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67章 你有危险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贺兰小新走了。

    紧闭着门窗的房间内,还弥漫着异样的气息,和他嘴里一个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想呕吐。

    但干呕了几下,都没吐出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提上裤子,快步走到窗前,打开了窗户。

    清新的秋风,立即打着旋的刮进来,迅速稀释了那些难闻的气息。

    李南方闭上眼,张大嘴巴,就像离开水的鱼儿那样,大口大口呼吸了十几下,干呕的感觉才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包厢洗手间内有淋浴,现在酒店方面可真够细心的,好像算到某些男女在酒后会乱(性xing),这才特意安装了淋浴,供他们来洗澡,再出门时,又是清爽干净的好人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开(热re)水,这时候洗个凉水澡,更有利于头脑清醒,分析复杂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坚决的拒绝贺兰小新,是在发神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发神经,怎么可能会放弃那个极品御姐呢?

    他自己很清楚,他已经像张(爱ai)玲说过的那句话一样,通过贺兰小新的——征服了她,这才让她再也离不开那种感觉,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听他说要分手后,更用她这种女人不该做的事,表明了她不能没有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两个原因,一是他(爱ai)上了岳梓童,二是他还有良心。

    一个有良心的男人,是不会伤害自己(爱ai)上的女人的。

    拒绝贺兰小新后,不但再也品尝不到从别的女人(身shen)上,得不到的超级酸爽感,还把他和岳梓童置于了危险的悬崖边,指不定什么时候,就会有人把他们推下去,摔个粉(身shen)碎骨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发神经也好,真(爱ai)上岳梓童不忍伤害她也罢,李南方既然已经态度鲜明的拒绝了贺兰小新,那么他就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有些事,明知道去做的结果,可能就是个死,但也必须去做。

    况且,李南方觉得他不一定能死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轻易让人给弄死,那么他也活不到今天了。

    每个牛((逼))哄哄的人,之所以牛((逼)),除了他自(身shen)能力超强外,(身shen)边总会有些同样牛((逼))哄哄的人在帮忙。

    李南方(身shen)边有哪些牛人?

    王德发,陈大力此类的马(屁pi)高手就算了。

    真正牛哄哄的人,不多,但有那么三两个,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想到刀爷那张苦((逼))脸后,李南方很快就开心了起来,吹着口哨冲了个凉水澡,擦干后再穿上衣服后,整个人都感觉好多了。

    大街上,车来车往,人行道上行人如织,车声,笛声,说话声,还有旁边商店里传来的亏本大甩卖声加起来,竟然都没有压过叶小刀那愤怒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刀爷很生气。

    按照李南方的意思,主动给岳梓童打电话,说要给他当看门狗——帮她找回自信也就罢了,谁说真要来青山,去开皇集团上班的?

    李南方义正词严的说,真男人,就该言而有信才行。如果你承认自己说话是放(屁pi),那就别来了。

    刀爷宁死,也不会承认他说话就是在放(屁pi),所以才大骂李南方一通后,唯有忍痛放弃在岭南那边刚泡上的一个妹子,收拾东西今晚连夜赶来青山。

    叶小刀,今晚必须赶来青山,准备一下明早就去开皇集团找岳梓童,请岳总赏口饭吃。

    让堂堂的of杀手平台金牌杀手,腆着脸的请岳总赏口饭吃的感觉,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提到of平台——李南方把车子贴边,无视前面不远处正在路口执勤的交警同志,用叶小刀的会员号登录了of平台。

    当看到岳梓童的大头贴,悍然出现在次页的第一排显眼位置,下面是高达三百万美金的悬赏花红后,李南方轻轻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:“贺兰小新,你这是脑子进水,要自掘坟墓了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来青山市时,岳梓童就被挂在了of平台上,那时候他就想查出谁是幕后黑手的,但因平台无懈可击的保密规则,叶小刀使出了浑(身shen)解数,都没能查出是谁。

    前天发现新姐很神秘,在酒吧内向他坦言后,李南方就怀疑是她是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的怀疑没有错。

    在他拒绝贺兰小新没多久,岳梓童的大头贴就出现在了杀手平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是在用这种方式,来惩罚李南方的不乖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现在给她打电话,给她赔礼道歉,说自己拒绝她的那些话就是在放(屁pi),相信岳梓童的大头贴,会立即下架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幕后人主动下架要杀目标后,就要给平台支付一笔与悬赏花红同等的违约金。

    不过三百万美金,对于新姐来说真心不算事,只要能((逼))李南方向她投降认输,花再多的钱,她也会舍得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,这只是贺兰小新的第一次警告,而且速度来的如此之快,让李南方瞬间就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,但他绝不会给她道歉。

    如果真那样做了,那么他与岳梓童俩人,以后都会被这女人给吃的死死地,当狗玩儿。

    被人当狗玩的感觉,很好么?

