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60章 谁扔出来的酒瓶子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上午十点整,开皇集团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。

    岳总在会议上强调,经过员工们众志成城的不懈努力,对公司飞速发展,取得显著利润,起到了决定(性xing)的作用。

    但我们绝不能因此而沾沾自喜,要努力更上一层楼,来个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

    公司当前良(性xing)的飞速发展,注定需要更多人才,出现在重要岗位上。

    谨此,岳总几经考虑后,做出了几宗重要的职务调动。

    其中最显眼的,莫不是岳总的绝对心腹小秘书,闵柔调任北郊黄河岸边,接替王副总主持那边的新车间创建工作,职务暂定创建组组长,享受副总待遇。

    十一点,会议在参会诸人的贺喜声,掌声中顺利闭幕。

    跟随岳总再回到总裁办公室后,闵柔站在门后看着屋子里的家具,久久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没开会之前,她恨不得立即离开总部,去那个小鸟飞过都不拉屎的地方去,用盐碱地的荒凉、工地上机器的轰鸣声,来安抚她那颗受伤的少女心。

    可等到真要离开熟悉的工作岗位,熟悉的人后,她却有了舍不得,茫然感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防患于未然,她怎么可能把闵柔外放?

    虽说闵柔还是公司员工,工作岗位也没离开青山市,但以后俩人却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,朝夕相处了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在高烧不退时,是闵柔尽心照顾,想到自己深陷墨西哥时,也是这外表柔弱的女孩子,为她坚守阵地,想到自己假模假样的跳楼殉(情qing),女孩子却真心宁死也追随——岳梓童内心就有种深深的自责感,不想她离开自己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种‘要不咱们来个两女共侍一夫’的冲动。

    岳总忍住了。

    天底下男人众多,但属于她的男人却唯有一个,本着(爱ai)(情qing)是自私的大原则,她绝不能因姐妹(情qing)深,就让闵柔一起来分享李南方。

    闵柔,必须走。

    明天就走马上任!

    可在她走之前,岳总要摆酒为她送行。

    找个好酒店大撮一顿,是岳总当前对闵柔表示愧疚的,最好办法了。

    她本意是要去青山酒店的,闵柔却不同意,不想在临走前,还这样招摇,建议随便找个地方小聚就可,中午时间么,一个多小时的空闲,也够俩人把酒言欢的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答应了,当然不会随便找个地方,就把这顿散伙饭打发了,更不会只(身shen)参加上任酒宴。

    好好想了下后,岳梓童选择了市中区的凯旋酒店,让贺兰副总相陪,三人一辆车,两瓶酒,娓娓叙说即将的离别苦后,该干嘛就干嘛去了。

    十一点四十,三人来到了凯旋酒店516号包厢。

    岳总选择这家酒店,盖因这儿有个名扬青山的招牌菜,白菜粉皮五花(肉rou)。

    这道菜的三种食材,看起来很平常,但有本事的厨子,却是能把平常菜,做出不平常的味道来。

    有了贺兰小新的参与后,本意要和岳总摊牌,详细聊聊李南方的闵柔,就不能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闵柔平时话不多,却是个聪明有主见的女孩子,当然能看出岳总非得带贺兰副总一起过来,就是不想她说这些话,以免大家尴尬。

    那就算了。

    不能交心的饭局,是最没意思的了。

    刚过半小时,闵柔就看了下时间,正要说想早点回去收拾下时,就听外面走廊中,忽然传来一声男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咦,外面有人打架?”

    坐下后,也觉得无话可说的贺兰小新,听到异常动静从门外传来,轻咦一声站起(身shen),快步走到门后,开门探出小脑袋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新姐的眉头就皱起了:“他怎么会来这儿了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岳梓童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依婷的亲哥哥,林康白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想在岳梓童面前,提到林依婷的名字,但不说又不好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眼神,立即变了下,也向外看去,就看到走廊中,有几个人在打架,两个男人欺负一个短发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草,林家大少简直是越来越长出息了。放任两个手下,欺负一个——咦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话说到半截,再次惊咦道:“那不是市局的白灵儿吗?她怎么招惹到了林康白?这、这简直是自己找死的节奏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,贺兰副总,您认识那个林少吗?”

    闵柔也认出白灵儿了,听贺兰小新这样说后,立即明白她处境不怎么好了。

    闵柔现在和白灵儿,可是好朋友的,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倒霉,就想让新姐出面,说和下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她说出这层意思,贺兰小新就摇了摇头,淡淡地说:“京华林家大少的事,我可不想掺和。”

    虽说白灵儿曾经在小青河畔救过新姐,但这还远远不够让新姐为她出面,冒着得罪林少的风险,去当和事佬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新姐怕了林少,盖因贺兰家与林家,现在是两亲家,而且她也很明白林康白是个什么货色,肯定是调戏那个女服务生,被白灵儿撞见,这才制止,发生冲突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这时候出去当和事佬,那么会让林康白记恨她,给自己增加没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为了不影响两家的亲家关系,贺兰小新不好出面,闵柔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好姐妹被人欺负,正要挤出去呢,却被岳梓童抓住了胳膊:“小柔,别冲动。你不知道这些世家公子,有多(阴yin)狠。别担心,白灵儿是警察,他们不敢伤害她的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是警察?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中呵呵,区区一个地方小警察,会被林少放在眼里吗?

