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38章 找个明星来做广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站在张翰(身shen)边的两个男人,立即掏出了刀子。

    当着岳清科的面,当着所有张翰昔(日ri)同事的面,他要被活生生凌迟处死!

    这是龙城城的打算,她早就算到岳清科不会在意张翰的死活,把他带来这儿残忍虐死,只为给岳清科一个血腥下马威,给其他手下敲响警钟,look,这就是背叛我龙城城的下场!

    知道这女人有多心狠的岳清科,立即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,赶紧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忍看,而是不敢看。

    不忍,与不敢只是一字之差,但区别却很大,他压根不在意张翰的死活,又是怎么被虐死,只是真心不愿意,有人惨死在这环境优美的地方,还是因他而死,夜半会不会出现鬼魂?

    唉,重金打造的这地方,不能要了。

    岳清科心中轻轻叹了口气时,却听拉长声音在下令的龙城城说:“把他左手打断,赶出去,以后不许再出现在我面前,要不然就是个死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只是把他左手打断,再赶出去,这就算完了?

    那俩拿着刀子,准备开始割(肉rou)的手下闻言,蓦然愣住,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仅仅是打断左手,还不是右手,这算惩罚吗?

    这,这该是龙家姑(奶nai)(奶nai)该说的话吗?

    她被菩萨附体了?

    不但众手下懵了,就连岳清科,张翰本人,也都懵((逼))万分,猛地抬起头,努力睁大的眼睛里,透着不可思议的狂喜。

    这一刻,菩萨还真是附在了龙城城(身shen)上——她肚子里那条正在孕育着的小生命。

    没有谁告诉龙城城,说以后最好是多做善事,给没出世的儿子积德,但华夏故老相传的传统,已经在不知不觉,能影响到所有人,尤其李南方刚让她品尝到了恋(爱ai)的滋味,本来坚硬的黑心,开始变柔,变红。

    龙城城秀眉皱了下,淡淡地问:“怎么,没听到我说的话?”

    “听、听到了!”

    那俩准备行刑的手下,慌忙点头,收起刀子,看向了同伴,意思是说,赶紧去给找棍子呀。

    “谢、谢谢龙大小姐!”

    张翰忽然嘶声喊叫了声,双膝当脚走,向前挪动了几步,左手扯过一把椅子,接着高举起来,抬头对昔(日ri)同伴笑道:“不必、不必麻烦兄弟们了。我只想兄弟们记住,以后千万莫要学我。好好伺候大小姐,是你们的福气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这个字时,张翰大吼一声,高举起的左手,狠狠砸向了椅面边角。

    喀嚓一声大响声中,夹杂着瘆人的骨折声。

    实木椅子干脆散架,张翰左手腕骨折断,直接刺破皮肤,灰白色的断骨,带着血,在阳光照耀下,看上去是那样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谢、谢谢大小姐饶命之恩,唯有来生为您当牛做马报答!”

    额头黄豆大的冷汗,刷的淌下,张翰用力咬着嘴唇,强迫自己别昏过去,右手托着左手,弯腰低头,在地上砰砰地磕了几个响头。

    这人说起来,也是一条汉子,不然也不会被龙城城重用,只是没经住岳清科的(诱you)惑,这才走错一步,落到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但也是最好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滚吧,我还稀罕你的——呕!”

    龙城城皱着眉头,摆摆手刚说到这儿,胃部忽然剧烈闹腾起来,连忙抬手捂住嘴,站起来跑向旁边,弯腰向外吐清水。

    望着她的背影,岳清科先是愣了下,接着(阴yin)险的笑了。

    难闻的血腥气息,是催吐的最佳气体,普通女人在看到张翰自断左手这血淋淋的一幕后,反胃呕吐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龙城城是普通女人吗?

    普通女人的心,有她的万分之一黑,就算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她却吐了!

    那么,只能证明——她肚子里怀上宝宝了。

    岳清科刚当父亲没多久,对女人的妊娠反应,那绝对是门儿清的,一眼看出龙城城怎么回事,也不难。

    “送他去医院吧,再给点钱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吐了几分钟,才脸色苍白的拿纸巾擦了擦嘴角,吩咐手下,把这会儿实在坚持不住的张翰,送到医院里去。

    手下得令,立即架起张翰,向车子那边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别看龙城城没有把背叛她的张翰凌迟,只让他断了左手,算是小小惩罚下,但对其他手下起到的警告力度,却比把他割成碎片,还要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毕竟打工仔,没谁喜欢一个狠心冷血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城城,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胆战心惊的岳清科,站起来走到桌前,挨着龙城城坐下来,端起他的咖啡杯,慢条斯理的喝了口,笑道:“变善良了,这可不像你。但变化最大的么,则是——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目光落在了龙城城的小腹上,嘴角的笑意更浓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    岳清科的忽然改变,让龙城城稍稍惊讶了下,随即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她也没打算否认什么,告诉岳清科她已经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,这本(身shen)就是她今天前来的最终目的。

    不等她主动说出来,岳清科就看出了,这恰好免了她再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小腹,龙城城无声的笑了下:“一个多月了,很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是那个李南方的吗?”

