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52章 坐怀不乱真君子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今晚,我是你的。以后,一定要要好好对我。”

    当岳梓童不知道是第几次,满脸慷慨就义样子的说出这句话时,她的人已经钻进了被子里,趴在了李南方的怀里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已经察觉出,盖在被子下的李南方,并没有穿个讨厌的四角裤时,小脸更加红艳艳,居然瘫倒在他怀里,烂泥般的再也无法动一下了。

    闭上眼,耳朵贴在他心口,倾听着他的心跳,小鼻子里嗅着淡淡的烟草气息。

    嗯,烟草气息,一般就是男人的体香,很容易把女人给迷倒,所以奉劝现在还是单(身shen)狗的男人,快点学会吸烟吧,哪怕女神变成居家泼妇后,再把烟戒掉呢?

    对不起,是兄弟不好,蛊惑大家有损(身shen)体健康了,但再健康的(身shen)体,有比结束单(身shen)生活更重要吗?

    别人花前月下郎(情qing)妾意,卿卿我我时,你却拖着内心空虚的健康(身shen)体,孤魂野鬼似的,游((荡dang)dang)在街斗田间——想想,就悲催的不行。

    好,废话打住,书归正传。

    看到岳阿姨闭眼慢慢张开小嘴,摆出一副任你亲来任你吻,任你辣手摧花到天明的高姿态后,李南方的心儿就都化了,忍不住要低头吻下去时,(屁pi)股又被人咬住了。

    你妹的,这么喜欢咬人(屁pi)股?

    还是咬同一个地方!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大怒,借着屈膝不舒服换姿势的机会,右脚蹬在背后那条美女蛇的小肚子上,一脚就把她蹬到了墙边,小半个白花花的(娇jiao)躯,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察觉出有些异常的岳梓童,蝴蝶翅膀般的眼睫毛,忽闪了下睁开眼,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咬了下牙,闷声闷气的断然说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?”

    岳梓童嘴角猛地抿了下,双眸眯起,李南方熟悉的杀气,铺天盖地而来:“我特么、对不起,我不该爆粗口。我都主动投怀送抱,把长辈的尊严,狠狠踩在脚下践踏了。你,居然和我说,不行?”

    硬着头皮,顶着无边的压力,李南方再次说道:“对,不行!”

    见他态度如此坚决,语气如此铿锵后,岳梓童反而不生气了,只是(娇jiao)面上的羞红已经散去,恢复了昔(日ri)高高在上的平淡,冷漠:“我的主动,配不上你?还是我以前的不光彩历史,让你现在都无法忘怀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唉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抬手在她脸上轻抚着,语气诚恳:“小姨,我想你应该听说过这样一句话,叫最好的,留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轻轻点头,她已经猜到李南方要说什么了,眉梢眼角的杀气,慢慢散去,重新恢复她的美女本色。

    女人,确实天生就是专业演员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,我现在想得到你的心,比盼着岛国沉没只淹死男人,留下女人的愿望,还要强烈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起右手,对天发誓后,摇了摇头:“但,我不能这样做。因为我很清楚,你是我此生中,唯一的妻子。值得我用生命来呵护,值得我把我的满腔(热re)血,我的生命,我的尊严,都无条件的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叶小刀在场的话,肯定会目瞪口呆,向人把什么叫懵((逼))诠释到淋漓尽致,然后再破口大骂,李南方,我草泥二大爷,你敢在刀爷泡马子时,在外听墙根不说,还你妹把我辛苦总结出来的台词,剽窃成你自己的,却不注明出处!

    刀爷用亿万子孙总结出来的甜言蜜语,杀伤力那可不是一般的盖,绝对是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所到之处皆为不毛之地——女人听后,唯有被感动到泪水横流。

    足足说了三分钟,李南方才把叶小刀辛苦总结出来的心得,都用语言文字叙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末了,更是声音低沉的说:“童童,所以,我要把最好的,留到咱们的洞房花烛夜,如果现在咱们按耐不住了,成就好事,那么洞房花烛时就会大为逊色。等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后,才会没拥有浪漫的那个晚上,而懊悔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,你的生命中,留下丁点的遗憾。”

    抬手,为岳梓童轻轻拭去眼角晶莹的泪花,李南方深(情qing)的说:“童童,请你给我这次,我此生中唯一能成为坐怀不乱真君子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好,南南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轻轻吸了下小鼻子,岳梓童满脸幸福的垂下头:“可我今晚,不会走了。”

    怎么个(情qing)况?

    今晚你不走了?

    乖乖,你不会是看出我在演戏,发现我被子里藏了个狐狸精,才故意折腾我吧?

