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45章 你就长了一张刷锅脸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香气弥漫在餐厅里时,两个女人联袂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每一个女人,都是天生的演员。

    就在一个小时前,她们还又哭又笑,又打又闹的,现在却没事人那样,款款坐下,看着桌子上丰盛的晚餐,很惊讶的样子,贺兰小新更是忍不住翘起兰花指,捏了块水果沙拉填进嘴里,闭上眼慢慢地嚼着,不住地点头赞叹。

    “唉,童童,和你商量个事。”

    幸福的叹了口气,贺兰小新睁开眼,对开红酒的岳梓童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呢,新姐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男人让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捏起一块,幽幽地说:“就为他能做一手好饭。我发现,我才吃了两次,就已经被他的厨艺折服了,以后再吃别人做出来的,绝对是味同嚼醋的。怎么样?答应新姐,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很抱歉啊,新姐。我这个人的嘴巴也很刁,吃惯了南南做的饭后,再吃别人做的,胃就很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亲昵的喊南南,坐下后就抱着那盘红烧(肉rou)啃的李南方,立即起(身shen)走进厨房,端出了一小碟醋。

    吃醋,可以有效的降低反胃频率。

    “可我也离不开南南了啊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抱住岳梓童胳膊,轻晃着撒(娇jiao):“童童——你就行行好,当可怜新姐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铺好餐巾,坚决地说:“别的事都好商量,唯独这件事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被他瓜分了?”

    “把人劈成两半?”

    “把他劈成两半,就成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:“我的意思呢,是一三五归你,二四六归我,周末两天咱们共同拥有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立马拿手托着下巴,做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,片刻后:“好吧,我再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“童童,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好姐妹嘛,我不对你好,对谁?”

    一桌好菜都堵不住这俩女人的嘴,李南方开始怀疑自己的厨艺,是不是严重退化了。

    把最后一块肘子扒拉进嘴里,李南方端起饭碗喝粥,速战速决,免得被这俩女人给恶心死。

    刚喝了一口,桌子下的右腿上,忽然多了一只脚。

    那只小脚好像长了眼睛的毛毛虫那样,顺着他右腿慢慢地往上爬。

    又来幺蛾子了,唉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叹了口气,捧着饭碗,用眼角余光看向对面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们依旧在边吃边说,不时地妩媚的轻笑下,没有谁看李南方,就像没他这好人那样,但三句话内,必然会带着一个恶心的南南——南你妹,谁的脚,这样灵巧,居然拉开了老子裤子拉链?

    两个女人走下来时,都没穿丝袜,光着小巧白嫩的小脚,而且她们都是最优秀的演员,李南方不低头顺着那只脚找它的主人,还真看不出是谁的。

   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这只脚是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岳阿姨倒是也曾经从桌下伸过脚来过,可她那是在发坏,拧的李南方老疼了。

    再往她脸上刷一层绿漆,她脸皮也没厚到用脚拉开拉链后,又钻进四角裤内,来回拨拉那个玩意的地步。

    那玩意就经不住拨拉——很快就起反应了,让李南方有些羞恼,但更多的却是,当着第三人偷(情qing)玩暧昧的酸爽,实在舍不得结束,唯有端着饭碗,绅士风度十足的慢慢喝汤。

    当岳阿姨提到第八十次南南时,李南方裤子里的脚,变成了两只。

    一只脚与两只脚最大的区别,就是一只只能来回的拨拉,而两只呢——算了,当前展开净网行动的部门,奈何不了新姐这种顶尖纨绔,但李南方现在可是没什么背景的平头百姓一枚,有什么感受只能闷在心里,绝不能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新姐,你什么时候去南疆?”

    岳梓童拿起餐纸,姿势优雅的擦了擦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周末吧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脚上的动作停顿了下,眼角余光飞快扫了下李南方,笑着说:“你放心,耽误不了南南拍广告的。南韩那边的人品虽说备受质疑,但他们的敬业精神,还是需要国内影星学习的。”

    帮李南方搞定南韩超一流女星韩慧桥这件事,贺兰小新当然要向岳梓童表功,并拍着(胸xiong)膛的说,拍广告的费用,去新闻媒体播报的所有事,都交给新姐负责了,南方集团只管提供创意、产品就行。

    下个月一号,她肯定会让广告片,与会展那边走秀同一刻上线的。

    请亚洲当红影星、知名导演来拍广告片,再在各大新闻媒体上狂轰滥炸,这一系列的动作,没有数千甚至上亿是搞不定的,就算放在开皇集团,也是需要岳梓童高度关注的重点工作。

    可贺兰小新却说,这一切都包在她(身shen)上,不用南方集团出一个大子儿。

    理由也很简单,就当是交住在岳梓童家的房租了。

    住什么样的房子,房租高达数千万?

