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51章 灯下看男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我这样做,是不是太不要脸了?

    如果被新姐发现,那我会羞死的。

    可不要脸相比起人渣可能会被新姐勾搭走的后果相比,好像算不了么。

    唉,古人云,树不要皮必死无疑,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反正我这辈子注定要嫁给他,给他生儿育女了,今晚主动送货上门又算什么呢,又没谁知道。

    别的未婚夫妻,早就光明正大的同居了,哪有像我这样矜持的女孩子,睡自己男人还得偷偷摸摸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,你也太没胆了!

    怕个毛啊,这是在你家,里面那男人是你未婚妻,你半夜前来,只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,让他晓得本小姨表面对他冷淡,实际上还是很在乎他的。

    他能不因此而感激涕零,以后让他抓鸡就抓鸡,让他向西就向西吗?

    更何况,昨晚在荒郊野外的,本小姨就为他撸过一发,还品尝到了高级蛋白质的味道——呕,真恶心呢。

    童童,上!

    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的岳梓童,银牙一咬,抓着窗户的右手稍稍用力,就像狸猫那样,灵敏的爬到了窗台上。

    房间里亮着壁灯。

    壁灯光线虽说有些朦胧,但透过纱窗,仍然能看到李人渣仰面朝天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慢慢推开纱窗,今晚也换上一(身shen)黑色睡袍的岳梓童,纤腰一拧,悄无声息的从窗台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愧是干过特工的,那落地的姿势,是相当的优雅,美妙,就仿佛一朵黑云,轻飘飘的落下,露出了大半截白花花的美腿。

    双膝一屈,左手触地,稳定了(身shen)形,低头默哀、哦,不,是低头静默三秒钟,没发现任何异常后,岳梓童才缓缓起(身shen),关上纱窗,垫着秀美的足尖,走到了(床chuang)前。

    灯下看美人,越看越美。

    灯下看男人呢?

    越看,越醉人呀。

    看看我家南南睡着时的样子,多恬静呀,小眼眯着,大嘴抿着,一只臭脚丫子伸出被窝,露出小腿上黑到浓密的汗毛,好像大猩猩似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家伙睡得太死了,本小姨这么一活生生的大美女,站在他(床chuang)前足有三分钟了,他愣是没有丝毫的察觉,均匀的鼾声证明,他依旧在美梦中徘徊留恋,不肯醒来——闭眼瞎!

    无声的甜甜笑了个,岳梓童弯腰伸手,揪住一缕发丝,用发尖悄悄伸进了他鼻孔内,左右一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欠!”

    正在熟睡的李南方,鼻子用力吸了几下,终于忍不住的张嘴,打了个喷嚏,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就在他张嘴要打喷嚏时,岳梓童及时后退一步,躲开了他喷雾剂似的口水星子。

    “啊,你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一睁眼,就看到有个人站在(床chuang)前,下意识刚要翻(身shen)坐起,岳梓童左手按在了他(胸xiong)膛上,右手俏生生的食指竖在唇边,做了个乖宝宝,给老娘噤声,要不然弄不死你的动作。

    她这是怕李南方的说话声,会惊醒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尽管新姐休息的地方,远在二楼西边的次卧里,就算长了兔子耳朵,也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可凡事要小心,总是没亏吃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的惊讶,轻声问道:“小姨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(情qing)真意切的喊个小姨,是在提醒她,您是长辈啊,大半夜的跑小外甥(床chuang)前,是何道理?

    “今晚,别把我当小姨,我是你的童童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双眸中的柔(情qing),仿似是水在流动,款款坐在(床chuang)沿上,牵起李南方右手放在自己(胸xiong)口,轻声说:“你不是早就想和我,继续上次没有完成的幸福之旅吗?我想了很久,决定提到结婚前,给你这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看,岳阿姨多有文化啊?

    把男女之间那种唯有极尽龌龊才能更酸爽的事,形容成探索幸福的旅途。

    一般女人,可没这么高的文化素养。

    “小姨,我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说,我倒是很想啊,可咱们能不能再约个时间啊,今晚哥们不方便啊,被窝里还藏着个狐狸精呢。

    只是很明显,这种话打死也不能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小姨铁定去找刀子,把他给阉割了,再动作粗暴的,让贺兰小新滚粗!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又站了起来,伸手揪住了睡袍丝带,(娇jiao)面上仿似涂了一层胭脂那样,低低的说:“我知道,我的忽然前来,让你很受惊。”

    何止是很受惊啊,简直是受惊受到肾虚,李南方心中苦笑。

    “别把我当成那种(淫yin)((荡dang)dang)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听岳梓童这样为自己辩白后,李南方连忙在心里说,小姨你可不是这种女人,你就是贞洁烈妇的榜样,就算偶尔在微信上和男人放((荡dang)dang)一下,那也是闲极无聊才找点乐子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继续说:“在我来之前,我已经深思熟虑过了。我们既然命中注定是夫妻,而且早在美国,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,我们就发生了不得不说的关系——但很遗憾,当时没有让你尽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眼角湿润了,轻声说:“如果那时候让我尽兴了,我或许会把你当不正经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今晚我才主动送货上、啊,不对,是主动前来找你,就为再续前缘吧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着,揪住腰间睡袍衣带的右手,姿势优雅的抬起,腰带缓缓抽落,睡袍熟透了的香蕉那样,悄悄向两侧裂开,露出了白嫩嫩的果实。

    再续前缘?

