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55章 男人太帅,也是一种罪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车子驶上主干道,早上微凉的风灌进车厢内后,李南方心中的烦躁,减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刚才,岳梓童一再强调,是闵柔自己几次三番要求的,就是怕李南方会误会,以为岳总对她下黑手,故意把她从总公司整到黄河岸边,遭受风吹(日ri)晒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知道李南方的与闵柔的关系,可岳梓童很清楚啊。

    那个小妮子,比岳总更早一步发现了李人渣的优点,并且勇敢的接受了他,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这些事,李南方估计会成为老闵的女婿。

    幸好,闵柔现在很清楚,她没资格与岳总争男人,主动退却,进一步巩固了她在岳总的绝对心腹地位。

    只是再怎么亲近的心腹,在感(情qing)方面对老板形成威胁后,那么她们两个人,以后就别想再像以前那样相处了,尴尬形成的裂痕,会越来越大,最终能影响双方关系,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这就需要其中一个人,率先退出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绝不会退出的,花夜神,贺兰小新这样的大咖都不能折服她了,更何况一个小柔儿?

    所以当闵柔主动提出,要换个工作岗位时,岳梓童立即在暗中夸她聪明,表面上却舍不得,揣着明白装糊涂的,一再挽留。

    其实,她早就给闵柔找好了新的工作,那就是接替齐副总,去黄河岸边主持新车间的建设。

    那边算是西北远郊了,距离市区足有三十公里,小鸟飞过都不拉屎的地方,闵柔一旦去了那儿,就会忙的团团转,哪有闲工夫再想李南方呢?

    真心说,岳梓童对闵柔还是很不错的,这边更是公司能否尽快腾飞的根本所在,所以当初、现在主持这边的两个人,都是公司副总,而闵柔则是秘书出(身shen),能去主持工作,就已经算是享受副总待遇了。

    等新车间顺利创建,闵柔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高,那么岳梓童再把她提成副总,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这对两个女孩子来说,都是好事,李南方也很清楚,可在刚听到这个消息后,还是烦躁的要命,贺兰小新又好死不死的关心他——没有当场把桌子掀翻,就已经证明李南方的休养功夫很到家了。

    被冷风一吹,脑子稍稍降了点温度后,李南方才意识到刚才用那态度对贺兰小新,好像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是真心想讨好他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没什么,不用放在心上,更不用去道歉,只因那种蛇蝎美人,是人人得而诛之,她死了世界会美丽很多的——仅仅是给她脸色看,又算毛?

    前面又堵车了,好像发生了车辆碰擦,老远就能看到有两个人在那儿争吵,背后也传来警笛声响。

    这是在催促车辆都靠边行驶,要不然直接给你贴条。

    开车的,没几个不怵头交警叔叔的,像传说中被交警拦住后,人也不下车直接从车窗内探出黑黝黝的手枪,低声喝令滚蛋,再敢试图查车,将以威胁首长安全罪就地枪决的事,十年不一定碰到一次。

    遵纪守法的李南方,与其他车辆一起,慢慢把车子贴边。

    呜啦,呜啦!

    印有交通执法字样的白蓝色警车,警笛呼啸着擦车而过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清楚,就算交警处理事故速度够快,没有十分钟也别想疏散交通的,打开cd,叼上一颗烟准备慢慢地等时,已经跑出去十多米的警车,忽然急刹车,随即后退过来。

    轮胎掉了,还是挂错挡了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,警车停下,车门打开,副驾上的交警跳下来,对他抬手啪的一个敬礼,接着满脸含笑的伸出右手,嘴里说:“姑爷,您这是要去上班呢?”

    姑爷?

    毛意思?

    我车里拿来的姑爷?

    李南方被交警这声姑爷,给叫的有些懵((逼))了,吃吃地问:“谁、谁是姑爷?”

    交警笑道:“就是您啊。您不是在开皇集团上班的李先生吗?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。”

    人家都能说出李南方的名字由来,工作单位,这肯定不是认错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姑爷——毛意思啊?

    那边的肇事现场,路上车子组成的长龙越来越长,他不赶紧处理公务,却站在车前,给李南方仔细讲解起这姑爷的由来了。

    自今年夏天起,接连有极度危险人物来青山,试图危险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,尤其前些天出现在小清河边幸福人家的三个死杀,更是让青山乃至东省领导吓出了一(身shen)冷汗。

    但歹徒们的命运是悲哀的,有去无回的,只因青山市局有朵神来杀神,佛来杀佛的小警花,担任刑警队副队长的白灵儿,以她的机智、勇敢,让三个死杀扼腕叹息在小青河畔。

    白警官异常出色的工作能力,不但受到省市相关部门主要领导的高度赞扬,京华那边也在发来的嘉奖函上,特意点到了她的名字,称她是人民的保护神——

    这可是青山市局建国以来,所接受的最高荣誉,正所谓水涨船高,市局张洪刚局座,有望在今年内,上调省厅,担任主要领导职务。

    白灵儿,就是我张洪刚的福将!

