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56章 张局长请客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今年五月二十一号,青山北河区,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灭门案。

    靠养殖为生的一户人家的五口人,当晚被人捅死在家中,最大的五十五岁,最小的才六岁。

    一对中老年夫妻,一对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夫妻,还有个六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惨案惊动了省厅主要领导,严令北河区分局在三个月内必须破案,青山市局大力协助,白灵儿与老马参与了现场勘察。

    深入群众调查后,警方很快就锁定了嫌疑人,二十五岁的华侨青年黄志和。

    黄志和的祖辈,是在朝鲜半岛战争期间,被人搞定的俘虏,觉得那边不错就定居下来,从事出海打鱼工作。

    可能是黄志和他妈在怀他时,与惊涛骇浪搏斗惯了,所以他生(性xing)酷(爱ai)斗狠,七八岁时被某跆拳道大师相中,收为了弟子。

    黄志和本人不是很出名,但他却有个相当了不起的小师妹,南韩青年娱乐董事长的独生(爱ai)孙女,沈云在,被人称之为近五十年来,跆拳道最出色的武林之星。

    去年夏天,丧主家这对青年夫妻去南韩游玩,偶遇了黄志和,浅谈过后才知道六十多年前,大家原来是一个村的老乡。

    异国他乡,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不一定,但肯定会好好喝一杯的。

    坏就坏在是老乡,又喝了一杯的份上,颇有几分姿色的丧主儿媳妇,酒后与黄志和眉来眼去的,瞒着丈夫和他上了(床chuang),以为总算是找到了真正的(爱ai)(情qing),从而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生(性xing)斗狠的黄志和,也是个(情qing)种,从那后就对女人念念不忘了,几次来华幽会。

    幽会就幽会吧,活该不该被丈夫抓住,暴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心虚理亏的黄志和,白白拥有一(身shen)超绝本事,却也只能抱着脑袋任人痛扁。

    为了(爱ai)(情qing),他忍了。

    可(爱ai)(情qing)也随着这顿胖揍远离了他,(奸jian)(情qing)败露后,女人决定浪子回头,不再与他纠缠了,说到做到,言出必行——被(爱ai)(情qing)折磨疯了的黄志和,几次努力没有挽回(爱ai)(情qing)后,(情qing)绪激动下剑走偏锋,在五月二十一号那晚,悍然闯进女人家,手持三棱军刺,一刺一个。

    事后迅速潜逃。

    青山警方锁定嫌疑人后,立即电告南韩方面,要求帮忙缉捕黄志和。

    像这种极度危险的犯罪分子,任何国家都不欢迎的,南韩警方立即配合青山这边,在本国搜捕黄志和。

    只是这人相当狡猾,竟然抢在警方抓捕之前,逃之夭夭,下落不明了。

    这件案子,也随即陷进了困境,但北河区分局却没停止搜查他下落的工作,终于在前天晚上,在缅甸一家地下黑拳场,发现了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说起来,泰国才是闻名世界的地下黑拳发源地,大本营,不过在豪赌盛行的东南亚国家,缅甸,柬埔寨等国家,也有地下黑拳场的存在,近年来甚至都有向内地漫延的趋势。

    获悉黄志和的下落后,北河区分局立即上报市局,请求援助,前往缅甸抓捕罪犯。

    青山市局今天一早召开的这个重要会议,就是研究抓捕黄志和的具体行动。

    跨境抓捕犯罪嫌疑人,本(身shen)就是件麻烦事,嫌疑人本(身shen)又是一(身shen)手高强,穷凶极恶之辈,再加上他当前是那家地下拳场的台柱子,据说还与某大毒枭有牵扯,青山警方要想成功抓捕他,可谓是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派谁去是个问题,去了后,能不能获得缅甸警方的大力相助,同样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刚刚升职的白灵儿,却是自信满满,连夜策划出了颇为详细的抓捕计划,正在向局领导汇报时,李南方来电了。

    按说,像这种很重要的会议,所有人都要关机的。

    不过白灵儿不能关,她要随时听取北河区分局派去缅甸那边监控黄志和的警员电话,万一有什么异动,也好随时做出相应的决策。

    看了眼手机来电,白灵儿秀眉微微皱了下,直接拒接,继续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手机再次嗡嗡的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白灵儿再次拒接。

    话没说上几句呢,手机又响了——其实早就看到来电显示人的局座,假装不知道的问:“谁来的电话啊?”

    白灵儿语气不怎么自然的说:“就是一闲人,别管他。”

    青山市局的姑爷,能是闲人吗?

    新任副局长老马,与局座等人对望了眼,脸上都露出了神秘莫测的微笑。

    局座说:“白队长,先接电话吧。关机又不能关,他总是打来,会影响工作的。几次给你打电话,说不定有什么急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急事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嘟囔了句,想都没想接起了电话,皱眉问:“李南方,没事没非的,给我打什么电话呢?”

