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62章 送上门来的好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隋月月刚认识贺兰小新时,新姐在她眼里,那绝对高不可攀,需要她敬畏的。

    她从没敢奢望过,有一天她能得到新姐的注意,只把目标放在董君上,把他当做努力往上爬的跳板,为此不惜甘心被他当枪用,暗算闵柔后,再对他献上自己的清白之躯。

    世事无常,谁能想到随着岳梓童的王者归来,隋月月立即被董君毫不犹豫的抛弃了,在她被((逼))去金帝会所干平台公主时,都没伸手拉她一把。

    隋月月对董君彻底地失望,连带贺兰小新也不怎么敬畏了。

    京华来的大人物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在岳梓童归来后,不也是乖乖退位让贤,甘心当副手?

    相比起李南方来说,心机更深的隋月月,在看到贺兰小新、岳梓童与闵柔联袂出现后,也马上就猜出,她们几个人,早就躲在旁边看她被人欺负,却没露面。

    哦,现在随着李南方的出现,(情qing)况大逆转,换成是我扬眉吐气了,你却颠颠跑来,义正词严的让我住手了。

    呵呵,这算什么呢?

    难道,就该我被欺负,却不能反击?

    你还真以为,我仍是开皇集团的员工,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副总,随便冷哼一声,就能让我胆战心惊了?

    我呸!

    在心里狠狠淬了贺兰小新一脸口水后,不等贺兰小新回答,隋月月就低头起脚,重重踢在了林康白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刚才被一酒瓶子砸昏的林康白,这会儿悠悠醒转,左脸遭到猛踢后,忍不住的凄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隋月月,你、你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去拉隋月月,被她再次用力把手打开后,唯有回头对白灵儿说:“白警官,你(身shen)为警务人员,难道要坐视有人当场行凶打人,却不加干涉?”

    白灵儿只是(性xing)格大咧咧点了而已,人又不傻,李南方、隋月月能想到的事,她也同样能想到。

    闻言双眼一番,捂着肩膀淡淡地说:“你刚才应该看到,(身shen)为警务人员的我,已经出面制止某些人当场行凶打人了。但结果很不好,我都差点被人打残,再送到酒店去,陪林少睡觉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登时语塞。

    盖因人家白灵儿说的没错,方才王东俩人欺负隋月月也倒罢了,还在白灵儿亮明她警务人员的(身shen)份后,嚣张的说警察算个毛,要把她搞定,与隋月月一起去伺候林大少的。

    几句话说的贺兰小新哑口无言后,白灵儿拿出手机,拨了个号码,厉声说道:“我是白灵儿,现在凯旋酒店,有不法分子正在欺压良家妇女,并不听我劝阻,袭警,呼叫总部支援!”

    好啊,那个什么林少,你不是狂吗,纵容走狗欺压良家妇女不说,还特么的袭警,试图让我也去陪你睡觉。

    知道你本事大,能量广,那我就和你玩玩,看看是你们大家族的势力牛((逼)),还是国法更厉害!

    站在法律道德高度上的白灵儿,这一招对林大少来说,可谓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真要闹大了,慢说林家会为被虐惨的林康白找回场子了,肯定也会遭到政敌的借机反扑,受到沉重打击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系出名门世家,当然很清楚这件事闹大后的严重后果,心中暗骂林康白简直是蠢到了家,你特么在欺压良家妇女时,能把人给搞定了也罢,就算强睡了白灵儿,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,最多也就是个作风问题。

    但你不该欺压未成,还被人虐成狗。

    你不但自己丢了脸,连累了整个林家,也会影响我们贺兰家,甚至因此会造成更高层的动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不行,就算只为我们贺兰家着想,我也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事(情qing)被闹大,必须要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中!

    心思电转间,贺兰小新就分析出了这件事一旦闹大后的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她也很清楚,她是没办法阻止白灵儿的,但有人可以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。

    看起来好像吃瓜群众的李南方,是唯一能制止隋月月发疯,白灵儿试图把事(情qing)闹大的人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帮忙劝说下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快步走到李南方面前,事发紧急,也顾不得避讳什么了,直接拉起了他的手,轻轻摇晃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愕然样子,反手点着自己的鼻子,失笑出声:“贺兰副总,您太看得起我了吧?我就一开皇集团的小破司机,怎么可能左右白警官在遭袭后,呼叫总部支援,缉拿不法分子,践踏法律呢?”

    小子,你装什么呢?

    真以为我看不出,事(情qing)闹到这份上,你才是关键人物?