    岳清科见龙城城坦诚此事时,并没有避讳那些保镖,就知道她要决心摊牌了,干脆也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龙城城抬头,看着他:“除了你和他,没谁敢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怎么办,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你打算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,绝不能姓岳。”

    岳清科沉默片刻,缓缓说道:“这是我的底线。我岳家的第三代接班人,不能是外来者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呵呵轻笑:“我也没打算让我儿子,姓岳。说实话,我现在特别讨厌姓岳的。”

    “离婚?”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解决办法吗?”

    龙城城淡淡地说:“离婚后,你恰好娶你的水儿。岳清科,在这件事上,算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说是双赢。我知道,你从嫁过来的那一天起,就看不起我的。和你生活在一起,我仿佛每天都处在水深火(热re)之中。现在终于解脱了,全(身shen)心都感觉轻松无比。唉,这天,怎么就这样蓝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的孩子,因意外夭折。你的大宝,小宝,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轻声说:“岳清科,你最好记住我说的这句话。这,绝对是我们认识以来,我第一次认真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满脸都是得意的岳清科,嘴角猛地跳动了下:“龙城城,你这要求,也太过分了。我并没有伤害你孩子的任何想——”

    龙城城打断他的话:“我怎么说,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岳清科深吸一口气,片刻后:“好吧。我只能求佛,保佑你母子平安了。你,还有什么条件吗?”

    “两个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伸出两根白生生的手指:“第一,咱们离婚只是在暗中,除了你父母之外,谁都不许告诉。这样,才能确保我当前工作,能不受任何影响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呆在青山,李南方(身shen)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该你关心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。”

    岳清科点头:“说第二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别再去招惹李南方。就算他必须死,也是死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对我来说,当然更不算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岳清科大度的笑了下:“没离婚之前,我派人去收拾他,那也是出于男人的自尊心作怪。但我们既然已经友好离婚了,我和他,就没这方面的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龙城城微微眯起眼,拿起一颗桔子:“那,哪方面有关系?”

    岳清科微微晃着咖啡杯,悠悠说道:“就是不知道,以后我见了他后,要不要喊他一声妹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喊他妹夫?”

    龙城城愣了下,接着嗤笑出声:“切,就算我离婚后嫁给了他,又和你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岳清科更加的沉稳,仰面朝天轻轻叹气:“唉,我也是在派人刺杀他失败后,才知道他,原来是我们岳家最小的女儿,岳梓童的未婚夫。现在说起来,你还是他的大舅嫂子呢。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轻响,龙城城手里的桔子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忽然间,坐在小溪边盯着水面想事的李南方,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,迅速回头看去,就看到贺兰小新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,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女人,与岳梓童嘀咕完后,建议悄悄过来,把该死的李人渣推进水里,算是给姐妹俩出口被他欺负的恶气好了。

    岳阿姨自然是高举双手赞成,极力推荐她来做这件事,因为本小姨是长辈嘛,欺负晚辈的话,面子上会不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唉,你小子,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警惕了?没劲,真心没劲。”

    偷袭失败的贺兰小新,皱着小鼻子微微摇头,走到他(身shen)边坐了下来:“昨晚,你可是把我家童童给欺负傻了。哼,我说李南方,咱能不能像个男人啊?趁着人睡觉亵渎童童,(诱you)导她给你打灰机不说,还让人品尝你的味道——这,这也太那个了吧?我这个外人,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李南方双手抱头,做了个痛不(欲yu)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岳梓童真是个傻蛋,怎么什么话,都给贺兰小新说?

    以后我们结婚在一起了,晚上用什么姿势,你是不是也要给她说一遍?

    握了个草,真以为她是你无话不谈的闺蜜啊,这就是一美女蛇!

    “抱着脑袋,很头疼的样子干嘛?”

    看了眼在不远处小溪边洗脸的岳梓童,贺兰小新笑吟吟的悄声说:“是不是在埋怨她,不该把什么事也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人(爱ai)怎么说,就怎么说,不管我事。总之,我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算计她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张嘴打了个哈欠,不耐烦的说:“你给我去一边。我还有正事要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找个明星来做广告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