晃了晃手机。

    要不是确定花夜神在那边挂了电话,他几乎都开始怀疑手机是不是出问题了,通话中自动挂断。

    就是去燕子山那边吃个饭,听她委婉解释下与贺兰扶苏的罗曼史而已,有必要半天内,打两次电话,来提醒我吗?

    难道,她也与贺兰小新一样,被哥们给深深的折服,再也离不开我了?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想入非非时,花夜神正站在燕子山最高处的小亭子里,对着市区方向眺望。

    山上的气温,明显比市区内低很多。

    山巅上的风,也比平原上大很多,吹起花夜神的白色风衣,发出猎猎的轻响,乌黑的秀发,也像有了灵魂那样,欢快的舞蹈着,遮住了她半张脸,露出了比万年积雪还要白的耳后肌肤。

    有个窈窕的(身shen)影,沿着青石板铺成的蜿蜒台阶,从山脚下慢慢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是穿着一(身shen)黑色运动衣的展星神。

    与在舞台上那个光芒耀眼的偶像明星不同,穿上运动服的展星神,显得格外飒爽,秀发用黑丝带扎成个马尾——她的发型,她的穿着,她脚下的黑色网球鞋,都是那么的干净利索,方便动手。

    花夜神皱了下眉头,接着舒展开了,等她走进小亭内,笑道:“星神,我说过几次了,他不会是你的对手。你实在没必要这样认真的,反倒是把我也搞得有些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走到她(身shen)边,与她并肩而立,也看向市区方向:“我只想让自己更利索而已。我,已经很久没有杀过人了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脸色一变:“你要杀他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展星神愣了下,笑了:“口误。我其实想说,我已经很久没揍过人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