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42章 活着,真艰辛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夹住李南方右脚的铁锚,当然不是能把老虎后腿都能夹断的那种,就是逮老鼠的,杀伤力对人来说并不是太强。

    而且,张开大嘴等着夹人的铁锚上,还缠了一层布,这样就能避免李南方中计后,会把脚给夹破,尽最大可能的保护他不受伤——大善人啊,现在社会这种人是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默默地抬脚,把铁锚揪下来随手扔到门后,伸着手一瘸一拐的走向洗手盆那边后,岳梓童心儿颤的不行,忍不住(娇jiao)声喊道:“喂,别用水洗脸!水是(热re)的!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次倒是很听话,缩回手又慢慢地走到花洒前,向右打开了开关。

    洗澡用的花洒混水阀,向左拧是(热re)水,向右拧是冷水,基本都这样的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李南方明明向右拧了,洒下来的水温,却几乎能把猪皮给烫熟了?

    “我——((操cao)cao)!”

    李南方实在无法忍受了,赶紧关上水猛地转(身shen),刚张嘴大吼呢,头顶有风声传来,又是一盆水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这次水里没有添加辣椒油风油精之类的调料,不过高达六十多度的水温,杀伤力可是比调料还要大!

    如果水温再高几度,被浇了个落汤鸡的李南方,不被烫出满脸的大燎泡,也得被烫红,好像大虾米那样。

    这又是岳梓童的手笔!

    贺兰小新再特么的牛((逼)),还安不出这么一(套tao)环环相扣的连环陷阱。

    李南方(欲yu)哭无泪,只能倾听一阵急促而慌乱的脚步声,消失在了楼梯上。

    那俩意识到做的可能过分了些的女人,见他被收拾的这样惨后,肯定心虚害怕了,这才受惊的兔子那般,慌忙逃回了卧室里。

    堂堂的黑幽灵,纵横西方江湖那么多年,从来都是暗算、捉弄别人的份,哪有接连被人摧残的时候?

    而且还是两个被他以为能可劲儿碾压智商的女人。

    翘尾巴,是要挨揍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到这句话时,左耳有些疼——这句话,是谢家婆娘拧着他耳朵,千叮咛,万嘱咐过的,他也自认已经牢牢记住,没齿不忘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满嘴牙还是雪白健康的,怎么就先忘了薛阿姨的苦心教导?

    这只能证明,李南方在这段时间内,过得太安逸了,警惕(性xing)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遭此迎头痛击后,他不但不该恨死那俩女人,反而要感激她们。

    如果她们真心要干掉他,只需把这些机关的杀伤力再放大十倍,估计他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,让我知道再幸福的生活里,也处处隐藏陷阱——活着,真特么的艰辛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傻子般的喃喃自语着,从刚拿过来的毛巾内,找出几根绣花针后,刚刚恢复平静的心里,立即有十万头澳洲羊驼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总算把眼睛擦好,能看到东西后,李南方才把花洒的凉水阀门搞定,把衣服脱下来,站在下面冲凉。

    被钉子扎了,被铁锚打了脚的疼痛,对李南方来说压根不算事,不过很疼是肯定得了。

    盘膝坐在地上,用手用力掐伤口,让鲜血流出来,直到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可以无视后,李南方才舒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被钉子扎了脚不要紧,关键上面涂抹了辣椒油,必须要尽快挤出来,这样就能有效避免被感染了。

    房门吱呀呀的响起,一只拿着衣服的手慢慢伸进来,放在门后鞋架上后,立即像受惊的小兔子那样,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全(套tao)的衣服,从里到外,藏青色的立领中山装,黑色衬衣,纯棉的素白色里衣,叠的整整齐齐,还带着吊牌,一看就是全新的,包括蓝色拖鞋。

    这肯定是岳梓童给买的,她看小外甥穿中山装的样子很帅——好吧,她是早就算到李南方被暗算后,会没衣服换洗,这才提前购买好,算是负荆请罪吧?

    特么的,我稀罕嘛我?

    李南方愤愤地想到,人家廉颇当年负荆请罪时,可是光着膀子背着荆条,单膝跪在蔺相如面前请抽的。

    难道那俩臭女人,会光着上(身shen),背着鸡毛掸子,跪在哥们面前,请我原谅她们吗?

    如果真那样的话,我会让她们看到我有多么的宽宏大量。

    想到两个(娇jiao)滴滴的绝世美女,光着上半(身shen)跪在自己面前低头认罪的香艳样子,李南方就忍不住的叭嗒嘴,接着抬手轻轻给了自己一嘴巴,都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做这么幼稚的梦?

