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61章 你管的太宽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被安排来513包厢送菜,看到来林康白后,隋月月的心,一下子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林康白,绝对是隋月月的恶梦之一,致死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她真搞不懂,老天爷为什么要对她这样无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在被李南方收留后,明明决心要做个好女孩,甚至都已经试着去原谅让她家破人亡的连姐了,可为什么又让她遇到了林康白。

    她想从良,却不会总躲在家里,安心享受不该属于她的安心生活。

    她依旧是(性xing)格倔强的女孩子,不想一辈子躲在别人的羽翼下,希望能通过正当工作,来重新接受这个把她伤惨了的世界。

    但,奈何现实却((逼))良为娼,仿佛不把她((逼))上绝路,就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林康白看到隋月月后,先是楞了下,接着开心的笑了,说世界真小,要不就是我们两个特有缘分。

    林大少人生中第一次吃亏,就是因为隋月月,遭到了李南方的狠虐,却因某些原因,不得不咽下苦果。

    他暂时惹不起李南方,但隋月月呢?

    让他受辱的导火索,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孩子,必须为林大少受辱买单。

    林大少这次来青山,有两个目的,第一就是要暗中坐镇,时刻关心南方集团在下月初时装节上的表现。

    第二个目的,就是希望能找到隋月月,先收回一点被李南方羞辱的利息。

    老天爷轻而易举的,就让他是找到了第二个目标,他怎么可能在隋月月主动送上门后,再放她走呢?

    于是想当然的,林少(身shen)边的王东张浩俩人,在领悟他的意思后,立即冷笑着轰走其他服务生,要隋月月单独留下。

    绝望了的隋月月,当然要试图反抗命运,夺门而出,奢望逃走。

    这就呵呵了,她区区一个弱女子,怎么可能会逃过王东俩人的手心,立即追出来采住头发,耳光了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被狠狠抽了一耳光后,眼前发黑的隋月月,更加绝望的同时,刚对世界有些好感的心,再次变得怨毒起来,疯狂的叫着,我若得势,势必让这世界血流成河!

    就在她哭泣着,本能的挣扎时,正义的化(身shen)白灵儿出现了。

    对白灵儿,隋月月可没任何的好感,当初甘心被董君当枪用,暗算闵柔时,就是被白警官给坏了好事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却觉得白警官,是那样的可(爱ai)——

    可(爱ai)的白警官,当然没有阻止林康白迫害她的能力,眼看她被王东((逼))的狼狈后退,隋月月依旧逃不脱噩运的魔爪时,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男人,脚踩七彩祥云的出场了。

    随着酒瓶子一个个的砸出来,看似轻而易举就把王东张浩俩人放(挺ting),听白灵儿带着哭腔喊出李南方的名字时,隋月月整个人,她的灵魂都在颤栗。

    说不出的激动,说不出的委屈,也有说不出的怕。

    激动,是因为她很清楚既然李南方在这儿,林康白就不能把她怎么样,李南方能虐他第一次,当然能虐他第二次。

    委屈,却是小儿女的本能反应,好比小妹在外被人欺负时,无所不能的大哥拍马杀到,只想扑在他怀里哇哇的哭,捶打着他(胸xiong)膛,埋怨他怎么才来。

    隋月月害怕,则是怕被李南方误以为她就是个不安分的惹祸精,既然给你找了房子,留下了足够的生活费,为什么不乖乖呆在家里,没事打扫打扫为生,练练厨艺,闲暇时泡上一杯茉莉花,坐在阳台的白色藤椅上,捧着一本有内涵的好书,静静陶冶自己的(情qing)((操cao)cao)呢?

    就在她相当矛盾时,李南方把酒瓶子递向了她。

    男人脸色平静,看出丝毫的愤怒,失望之类的,就仿佛刚才拿酒瓶子把林少两个爪牙砸昏,就是拍死两只苍蝇那样。

    可隋月月却偏偏不敢面对他的平静。

    她更喜欢李南方能皱着眉头,大声喝斥她不在家好好享受生活,非得跑这儿来干嘛,甚至也可以给她一个大嘴巴——那样,她心里就会好受些,就会觉得他很在乎自己的。

    唉,真心说,李南方脸色平静,并不是对隋月月厌恶的表现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!

