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58章 狗拿耗子才不科学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想到不能与众心腹一起去会餐,接受他们高水平的奉承,却要与一小母老虎吃饭,李总就有种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尤其晚晴妹子那担心、却又不敢仔细询问的眼神,更让李总觉得——他好伟大,为了给众人一个发挥才能的平台,让他们彰显人生价值,他唯有戴着‘姑爷’的大帽子,心(情qing)沉重的单刀赴会。

    伟大的男人,基本都把快乐送给别人,苦难留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凯旋酒店,位于老城区那边,与倡廉局同处一条街道。

    车子经过倡廉局时,李南方向里面张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地方他来过两次了,每次都能看到龙局那辆小红车,停在办公楼大厅台阶的左边,明明价格只有三五万,却骄傲的像个王者,所有经过它(身shen)边的人,看它时的眼神里,都会带有拘谨的尊敬。

    但现在,那辆车却不在。

    唯有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,面色严峻,脚步匆匆的,从它曾经停过的地方走过。

    李南方轻点刹车时,忽然想到了唐朝诗人崔护的《题都城南庄》:去年今(日ri)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(春chun)风。

    这首诗的主题思想,主要是想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,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倡廉局还在,工作人员还在,但那个表面上骄横跋扈,心狠手辣,实际内心深处却是个追求(爱ai)(情qing)的女人,却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嗯,最起码,当前不在了。

    她,还会来青山,还会高高坐在这栋大楼里最显眼的位子上,让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员胆战心惊吗?

    李南方表示,不得可知。

    帮、帮帮,就在李南方耳边响起龙城城说,她已经恋(爱ai)了的那些话时,有人敲响了车门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就看到车窗外站着个交警哥们,脸上戴着大墨镜,戴着白手(套tao),啪的打了个敬礼,语气严肃的说道:“先生,这儿不许停车,请开走。”

    这哥们的出现,打断了李南方睹物思人的缠绵,双眼一翻淡淡地说:“如果,我非把车子停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看来这个应该还是小舅子的哥们,没看清本姑爷的车牌号,才来驱赶他滚粗了。

    这让只要哄好白灵儿,就能在青山大街上爬着过红灯也没谁敢管的李南方,真心不喜,决定要以权谋私下,让这哥们见识下什么叫特权阶级,也算是恶心局座那老混蛋了,我请白灵儿吃饭,你((操cao)cao)的哪辈子心呢?

    “哟呵,哥们,你够横的啊。”

    比李南方还要年轻的交警,闻言愕然楞了下,失笑出声:“我很怀疑,你哪儿来的胆子,敢与政、府做对。来,拿你驾照,行车证!”

    昨晚睡眠质量不怎么样的李南方,张嘴打了个哈欠:“呃,对不起,忘记带了。”

    “忘记带也不要紧,把钥匙给我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真心够横!”

    小舅子也正血气方刚易冲动的年龄,刚参加工作没多久,正处在穿上这(身shen)虎皮四处哆嗦的状态呢,现在依法工作期间,居然遇到个敢不买账的,这还了得?

    不好好教训教训这自以为惹不起的,那他以后过红灯时,还不得爬着走?

    伸手,就把方向盘下的车钥匙拔了下来,又用手点了点李南方,掏出发票和笔,走到车头前,开始记路虎车的车牌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先以他违规停车的缘由,给他贴个条子罚点钱吧。

    “齐a77521——”

    小舅子嘴里念念有词,手执笔擦擦的记着车牌号,刚要刺啦一声撕下来时,忽然觉得不对劲,这个车牌号有些耳熟啊,好像队长在晨会上特意说过。

    但具体说了些什么,当时小舅子正在给女朋友发短信,没听清。

    能够让分队队长在晨会上特意说过的车牌号,不是车主犯过错误的,就是需要大家伙见到后,要躲着走的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齐a77521的车牌,又是那种(情qing)况呢?

    不行,先给队长打个电话问问先,免得错过了抓捕机会,或者得罪了达官贵人。

    唉,干我们这一行,是看着威风,其实心里也很苦哇。

    小舅子心中叹了口气时,分队长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:“小刘,什么(情qing)况?我正在开会,有事抓紧说。”

    小舅子微微弯腰,语气恭敬的说:“章队,是这么个一个事儿。我在倡廉局门口拦住了一辆车,车牌号是齐a77521。章队,早上开会时,我没听清您说这个车牌号时,是问题车辆呢,还是——”

    小舅子话还没说完呢,章队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那样,大声吼道:“卧槽,小刘,你特么这是要把我拉下马啊你!你知道那个车牌号的车主是谁吗?你知道咱局座见到车主后,也要陪着笑脸说话吗?你知道——草,草,你等着,我马上就到,马上!”