    这句话,是局座在全局重要会议上,拍着桌子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既然是局座福将,那么局座高升之际,当然要大力提携她了。

    恰好有位副局年龄到线,月底正式退居二线,白灵儿顺理成章的,就被提拔为了——刑警队大队长。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年轻了些,如果把她直接蹲放在副局宝座上,对她来说不一定是好事,凡事都讲究个循序渐进为好,副局就由原刑警队长老马担任了。

    在官场上,自凡是一人升官,牵动的当然不是一个人的利益。

    老马贵为副局后,白灵儿接替他的队长职务,副队长职务由她最看好的马晓担任,马晓原先的职务,又由他看好的人担任——一人动,全盘动。

    而且所有人都很清楚,依着白灵儿当前的上升势头,绝不会止步于刑警队长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不赶紧讨好她,难道等她成为大局长后,半夜再去敲门送礼吗?

    更何况,局座又是把她当侄女看待,私下里几次的说过,一定要帮芳龄已经二十六岁的白警官,解决好个人问题。

    以前除了个韩军外,可没谁敢追求白警官了,就算拿刀子搁在脖子上,也是宁死不屈的大义凛然样。

    前几天,终于有个不怕死的,腆着脸的邀请白警官去吃烤串了。

    白警官呢,则立即对镜贴花黄——虽说差点把人给吓死,但这也证明了她有多么的在意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,就是我青山市局上千警务人员的姑爷!

    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,谁敢对他不敬,影响到他与白队长的感(情qing),我张洪刚绝对饶不了他!

    局座这番掷地有声的话,在最短时间内,就传遍了青山七区六县,大小上百个直属部门。

    省厅领导听闻后,也是满脸含笑的说这个老张啊,我怎么发现他关心白队长,要比关心他女儿更甚呢?

    领导的态度,就是全体广大警务人员奋进的指明灯——唯有脑子秀逗的了人,才会为难李南方,然后被大脚踢出神圣而光荣的青山警界。

    讨好李南方就是讨好白队长,讨好白队长就是讨好局座,讨好局座——好吧,事(情qing)没有大家伙所想的那样简单,可讨好姑爷却是必须坚定不移要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出勤的这哥们,无意中发现姑爷的车子也被堵在路上后,二话不说就倒车跑来请安,并表示要用警车给他开道了。

    李姑爷听完,差点没被噎的闭过气去,这特么都是哪跟哪啊,哥们那天被鬼女人逆推后,就已经相当委婉的拒绝了白灵儿,她心里也很清楚了,可老子怎么又成了广大警务人员的姑爷了呢?

    这大舅子,小舅子的,也太多了点吧?

    这以后要是结个婚,生个孩子的,我得随多少喜礼啊?

    这完全就是破家的征兆啊。

    更何况,如果让小姨知道了,鬼知道要闹出什么妖蛾子来。

    必须,马上,找白灵儿把这件事解释清楚,越拖,麻烦会越大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后,李南方深吸一口气,笑问:“哥们,那就多谢你了。你还是先去忙工作吧,我等等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那哥们立即摇头:“不行,天大的事,也比不是姑爷车子被堵在半路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夸张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姑爷,你把车子调出来,我给你开路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李南方被这不知道是大舅子呢,还是小舅子的哥们,给姑爷姑爷的叫烦了,忍不住骂道:“让你走,你就走!再墨迹,别怪姑爷我翻脸。”

    再给那哥们两个胆子,他也不敢承担破坏白队长好事的重则,慌忙抬手敬礼,转(身shen)上车跑了。

    知道姑爷被堵在路上,那哥们处理肇事时的工作速度,比平时快了不止一倍,没几分钟交通就畅通了。

    这算不上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?

    车子驶过肇事路口老远了,李南方还能看到那哥们对这边敬礼后,有了一股子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同时,他更无比痛恨,自己怎么就长的这么帅呢?

    如果还像小时候那样的小老头怪物模样,休说有这么多美女哭着喊着的来追求了,恐怕就是豁子嘴的姑娘,也不会来理睬他的。

    男人太帅,也是一种罪。

    李总兼李姑爷,今天本想来公司,就腿模、请个明星来拍广告等工作,与董世雄好好商量一番来着。

    但交警哥们那番话,搞得他心神不宁,草率把事儿说完后,也没理睬傻呆了的董世雄,径自走出公司,拿出手机给白灵儿打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在会议桌上嗡嗡震起来时,白灵儿正在向局座等领导汇报工作:“据北河区分局的最新调查,基本确定五二一大案嫌疑人黄志和,现在缅甸一家地下黑拳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