    恰好,有个贵妇人牵着一只贵妇犬,从车边人行道上经过。

    看着那条贵妇犬,(屁pi)颠(屁pi)颠跟在主人(身shen)边,不住晃着尾巴,伸出舌头((舔tian)tian)她裙摆的谄媚样,李南方就有种想下车,把那——贵妇人按在地上,脱光衣服狠抽一顿(屁pi)股,再警告她以后不许玩狗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道歉,电话却是要打的。

    前两遍电话没人接,李南方却能想象出,贺兰小新正一脸得意的望着手机。

    第三遍时,手机内终于传来她冷冷的声音:“打电话干嘛?”

    “向你赔礼道歉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顿了顿,抢在贺兰小新冷笑着说我可不敢当之前,说道:“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哼!”

    “贺兰小新,你有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:“为了打击惩罚我,竟然不顾泄露你是of杀手平台股东的绝密。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淡定的声音,开始发颤:“什么平台?什么股东?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按照of国际杀手平台的规矩,曾经在平台上过架的目标,被雇主主动下架后,是永远都不会(允yun)许再上架的。不过,平台的股东,却有三次能把同一个目标,反复挂上平台的特权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手指轻轻敲着车门,慢悠悠的说:“新姐,为了一时的愤慨,你就忍不住的动用特权,让岳梓童上架,就不怕我会把堂堂贺兰大小姐居然是of杀手平台股东的绝密,上报国家某强力部门吗?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,叶小刀使出浑(身shen)解数彻查是谁要杀岳梓童时,虽说没查出任何的线索,但却查出of平台的幕后股东,都拥有几个特权,其中就包括可以把一个目标,反复上架三次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话,那边传来点火的声音。

    足足三分钟后,贺兰小新才低声说:“李南方,你知道的太多了。知道太多的人,一般都不会活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活个百八十年的就行,我可没打算活太久。正所谓老而不死是为贼也——靠,敢扣我电话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了眼手机,笑着说道:“这女人也太没礼貌了,下次有机会,非得替她爹妈管教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虽然轻松,心里却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刚才,他在赌。

    赌贺兰小新是of杀手平台的幕后股东,凭借叶小刀打探到那个股东有特权的消息。

    如果赌输了,李南方也不会太在意,他已经嘱咐叶小刀速速赶来青山了。

    他还就不信了,就凭他与叶小刀,马刺俩人,会保护不了一个岳梓童?

    他的运气不错,赌赢了。

    但他相信,贺兰小新在挂掉电话的那一刹那,应该特别后悔。

    后悔不该挂断电话,从而做实了李南方的诈问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自己后悔,李南方从来都不管别人为什么后悔,肠子有没有悔青了。

    他只关心,肠子肯定悔青了的贺兰小新,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,抢在有杀手承接刺杀岳梓童的任务之前,把她的大头贴下架。

    如果有杀手承接了,她想下架,也得等杀手成功,或者失败过后。

    第二次刷新of平台的页面后,岳梓童的大头贴就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证明还没有人承接刺杀岳梓童的任务,更证明贺兰小新在of平台股东中的占股比分,相当大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个危险的女人,我对她的危险认识度,还远远不够。贺兰小新,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,没被人挖掘出来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里念念有词的,又拨通了一个手机号。

    这次,那个让他想到后就会觉得左耳疼的女人声音,没出现。

    不过老谢半死不活的声音,一点朝气也没有,让李南方强烈怀疑他的肾功能不正常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怀疑只能藏在心底,万万不能说出来的,要不然薛阿姨很快就会出现他面前,拧住他的耳朵,问他怎么知道谢四叔肾虚的,难道是他给谢四叔偷着送女人了?

    听李南方说完后,老谢在那边沉默了很久,才缓缓说道:“贺兰小新,暂时还不能动。如果能动,你荆红十叔早就动了。再说,你绝不能因为梓童被上架,就能证明她是of杀手平台股东。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,如果擅自调查,只会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满意:“那,就任由她嚣张,总是给我找麻烦?”

    “唉,如果你四叔我再年轻二十岁,我倒是巴不得有这样的极品女人,来给我找麻烦呢。啧啧,贺兰家大小姐的滋味,应该很酸爽吧?”

    听老谢声音忽然猥琐的说出这番话后,李南方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心中,龙腾四月血鹰谢(情qing)伤的正派君子,模范丈夫的伟岸形象,在这一刻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以后不要和我说,你和任何女人的破事!我老人家最讨厌——哎,哎,星寒,你轻点,干嘛呢?我这不是在教训那小兔崽子,别再外面玩火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后,李南方果断的扣掉了电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