    不像啊。

    就你这智商,我碾轧你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你怎么可能,会在我眼皮子下装傻卖呆,我却看不出来呢?

    “今晚,就算我们洞房花烛前的预(热re)期吧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慢慢歪倒在(床chuang)上,伸手摸着李南方(性xing)感的下巴,细声细语的说:“我要枕着你的胳膊,入眠。”

    我靠了,靠了,什么狗(屁pi)的洞房花烛前的预(热re)期啊?

    什么要枕着我的胳膊入眠啊?

    我胳膊有你的绣花枕头,枕着舒服吗?

    咱能不能别装出一副含(情qing)脉脉的样子来,回归你的本(性xing),羞恼成怒的大吼一声老娘走了——那样,才是真正的岳梓童,好不好?

    发现李人渣眼珠子来回转后,岳梓童微微皱眉:“怎么,我的要求很过分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否认:“不过分,不过分,怎么会过分呢?”

    “那,你怎么好像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幸福的——同时,我也担心你枕着我胳膊睡着了,会造成血脉不畅。万一截肢了,以后和你走上结婚(殿dian)堂的红地毯时,该怎么挽着你的胳膊,向人们炫耀,我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好像抹了蜜般的话,让岳阿姨无比感动,轻声说:“傻瓜,我怎么可能总是枕着你胳膊呢?等我睡着了后,你再拿走,不就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枕着我胳膊,我就要和你面对面的相对,但我们又没穿衣服。所以我怕,我一个忍不住,就会提前消费了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们背对着背的睡觉?”

    岳梓童想了想,觉得李南方说的也很有道理,立即退而求其次了。

    岳阿姨都这样说了,李南方如果再唧唧歪歪的不愿意,她肯定就会起疑心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的智商,也很高的,目前没有发现什么,那只是因为光线,李南方的鬼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。童童,时候不早了,我们就安歇了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的点了点头,说:“那,我回过(身shen)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等李南方背转(身shen)后,岳梓童飞快的跳下来,把壁灯关上了。

    能看见,能蹭着摸着,却捞不着吃的滋味,不要太难受。

    正所谓眼不见,心不烦。

    灯光灭了后,李南方心中长长松了口气,这样最好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钻进了被窝里,与他背对着背,蜷缩起了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静静的夜里,都没再说话,李南方能听到她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两个人也不是第一次挨着睡觉了,而且今晚不会发生什么事,可她怎么还这样紧张,兴奋?

    真没见过世面,哪像人家贺兰小新啊,在灯灭了后,先钻出脑袋悄悄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缩回去,也蜷缩起双腿,弯着腰慢慢向后挨了过来,追求最完美的无缝对接?

    怀里一个女人,背后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背后女人在静静的想心事,感受背后男人坚实的后背。

    怀里的女人,却用极其缓慢的频临,做着((荡dang)dang)秋千的动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刺激,酸爽,岂能是一个爽字,能形容的?

    “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就在贺兰小新悄悄牵着李南方的右手,放在她(胸xiong)前时,岳梓童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找到刚才被贺兰小新撕下来的胶带,重新封住了她嘴巴,才在她的弹(性xing)十足上,狠狠拧了一把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,是怎么看新姐的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声音,仿佛很遥远,天际边传来那样,却震的怀里的女人,动作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才说:“工作能力,还是人品?”

    “她的工作能力没得说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:“但人品么——她有人品吗?”

    特么的,原来你在背后这样诋毁我!

    竖着耳朵听声的贺兰小新,闻言大怒,猛地向后抗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要撒泼的前兆了,不在乎被发现后,还要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李南方碰在了岳梓童背上,哎呀了声。

    岳梓童回头,黑暗中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向前一(挺ting)(身shen),说道:“差点忍不住,就拧了自己腿一下,提醒自己别胡思乱想——哦,不是工作能力,又不是人品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又扭过了头,看着黑暗中的房门,轻声说:“她整个人。我和她交往快六年了,无话不谈,按说我该对她很清楚才是。可有时候呢,我却感觉她好像躲在一团雾里。我看到的贺兰小新,并不是真实的贺兰小新。”

    听好姐妹在背后——这可真是在背后了,议论自己,贺兰小新暂时放弃了慢慢摇的享受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李南方问:“不会吧?我没感觉出呢?”

    “你才和她接触多久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你觉得她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岳梓童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危险?”

    “嗯。可能是错觉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,才有这种感觉的?”

    “自从你上了她之后。尤其你回家来住的这两天里,我总是发现她看你的眼神,与看别人的眼神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不同法呢?”

    “总感觉,她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又回过头,说:“只是,她始终的极力掩饰着。但,好像又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不对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回过头,看着黑夜中那双亮晶晶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她又非常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:“很矛盾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