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63章 因为我空虚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是个(热re)(爱ai)和平的人,不想因为一个傻缺纨绔的愚蠢,就搞出腥风血雨,殃及无辜。

    所以,当不知道他其实早有打算的贺兰小新,明白他要干什么时,李南方很矜持的开出了价格。

    五千万。

    五千万放在普通人眼里,那是需要祖宗十八代都一起匍匐在地仰视的数字,但放在京华林家这种巨无霸(身shen)上,真心不算事。

    昨天新姐为讨好他,就能扔出数千万上亿的了,更何况这件事关系到林家的生死存亡?

    五千万的代价,绝对是良心价了,买不了吃亏,更买不了上当——就是新姐恨得牙痒痒,只想把这人渣的鼻子咬掉,徒增在(床chuang)上的感觉,被玩了不是?

    事发紧急,她当然来不及计较这些,螓首轻点表示同意,催促他快点出去先稳住白灵儿再说。

    “记得转账啊,我卡号是——”

    李总先把自己卡号告诉新姐,才不甘心的被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走廊中,狂虐林康白的隋月月,已经被终于拍马赶到的酒店值班王经理,吆喝人拦住了。

    凯旋酒店既然是市局的对口酒店,王经理没理由不认识白队长,赶紧陪着笑脸的过来请安问好时,心里已经把林康白全家的女(性xing),都给问候了个遍。

    这傻缺,居然在凯旋酒店要非礼白警官,无论他的来头有多大,这都是要找死的节奏。

    林康白是不是在找死,王经理不管,他当前最大的任务,就是让白警官平息雷霆之怒,免得连累酒店。

    看了眼从包厢内走出来的李南方,白灵儿皱眉说:“王经理,让你的人都退下去吧。放心,这件事与你们酒店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王经理心里提着的石头,登时落地,自然不会傻到询问白警官,该怎么处置这件事,甚至都没问隋月月什么,挥手让所有人等都撤走,再摆一桌酒席上来,给白警官压压惊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那屋子里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指了指开着门的516包厢,对隋月月说道。

    这会儿脸色恢复正常的隋月月,用力抿了下嘴唇,也没说什么,听话的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关上门后,揉着生疼左肩的白灵儿,才轻声问:“惹不起?”

    “惹得起,却没什么好处,犯不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叼上一颗烟,看着双手抱着脑袋尿摊在地上的林康白,笑了下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白灵儿的秀眉,微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天大的好处,也比不上惩罚不法之徒,维护法律的尊严更重要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既然已经与贺兰小新谈好条件了,她也不能再一意孤行了,毕竟这件事真要闹大了,市局也会受牵连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伸出了两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白灵儿不解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:“你和隋月月俩人,每人两百万,算做是林大少对你们的冒犯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白灵儿想都没想,就一口拒绝:“我如果收受好处,那是在侮辱我帽子上的警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说:“这样吧,我将以南方集团的名义,向市局捐赠八辆帕萨特警车,算是改善广大警务人员外出执行任务用车难的状况,也好方便进一步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”

    这次白灵儿没拒绝,干脆的点头同意,拿着手机快步走向走廊尽头,向局座汇报工作去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吐了个烟圈,觉得自己很有黑心(奸jian)商的潜质。

    本次事件中,他只是扔了七八个酒瓶子,把王东张浩俩人砸了个头破血流而已,真正受伤害的,则是隋月月,白灵儿俩人,可他却是本次事件中的最大受益人。

    他开价五千万,只拿出不到二十分之一,来‘酬谢’白灵儿俩人,自己闷下了四千六百万,不是黑心(奸jian)商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李总打算好了,其中四千万,是用来偿还苏雅琪儿当初借给他创业的资金。

    李总是个实在人,总是背着债务不还,会吃饭不想,晚上睡不着觉的。

    剩余的六百万——唉,这点钱放在公司里,还特么的叫钱呀,连个国际超模都请不到的,只能算是给几个心腹手下,改善一下生活环境罢了。

    晚晴妹子,总是住在公司,也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六百万,可以在青山东城区近郊买五(套tao)一平米一万二,一百平的房子,当做福利分别将赏给董世雄几个人。

    像我这种一心只为他人考虑,却从不为自己谋福利的老板,当今真心不多见了啊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当李总被自己所感动,心中悠悠叹了口气时,手机叮当一声响,来短信了。

    银行到账的短信提示,李南方仔细数了下五后面的零,确定是五千万后,才对走出来后就双手环(胸xiong)倚在门框上,好像卖笑公主那样的新姐,报以感激的一笑:“新姐,您勾通速度还是很快的嘛。咳,那个什么,要不要给您点回扣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用个淡淡地滚字,回答了李南方的虚(情qing)假意,看向了远处的白灵儿。

    “事(情qing)已经搞定。是我找人来,把喝醉酒互殴的三个人送医院呢,还是直接打电话要救护车?”