    砸昏王东张浩俩人,再次让林大少倍感无力,对他来说是很正常的事,实在没必要为了几个真正的人渣,就搞得(情qing)绪波动,话说他还当前正在陪白队长吃饭么,可不想让这几个人渣坏了好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本(身shen)心计很深的隋月月,却误解了李南方脸色平静的含意,暗中无声的惨笑了声,左手扶着墙壁站起来,走到林康白(身shen)边,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李南方手腕一抖,还有半瓶酒的酒瓶子,翻着花的飞了出去,就像被无形的手控制着那样,让隋月月右手下意识的一握,抓住了。

    试了试酒瓶子的重量,隋月月双眼微微眯起,看向了张浩。

    刚才,就是张浩一脚踢在她膝弯处,让她跪倒在地上,没能及时逃走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,白灵儿,还有林康白,也都看向了张浩。

    李南方俩人看张浩,是觉得这人渣也够可怜的,都被砸昏过去了,还得被人来下狠的。

    林康白看向张浩的目光中,带着满意,嗯,今天你为我受虐,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。

    隋月月右手手背上,有淡青色的脉络崩起,这是积蓄力量,证明她要给张浩下毒手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举起了右手,酒水从倾斜的瓶口内淌了出来,洒在她右肩衣服上。

    在她背后不远处站着的那几个酒店保安,其中一个很想阻止隋月月,让她知道她不是客人,而是酒店服务生,真要打了客人,会来连累酒店的——可手刚抬起,却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几个保安这一刻都忽然很怕隋月月,仿似他们只要一阻拦,酒瓶子就会砸到自己脑袋上。

    忽地一声,隋月月高举着的酒瓶子,狠狠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目标,却不是被她用(阴yin)狠目光盯着的张浩,是站在她(身shen)边包厢门口,摸着下巴看好戏的林康白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闷响,隋月月几近全力的一击,酒瓶子在林康白额头爆响,玻璃茬子四溅中,夹杂着血花。

    林康白哼都没哼一声,就翻着白眼软软的瘫倒在地上时,白灵儿失声叫道:“我靠!”

    她可真没想到,隋月月敢砸那位(身shen)带保镖来吃饭的某大少。

    关键是,事前她并没有流露出丝毫要砸他的迹象,骗过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就连李南方,也是在愕然一楞后,脸上浮上欣赏的神色,抬手轻轻鼓掌,点头赞叹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赞叹,就是隋月月对悲苦命运发泄不满的动力,扔掉手里的酒瓶子,抬脚狠狠踢向林康白肋下。

    唉,到底是心机太深了,都这时候了,仍然能保持着不该有的冷静,知道酒瓶子会伤人,用高跟鞋猛踢一顿后,最多让他变成猪头,既能出了恶气,又能把握尺度——李南方心里叹了口气,还有些头疼,开始反思自己,因可怜而帮助这个心机很深的女孩子,是对,还是错。

    换做别的女孩子,比方是白灵儿,在狠踢林康白时,应该会泪流满面的尖叫:“我让你欺负我,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隋月月却没哭,当然也没笑,脸上只浮上了不健康的嫣红。

    这是因激动,而导致的兴奋。

    她真没想到,有一天她居然能狠虐林大少这样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爽感,让隋月月再次极度渴望权势,渴望能变成强大的人,让所有看不起她的人,都匍匐在她脚下,哀嚎着求饶。

    注意到她脸上的不健康嫣红后,李南方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帮助隋月月,只是可怜她,希望她能变成正常的女孩子,以后找个疼(爱ai)她的男人结婚,生儿育女,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,坚强而伟大的母亲。

    隋月月当前的样子,并不是他帮她的初衷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张嘴,刚要喝止隋月月时,一声冷冽的(娇jiao)叱声,从背后不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(身shen)穿深灰色普拉达小(套tao)裙,黑丝细高跟的极品御姐,从那边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就草了,贺兰小新怎么也在这儿?

    还有小姨她老人家——闵柔也在?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,很快就明白了,生出了林少不久前的感慨,这个世界真小。

    早上吃饭时,岳梓童与贺兰小新就商量着,要把闵柔调到黄河岸边,主持新厂房的筹建工作。

    那么她们三个人在一起,肯定是闵柔的调令已经下来了,岳阿姨与新姐这是来酒店摆宴,给她送行的,却没想到大家伙都来这儿聚餐了。

    很快想明白这些后,李南方对快步走过来的贺兰小新,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她肯定早就关注这边了,但在隋月月被欺负、白灵儿(挺ting)(身shen)而出却被人搞得很狼狈时,没露面。

    哦,现在看到林少被隋月月狠虐了,她倒是及时传来阻止了。

    呵呵,这些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,真以为底层老百姓就该被他们欺负,一旦遭到反击,就不愿意了,这特么的什么道理!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骂了句,不过却没有抬手挡住贺兰小新,去阻止隋月月。

    林大少三人被虐的也差不多了,也是时候收手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带着一股子醉人香风,与他擦肩而过时,李南方忽略了岳梓童,看向了她后面的闵柔。

    闵柔也在看他,四目相对时闪烁了下,接着没事人般的挪开了,就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那样。

    “住手!隋月月,都让你住手了,你怎么还踢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伸手去抓隋月月,厉声呵斥着。

    隋月月看也没看她,抬手把她推了个趔趄,脚下不停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大怒:“隋月月,你敢推我!?”

    霍地一声,披头散发的隋月月抬头,眸光定定的盯着她,(阴yin)恻恻的笑了下,轻声说:“贺兰副总,你管的太宽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