    小舅子被骂懵圈了,看着通话已经结束的手机屏幕,脑子里嗡嗡地响,怎么个回事?

    猛地,他想到昨晚听同事们说过的那件事了。

    姑爷!

    卧槽,车里坐着的这叉叉,不会就是青山市局上千警务人员的姑爷吧?

    哎呀呀,姑(奶nai)(奶nai),我竟然拦了姑爷的车子?

    这是妥妥找死的节奏啊,怪不得章队那样吼骂我。

    总算清醒过来怎么回事的小舅子,冷汗刷地就从额头冒了出来,赶紧走到车前,再次啪的一个敬礼,毕恭毕敬的问:“请问,您的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看到小舅子脸色发白,很有些酸爽感的李南方,心里想到,是时候印一批名片了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他现在也是(身shen)价数千万的老总了,在这个开个公司,一个人就担任董事长,兼职总经理,广告总监后勤部长采购处长销售科长等职务的年代里,他绝对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,没有名片,有损(身shen)份啊。

    果然是姑爷!

    我这是走了什么霉运啊,竟然拦住了姑爷的车子!

    都怪那个小狐狸精,在章队开会时,非得让我从手机上亲亲她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一个甜蜜的吻,就有可能丢掉我的工作——小舅子又想起青山市局大局长放出的那些话,苍白的脸色变成土黄,(身shen)子也开始摇摇(欲yu)坠,赶紧抬手扶住车顶,期期艾艾的说:“姑、姑爷,对不起。您老人家大人大量,可别和我个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,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傻了,才会为难一依法执勤的小交警。

    刚才态度不怎么友好,盖因小舅子打搅了他深切思念孩子他妈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看把小舅子吓得脸都成土黄颜色了,心中恶气顿消,知道再开玩笑就有些过了:“呵呵,别这样,你也没做错什么。说起来,还是我错了,影响了你的正常工作。”

    小舅子哪敢说姑爷错了,抬手擦着汗的连声说自己的错,请姑爷必须原谅,又满脸悲(情qing)的叙说,他能走上这个岗位,那可是经过十年、不,十数年寒窗苦读才争取到的,真心不易。

    “都说没事了不是?”

    眼看十二点就到了,李南方不想再墨迹什么,安慰小舅子几句后,准备走人:“真要有事,你去南方集团找我,我替你摆平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姑爷!”

    小舅子自然是连声感谢。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吧?”

    “给您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指了指他手里的车钥匙。

    小舅子这才醒悟,慌忙把车钥匙递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在他第三次挥手打的敬礼中,李南方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(胸xiong)中怀有淡淡的忧伤时,能够把别人吓出一(身shen)冷汗,自己就会感觉好多了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凯旋酒店门口时,李南方已经忘记什么叫人面桃花相映红的事了,下车后四处寻找白灵儿那辆大太子摩托车,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她不来了?嘿,这感(情qing)好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嘿嘿笑了下时,一个(身shen)穿蓝色衬衣的年轻人,从旁边快步走了过来,满脸笑容:“姑爷,白队长在包厢内等您呢。最小,但也是最好的包厢,511号。”

    卧槽,这些人简直是无处不在啊,为了能确保我和白灵儿吃饭,周边还不知道有几个便衣呢。

    唉,你们警务人员很闲吗,拿着人民的税收,不干正事,却来狗拿耗子。

    心中重重叹了口气,李南方对人强笑了下,整理了下衣服,快步走上了台阶时,又听那哥们说道:“姑爷,下次请白队长吃饭时,您能不能提前点?总是让女孩子等您,貌似有些不科学啊。”

    狗拿耗子才不科学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中幽幽骂了句,头也不回的抬手挥了挥,走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来?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走进511包厢,正在里面双手抱着膀子,在桌前来回走动着的白灵儿,就秀眉皱着,口气不友好的埋怨道:“口口声声说请我吃饭,却比我来的还晚,这不科学啊。”

    这不科学啊这句话,现在市局很流行吗?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里问了句,解释道:“要不早就来了,在路过倡廉局时,被你同事给查住了,严加盘问半小时后,才放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白灵儿一听,怒了:“有人敢查你?不知道你在青山地区是被我罩着的吗?和我说他的警号,我倒要看看,是哪个小兔崽子,敢查我罩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问是非,就要打击报复同事,这不科学啊。”

    现学现卖,李南方回了句坐下来:“行了,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,别计较了。哦,点菜了没有?今天我买单,别和我抢。”

    “别假装大方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顿饭,是以工作餐形式来报销的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问是谁敢查李南方车子,其实也就是表个态度,证明她还是很关心他的,坐下后就顺着他话题往下说:“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非得约我吃饭?”

    “先点菜,饿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要去拿菜谱,门开了,三个酒店服务生,推着餐车走了进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