    如果不是你出手,最坏结局也就是白灵儿、隋月月俩人被睡了,事后从容处理的结果。

    可就因为你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才让事件面临失控,就像列车正要出轨。

    心里面恨得牙痒的贺兰小新,强笑了下,拉着李南方就往511包厢里走:“你进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她分析出来的那些事,是不方便当着这么多人说的,只能对李南方一个人说,让他明白期间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哎,哎,你干嘛呢你?光天化(日ri)之下,众目睽睽之间,你居然要强抢良民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李人渣这会儿又变成手无缚鸡之力之辈了,左手抠着门框,死活不进去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特么、你想把事惹大了是吧?”

    眼看隋月月还在一脚脚的猛踢林康白,白灵儿拿着手机再次呼叫总部支援,再墨迹下去,事件就会彻底脱离掌控,而李南方却在装((逼))——贺兰小新急了,抱住他抠着门框的左手,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手掌被咬的滋味,可不这么好受,不管是被狗咬,还是被极品御姐咬。

    看出贺兰小新真着急后,李南方也没必要再装傻卖呆了,连忙松手,半推半就的被她拉近了包厢内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房门被大力关上。

    始终在旁边保持沉默的岳梓童,盯着房门的双眸微微眯了下,回头看向了闵柔。

    闵柔竟然没发现岳总在看她,只(身shen)看着511包厢房门,脸色忽(阴yin)忽晴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心中低低地叹了口气,岳梓童牵起她的手:“小柔,我们先走吧。放心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相比起很惊讶贺兰副总怎么与李南方那么随便的闵柔,也算是名门之后的岳梓童,隐隐猜到了什么,知道再留下来围观,只能给自己招惹麻烦,倒不如速速闪人,就当没遇到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闵柔没吭声,任由岳总牵着她的手,贴着走廊墙壁,快步走向电梯口。

    经过白灵儿(身shen)边时,闵柔对她使了个眼色,轻声说:“京华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,就是在提醒白灵儿,林康白来历非凡,最好是悠着点。

    白灵儿稍稍一楞,随即明白了,微微点头后,又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小老虎可不是没脑子的,要不然也不会成为青山市局的刑警队长。

    闵柔那四个字说起来简单,但其中却包含着许多意思,因工作关系必须善于思考的刑警队长,就算暂时猜不透,也会明白眼前这件事的特殊(性xing)。

    最好,别让青山市局掺和进来,就当私人恩怨来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511包厢内,李南方后背贴在门板上,满脸怕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站在他面前,神色冷峻的狠狠盯着他,吐字清晰,把她所担心的事,飞快的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新姐,你太看得起我了啊。我最多算是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有什么资格,能力,影响警方——”

    可恶的李人渣,新姐解释的都这样清楚了,他还在装傻,贺兰小新真急了,后退一步猛地抬脚!

    壁咚。

    壁咚这个词的流行,来源于岛国少女漫画、动画以及肥皂剧当中,原指男(性xing)把女(性xing)((逼))到墙边,单手在墙上发出“咚”的一声,让其完全无处可逃的动作。

    现在随着壁咚的大肆流行,用手按着墙来表白心意的方式,已经过时了,逐渐演变成了用高抬脚,来代替手的动作,而且双方角色,也由男人壁咚,换成了女人壁咚。

    有着良好瑜伽底子的新姐,做出高抬修长右腿,细高跟小皮鞋壁咚在李南方耳边的动作,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珠子下滑,好心提醒:“新姐,你裙下走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光?我特么都让你((操cao)cao)翻不知多少次了,走光算个(屁pi)!”

    俩人独处时,李南方总能很轻易让贺兰小新失去该有的矜持,幽雅,摇(身shen)变成一邪恶小((荡dang)dang)妇:“李南方,我警告你,如果你还装疯卖傻,事(情qing)真闹大了,受影响的不仅仅是白灵儿,还会牵扯到很多人,改变无数个家庭的命运,甚至家破人亡!这,都要算到你头上!”

    新姐这番话,可不是在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这件事真要闹大了,从青山捅到高层,引发派系之间的震((荡dang)dang),不知有多少人布会被卷进来。

    官场风云,才是最无法控制,厮杀最惨烈却没硝烟的战场。

    “林家终究是林家,哪怕被林康白这个不争气的给搞倒,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要想办(挺ting)白灵儿,报复你这个真正的罪魁祸首,还是很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急促的说道:“到时候,你还想你的南方集团腾飞?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李南方收起了嬉皮笑脸,但淡淡地说:“无非是玉石俱碎而已,我拼的起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有这个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可我已经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住手,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你总不能让我白忙活一场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呢?你是想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后,贺兰小新猛地明白了,低声骂道:“草,你原来在和新姐我谈条件,要好处!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否认,伸手在贺兰小新的黑丝美腿上拧了把,坦率的说道:“主动送上门来的好处,不要白不要,要了也白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收回腿,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起右手,伸出了右手五指,笑眯眯的说:“五千万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