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41章 你们太过分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眼看就要登台演出了,经纪人助理却跑来敲门,说有人找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人,现在国内绝对是超一流明星的韩慧桥,绝对不会理睬的,也许还会发脾气,不知道我正忙着呢?

    但找她的人,是比唱响娱乐更牛((逼))的青年娱乐,在整个亚洲都数得着的老大,国内百分之四十的超一流明星,都是出自那儿,自凡是在道上混的,没有谁敢和他们对着干。

    “好,好好,稍等。志龙,是开门。”

    赶紧站起来,把地上那些被揉成一团的手指仍在废纸篓内,又拿起空气清新剂好好喷了几下,韩慧桥才让崔志龙去开门。

    跟随助理进来的,是一个年逾四旬的女人,高颧骨薄嘴唇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一看面相,就知道这是个说话办事相当刻薄的人,让人看着就讨厌。

    不过韩慧桥却不敢有这想法,看到她后稍稍愣了下,随即双手放在小腹前,微微弯腰问好:“宋姐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位宋姐,是青年娱乐董事长的几个助理之一,权力相当大,一般她出面,就代表着老沈亲自到场,韩慧桥哪敢不对她恭恭敬敬的?

    经纪人助理是入行没多久的新人,崔志龙顶多就是个长了张小白脸的化妆师,俩人还没资格认识宋助理,现在看到韩慧桥对她这样客气后,心里都吃了一惊,知道再滞留当场不好了,相互使了个眼色,悄悄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宋姐却喊出了他们:“我不希望有第四个人,知道我曾经来过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不用韩慧桥吩咐,俩人齐刷刷的弯腰称是,这才退出去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青年娱乐的人来找慧桥姐,还这样神秘,不会是想把她挖过去吧?”

    经纪人助理,悄声对崔志龙说: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就好了。青年娱乐啊,嘿,想想就激动。”

    崔志龙却撇了撇嘴角:“这有什么好激动的?你以为现在的青年娱乐,还是以前的青年娱乐呢?李冉节自己找死的行为,连累了整个韩娱乐不说,据说就连他们的老板,在董事局会议上都给股东当场道歉了。他们这时候来接触慧桥姐,无非是要被迫抛弃李冉节后,要重新培养一个台柱子了。呵呵,我要是慧桥姐,就绝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要说崔志龙还是有几分见识的,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但他还是猜错了。

    化妆间内,宋姐款款坐在韩慧桥搬过来的椅子上,打量着屋子里抽了下鼻子,微微皱眉:“什么味道,这么古怪?”

    虽说韩慧桥喷洒了大量空气清洗剂,但这间屋子通风不畅,所以不可能把**的味道,完全遮住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们都在暗中说你是没人要的老姑娘呢,连这味道都不知道——在心中鄙视了一个,韩慧桥陪着笑脸:“可能是屋子返潮吧?宋姐,您大驾光临,不知道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对韩慧桥这个亚洲超一流女星的恭敬态度,宋姐还是很满意的,接过一瓶矿泉水,淡淡地说:“说来也凑巧了,我来新加坡本来是因别的工作,刚从酒店出来路经此处,接到了沈大小姐的电话——”

    听她提到沈大小姐后,韩慧桥本来微微躬着的腰板,再次弯了下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她很清楚沈大小姐是谁,除了青年娱乐董事长的独生孙女沈云再之外,还能有谁能值得宋姐尊称大小姐?

    沈大小姐,那可是青年娱乐的未来掌舵人,年轻轻就获得了哈佛大学的经济、哲学双博士,跆拳道五十年间最出色的明(日ri)之星,更被娱乐圈称之为南韩第一美女。

    据说,南韩最大现代集团的少东家,也被她的学识、美貌深深吸引,从去年就对她展开了如火如荼的(爱ai)(情qing)攻势。

    如果她要来娱乐圈发展,那些奉韩慧桥金喜儿为绝对偶像的铁粉们,肯定会叛变投敌,被她圈走的。

    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,韩慧桥眼前就浮现上年初时,偶尔在机场看到的沈大小姐样子,发自内心的为她心折时,也没敢漏听宋姐的话。

    “韩小姐,你听清楚我说的意思了吗?”

    把来意说完,宋姐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,放在了桌子上:“这是五十万美金。大小姐说了,如果你答应,并能按照她的意思去做,事后还有五十万美金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张银行卡,双眼放光的韩慧桥,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:“宋姐,请大小姐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!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宋姐从椅子上站起来,刻薄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:“我就不打搅韩小姐工作了,再见。哦,大小姐说过了,她真心不想知道太多的人,知道我来找过你。”

    我傻了,才会让人知道你送我银行卡呢。

    韩慧桥连连点头说是,恭送宋姐离开后,一把抓起银行卡用力亲吻了下,抱在怀里来回的转了几个圈:“呵呵,我们老板本来就一再嘱咐我,要让那些可恶的华夏人知道韩星的厉害——你却又送来天大好处让我这样做,我想不答应,都很难啊。”

    收好银行后,韩慧桥又说:“不过,宋姐的办法更好一些。李南方?就是个对着镜头大放厥词的小子吗?我现在强烈怀疑这个人的智商啊。明明刚得罪了我们整个韩娱,现在却又来请我们给他拍广告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,腆着脸的求打。((贱jian)jian)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切!”