    白灵儿可不想知道倚在门框上的年轻人是谁,也顾不上去知道了,只因她被王东张浩俩人,给((逼))的连连后退,一个不小心,(屁pi)股上还挨了一脚,老疼了。

    “张浩,你去看住另外的小婊砸,这小婊砸就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当着大少的面,王东被一女孩子拿膝盖顶的满嘴出血,绝对的羞恼成怒,发誓要狠狠搞这小婊砸,一个人动手!

    张浩明白了他意思,打出一拳后迅速后退,一把采住了擦着墙边要偷偷溜走的隋月月,直接一脚踢在膝弯处,让她惨叫一声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东本来就是搏击高手,此时怒发冲冠下,每一脚每一拳,都比以往犀利了很多。

    白灵儿终究只是在警校练过散打的女孩子,远远不是王东这种猛人的对手,没几下就再次挨了一脚,重重撞在了走廊墙壁上,眼前金星直冒大喝一声:“住手,我是警察!”

    “狗(屁pi)的警察,以为老子会在乎?”

    王东(阴yin)笑着,拧(身shen)回旋踢,狠狠踢向白灵儿左脸。

    倚门卖笑、哦,不对,是倚门观战的林大少见状,及时出声:“别把牙齿踢碎了,小嘴肿了就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也幸亏林少的及时提醒,即将狠狠踢在白灵儿脸上的那一脚,迅速下沉,踢在了她肩膀上。

    白灵儿闷哼一声,被踢得顺着走廊墙壁向前扑去,掠过511包厢门口。

    王东得势不饶人,低吼一声纵(身shen)扑去!

    人在扑过511包厢门口时,右脚已经飞速弹出,这次是对白灵儿肋下。

    这一脚要是踢实在了,白灵儿就会立即疼地闭过气去,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眼看王东的无影脚,就要狠狠踢在白灵儿肋下——密切关注这一切的所有人,就看到绿影一闪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酒瓶子碎了,才会发出的爆响声,自王东脑袋上炸响。

    酒香四溢。

    就像一只在天上飞翔的快乐小鸟,被调皮孩子拿弹弓打下来那样,王东咣当一声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卧槽,这谁扔的酒瓶子?

    这么准。

    这么有力!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惊讶的看向511包厢门口时,又一个酒瓶子飞了出来,再次精准砸在刚要爬起来的王东脑袋上,让他又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第三个酒瓶子,第四个,第五个——就像打靶那样,接连飞出的七八个酒瓶子,每一个都精准砸在王东脑袋上,直接把他夯晕了,满头的大包,满脸都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里面!?”

    张浩这才如梦初醒,大吼一声扑过来时,第六个酒瓶子及时飞出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这个酒瓶子直接在他脸上开了花,砸断了他的鼻梁骨。

    一瓶子,就把张浩给砸昏了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静。

    倚门观战的林少,瘫坐在地上的隋月月,几个闻讯赶来的酒店保安,躲在516包厢内的岳梓童三人,都齐刷刷看向了511包厢内,满脸都是见了鬼的神色。

    或许,这个包厢内真有鬼也说不定吧?

    要不然,扔酒瓶子怎么扔的这么准?

    捂着左肩呲牙咧嘴的白灵儿,却知道包厢内没有鬼,只有一个李南方。

    方才被王东虐的那样狠,现在李南方替她找回了场子,她在开心之余,不知道怎么回事,也有些委屈,张嘴喊话的声音里,带有了一丝哭腔:“李南方,你还不赶紧滚出来,躲在里面装什么神棍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?

    李南方!

    李南方,在这包厢内!?

    瘫坐在地上的隋月月,躲在516包厢内的岳梓童三人,倚门观战的林大少,听白灵儿喊出李南方的名字后,虎躯或者(娇jiao)躯,都猛地震了下。

    林少被震惊,只因他被李南方收拾过,结果却只能咽下那口恶气。

    那么今天呢?

    是不是还要这样?

    岳梓童她们四个女人震惊,却是因各种各样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了出来,手里还拿着个酒瓶子,里面有半瓶酒,懒洋洋的样子,证明他是不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出门后,先友好的对林少笑了个,李南方把酒瓶子递向白灵儿:“来一下,过过瘾?”

    白灵儿倒是很想接过酒瓶子,可考虑到自己(身shen)为警务人员,这时候如果再虐没有反击能力的人,那就是违反纪律了,所以唯有摇头,满脸的遗憾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勉强她,又把酒瓶子递向了隋月月:“你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