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65章 贺兰小新在玩火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香风一闪,贺兰小新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左手掖在右肋下,右手捏着圆润的下巴,迈着(性xing)感的猫步,腰肢缓缓左右摇晃着,幽幽叹了口气:“唉,我看你现在是防火防盗防新姐啊。这又是你哪一个(奶nai)给你打电话了,不想让我听到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她左右交替着的黑丝美腿,笑道:“哪个(奶nai)给我打电话,要你管?你又不是我哪一个(奶nai)中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很不要脸的与童童一起,陪你睡觉让你爽了,这还不算你的几(奶nai)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满脸幽怨的说着,坐在了李南方(身shen)边,拿起香烟叼在嘴上一颗,右手葱白般的手指,冲他勾了下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一口带着醉人幽香的轻烟,从红唇内徐徐喷出来,喷在李南方脸上。

    在他本能的闭上眼时,贺兰小新问道:“说话呀,我算你的几(奶nai)?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我李南方再怎么嚣张,也不敢让堂堂贺兰家的大小姐,给我当几(奶nai)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愿意啊。昨晚,我已经履行二(奶nai)的职责了吧?在你与童童畅谈人生时,躲在你胯下百般奉承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正经点说话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正经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打开伸到胯下的黑丝秀足:“京华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,知道这会儿没谁会来,不甘心的继续抬脚,非得伸到他胯间,眉梢眼角间,也带有了明显的(春chun)色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给京华那边打电话时,特意询问了王东俩人是什么来历,武力值怎么样。

    林家人只说了一句话,他们两个是退役特种兵,很厉害。

    事发紧急下,林家人当然不敢为了颜面,就对贺兰小新吹嘘,把草包说成是高手的。

    既然王东俩人很厉害,而且新姐也亲眼看到,王东是怎么把白灵儿给((逼))的狼狈不堪的,但他们两个却连李南方的边都没凑到,直接被酒瓶子给夯晕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只能证明李南方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变态装((逼))者。

    就像没有男人不垂涎美女那样,美女同样欣赏武力值强大的男人,尤其这个男人在(床chuang)上的活,是那样的出色,现在食髓知味的新姐,如果能轻易放过李南方才怪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贺兰小新潜意识内对李南方的杀心,小了很多,让他成为裙下不贰之臣的渴望,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京华那边说,等林康白回去后,会好好教训他。并委托我,向你表达衷心的感谢。感谢你为林家,出手教训他。希望他能从中受到惨重的教训,从一纨绔子弟,改变成一个有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:“这话说的,就像我是他爹似的,还得负责管教他怎么做人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番话,当然是给林家人脸上贴金了。

    林家人傻了,才会对一个两次打击林大少的恶棍这样客气,现在肯定是恨的咬牙切齿,发誓要把他斩成十七八段呢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也不会傻到当真,他才不怕林家人对他玩什么(阴yin)险的,反而欢迎他们来玩,每次陪玩的费用是五千万,最好是每个月都来上这么一次,那就爽歪歪了。

    “林家就没提到隋月月?”

    当明显动(情qing)的女人,细细(娇jiao)声喘着坐在腿上,李南方向外推了一把没推开,她像狗皮膏药贴在(身shen)上后,也就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种女人,在见到血腥后,不但不会像普通女孩子那样害怕,反而会更加兴奋,只想用最原始的方式,来抒发她对血腥邪恶的(热re)(爱ai)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就是这样一种女人,尤其昨晚俩人当着岳梓童的面,暗中极尽龌龊,获得了很大的刺激,但却没机会发泄出来,现在受血腥刺激后,她马上来劲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是不会有谁来打搅的,来自京华的贵客遭人狠虐后,酒店方躲避还来不及呢,哪敢再来唧唧歪歪?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解着李南方的腰带,用细细的鼻音回答:“在我、在林家人眼里,隋月月就是个随时可以弄死的小蚂蚁,实在没必要过多关注的。而且他们可不是林康白这样的蠢货,应该很清楚,在没有搞定你之前,就去招惹那小心机裱,只会引起你的反弹,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。所以,你大可不必担心你十三(奶nai)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任由贺兰小新把裤子褪到脚踝处,跪在地上张开嘴,李南方抬手轻抚着她头发,问:“那你呢?你对她又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把新姐伺候舒服了,我保证不会动她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起头,红唇在那个丑陋的玩意上,慢慢摩擦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太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,抓住她头发,往下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511包厢虚掩着的房门后,传出一阵嘁哩喀喳的声响,这是圆桌上的盘子,碟子,被人用手从桌面上扫了下去,然后就是砰地一声闷响,有女人吃痛的哼声响起。

    只是这闷哼声只有半句,随即嘎然而止,(身shen)体猛烈相撞的咣咣声,伴随着女人的尖叫,混合成了极尽**的乐章,其间还夹杂着女人断断续续的疑问:“你、你上面的(肉rou)刺,怎么,怎么不见了呢?”

