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47章 那个傻缺,是谁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总是有那么一小撮人,被狠狠骂一顿后,才知道她并不是什么天王老子,别人之所以高看她,不是因为她老子厉害,就是她本(身shen)长得巨漂亮。

    龙城城就是这样一个人,家世好的不得了,不管是娘家还是婆家,都把她当作菩萨好好供奉着,再加上见惯了大家族中的勾心斗角,这就难免养成自大狂傲,从来都不吃亏的心机裱。

    现在被李南方劈头盖脸一大通后,立即懵((逼))了,被骂完三分钟后,愣是没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李南方骂的那些话,可谓句句都是一针见血,把龙城城骄傲的外衣给撕扯下来,露出白嫩的(娇jiao)躯,一脚踹倒在地上,大脚咣咣地猛踹,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说话呀,你怎么不说话了?你刚才不是很能吗?偷了自己妹夫还尼玛理直气壮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等的有些不耐烦,又开骂了:“有微信没?我给你发我当前的具体位置过去,就等你派人来弄死我!你如果不派人过来,那你就是一张朱唇千人尝,一双玉璧万人枕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,别骂我了!李南方,你别骂我了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忽然呜呜的哭了起来,还有自抽嘴巴的啪声。

    抽嘴巴的声音,越来越响亮,看来她已经深刻认识到,她是犯下了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——实在不该大骂一人渣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闭上了嘴,隐隐觉得自己骂的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换位思考,如果他是龙城城,在得知李南方与岳家是什么关系后,他也会当场懵((逼)),随即心里腾起熊熊怒火,感觉自己被玩了个花样百出。

    尤其捅破这层关系的人,是龙城城的现任丈夫岳清科,京华岳家的第三代嫡长子。

    结婚这些年来,岳清科可都是被龙城城采着头发狠虐的,现在终于找到可以反击的机会了,能不好好利用?

    感觉实在没脸的龙城城,给李南方打电话,各种怒骂,各种发狠,也是很正常的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啊,要懂得体贴,宽容别人才行,别动不动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把人往死了骂。

    在龙城城看来不次于天塌下来的大事,放李南方这儿,就成鸡毛蒜皮的小事了,看来做人还是不要脸了好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哭了,更别抽你自己的嘴巴——抽在你脸上,疼在我心上啊。哭闹,打脸都解决不了问题。事(情qing)既然已经出了,那咱们就遇到什么事,办什么事好了。”

    让她打自己嘴巴,再给一个甜枣尝尝的手段,不仅仅只有美国总统会,李南方也会,心疼那张(娇jiao)俏的脸会被抽坏,连忙劝她想开些,哪怕是天塌下来了,还有他、哦,不,还有个子高的顶着不是?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当龙城城问出这句话后,她在李南方心目中的高大伟岸形象,一下子就崩塌了,露出了她的小女人真面目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牵扯到各方利益,一个不慎就有可能(身shen)败名裂的大事(情qing),女人再怎么强势,终究还是肩膀窄了点,需要男人为她挡风遮雨。

    李南方稍稍沉吟了下,问:“我那大舅子,你老公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们做了一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叼上一根草梗,看向了对面的岳家别墅。

    别墅客厅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,这才晚上九点多一点,那俩凑到一起能顶一千只鸭子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放弃嚼舌头的大好时间段,却回房孤枕难眠了呢?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    想到俩人监督贺兰小新刷锅洗碗时,岳阿姨那躲躲闪闪的眼神,李南方更加确定今晚,不会是一个平安夜。

    他最正确的应对方式,就是今晚别回家睡觉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到贺兰小新那白嫩的(娇jiao)躯,李南方肚子里的邪火就蹭蹭地乱窜,黑龙也有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到底是回去睡觉呢,还是去回去睡觉呢?

    李南方胡思乱想时,龙城城已经把她在小华山见过岳清科的事,简单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末了,她轻声问:“李南方,你知道我为什么放过张翰,答应岳清科的所有条件,找我自己不是的理由,主动提出离婚,净(身shen)出户的呢?”

    “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忽然发现,我恋(爱ai)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呆愣了下:“你恋(爱ai)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恋(爱ai)了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的声音,越加的温柔:“没有谁告诉我,这就是恋(爱ai)的感觉。但我能肯定,这就是我从少女时代就追寻,却始终没找到的甜蜜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傻((逼))是谁呀?能让你龙大小姐这样牵肠挂肚,甚至还为之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?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说这句话时,都能从中嗅到酸溜溜的味道。

    吃醋了,吃那个能改变龙城城的傻((逼))的醋。

    他没觉得吃醋有什么丢人的,毕竟龙城城肚子里怀着的孩子,是他的种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都注定不能让那孩子喊爸爸了,想到别的男人竟然替代他——特么的,自凡是真男人,就没能不吃醋的。

    “哦,那个傻、傻((逼))是谁啊?”