    咱们另约时间,可好?

    李南方内心无比痛苦的眨了下眼,看到黑纱睡袍飘落在地上,一(身shen)似曾眼熟的闺房霓裳,无比香艳的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他见过这(身shen)黑丝衣服,是通过微信视频看到的,穿在无比空虚寂寞冷的岳阿姨(身shen)上,随着靡靡之音,摇摆出香艳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看着很眼熟?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着,纤腰再扭,左膝一屈一屈的,原地轻盈的转了两个花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李南方同样在微信视频内见过。

    不过,这玩意就像看球赛那样,在电视里看得再清晰,再好看,也无法感受到现场那种振奋,紧迫,失望到骂娘的真实感。

    (套tao)用一句台词就是,差着境界呢。

    唉,没想到她在现实中穿上这(身shen)衣服后,会是这样好看,迷人,怪不得色界资深前辈们,都推崇正经而传统的良家妇女呢,原来她们才是这方面的高手,一旦玩开了,所散发出的魅力,神仙都挡不住啊。

    反倒是贺兰小新这样的,上来就(骚sao)呆呆的,惹火倒是惹火了,当意境上却差了一层。

    看着昔(日ri)在人前冷艳高傲的岳梓童,悠忽化(身shen)为醉人(娇jiao)娃后,李南方看呆了,就要坐起来,抓住那只伸过来,还不住对他勾手指,大肆引(诱you)的素手,拉进怀里先搞个温香软玉满怀,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刚要坐起来呢,左边(屁pi)股上却猛地一疼,好像被恶狼一口咬住那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疼痛,一下子让李南方从恍惚中清醒,猛地意识到他被窝里还藏着个贺兰小新呢,真要把岳梓童拉进怀中——那,就是妥妥的,找死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这娘们,也太特么的狠了。

    居然一口咬住了他(屁pi)股!

    你的手呢?

    你用手掐腰间软(肉rou),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啊,干嘛非得用牙咬呢,属狗的?

    李南方本能的痛呼声,让岳梓童一楞,慌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。我就是不相信眼前是真的,所以咬了下舌头试了试。嘿,嘿嘿,原来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讪笑了几声,嘶哈了口冷气,心中为自己点赞,老兄,你现在的反应速度,越来越快了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都穿成这样站在李南方面前了,岳梓童还有必要摆出一副长辈架子,来安慰人吗?

    还不住的给李南方抛媚眼,那意思是说,还不赶紧兽(性xing)大发,把本小姨拖上你的(床chuang),该干什么,就干什么,傻愣着干么呢?

    难道,真要本小姨把送货上门的狗血桥段,进行到底?

    “咳,小、童童,我有些话,想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干咳一声,伸手裹住被子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,他就能屈起腿,更好的为贺兰小新打掩护了,反正(床chuang)够大,被子够宽,灯光够暗,只要不掀开被子,岳梓童别想发现里面有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发狠今晚必须与李南方再续前缘的岳梓童,含羞带怯的,再次款款坐在了(床chuang)沿上,又主动牵起他的右手,在自己(身shen)上慢慢游走,呼吸逐渐加重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大有在下一刻,就化(身shen)贺兰小新般那样的女人,猛地扑过来,把他逆推在(床chuang)上,上下其手——李南方心中叫苦,强笑了下刚要说什么,被窝里那个狐狸精,却悄悄钻过他屈起的右腿下,张嘴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感冒了?”

    发现小外甥忽然猛地打了个激灵,岳阿姨连忙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。是我又咬了下自己舌头,让自己尽可能的清醒,绝不能犯下致命(性xing)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(欲yu)哭无泪的说着,心中狂骂被子下面的狐狸精,这种(情qing)况下都敢玩火,真尼玛的不知好歹!

    “什么致命(性xing)的错误呀?”

    岳梓童实在等不及李南方用粗鲁动作,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了,索(性xing)自己动手,慢慢掀起了被子,抬脚起了右脚:“刚才我不是说了么,咱们两个是一辈子、哦,不,是永世的夫妻。今晚,我就是你的,无论你对我做什么,都是理所当然的,哪怕是怀了孩子。与致命(性xing)的错误,没有丝毫牵扯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右足蛇儿那样,往被子里慢慢地钻。

    岳梓童,终究不是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哪怕她下决心今晚要推倒小外甥,也正在做,但她绝不会表现出丝毫的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优雅。

    优雅,懂吗?

    真正优秀的女人,在清醒状态下,必须要保持绝对的优雅。

    随着岳梓童这条蛇慢慢钻进去,藏在被子下面的那条蛇,只能暂时放弃到嘴的,悄悄向后退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