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35章 梨花带雨,美不胜收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人在愤怒中的力气很,尤其是岳梓童这种半吊练家子,脑袋发(热re)时的出手,更是没轻没重的,恰好又是捣在新姐的要害部位,当场就让她惨叫一声,摔倒在地上后双眼翻白,闭过气去了。

    犯错后的严重后果,是能让发疯者最快清醒过来的良药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惨叫声,让岳梓童彻底清醒过来,松口(挺ting)(身shen)猛回头,看到她仰面躺在地上,双眼翻白,手脚抽搐,(胸xiong)膛更是网上一窜一窜,摆明了随时要挂掉后,本小姨立马慌了。

    哪还顾得上收拾李南方啊,慌忙翻(身shen)下马,单膝跪地弯腰伸手,刚要把贺兰小新抱起来,就听李南方沉声喝道:“别动她!”

    心口部位遭受重创的后果,与突发心脏病差不多,都是心率瞬间失衡,狂跳的厉害,最佳处理方式就是平躺在地上,千万不要随便挪动,本来没事的人,也能折腾毁了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很简单,受过这方面训练的岳梓童,其实也很清楚,只是看到误伤新姐后,毛了个魂飞魄散,忘记宜静不宜动了,才伸手去抱她,这也是(情qing)急之下的本能反应,当然不是要她死。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盼着这心机裱去死,可也不能死在岳梓童手里啊,真要就此挂掉,他小姨铁铁会被贺兰家制成蜡人,让她跪在坟前张着嘴的忏悔,这才连忙出声喝止。

    手指刚碰到贺兰小新,听到李南方的断喝后,岳梓童顿时醒悟,触电般的缩回手,连声大叫新姐醒来,新姐醒来。

    新姐就是不醒来——

    她睁大的双眸里,瞳孔已经有了扩散现象,呼吸也变得微弱,抽搐的(身shen)子不怎么动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已经踏上黄泉路的表现,岳梓童才狠命一击,让新姐那健康的心脏骤停,如不及时抢救,就别想再享受这花花世界了,什么一号三号,美酒男人的,统统都是神马浮云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可吓坏了,赶紧边深(情qing)呼唤着她的名字,边给她掐人中。

    “挤压心脏,给心脏加压,迫使心脏重新启动,快!”

    本来撤下领口查看肩膀咬伤的李南方,见事(情qing)不对劲啊,再也顾不上自个了,吆喝着岳梓童以正确方式抢救伤员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岳梓童哦了一声,双手压在贺兰小新(身shen)上,就大力按了起来,边按边喊新姐醒来。

    “闪开,按哪儿呢按?”

    看到她在(情qing)急之下,居然双手按着贺兰小新胃部,在那儿一下一下起来后,李南方又急又好笑,知道她已经方寸大乱,如果等她清醒过来了,新姐那一缕香魂,也该悠悠飘进鬼门关了。

    就人如救火,李南方来不及多想,伸手抓住她肩膀,老鹰提小鸡那样,把她给提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快,快救救新姐!”

    岳梓童这次可不敢责怪小外甥无礼了,泪水横流的命令他,立即使出吃(奶nai)的本事,来抢救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吃(奶nai)的本事嘛——李南方表示他是此中高手,更不介意吃新姐这种(性xing)感女人的(奶nai),只是这个吃不是用嘴,而是用手,双手叠加着,按在她左边山峰下,快速有力的按压起来。

    唉,话说女人这孩子粮仓大了,也不完全是好事,最起码在给她采取心脏按压时,要比抢救太平公主费力多了,毕竟弹(性xing)减震的道理,可不是用嘴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人工呼吸,要人工呼吸吗?”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跪在新姐(身shen)边,卖力按压着她(胸xiong)口,吭哧吭哧很费劲的样子,岳梓童在旁边急急的建议。

    给心脏施压,还必须要给她人工呼吸吗?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里问了句,觉得小姨可能说的没错,那就人工呼吸吧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伸手去捏贺兰小新的下巴,迫使这娘们张开她(性xing)感的小嘴,岳梓童抢先一步,双手掰开了她的嘴,弯腰低头,凑过去用力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她,很想告诉她,说你抢了我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来,我没力气了,呜呜。”

    吹了几下嘴巴,依旧没看到贺兰小新有生命复苏的迹象,岳梓童吓得浑(身shen)酸软无力,瘫坐在地上,抹着眼泪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我干的活嘛,你乱抢个什么呢?

    李南方瞪了她一眼,深吸一口气,趴下压在那张小嘴上,捏住有小鼻子,用力吹了出去。

    为了表示自己救人很卖力,李南方还特意往贺兰小新嘴里吹了些口水,表示很有成就感——

    也不知是按摩心脏起到了作用,还是人工呼吸立功了,总之当李南方第五次给她按压心脏时,她猛地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“醒了,醒了!新姐,你总算是醒了!”