    男人闷声闷气的声音回答:“我也不知道。怎么,你觉得没有了那玩意后,不过瘾?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少了一些刺激感,可我——啊!”

    “如果还有,你是承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,打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我,你不会打人——啊!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脆响,就像甩了个响鞭那样响,女人疼的尖声大叫着,但却带着无法形容的满足。

    女人主动要求男人打她时,一般都是在这种(情qing)况下。

    她们更喜欢在遭受猛烈鞭挞时,男人能用力抽打她浑圆的(臀tun)瓣。

    越狠,越重,就越刺激,越满足。

    这都是因为女人天生的((贱jian)jian)因子起了作用,化疼痛为享受。

    可包厢内这个女人,对刺激的要求,还不是主动让男人打她能彻底满足的。

    她提出了新的要求:“我、我能不能打电话?”

    在做这种事时,给人打电话——正常人表示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不会拒绝她的要求,也知道她想给谁打电话,既然她自己要玩火,那就玩吧,反正她比他更清楚玩大了的后果,相信她会把握好尺度的。

    午后两点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内,岳梓童端坐在大班椅上,手捧着一份文件,看的很入神。

    闵柔已经走了,新任小秘书小杜,正在待客区那边擦拭案几。

    其实案几已经很干净了,闵柔每天上班后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屋子里擦拭的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小杜现在还要做,这是在像岳总表明态度,她会像前任闵秘书那样,把老板伺候的舒舒服服的。

    岳总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蹲在那儿擦拭案几的小杜,眼角余光从办公桌后面飞快扫过后,心里这样想。

    岳总自从坐下后,就拿着那份文件再看,已经看了足足十分钟了,她连翻页的动作都没有,这证明她根本不是在看文件,而是在想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老板想事(情qing)时,最好别打搅她,以免引起她的不满。

    已经把案几擦干净的小杜,早就想出去了,只是却不敢,因为她怕脚步声,开门声,会惊扰到岳总。

    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滋味,真心不怎么样,小杜被当前这种莫名的压抑,给折磨的想发疯。

    行好,岳总的手机响了,铃声听起来是那样的悦耳,把弥漫在屋子里的压抑,砸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盯着文件出神的岳梓童,被突兀响起的铃声,给吓得打了个激灵,文件落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是贺兰小新的来电。

    今天本意是为闵柔送行的,没想到会在那儿遇到了李南方,还有白灵儿——唉,上次,也是与新姐一起,看到他和白灵儿吃饭的,这次又是这样,难道他们真、真在处对象?

    刚才,岳梓童发呆,就是在想这些事。

    至于林康白被隋月月狠虐,她并不怎么关心,一个被开除公司的员工,在酒店干服务生被人欺负时,(身shen)为警察的白灵儿出手相助,结果却遇到不惧国法的猛人,最终导致李南方出手这些事,岳总现在没心思去想。

    就算是想,她也会想滞留那边的新姐,把事(情qing)处理的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她小外甥把林家大少再次狠虐后,林家能善罢甘休才怪呢,希望新姐能帮他搞定吧。

    唉,你说我这个当小姨的容易吗,一天到晚的都在给他擦(屁pi)股,他却悠哉悠哉的大爷般享受安宁,这算什么事啊?

    心里抱怨归抱怨,可该办的事还得办,谁让岳总是他的小姨兼未婚妻呢?

    拿起电话时,岳梓童看了眼小杜。

    小杜很聪明,马上站起来微微点头,转(身shen)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让她暂时回避,真心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芳心被一人渣给掳获了。

    “喂,新姐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接起电话,问道:“那边的事(情qing)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一切——啊,一切都搞定了,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声音断了下,好像还发出短促的低叫声,岳梓童连忙关心的问道:“怎么了,新姐?”

    “特、特么的,不小心割破手了,在新姐对你男人拍桌子时,拍在了碎盘子上——啊,哎哟,好疼啊,好疼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着,忽然尖声惨叫起来,还有拍桌子的声音,砰砰的响起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些声音里面,貌似还夹杂着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岳梓童却没在意,噌的一声站起来说道:“新姐,你没必要和那人渣客气什么,好好教训他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啊,好、好疼!李南方,你给我过来,别走,我保证不会把你腿打断——哦!特么的,怎么血流不止呢?完了,完了,新姐堂堂一代(娇jiao)娃,不会因划破手,就此香消玉损了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