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32章 我唯有以身相许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要让那些人大吃一惊?是马精,还是驴精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在他(胸xiong)前砸了一拳:“再敢胡说八道,休怪我动用家法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很想问问,她所谓的家法是什么玩意,不过忍住了。

    当前最重要的,还是给她足够的虚荣心,来维护她的自尊:“小姨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但我真心不想连累你。再说了,就算你不怕被我连累,可人家腿模公司那边,也不敢冒险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冷笑:“如果是国外来的腿模呢?”

    “国外来的腿模?你、你能为我联系到国外的专业腿模?可白天时,新姐还说,国外那些大长腿,都不会来华夏接单。国内都没谁愿意接我这小破公司的活了,更何况是国外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发誓,今晚的装傻卖呆,绝对是他人生中最成功的一次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新姐说的话,却不代表着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得意的抬手,用拇指点了点自己鼻子,问:“有没有听说过克劳馥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克劳馥?”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:“当然听说过啊,那可是全世界心目中的完美女神。三十六e的(胸xiong)围,一米一四的长腿,缠在腰上的感觉,简直不要太爽——哎哟,你扭我耳朵干嘛?说实话也不行,这(日ri)子还有法过吗?”

    打开岳梓童的白骨爪后,李南方蹭地蹦了起来,满脸的惊诧:“靠,你千万不要告诉我。你为我在国外找的专业腿模里,就有克劳馥吧!”

    小外甥好像大白天见鬼般的惊诧,让岳梓童相当满意,原谅了他忽然蹦起来诳她差点爬地上的严重失误,得意而矜持的点了点头:“这次算你小子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乖乖,克劳馥真要来青山,穿着我的南方丝袜走秀?”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的傻呆呆模样,可不是装出来的,是发自真心的。

    正如他早就听说过克劳馥的大名,叶小刀也几次蛊惑他,找机会尝尝世界第一美腿的**滋味,他也很动心,但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一直没有得逞。

    雅萍集团执行总裁给岳总打电话,本来就是他授意的。

    可艾微儿在和他通话时,却没告诉他说,要请世界第一美腿,前来给他走秀。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了,还会不会让艾微儿给他小姨打电话,还真得好好琢磨下,毕竟能请克劳馥来给走秀的机会,真心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号称世界第一大长腿的克劳馥,就像汤姆汉克斯那样,是电影票房的保证,当前在南方集团各方面都使出吃(奶nai)的力气,来推广产品的当前,能够请到她,那就相当于上了保险,南方丝袜想不火,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小姨我对你是真心好吧?”

    岳梓童拍了拍旁边,感慨的说:“来,坐下,让你近距离感受下小姨我呵护你健康成长的真心。唉,能够请到世界第一美腿来走秀,绝对是每一家时装公司最大的心愿。别说是国内了,就算是在欧美,也就是雅萍集团那种大财阀,才有能力与她签约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岳阿姨用了足足半小时,才把雅萍集团执行总裁忽然给她打电话,巴结她——的事,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尤其她是怎么一心为小外甥着想,冒着得罪艾微儿的风险,直言不讳的提出,要请克劳馥等人为南方集团走秀的过程,说的更加惊心动魄,仿佛走钢丝的人,一不小心,就会跌下万丈深渊那样。

    幸好,艾微儿总裁被她尊老(爱ai)幼的高尚(情qing)((操cao)cao)所打动,许诺等克劳馥等人来华后,一切都听从她的安排。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她在吹,还是很感动。

    接到艾微儿电话,请她帮忙演戏时,李南方就算放弃请国外超模走秀的机会了,觉得岳阿姨肯定会欣喜万分之余,周一再在公司宣布这个好消息——然后,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,精力用在本次时装节上。

    而且,从她说话的口气里,聋子也能听出,她是多么希望能让仙媚丝袜,穿在世界那双世界第一美腿上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却把这机会让给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这已经足够说明,平时总被她可劲打击的李人渣,在她心里占有不一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感动了没有?”

    又把头歪在李南方肩膀上的岳梓童,抬头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“无以为报,唯有以(身shen)相许!”

    “滚你的淡,我稀罕么我?”