    岳梓童欣喜若狂,连忙跪坐了起来,弯腰伸手,把她的小脑袋枕在了自己胳膊弯里,那笑容就像雨后梨花,美不胜收,让人心中一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心中一((荡dang)dang)的人,不是李南方,而是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岳阿姨又哭又笑的样子,心中遗憾新姐这么快就醒来的李人渣,真心表示看不惯。

    新姐心中忽然一((荡dang)dang),除了心脏迅速启动后正常工作的原因之外,还有别的因素。

    她忽然发现,岳梓童很美,很美的,美到她想据为己有,揉进自己(身shen)体里,白天晚上的抱着,不松手。

    很久以后,岳梓童都是无比的后悔,后悔这一肘,在差点把新姐送进鬼门关的同时,也改变了她的(性xing)取向——本来一比正常人还要讨厌(性xing)生活的人,自鬼门关前到此一游后,居然对男女之间,女女之间的那种私生活,有了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生理学上,把这种既喜欢玩男人,也喜欢与玩女人的(性xing)取向,称之为双(性xing)恋。

    一般的双(性xing)恋,很少有先天(性xing)的,基本都是小时候的成长环境不怎么健康,或者受到了某种刺激,才导致心理上的明显改变。

    成长环境,一般是被女(性xing)长辈所影响,尤其那种强势女人教育出来的孩子,从小就特别崇拜母亲,本来很正常的心理,就被一点点的扭曲了,搞得男孩子长大后,会有恋母(情qing)节,女孩子长大后,对女人也感兴趣。

    所以奉劝那些自以为我是玉皇大帝的母妃娘娘们,如果要想孩子健康成长,那就收敛一下在家里的(淫yin)威吧,执迷不悟,只能是在挥刀自宫——自残下一代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少女时代,倒是正常健康的很,但岳梓童这无意中的一击,却把她健康的心理,给揍扭曲了。

    她刚从鬼门关回来后,睁眼来到阳间的第一眼,就看到了岳梓童最美的一面。

    梨花带雨还在笑的女孩子,才是最美的,足够迷倒任何的男人、女人、老头老太,谁也别犟,这是有可能发生的事实。

    像贺兰小新这种占有(欲yu)极为强烈的御姐,遇到好东西如果不能据为己有,那么就只能有一个结局,毁掉她!

    “童、童童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嘴唇颤抖了下,慢慢伸手,葱白般的纤指,在岳梓童脸庞上缓缓摸索着,带着(情qing)人般特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岳梓童笑得更加好看了,抬手捂住她手背,泪水噼里啪啦落的更急,用力点头,泣声说:“新姐,对、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别内疚,你不是故意的,我也又活转了过来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说着,贺兰小新的右手,从岳梓童手中抽出,顺着她的个(性xing)嘴角,圆润下巴,修长脖子,精致锁骨,一路下滑,覆盖在了她左边的山峰上,五指慢慢拢起,捏住了一颗——谁在提醒兄弟,现在扫黄打非期间,不许细致描写女(性xing)(身shen)体的?

    好吧,就写这么多吧。

    总之,贺兰小新被岳梓童梨花带雨的笑脸,深深迷住,借着安慰她的机会,光明正大的吃豆腐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有点小奇怪,但她也没多想,俩人是好姐妹嘛,她有的她也有,她没有的——她也没有,摸摸索索,揉揉捏捏的,不算事,只要新姐别猛地一翻白眼,双脚一(挺ting)的一命呜呼,无论做什么,岳梓童都不会介意,更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有道是旁观者清啊,李南方发现不对劲了,贺兰小新看着他小姨的这眼神,这动作,怎么就这么暧昧,让人误以为她正在动什么坏心思呢?

    不过随即晒然一笑,觉得自己想多了,人家是好闺蜜,在一张(床chuang)上睡觉的次数,比他见到岳梓童的次数都多,也没感觉出小姨在(性xing)取向方面有什么不正常的表现。

    看来只是贺兰小新在死里逃生后,懂得珍惜生命的一种表达方式吧。

    也没在意,李南方知趣的走到小溪边,伸手拱起水泼在脸上,感觉有些渴,又喝了几口纯天然的小溪水,这才脱下衬衣,检查肩膀上的咬伤。

    一圈圆形的牙印啊,向外渗着血水,实在搞不懂她怎么会咬的这么狠,难道就不怕小外甥长狂犬病吗?

    拿水清洗了下伤口,站起(身shen)回头看了眼那俩相依相偎的女人一眼,李南方笑了下,顺着小溪边向西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在给她们留出单独的说话空间,顺便看看有没有蒲公英。

    蒲公英这东西,是大自然母亲给四肢动物的的馈赠,狼在受伤后,都懂得找蒲公英嚼碎了,弄成糊糊涂抹在伤口上,起到良好的消炎止痛疗效,更何况练李南方呢?

    只要是风吹到、阳光能照(射she)的地方,就会有蒲公英的存在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李南方就找到一大丛蒲公英,捡着长得茁壮的,采断放手里搓成泥,敷在了伤口上,火烧般的疼了下后,伤口就安稳了。

    坐在小溪边,沐浴在阳光下,感受着暖暖的秋风,微微闭着眼时,心(情qing)是最为平静,脑子最灵敏的时候了,平时许多想不到的事,现在都能想到。

    好像很久,都没有龙城城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那个论起心机不输给贺兰小新的女人,只因她肚子里怀了李南方的种,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,总能让他在不经意间想到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