    李南方猛地打了个喷嚏,揉着鼻子说:“谁家美女又想哥哥,念叨我的名字了?”

    他觉得,暗中念叨哥哥名字的美女,应该是家里客厅沙发上坐着那两个。

    还没下车时,他就透过窗户玻璃,看到他小姨俩人挤在沙发上,勾肩搭背人手端着一杯红酒,小声嘀咕着什么了。

    从她们飞快向外看一眼,接着低头轻笑的动作中,李南方察觉出了不妙,有心想调转车头直接走人,让这俩商量该怎么暗算他的女人大失所望,但想到与贺兰小新那个今晚十点半,不见不散的神秘约会后,心中一((荡dang)dang),又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就她们这点小智商,无非是在房门上放水盆,门把上涂抹胶水,趁我不注意在我碗里撒盐——还能会搞什么呀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嗤笑,耸耸肩开门下车,故作潇洒的单手抄在口袋里,吹着口哨走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沙发上的那俩女人,立即停止了交谈,抬头看着他,好像在看耍猴、哦,不对,绝对是一副看好戏的嘴脸。

    和哥玩斗智斗勇,你们注定会失望的!

    李南方用脚尖开门,抬脚刚要迈进去时,却又猛地缩脚,迅速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预想中从上方倾洒而下的洗脚水,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他有些纳闷的抬头向上看时,就听那俩女人说:“咦,童童,你男人又犯病了吗?好端端的忽然后退,猴子般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犯病,也是中邪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应该是中邪了。你看,他在研究门把呢。难道说,你男人对门把有特殊的癖好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哦,他在看上面有没有胶水。”

    “哈,怀疑我们暗算他?”

    “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,是他行事作风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新姐点头,满脸幸灾乐祸样子的看着李南方:“不过,他这次却猜到君子的初衷了。但很可惜的是,他猜不到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别和他说,拖鞋底子上扎了钉子——”

    确定门上没什么机关消息的李南方,无视两个女人的嘀咕声,换上拖鞋的右脚即将落地时,就听岳梓童这样说到,心中一凛,暗叫不好,却已经晚了,大脚趾那儿传来钉子扎进(肉rou)里的刺痛。

    这两个心思歹毒的女人,没有在客房门上动手脚,却把钉子偷偷刺进拖鞋鞋底子里,让万般谨慎的李南方着了道。

    这钉子,肯定是贺兰小新这欠草的娘们安上的,岳梓童还没有这么狠的心,不但用了足足五厘米长的钢钉,还在钉子上抹了辣椒油!

    “贺兰,小新!”

    火辣辣的刺痛感,瞬间点燃了李南方内心中的怒火,面目狰狞的大吼一声,抬脚猛地向前甩去时,(身shen)子不可避免的向后倾斜,重心压在了左脚脚后跟上。

    接着,同样火辣辣的刺痛,过电般从脚后跟再次传来,疼地他(身shen)子一个趔趄,慌忙伸手去扶门框。

    草贺兰小新一万次啊,一万次!

    门框上才抹了胶水!

    而且,李南方试图猛地踢出右脚上的拖鞋,当暗器砸在贺兰小新脑袋上的愿望,也落空了。

    两只拖鞋上,也抹了强力胶水,就别想轻易踢出去。

    冷静,冷静,老子一定要冷静,千万不能再让这俩娘们看笑话了!

    李南方强忍着疼痛,闭眼深吸一口气,先用左脚脚尖踩住右脚拖鞋后跟,慢慢解放出那只脚后,再抬起左脚,左手一点点把钉子从脚后跟里拔了出来,随手仍在一旁。

    李南方面色狰狞,双眼好像恶狼那样,恶狠狠瞪着那俩女人,又慢慢缩回了被粘在门框上的右手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——洗脚水从天而降,把他淋了个落汤鸡。

    原来,有一根白色的银线,被胶水粘附在了门框上,高度、角度,恰好是李南方受疼后,下意识伸手去扶的地方,在他缩回手时,扯动了银线,带动了头顶上方安装巧妙的机关——

    这,应该是岳阿姨的手笔。

    也唯有干过特工,受过专门安装消息机关的主,才能布置下如此巧妙的机关。

    唉,洗脚水也就罢了,干嘛要在洗脚水内,夹杂了大量的辣椒油、风油精之类的调料,来摧残接连中计的李南方,进一步打击他男人的自尊呢?

    你们,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瞎子般扶着墙壁走进洗手间,刚进门右脚就被铁锚夹住的李南方,心里默默地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