    指鹿为马的事儿,并不只是反派人物的专用,正义之士偶尔拿来用用时,也同样是如此的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用你管,赶紧滚蛋。”

    新姐真心不想再和这人渣多说半个字了,皱眉扫了他一眼,拿出手机开始找人。

    看在她不要回扣的份上,李南方没和她计较什么,大度的笑了下,走向白灵儿那边。

    “人都已经撤回去了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。局座对南方集团能捐赠市局八辆警车的大手笔,委托我代他向你说声由衷的谢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问:“还要不要我弯腰,给你鞠躬?”

    “自己人,用得着这么客气?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还有工作要忙。”

    “白灵儿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走了几步的白灵儿,回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本想告诉她,以后遇事别这么冲动的,可话到嘴边,李南方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是负责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保护神,遇到恶少欺压良家妇女时,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是她的天职。

    如果她选择退避三舍,那么我们的社会治安,也不会让欧美那些发达国家的高素质公民,如此的羡慕了。

    笑了笑,李南方说:“以后出任务时,要记得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知道,还用你来提醒?”

    白灵儿白了他一眼,转(身shen)快步去了。

    表面上她在嗔怪李南方乱((操cao)cao)心,其实内心却有暖流淌过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对李南方是无比的信任,笃定他能摆平此事,不会因饱受打击的林大少,打击报复青山市局,和她个人。

    当一个女孩子,无条件信任一个男人时,那么就证明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,已经没有谁能代替了。

    “唉,如果这些女人,都能像她这样通(情qing)达理,我就轻松多了。”

    幽幽叹了口气,又对低声打电话的贺兰小新抛了个媚眼,李南方走向了516包厢。

    包厢内,隋月月的(情qing)绪已经彻底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脸洗干净了,头发理整齐了,(身shen)穿红色工装坐在椅子上,看上去就一文静的小姑娘,与刚才用脚狠虐林康白的女孩子相比,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进来后,她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双手放在小腹前,站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桌子上,还摆着丰盛的酒菜,这是岳梓童为闵柔送行点的菜,没什么大鱼大(肉rou),很清淡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我——”

    等李南方坐下后,隋月月刚要解释,却被他挥手打断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乖乖的坐了下来,低着头。

    拿了一双没用过的筷子,推到她面前,李南方才说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事发时才十二点多点,酒店服务生不可能吃午饭的,岳梓童点了这么多菜,没吃几筷子就走了,李南方看着心疼——也算是借花献佛,请隋月月吃午餐。

    隋月月拿起筷子,默默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桌上有红酒,看上去档次还不低,没喝多少,自然也不能浪费了,哪怕味道真像马尿那样,李南方也忍了,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,又给隋月月倒了小半杯,放在她面前:“都说喝红酒美容,我也不知道真假,当水喝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岳总听到他这句话,肯定会把小鼻子给气歪了,什么,什么?我几千块一瓶的红酒,却被你当水来喝?

    隋月月仍旧没有说话,更没拒绝,端起杯子喝酒。

    李南方明明已经吃饱了,可放着一大桌子菜不吃,唉,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心儿难受,他只好勉为其难的,比真饿了的隋月月,多吃了一半。

    用最后一口红酒漱了漱口,李南方叼上一颗烟,刚要拿火机,隋月月抢先伸手,吧嗒一声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,能不能抽一颗?”

    隋月月看着桌子上的女士香烟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这盒女士香烟,自然也是岳梓童她们留下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抬头,看着他,语气里带着哀求:“就一颗,就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看着她,没说话。

    隋月月放下火机,慢慢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手指弹了下烟灰,李南方说:“说说吧,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他要隋月月说的,当然不是遇到林康白后,所发生的这些。

    如果她遇到林康白后,却什么事也没发生,他才会关心。

    他想知道的,是隋月月为什么不安分守己的呆在家里,跑这儿来当什么服务生。

    隋月月没说话,足足三分钟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耐烦,把烟头丢在酒杯内:“我给你安排的小区不好,还是给你留下的钱,不够花的?”

    “地方很好,钱更够花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总算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冷冷地问:“那你为什么还来干活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——”

    隋月月嘴角动了下:“我空虚,寂寞,冷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