    唉,瞧瞧这孩子怎么说话呢,姑爷给你打电话,还非得有事吗?

    局座等人暗中摇头,怪不得到现在,除了一个李南方外,都没谁敢追你呢。

    “咳,那个啥。首先,我先恭喜白警官高升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声音,在忽然静悄悄的会议室内,显得格外清楚:“其次呢,我想请你共进午餐,算是祝贺你,顺便和你谈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空,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脱口说出这句话后,才发现几个领导,都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有些诧异的问:“局座,我脸上长花了?”

    局座连忙打了个哈哈:“哈哈,你本(身shen)就是咱们青山市局的一朵花,还用长在脸上吗?”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,局座大加赞赏,让白灵儿有些扭捏:“局座,我哪有你说的那样好——李南方,都说没空了,怎么还没有挂电话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说什么呢,局座抢先说道:“等等。白队长,能不能把电话给我?我想和那小子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您和他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白灵儿不明所以,但还是把手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山市局上千警务人员,都知道李南方是市局的姑爷了,唯独白灵儿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让她得知,大家伙都盼着她赶紧找个男人把她收了——她铁定会羞恼成怒,脾气一上来,说不定会撒泼,说谁敢再叫李南方一个姑爷,姑(奶nai)(奶nai)我废了他!

    “李南方,我是市局的张洪刚啊。”

    局座接过电话后,立即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是与局座有过一面之缘,现在听他自报家门后,当然给客气的连声说您好您好了,同时心里也纳闷,我给白灵儿打电话,你掺和个毛呢?

    局座的声音,如沐(春chun)风:“小李呀,你打电话请我们白队长吃午饭呀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接着说:“张局,如果白队长工作繁忙的话,那么我可以另选时间,再约她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,别,别另选时间,就今天中午正好。”

    局座打断了李南方的话,抬手敲着桌子:“白队长的工作,说忙也忙,说不忙呢,就不忙。这个工作呢,是要忙的。可再忙呢,也要吃午饭呀。正所谓,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就饿的慌。你们呀,中午就去吃饭好了,我特批!”

    白灵儿眨巴了下眼,茫然的望着局座,心想,几个意思,吃个饭还要您特批?

    手机那边的李南方没说话,但估计也是这想法。

    一心撮合这对小(情qing)侣的局座,可不管这些,笑呵呵的继续说:“小李呀,你这次请我们白队长吃饭,不会又要去吃烧烤吧?”

    “哪能,怎么着也得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才对嘛。虽说上次你请我们白队长去吃烧烤,立了大功。但我们很多同志都觉得,唯有去酒店,才显得正式一些嘛。”

    局座打着官腔:“这样吧,我看你们也不用费心去找酒店了,就去我们市局的定点酒店,凯旋酒家吧。”

    凯旋酒家虽说不是青山酒店那样的五星级,可也是青山比较高档的酒店了,因老板乐善好施,曾经给市局捐赠过警车等办公用品,所以被列为市局的定点酒店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不用拿钱,你们只管捡着贵的点,花费多少,我给你报销!”

    局长颇为豪气的大手一挥,说道:“不要多说了,这件事我做主,就这样定了!今天中午十二点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根本不听李南方说什么,局座嘟的一声挂掉了电话,笑眯眯的把手机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局座,您这是?”

    满头雾水的白灵儿,一个劲的眨巴眼。

    局座摆摆手:“上次在破获三个死杀一案时,李南方也是出了大力气的。我这个人嘛,虽说平时做事古板了些,但有时候也是通(情qing)达理的。市局为你们午饭买单,也算是犒劳小李了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嘴角抿了下,低声说:“可是,我不想和他——我正忙着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政治任务,没有商量的余地,你必须去。”

    局座脸上笑容一收,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政治任务,是不容反抗的,如果白灵儿还想敢这一行。

    为了撮合这对小(情qing)侣,局座把政治任务的手段都使出来了,足够表示他是多么迫切,白队长能被人收了啊。

    局座把话都说到这儿了,白灵儿再婉拒也不好了,唯有点头答应,张嘴刚要继续汇报工作,新副局老马抢先说道:“白队长,中午开我那辆奔腾去,别骑摩托车了。另外,我个人建议,因午饭时间短暂,你就别化妆了。”

    靠,这些多事佬,连我怎么去,化不化妆都要管。

    白灵儿越琢磨越不对劲,有心说什么,局座等人却大点其头,纷纷赞同老马的意见。

    白队长在这边满头雾水时,李南方慢慢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局座为毛这么(热re)(情qing)呀?

    还不是在极力撮合他与白灵儿么?

    要不然,也不会私下里放出话来,说他是青山市局的姑爷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完全就是政治任务啊。哥们如果不去,下午消防等部门,就能来查封我公司。”

    明白过来的李南方,表示很头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