    龙城城犹豫了下,说:“叫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懒洋洋浑(身shen)没劲的李南方,腾地坐直了(身shen)子:“敢问,可是木子李,北燕飞南方的李南方?”

    “唉,除了这个傻((逼)),还能是谁呢?”

    龙城城幽幽地叹了口气,说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说这两个字时,还是觉得太脏了,配不上她小龙女的超然(身shen)份。

    但在第二次说时,就已经相当自然了。

    自己骂自己傻((逼)),就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样,这种事李南方也不是干过一次了,当然不会介意。

    他只是愣愣地坐在那儿,遥望着岳家别墅那边,想,龙城城会对我产生恋(爱ai)的感觉,并受到了影响,变得仁慈了,放掉了背叛她本该被碎尸万段的张翰?

    哥们有这么大的魅力,能把龙城城这种嚣张乖戾的心机裱,变成良家少妇?

    这、这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嘟的一声,手机屏幕亮了下,接着就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手机没电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了眼,放在膝盖上喃喃地说:“我还没有和她说再见呢,你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的这个电话,信息储存量相当大,足够李南方消化一整个晚上,也不一定理出头绪。

    从龙城城的叙说中,李南方能确定他上午给她打电话时,她正要去什么小华山去见岳清科,同(床chuang)异梦的小夫妻准备摊牌。

    可她却是在晚上九点,才给他打电话来,先是臭骂他一顿,又被他臭骂了一大顿,最后才哭着说,她找到了恋(爱ai)的感觉,那个改变了她的傻((逼)),就是骂人傻((逼))的本总。

    中间相隔这么久,她肯定是在不住的左右权衡,是杀了李南方好呢,还是杀了李南方好呢?

    但最终,她的杀心,被恋(爱ai)的感觉,化为绕指柔,变成了一哭哭啼啼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能够通过不正常的男女关系,改变龙城城,这让李南方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件事并没有随着龙城城立地成佛就风平浪静了,还有精彩的续集没上演呢。

    比方,等他们两口子以友好的态度,协议离婚后,岳清科当然不敢招惹龙城城,但可以对李南方下手啊,男人没谁喜欢被戴了绿帽子后,还能忍气吞声的。

    岳清科不需费多大力气,只需让岳梓童知道,龙城城怀了李南方的崽子,那么他就可以搬个小马扎左旁边,嗑着瓜子看(热re)闹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岳阿姨会怎么闹呢?

    李南方真心表示很头疼。

    偏偏,他还没有任何手段,去威胁岳清科给我闭嘴,要不然就宰了你丫的。

    “唉,这就是个哑了火的大炸药包啊,随时都能轰的一声,把老子炸个粉(身shen)碎骨。就算师母再怎么疼(爱ai)我,知道这件事后,也会被气的不行。不管怎么说,龙城城都是她的兄弟媳妇,我这特么是在乱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师母让我娶小姨,好像也是在乱哦。可这个乱和乱,却又完全两码事。一个是支持乱,大乱,特乱,乱着花的乱。一个呢,却是坚决不能乱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傻坐良久,才(身shen)心疲惫的站起来,脚步蹒跚的走向岳家别墅。

    傍晚被那俩女人折腾的那么惨,都没现在这般难受,怪不得有学问的人总是说,(身shen)体上的疼痛不算事,精神上的痛苦,才是能把人压垮了的。

    客厅内,二楼两个东西主次卧的窗口内,都黑着灯,死寂死寂的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却有股子诡异的气息,在黑暗中缓缓萦绕,仿佛有看不见的魔鬼,正藏在李南方看不到的地方,冲他憨厚的笑着,说,小子,你摊上大事了。

    滚尼玛的吧,老子从出生到现在,大风大浪见多了去了,还能在这小(阴yin)沟里翻船?

    李南方嗤笑一声,摸黑进了自己的卧室内,开灯。

    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尽管贺兰小新说过,今天下午心疼小外甥的岳阿姨,已经为他重新布置过房间了,档次比不上俩人所住的绣楼,但也算是三星级酒店的客房标准了。

    只是李南方不明白,哪家的三星级酒店客房,会搞得如此大红大紫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进了洞房呢。

    大红色的家具,大红色的锦被,(床chuang)下摆放着大红色的拖鞋,墙上还贴着一张大红色壁画,上面两个粉嘟嘟的胖孩子,手里扯着一个横幅,上书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

    红颜色有助于新人洞房时血脉喷张,多做点繁衍后代的好事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这是在入洞房吗?

    这肯定是那俩女人故意捣鼓成这样子的,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总是(春chun)梦了无痕。

    “随你们折腾吧,反正老子现在是(身shen)心疲惫了。唉。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脱了衣服,李南方重重扑倒在了(床chuang)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