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46章 真正的艺术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贺兰小新满脸痛苦的样子,在厨房刷锅洗碗时,李南方俩人依旧坐在沙发上,或吸烟,或拿着个苹果慢慢地啃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都没说话,个人想着个人的心事,不时的偷看对方一眼,接着就飞快的挪开,典型的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他要出什么幺蛾子了?

    岳梓童咬了一小口苹果,心想,这小子,不会是想着夜深人静我睡着时,悄悄摸进我卧室内,把我给吃了,算是报复我一棍子砸破他脑袋的过失?

    李南方则想,她偷着注意我,难道看出我和贺兰小新今晚有约,却隐忍不发,准备等我们(热re)火朝天时,再忽然踹开我房门,大吼一声要弄死我们这对(奸jian)夫(淫yin)妇?

    岳梓童微微摇头,心说不会,新姐在呢,他胆子再大,也不敢那样做的。反倒是本小姨,今晚注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。呵呵,南南,你总算是赢到我的芳心,迎来柳暗花明那一刻,我们再续前缘了——特么的,凭什么每次都是我主动送货上门,这贼老天,还有没有天理了?睡自己男人,还要偷偷摸摸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起遥控器,随便换了个台时,又飞快瞥了眼优吃苹果的女人,心想就凭她那点可怜的隐忍功夫,如果真看出我和贺兰小新今晚要发生(奸jian)(情qing)的话,早就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了。她也可能不敢把心机裱怎么着,但对哥们就没必要这么客气了。

    叮铃铃的手机铃声,忽然爆响起来,把两个表面正常,实则心怀鬼胎的男女下了一跳,本能的都去拿自己手机。

    他们的手机,都放在俩人之间的沙发上,肩并肩的挨着,很亲密的样子。

    铃声忽然响起后,俩人都以为是自己的手机,齐刷刷的伸手去拿,两只手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的肢体接触,才是最能触动人心的,感觉与有准备时的大不相同,绝对会让俩人心中一((荡dang)dang),闪电般的分开,又同时咳嗽了句,这才看向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手机在响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屏幕上显示,青山倡廉局龙局,是龙城城打来的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时,李南方曾经给龙城城打过电话,简单表达了只要你安好,我就放心了的意思后,就挂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忽然打来电话,应该是被哥们的关(爱ai)之(情qing)给打动了,要和我煲电话粥——李南方心里想着,眼前就浮现出龙城城的样子,脸上也有了点猥琐的笑意。

    唉,思想龌龊,本来就是男人的本(性xing),这也不能怪李人渣。

    手机是倒对着岳梓童的,倒着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要想看清是谁,需要一点点的时间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一点点的时间都不给她,一把抄起手机,起(身shen)快步走向了客厅门口。

    与孩子他妈煲电话粥时,最好是别守着未婚妻——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背后就传来某个拳状物体在高速飞行时的破空声,李南方头也没回,左手迅速反抄,一把抓住了那东西。

    是个红苹果,啃了一口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时候并不是太注意卫生,低头看了眼,拿在嘴边吭哧啃了一口,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岳阿姨的事儿越来越多了,不让她知道是谁在给李南方打电话,她就不满意。

    像岳总这种高贵(身shen)份的人,不都该懂得尊重别人**吗?

    饭后百步走,活到九十九,老人们都这样说,李南方恰好非常喜欢听老人们的话,借着龙城城来电话的机会,快步走出了别墅,直接走上了路对面的小山坡,才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才接电话?”

    龙城城的声音,听起来很平常,却带有了一股子不友好的冷意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在意,知道这女人(挺ting)强势的,主动给人打电话,快要自动收线时才被接听,就会觉得被小看了,就会生气。

    “刚才正要去蹲坑,正解着裤子呢,手机就响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晃了下脖子,随口问:“这时候给我打电话,想我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好像笑了下,接着一字一顿的说:“我想你,想的,恨不得现在,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听出她语气很不对劲,眉头皱了下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龙城城做事,从来都是干脆利索快的,冷笑着问:“你是岳梓童的未婚夫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我和小姨这层关系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没什么,毕竟纸里包不住火,她早晚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怎么太在意,点头笑道:“是啊,她是我未婚妻。本来,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的,但——”

    “但尼玛那个((逼))!”

