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49章 奇怪的感觉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皱着眉头,说:“但老曲临死前画在纸上的那个黑龙,以及他那天看到李南方后的反常表现,却值得我必须要再三试探他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懂个什么?”

    老曲是花夜神的直属部下,展星神以前曾经见过他一次。

    老曲外貌长的就很有喜感,更善于谄媚拍马,所以展星神对他还是有点印象的,觉得那就是个混吃等死的,充其量是神姐安排在青山这边的耳目,还能有什么本事?

    “老曲是蜀中八卦门出来的,祖上曾经是诸葛武侯的侍从,在相面上有着一定的造诣。”

    看出她对老曲的不屑后,花夜神轻声解释道:“除此之外,别的他确实懂得不多,但在相人方面,却从没失手过。我记得很清楚,去年我来避暑山庄视察时,他曾经开玩笑似的和我说过,今年就是他的大限之期。当时,我也没怎么在意,没想到却是一语中的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相信花夜神不会骗她,神姐既然说老曲在相人方面有着独特的造诣,那么老曲不想有,都不行。

    花夜神又问道:“星神,你该知道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吧?”

    相师界认为,世事都是由上天安排的,绝不能随意的泄露,如果非得去泄露,那么就是违逆了上天的意思,就会遭到相应的惩罚。

    民间传说,绝大部分的相师最终命运,都不是太好,盖因他们为了赚钱,泄露了很多不该泄露的东西。

    展星神当然听说过这句话,但从没把它与相师联想起来,现在经花夜神提醒后,怵然一惊:“神姐,老曲的死,是泄露天机,遭到了上天惩罚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这样,他怎么会无端端的暴卒?”

    “可,可这好像有些扯吧?”

    展星神强笑着,摇了摇头:“我一直觉得,那些泄露天机,逆天改命的说法,都是相师用来蛊惑愚民,骗取他们钱财的手段而已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轻声问:“黑暗灾星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黑暗灾星?那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展星神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想说,不会说,而是她不敢说。

    烈焰搜寻自黑暗轮回世界来的灾星这件事,展星神这个层次的人,当然都很清楚,这是组织内一等一的大事,甚至重要过组织的存亡。

    不过展星神私下里,却始终存着不屑的态度,觉得这些都是扯淡,王后实在没必要因一个古老传说,就不择手段,不计代价的,去搜寻根本不存在的黑暗灾星。

    据大长老说,黑暗灾星最大的外在特征,就是返老还童。

    我了个去,只要稍稍有点智商的人,恐怕就不会相信,人在活到八十后,却又越活越年轻,变成二十来岁的小伙子——但王后呢,却偏偏对此深信不疑,把大量精力,大批人手,都投入到了这上面。

    大长老还说,黑暗灾星的另外一个内在特征,是他(身shen)体内藏了一条邪恶的黑龙。

    这条黑龙,能影响到组织的生死存亡,所以烈焰必须要找到黑暗灾星,抓到那条邪恶的黑龙!

    世界上,真有龙存在吗?

    别说变色龙之类的卡哇伊——大长老所说的邪恶黑龙,是古代君王龙袍上绣着的那种东西。

    展星神觉得这纯粹就是扯淡啊,现代科级如此发达,也没听说在哪儿见到过真龙,连化石都没有。

    更扯淡的是,这条黑龙是藏在黑暗灾星体内的,把他当做了宿主,等它彻底成长起来,变得强大后,就会从宿主的(身shen)体里噗的一声破膛而出。

    宿主会死,但再也没能有谁,能阻挡黑龙兴风作浪了。

    黑龙修炼成功脱离宿主后,所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找到烈焰,杀光所有人,夺回一个神秘东西,从而拥有了能变化的本事,到时候想变成人就变成人,想变成大树就变成大树——这不是扯淡,又是什么?

    真以为大家伙生活在神话故事中呢?

    “唉,星神,有些事,有些人,哪怕你再怎么不相信他们的存在,也不要表现出来。而是你必须强迫自己,去相信这些事,这些人。包括在我的面前,都不要流露出这种想法。要不然,你会大难临头的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叹了口气,轻轻拍了拍展星辰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神姐!”

    展星神眉梢猛地一挑,有冷汗噌地从额头冒出,汗透罗衫,脸色苍白的,连夜色都遮不住。

    花夜神的声音更低:“记住我说的这些,更要注意(身shen)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没有再说什么,后退一步,对她弯腰深施一礼。

    “自己姐妹,没必要这样客气——的!”