    新姐就是在扮演散财童子呢,岳梓童很明白,与其说是在讨好李南方,倒不如说是在证明她自己。

    想当初,新姐初来乍到青山市,虽说因岳梓童踩了狗屎运,从墨西哥全(身shen)而退后,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,但这并不妨碍让人看看她有多么的牛((逼)),从而进一步淡化岳总在公司的威信,增加自己的威望,为(日ri)后的接管公司,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。

    故此,在开皇集团需要扩张时,她才亲自赶赴临市,主持收购那边厂子的工作,目的就是想来个开门红。

    可结果呢,龙城城的横插一脚,让她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,这算是她第一次遭到打击。

    第二次打击,更为沉重,那就是岳梓童不知怎么回事,竟然搞来了一个亿的现金支票,把新姐搞不定的临市公司,给搞定了!

    再加上她没来之前,岳梓童请她帮忙搞袜业联盟请帖,本来十拿九稳最终却鸡飞蛋打那件事,她已经连续遭受三次打击。

    这让她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,急需一件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李南方找明星来拍广告这件事,算是给了新姐一个展现自我实力的机会,哪怕是倒贴钱,她也要抓住,并力争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数千万上亿的小钱——新姐还没放在眼里,只要金三角那边气候稳住,罂粟长势喜人,这点钱很快就能赚回来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现在对李南方,也有了某种说不出的感(情qing),所以帮他一把,也是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就是随口问一句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看向李南方,满脸关(爱ai)的神色:“至于拍广告的创意策划,我包了。唉,南南那小破公司里,除了一个董世雄外,实在找不出能用的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话,李南方说完了:“不用,这件事我们公司自己来搞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自己搞定?”

    岳梓童秀眉皱了下,嗤笑道:“切,就凭你们,能搞定这么大的事?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我以后总不能遇到这种事,就要找你吧?”

    “找我怎么了?我们两个,还分什么彼此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?难道,我们不是未婚夫妻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是未婚夫妻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角哆嗦了下,两条腿夹住那双小脚,提醒贺兰小新没看到老子在谈正事嘛,暂停先:“在外面,你是开皇集团的老总,我是南方集团的老大,咱们业务上是竞争对手。在家里,你高高住在二楼好像皇宫般的绣楼里。可我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放下饭碗,耷拉着眼皮子淡淡地说:“岳总,要不要去参观一下我的狗窝?”

    什么样的未婚夫妻关系,有这种云泥之别的差异?

    岳梓童的小脸,红了下,狡辩道:“以前,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吗?你现在再去看看,会大吃一惊的。”

    “更干净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把话接了过去:“我们在回家的路上,童童告诉我说,她以前那样对你,好像有些过分了,要重新给你布置一下客房。虽说档次没法与我们所住的地方好,但也能顶三星级的酒店了。”

    为李南方重新布置下卧室,是贺兰小新提议的,目的当然是为了今晚十点半的约会,让她(娇jiao)嫩的(身shen)子躺在(床chuang)上也舒服些不是?

    回家时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对李南方有些过了的岳梓童,当然在假装考虑过后,才勉为其难的答应,说是看在新姐的面子上,要不然会让那小子睡一辈子的光(床chuang)板。

    说到做到,俩女人直接开车去了家具城,又去买了家电,要求今天下午五点之前必须安装到位,钱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在野外睡到傍晚的李南方回家后,还没来得及去自己屋子里呢,就接连遭到了暗算,一直忙活现在,当然不知道他的房间已经大变样了。

    这是贺兰小新的主意,现在她却说是岳梓童主动安排的,当然是在讨好了。

    岳总眼角扫了她一眼,带着感激之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可得去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一推饭碗,作势要站起来,这是在提醒贺兰小新该收工了,有什么本事等会儿使出来,在这儿撩拨的如此难受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贺兰小新(挺ting)聪明,立即缩回脚,吃吃的笑着问:“今晚,谁刷锅洗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!”

    李南方,岳梓童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。”

    新姐一脸的懵((逼))样:“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长了一张刷锅脸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借着掏口袋拿硬币的工夫,把裤子拉链拉上,当啷一声把硬币抛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岳梓童一把抄起,白生生的拇指扣住硬币,问:“要哪面?”

    “字面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咬牙,恶狠狠的样子:“靠,姑(奶nai)(奶nai)我就不信了,这次还能输给你们这对(奸jian)夫(淫yin)妇!”

    事实总是胜于雄辩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贺兰小新抬手捂住了眼睛,满脸痛苦的喃喃说:“难道,新姐真长了一张刷锅脸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