    应该是从来不爆这般低俗粗口的龙城城,忽然尖声怒骂着,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无论谁骂自己的娘老子,李南方都不会太当作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的生(身shen)父母既然不把他当回事,生下来就扔掉,那么他实在没必要把他们当回事,在被人爆粗口时,就给予反击。

    母亲,绝对是天下最伟大的群体了,但能狠心抛弃亲生孩子的母亲,却不再此列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她在抛弃亲骨(肉rou)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失去了被人尊敬的资格。

    龙城城的尖声怒骂,让李南方明白她现在是愤怒之极,真如她所说的那样,恨不得杀了他。

    休说是以前了,现在她也是岳家的嫡长儿媳,是岳家第三代女(性xing)中的脸面,如果耐不住寂寞和别的男人发生不正常关系也就罢了,可她却被该喊她一声大舅嫂的李南方,给撒下了种子,这又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好吧,如果说这是(阴yin)差阳错,此前李南方并不知道她的真实(身shen)份,那么他在帮岳梓童收购临市公司时,还不知道?

    当然知道了,可李南方并没有告诉她,而是藏着掖着,帮岳梓童搞定了那边。

    这样做,就多少有些不厚道了,让人家怀着你的儿子,却又被利用帮你未婚妻——休说龙城城与岳梓童是姑嫂关系了,就算普通的关系,也会让人很生气的。

    这也许不是最让龙城城愤怒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被气的牙齿都在格格打颤,估计是岳清科找她摊牌了,把她可劲儿羞辱一顿,恨不得上吊自杀。

    心高气傲的龙城城,什么时候被人搞得这般狼狈过?

    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,才给始作俑者打电话,撒泼。

    女人在撒泼时,只要不是拿大嘴巴抽你,你最正确的应对方式,就是保持优雅的沉默。

    让她看看,男人的(胸xiong)怀有多么的宽阔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这个超级人渣,为什么不说话!?”

    龙城城在那边河东狮吼了半天,都没听到李南方吱声,更加愤怒,手机里传来一阵嘁哩喀喳的乱响,应该是摔砸东西呢,如果不是需要手机与他保持通话,估计肯定会把手机也砸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,每个女人,都喜欢叫我人渣?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一棵树下,盘膝坐在草坪上,伸手掐了根草梗叼在嘴上,费心思考这个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死了吗?”

    又等了片刻,仍旧没听到李南方说话,龙城城尖叫着问:“还是对我心存内疚,不敢说话!”

    遥望着对面岳家别墅客厅内的灯光,李南方总算是说话了:“我想,应该是后者吧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给我等着,我这就找人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想弄死我,以为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怕老婆的老谢,曾经私下里告诉李南方,说这个女人啊,就得时常管教着点,如果总是心存护花之心,那么她就会上房揭瓦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相当认可这个说法,不过却很鄙夷老谢,您老人家就是怕老婆的典型代表,丢尽了全天下男人的脸,哥们表示万分惊讶,您怎么会有脸说出这番话的?

    “李南方,真心奉劝你,现在赶紧去准备后事,多买点烧纸,以免到了那边去沿街乞讨——”

    “草,你特么的还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耐心被磨尽了的李南方,用更大的怒吼声,打断了龙城城:“是,老子承认,老子是有点不厚道,得知你是大舅嫂子后,没有及时把咱们这层亲切的关系,大白于天下。但这能怪我吗?当初是你自个儿发(骚sao),跑去会所找男人,可不是我请的你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——”

    龙城城被骂的,说话都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欠草!”

    李南方趁胜追击:“好端端的岳家少(奶nai)(奶nai)不做,非得背着丈夫外出偷男人,还试图怀别人的种,来谋取整个岳家。就你这种心机裱,如果真成功了,那才是老天爷瞎了眼。哦,现在事(情qing)败露了,着急了?那么当初你被我搞得很酸爽时,怎么就没想到,你是龙家的大小姐,岳家的少(奶nai)(奶nai),该时刻保持你尊贵优雅的气质呢?却尖声**着,要给我生个孩子——”

    论起撕破脸后的骂人功夫,从社会底层成长起来的李南方,绝对是此中高手,正所谓艺术在民间。

    而龙城城呢?

    从懂事起就接受高等的贵族教育,平时所接触的人群,也都是满口仁义道德之辈,淑女绅士到不行。

    估计她骂李南方的那句大众粗话,还是从大街上学来的。

    骂了这么久,翻来覆去就是李人渣,我弄死你之类的,语言表达能力苍白。

    李南方决议要让这嚣张到没谱的女人,见识下真正的艺术。

    足足五分钟啊,李南方就像揪住她头发,把她按在地上那样怒骂,没有一句是重复的,堪称是花样百出,精彩纷呈,汇集中外,贯穿古今,让石头人听了都会掉泪——

    “既然当了婊砸,就别再奢望给自己立下牌坊,来为自己唱纯洁的赞歌!那样,只会让人看到你、不,是听到你的名字,就会觉得恶心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吐出嘴里的草梗:“我呸,我真惊讶你怎么会有脸和我算账的。难道,你不该在勾搭自己妹夫后,自己找根绳子去上吊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