    岳梓童骂了句,闭上眼喃喃地说:“在克劳馥她们来之前,不许对任何人说这件事。包括新姐——一来这样能形成有力的惊喜效应,二来也能预防那些黑手,会想方设法的搞破坏。这件事,就交给我来给你策划吧。你公司里除了董世雄外,就没个成器的。唉,别看你现在翅膀硬了,不听话了,可来到重要事上,还需要小姨来给你把关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话的声音,越来越低,终至不可闻。

    她睡着了。

    昨晚就没怎么休息好,今天早上起得早去晨练,午后又接连被贺兰小新惊吓了两次,关键是她现在毒瘾得到了满足,全(身shen)心的放松,显摆完了,也听够了李南方的感激之词,倦意潮水般的涌来,不知不觉间睡着了。

    星空下,岳梓童那张(娇jiao)俏的脸,无比的恬静,长长的眼睫毛,好像一对蝴蝶翅膀那样,覆盖住了那双秋水双瞳,小巧(挺ting)秀的鼻子,睡着时依旧透着不屈的倔强,嘴角却稍稍上弯,勾勒出笑的弧度。

    她肯定做美梦了。

    美梦中,她就是走在红地毯上,被成千上万人夹道欢迎,每道看向她的目光里,都带着崇拜的女王。

    也许,在她被迫要嫁给李南方后,唯有在梦里,才会暴露出她(娇jiao)憨女孩子的本色吧?

    她,就像一块玉。

    温玉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是第一次,这样认真的,长时间的,观察一个在睡梦中的女孩子,并尝试能走进她的梦里。

    他成功了,岳梓童嘴角的恬静笑意忽然不见,秀眉也微微皱起,眼睫毛急促的扑闪了几下——这是在梦中受惊,害怕的本能表现。

    搞得李南方很没面子,赶紧收回所谓的意念,反手脱下外衣,披在了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惊扰别人的美梦,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犯罪行为。

    荒郊野外的深夜中,寒气越来越盛,周围更是死一般的宁静,仿佛连不断眨眼的星星,看上去也诡异的要命,偶尔有一只受惊的野鸟,扑楞着翅膀从不远处飞过的声音,不但没打破这死寂,反而显得更加静谧。

    人是群居动物,远离闹市露宿荒郊野外时,哪怕明知道没有任何的危险,可也想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,唯有那样才能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不害怕,就是觉得这种气氛怪怪的,远不如钻进车里觉得安心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念头刚升起来,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脸庞贴着他(胸xiong)膛的岳梓童,睡的无比安宁,呼吸均匀,嘴角又弯起了笑意,让他实在不忍心打搅她,只好慢慢把她向怀里搂了下,靠在小枫树上,抬头仰望着星空,不久后就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旁边草丛中的手机屏幕,好像亮了一下,这是有人拨通了他手机,却又抢在铃声响起之前,挂掉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李南方觉得有人一个劲往他怀里钻,双手搂着他的脖子,两条腿夹住了他左腿,相当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刚要醒来,一阵女孩子特有的香气钻进鼻子里,就像安神的麝香那样,让他又睡着了,可是双手有些冷,下意识去搜寻暖和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的手,自己探索到两个软绵绵,温暖暖,光滑细腻的东西后,立即舒服多了,不再挪窝。

    慢慢地,东方遥远的天际边,出现了曙光。

    停放在不远处的路虎,车灯黯淡了很多,接近一个晚上总是亮着灯,却没有打火,电瓶有些亏电。

    车灯越来越黯,只剩下隐隐一圈昏黄时,天光大亮,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着,到处去搜寻早起的虫儿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只祖上缺德的鸟,横掠过小枫树下时,一滩灰白色的‘天分’从天而降,不偏不倚,吧嗒一声落在了李南方额头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李南方皱了下眉头,接着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他梦到了一个女人,看不清面目,却能确定她很漂亮,尤其(胸xiong)前那两个大馒头,碰一下就要哆嗦半天,又香又软,应该超好吃。

    正是血气方刚的男人,睡觉时做这种梦,简直是太正常了,受到刺激的大脑皮层,立即下达指令,让他踏上的**的道路,骑跨在一匹胭脂马上,肆意驰骋——简称跑马。

    远处,有进山的车辆笛声,把香甜睡梦中的岳梓童唤醒,然后就嗅到了一股子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缓缓睁开了眼,灰蒙蒙的看不清,好像有阳光,但光线却被东西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有咚咚的匀速响声,自耳边响起,低沉有力,仿似是心跳。

    不是仿似,就是心跳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她慢慢明白了过来,她是趴在一个人的(胸xiong)膛上睡觉,双手抱着人家的腰,双腿夹着人一根腿——至于睁眼后看到灰蒙蒙的,则是因为她的小脑袋,钻到了人家衬衣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记忆,就像洪水倒灌般的席卷而来,让她很快就想起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昨晚她在向小外甥表功时,是倚在他肩膀上的,困得不行,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,可能是半夜感到冷了吧,才自己钻进他衬衣下,倾听着他的心跳声,无比香甜的睡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相拥着睡觉,她只要睡得很舒服,那么另外一个人肯定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最起码,他的胳膊腿什么的,应该都被她压的血脉不通,酸麻了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呀?

    酸麻就酸麻好了,我还给你找那么多国际超模呢,借用你(身shen)子当(床chuang)睡一觉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只是,本小姨怀里的那双猪手,又是谁的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