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64章 我是李南方的十三奶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空虚寂寞,冷。

    这句话与好傻、好天真那句经典语录,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却始终以为,这只是女人为争取更高的社会地位,甚至为她们出轨找出来的借口,没必要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但当隋月月说出后,李南方才知道有些话能成为至理名言,都有着它严谨的科学(性xing),是经过很多人,用现实感受总结出来的。

    再好的居住环境,再够花的金钱,再怎么(热re)浪汹涌的秋老虎,都无法填补女人心中的空虚,寂寞,冷。

    唯一能填补她们所需空白的,只有男人。

    或者说,是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听哪个被男人呵护着的女人,说过这句话?

    就算有这样的女人说过,那也是故意(骚sao)包,当不得真。

    隋月月是在说真心话的同时,也在委婉的向李南方表白,她希望能被他关注,别总是因为可怜她,才帮她,却忽略了她是个漂亮女孩子的现实。

    李南方绝对算是在花丛里飞的高级小蜜蜂了,在男女感(情qing)方面,有着很深的理解能力,怎么能听不出隋月月要说什么?

    隋月月放着安详(日ri)子不过,冒着被连姐追杀的危险,跑来凯旋酒店做个伺候人的服务生,那是因为她想向李南方证明,她并不只是被人可怜的纯花瓶,她也希望能自食其力,找份适合自己的工作,来实现她的人生价值。

    唯有靠辛勤工作来养活自己,女人才会有自信。

    唯有自信的女孩子,才有胆量去追求自己的喜欢的男人。

    隋月月就想通过辛勤劳动,让自己变自信,再来追求李南方。

    自金帝会所内,她光着(身shen)子匍匐在李南方脚下的那一刻起,再到被他抱回家,隋月月在选择男人的这个问题上,除了李南方,就没有任何选择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良久,又点上了一颗烟后,才说:“我已经有未婚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:“你怎么会知道?你——知道我未婚妻是谁吗?”

    隋月月摇了摇头,说:“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,如果现在还没有未婚妻,那只能证明所有女人的眼睛,都瞎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高兴了。

    发自内心的高兴,觉得隋月月这样说,可比王德发、陈大力这两个潜心研究马(屁pi)神功的土鳖加起来,都能让他更容易龙颜大悦。

    看来,在任何事(情qing)上,文化程度都能起到关键(性xing)的作用。

    矜持的清了下嗓子,李南方问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有未婚妻,那么就该明白,追求我,你不会得到任何结果。请恕我要直言打击你信心了,我未婚妻要比你优秀一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点头:“也唯有比我优秀一百倍的女孩子,才有资格配去追求你。”

    被再次拍的轻飘飘的李先生,又一次龙颜大悦:“那,你怎么还锲而不舍呢?”

    轻轻抿了下嘴角,隋月月说:“我可以,给你做二(奶nai)。”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说什么,她又说:“二(奶nai)排不上号的话,做三(奶nai),四(奶nai),五(奶nai)——十三(奶nai),也行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被隋月月大胆的表白,给整的有些懵圈,嘴巴动了几次,都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甘心给你做十三(奶nai),你还不接受我。那么,请你不要再管我,就放任我自己滑向罪恶的深渊吧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说着,站起来走向门口:“来这儿工作后,我本想做个好女孩的。可有的人,非得((逼))我,让我在那一刹那,看透了我如果继续善良下去,就会很悲惨的结局。李南方,你能保护我一辈子吗?如果我们只是朋友关系的话。所以,我不得不这样做。对不起,这不是我的初衷,还请你别对我失望,能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说完这些话,开门要走出包厢时,李南方说话了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停住了脚步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去我公司上班吧,现在就去,我会给那边打个电话,让他们给你安排合适的岗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也有公司了?”

    隋月月回头,眨巴了下眼睛问。

    “以后在我面前,别说这些没用的话,听着不舒服。多说些刚才的那种,我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才不相信,隋月月现在还不知道他就是南方集团的老总。

    “好的,李总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笑了,轻声说:“这会儿,我又变成好女孩了。最终,我能变成什么样的女孩子,取决于你。”

    我又不是你爹,你能成什么样子,关我毛事!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里骂了句,刚被奉承两次的好感觉,((荡dang)dang)然无存,抬手挥了挥,示意她赶紧滚粗,别在眼前晃悠了。