    天黑了也不行啊,这关系到一个人的道德素质高低问题。

    真男人,是不会因这点小事,就与两个小度量的女人一般见识的,最多不穿她们买的衣服,不给她们去做饭,来表示内心的强烈不满好了。

    这个法子,不但能彰显男人的大度,还能警告女人做事别太过分了,毕竟大家都有过畅谈生人的实际关系,抛除那些乱七八糟的(阴yin)谋,也勉强算是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用去垢能力强大,且又喷香的沐浴露,把自己好好搓了几遍,又把自己穿的四角裤洗了下,用力甩了个半干,穿上,看都没看鞋架上那些衣服,李南方赤脚开门,傲然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哥们就是这样任(性xing),宁可只穿一四角裤,也不穿你们给买的新衣服——最起码,今晚不会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怎么不穿衣服?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走出洗手间,贺兰小新被踩了尾巴般的兔子那样,从沙发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则是半张着小嘴,直勾勾的盯着他那个部位,满脸的不可思议——这人,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,在与两个大美女相处时,却穿成这样,成何体统啊!

    揪住四角裤向外拽了下,又松开,李南方双眼朝天淡淡地说:“你眼睛瞎了,还是花了,没看到这是衣服?”

    “没花,更没瞎,就是有点不适应。行,你喜欢这样舒服,那就这样穿好了,反正这是在家里,也没谁能看到你的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坐下来,揽住岳梓童的肩膀,用力把她搂在怀里,附在她耳边悄声说:“傻孩子,别这么直勾勾看着他,会被他误以为你想和他做那种事!哼,色(诱you)咱们?握了个((操cao)cao),新姐倒要看看,谁能(诱you)过谁!”

    “起开,我、我哪有你说的这样想?”

    岳梓童粉面立即羞红,左手在她肋下用力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哎哟,别掐了,别掐了!再掐,新姐我就是高——潮了啊,哦!”

    听贺兰小新叫的这样浪,正纳闷这俩女人,有什么胆子敢坐在沙发上等自己的李南方,这才垂下上翻的下眼皮看去。

    你妹的!

    这俩女人,居然穿着同款同颜色的黑色镂空睡袍,就是那种若隐若现的,四条修长的美腿大部分露在外面,两只晶莹秀气的右脚脚腕上,都系着一串小金铃,随着她们的嬉闹,发出轻轻的叮当声,((荡dang)dang)起无限的风(情qing)。

    一双秀足上涂着碧色指甲油,一双则是血红色的,就像一朵朵盛开的小花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她们好像都是真空穿睡袍的!

    领口故意下拉,露出粉嫩的雪白处,有小半个坟起——两张精致的小脸上,也都画上了精致的妆容。

    这哪儿是两个女人啊,纯粹就是两只九尾狐狸精!

    李南方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俩女人发现她们做的可能很过分了后,心虚的不行,逃回卧室后好好商量了下,决定用这种极度暧昧,来取得李南方的原谅。

    一个是出(身shen)豪门的腹黑大小姐,一个是(身shen)价亿万的冷艳无脑总裁,两个人为了恳请李南方的谅解,都穿成这样来讨好他了,如果他还揪住不放,非得翻脸,貌似就有些不男人了。

    唉,穿扮成这样,肯定是贺兰小新的主意,小姨早晚会被这腹黑妖女给毁掉,包括灵魂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幽幽叹了口气,决定先不管这个问题,当前先接受她们最诚挚的歉意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拿开你的手,不闹了。再闹、再闹就过了啊。”

    双手紧紧抓住袍角,用力按在自己腿上,不许贺兰小新给她掀起来,觉得脸越来越烫了,正要站起来跑回卧室,换下这(身shen)羞人的衣服时,李南方走了过来,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她俩人中间。

    很自然的,一手搂住了一个女人的脖子,拉到了自己怀里,两只手顺着领口伸了进去,一把攥住一个,嘴里念念有词:“左边是谁的?翘一些。右边的呢?弹(性xing)更大一些哦。”

    啧,啧啧,左拥右抱的感觉,何其的好?

    如果以后天天能这样,哪怕每天都被这俩人给变着花的暗算,也值了!

    啊,这、这是怎么说?

    两个只想出卖百分之五十的色相,来委婉向他赔罪的女人,都傻了。

    贴在李南方(胸xiong)膛上,大眼瞪小眼,震惊的不行,这小子还真大胆啊,敢把我们两个人都抱在怀里,老实不客气的上下其手,还特么的胡言乱语——这,是要找死的节奏吧?

    “李,男,方!”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一瞬间,两个女人同时发出一声河东狮子吼,继而暴起,把他扑倒在沙发上,粉拳上下翻飞,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李人渣仅仅对其中一个女人,她或许还会半推半就半生气,又半认真的,被他好好吃顿豆腐。

    兴趣甚至,就地被推倒——也不是不可商量。

    可女人都是要面子的啊,尤其(身shen)份超然的她们,怎么可能(允yun)许这人渣如此放肆?

    什么狗(屁pi)的出卖色相来讨好他啊,都见鬼去吧,不把他打成猪头,誓不罢休!

    有理和没理之间,只相差一线。

    刚才还占据绝对主动的李南方,就因为他不经大脑的轻佻动作,优势瞬间丧失殆尽,唯有双手抱着脑袋,任由两个化(身shen)为小泼妇的女人,骑在他(身shen)上又掐又拧,疼的他哇哇乱叫。

    急了,双手伸进睡袍内,也开始乱掐乱扭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大惊,尖叫连连的跳起来,压着睡袍下摆仓皇逃上了二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