    花夜神微笑着,说到最后这个字时,右手忽然猛地一甩,一道幽蓝色的冷光,仿似流行闪电那样,咻地(射she)向了小溪对岸的灌木丛中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一声极度压抑,痛苦的惨叫声响起。

    展星神(身shen)形一闪,仿似黑夜幽灵那样,飞速横掠十数米宽的小溪,扑进了灌木丛。

    灌木丛后,有个黑衣人蜷缩着(身shen)子躺在地上,双手捂住咽喉,不住的抽搐着。

    展星神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不用她再做什么,这个人也活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还从没有听说过,有谁在中了涂抹了花奴剧毒的暗器后,还能活下去的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阵阵的后怕,花夜神猝然出手之前,她居然没有丝毫察觉,小溪这边会有人在偷听她们谈话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刚才怀疑组织的那些话,如果被这个人听到后并上报组织——展星神就不敢往下想了,后背凉飕飕的,眼前也仿佛幻出几个肮脏的死老头子,正(淫yin)笑着((逼))过来。

    花夜神走到了她背后,拿出手机打开手电,照了下那个瞳孔已经扩散的人,接着关上,轻声说:“我早就有种莫名其妙的预感,避暑山庄这边有人在暗中注意我。呵呵,果然有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声音苦涩的问道:“他,是谁?”

    “山庄的一个厨子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说着,从(身shen)上拿出一个小瓶子,小心的打开,慢慢倾斜瓶口,有黏稠的液体流出,拉着丝,准确滴落在厨子的致命伤口上。

    只是几毫升的样子,花夜神就收起了小瓶子。

    很快,那个人的脖子上,就有味道难闻的白烟,呲呲响着冒起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展星神也有,她派出去的死杀,后槽牙里都有这种胶囊,一看事(情qing)不好,先咬破舌头,再咬破胶囊,就能像南疆三杰那样,化(身shen)为无形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南疆三杰嘴里藏的剧毒,花夜神所用的纯度更高,短短几分钟内,那个人的脑袋就烂没了,一根袖箭落在了鹅卵石上。

    展星神拿出手帕,捏住袖箭尾端,在泥土里来回蹭了几下,把袖箭包起来:“神姐,把它送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她像花夜神索要这根弩箭,就是当做一个纪念品,来随时提醒自己,以后再也不能粗心大意了,一个不慎,就会落进万劫不复的下场。

    花夜神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等白烟慢慢消失在夜风中时,那个被人安插在花夜神(身shen)边的暗线,就这样从世界上蒸发了,连一根头发丝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“只要小心,就不是事。别放在心上,给自己背负思想包袱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也强笑了下,转移了话题:“神姐,你试探过那个李南方?”

    “总共试探过两次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高手。很有可能,就是西方传说中的黑幽灵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秀眉微微皱起:“不过,又不像。传说中的黑幽灵,就算虚名再大,可在我手里,也不该是不堪一击的。更何况,他是残魄军刺的传人呢?但实际上,却是我想怎么、怎么虐他,就怎么虐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狠虐李南方时,花夜神又想到骑在他(身shen)上,昂首闭眼尖叫着,疯狂筛动腰肢的一幕了,心儿立即咚咚的狂跳,脸儿烫的吓人。

    幸好现在是黑夜,展星神看不出她的脸色变化。

    “西方黑幽灵?”

    展星神歪着下巴,想了想:“西方黑幽灵,倒是与东方黑暗灾星有点对应之处。可是,他应该不是返老还童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摇了摇头,心说,他才不是由老头子变回来的,他的(身shen)体相当年轻,健康,健壮。

    “那么,他就不是黑暗灾星了。充其量,也就是个有点小本事,靠藏头露尾,装神弄鬼来博取虚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完全像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沉吟片刻:“我在试探他两次时,他都给了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他应该很厉害,但仿佛被某种力量给制约住了,发挥不出来,只能被虐。我能明确感觉出他相当的不甘,愤怒,却又无可奈何。绝不是装出来的,很真实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神姐,我再帮你试探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冷笑了下:“我保证,不会杀他,也不会伤他。但,我会让他好好吃点苦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说:“我不想伤害他,主要是想把他收、收在麾下。好好调教一番后,会是个得力助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问:“他现在住哪儿?”

    花夜神抬头,看着东北方向:“那边的花园别墅区,三十八号别墅。”

    三十八号别墅客厅内,当摆设价值远超过使用价值的大笨钟,当的一声,敲响了十点半的报时声时,二楼次卧的房门,发出吱呀的极其微弱响声,慢慢地开了。

    随着门缝的越开越大,一个小脑袋慢慢探了出来,看向东边走廊中。

    借着透过天窗的微弱星光,贺兰小新没发现任何异常,别墅内就像坟墓般的死寂,却弥漫着一股子让她心痒难耐的瘙痒。

    “童童,今晚,我要去玩你未婚夫了,好梦。”

    新姐无声的说了句,裹了下黑色轻纱睡袍,蹑手蹑脚的走下了楼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