    隋月月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历经家破人亡的几次磨难后,她的神经更加坚韧,在经过被医护人员强求的林康白等人面前时,脸色都没变一下,反倒是在贺兰小新目光(阴yin)森的盯着她时,笑着问道:“贺兰副总,今天我做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眉梢挑动了下,语气生涩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对隋月月有敌意,还是迁怒与人家是本次事件的导火索,害的她为了两个家族的利益,不得不委曲求全,明知道这是李南方挖下的坑,也要乖乖跳下去。

    五千万,真心不多,尤其与贺兰家、林家两大家族利益相比较而言。

    可话可以这样说,但屈服的滋味却不好受,就好比在味道鲜美的汤内,忽然发现一颗老鼠屎那样,虽说没有毒,捞出来继续喝,但仍然会让人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这是站在她的立场上,看待本次事件的本(性xing)。

    但如果设(身shen)处地,站在隋月月的立场上呢?

    假如林康白得罪的不是隋月月,而是贺兰小新,相信这会儿已经变成太监了。

    休说是五千万了,就是五个亿,也别想让新姐放过他!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那就麻烦以后别用这么不友好的目光看我。我会很害怕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笑着,忽然抬脚,狠狠踢在刚被抬上担架的林康白肋下,疼地他长声惨叫:“啊!臭婊砸,你敢打我!我、我特么的饶不了你!我会杀你全家,把你当(性xing)——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儿,贺兰小新忽然扑过来,也飞起右脚,重重踢在了他肋下。

    林康白的脸,一下子从苍白,变成死灰色,几乎要凸出眼眶的双眼里,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,但却没有惨叫,也没有骂,盖因这女人不是隋月月,而是在京华纨绔圈里被人提起后,都会(情qing)不自(禁jin)打个寒战的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“林康白,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吗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弯腰抬手,脱下鞋子,揉了揉有些生疼的右足,看似很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康白艰难的摇了摇头,哑声说:“不、不知道,新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差点,就让林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,就因为这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揉着她迷人的秀足,无声地冷笑着:“现在,立马给我滚回京华,以后都不要再来青山。你可以因我殴打你,而怨恨我。但我相信,林老爷子会让你明白,我收拾你,只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林康白终究是从豪门大家中成长起来的,现在被贺兰小新提醒后,立即明白了什么,脸色再次大变,张嘴刚要道谢,御姐不耐烦的挥手,示意他赶紧地滚。

    林康白被贺兰小新呼来的人,抬着滚了。

    青山,绝对是林少的伤心地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来时,是被人抬着离开的,(身shen)边几个爪牙损伤惨重。

    他第二次来——与第一次时的下场,又是何其的相似?

    但这次回京华后,他家长辈却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善待他了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甘心,就此罢休的。”

    目送林康白等人被抬进电梯里后,隋月月低头,看着走廊地板上的鲜血,耸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冷冷地说:“你能明白这一点,也不是太笨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死人,任何时候都不会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谁能让我变成死人。只因任何人在想我变成死人时,都该考虑一下我的(身shen)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,能有什么(身shen)份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了,她实在搞不懂,隋月月哪来的这么大自信。

    “我,是李南方的十三(奶nai)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妩媚的笑着说出这句话后,不等贺兰小新做出什么反应,转(身shen)踩着小皮鞋,咔咔的快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痛扁了来自京华的大少,事后却没任何麻烦的感觉,相当爽。

    尤其隋月月站在路边,准备挥手招出租车时,手机响了后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来的电话:“刚才我向那张卡里,打了两百万,别客气,就当你给我当十三(奶nai)的薪水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要你给我薪水,我可以挣钱给你花!

    隋月月刚要说出这句话,李南方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虽说没能把心里话说出来,稍稍有些遗憾,不过隋月月还是很开心,挥手摆住一辆出租车,钻进去说道:“去南方集团。”

    的哥回头说:“美女,我没听说有什么南方集团啊?”

    拿出一叠钞票,重重摔在了仪表盘上,隋月月淡淡地说:“以后,你要牢牢记住南方集团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刚放下手机,铃声马上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花夜神。

    花御姐在任何时候,说话的声音都那样好听:“别忘了今晚八点,来燕子山良友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打电话,就为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看了眼门外,问:“还有别的事吗?没有,那我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已经答应花夜神,今晚要去良友山庄吃饭,那么肯定就会去,可她还打电话来通知他,这好像有点、有点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花夜神这么优秀的女人,也许会可劲儿追求贺兰扶苏,但不会如此殷勤的对待李南方。

    那么,她忽然再次打电话来的深意,是什么呢?

    想不通的李南方,摇了摇头看向门口:“既然已经来了,那就进来,躲在外面干嘛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