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31章 你的事,我要管到底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没出现之前,岳总是真心不希望他来接自己的。

    她实在没脸、哦,是没信心面对任何人,只想像那蚕茧那样,把自己紧紧包裹起来,不让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,尤其是熟人,

    他们每一句真心的安慰,劝说,都会被她误以为是讥讽,自卑心越来越强,最终抛弃整个世界,也被世界所抛弃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了,豹子般的猛士主动来投,说要给她当马夫,看大门,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,又主动给她打电话,腆着脸的送好处,不要都不行啊,要不然就跟你急——

    两个了不起的大人物,主动来投靠、讨好岳总,如果还不能给予她超级自信,相信老天爷会立即打雷,把她给霹雳了拉倒。

    当前苍穹星光璀璨,没有丝毫要打雷的趋势,带有凉意的夜风,就像小外甥的手,温柔到难受的从她(身shen)上轻抚而过,让她酸爽的只想纵声高歌,原地来一段霹雳舞,才能抒发她内心激动之万一。

    她的生活无比的精彩,她的明天是那样的美好,把该死的自卑深深埋葬,让希望充斥在田野上,让小外甥——滚粗,少来献殷勤!

    李南方很乖,立即调转车头,向来路驶去。

    “靠,你还真要走啊?”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她觉得,她刚才演的不是太过啊,女人撒(娇jiao)时不都是(爱ai)说言不由衷的话,正话当反话说,让男人自己去斟辨,分析出她正确的意思,再摇头摆尾的跑来讨好吗?

    可这厮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没斟辨出她在正话反说,真以为她在生气,才赶他滚粗?

    他什么脑子呀?

    猪脑,还是狗脑?

    真是气死我了!

    岳总大怒,弯腰伸手找石头,准备把这厮的车后窗玻璃砸碎了!

    必须给这人头猪脑子的家伙一个教训,让他养成以后听本小姨无论说什么,都要三思再做决断的好习惯!

    小溪边的草丛里,有很多鹅卵石,最大的差不多有人脑袋大,最趁手的当然是小孩拳头似的那一种了,砸出去后,铁定能把车窗玻璃砸个粉碎的。

    岳总一下就找到了趁手的武器,正要站起来时却又放下了,心想如果真给他砸碎玻璃,他应该会生气,然后和我吵嘴,甚至会动手动脚,就地把我拱倒在地上,成就好事——那样,岂不是葬送了我的大好心(情qing)?

    为了确保自己心(情qing)始终好,岳阿姨除下了右脚鞋子,抬手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鞋子砸在车窗玻璃上,应该不会造成任何损伤的,既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,还能抒发本小姨的不忿之(情qing),可谓是两全其美也。

    果然,高跟小皮凉鞋砸在后车窗上后,车子停下了,李南方从车窗内探出脑袋向后看。

    真怕把这小子惹恼了,不管自己驾车鼠窜而去,岳梓童不敢再正话反说了,抬手拿手指勾了勾:“小子,你给我滚过来。敢走一个,试着看!”

    李南方真被岳阿姨(娇jiao)躯一震,散发出的无双霸气给震住了,慌不迭的推门下车,(屁pi)颠(屁pi)颠的跑到她面前,刚要说什么,却看到他小姨还金鸡独立着呢,立即启动睿智的大脑,促使他跑回去,找到那只鞋子。

    “小姨,您先穿上,咱们再有话好好说?别生气。气坏了(身shen)子,还是您自己受疼受累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还算你有点孝心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转(身shen),单脚僵尸般的蹦达着,跳到小枫树边伸手撑住树干,抬起被黑丝包裹着的秀足,双眸朝天看着牛郎星,用力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南方会意,立即单膝跪地蹲了下来,左手捏住她脚跟,开始给她穿鞋子。

    小脚圆润,丝滑,握在手中有种让人想揣在怀里好好研究一番的冲动——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如此星辰如此夜,金鸡独立的小姨应该不喜欢这(情qing)调,李南方还是灭了这心思,乖乖为她穿好鞋子,站起(身shen)拍打了下膝盖,捏着嗓子说道:“娘娘,天色已经不早,咱们是不是也该起驾回宫了?”

    “不想回宫。”

    “那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好奴才,你来猜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谄媚的样子,在车灯、星光下看的很清楚:“不过,奴才却能从娘娘您(春chun)(情qing)散发的眉宇间,看出您有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,你才有喜了呢,你才眉宇间散发(春chun)(情qing)呢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骂着,抬脚在他裆部轻轻撩了一脚。

    李南方立即后退,惊恐万分的样子:“娘娘,这地方,可不是您能随便碰的。谁碰,谁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——噗!”

    岳梓童再也忍不住了,噗嗤一声(娇jiao)笑,顺着树干缓缓坐在了地上,抬手拍了拍旁边:“来,坐下,陪本宫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,荒郊野外的,咱们又孤男寡女,万一说着说着(情qing)动了,再做出伤风败俗的事(情qing),那岂不是会害了娘娘?”

    “(情qing)动你个大头鬼。快滚过来!”

    “渣!”

    在本小姨的威胁下,李南方唯有乖乖坐在了她(身shen)边,肩膀挨着肩膀,却是正襟危坐,目不斜视的。

    “说说——哈欠。”

    狂喜过后,再嬉笑会儿,岳梓童又有了那种无比空虚的难受感,抬手捂着小嘴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叹了口气,掏出从贺兰小新那儿拿来的香烟,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贿赂本宫呢,还是在残害本宫?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嘴上这样说着,手上却动作娴熟的一磕烟盒,香烟蹦出一根时,张嘴叼住。

    李南方为她点上,淡淡地说:“以后,我会想个办法让你把这玩意戒掉的。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的岳梓童,闻言愣了下,随即嗤笑:“切,不就是戒烟吗?算多大点事,我也没什么烟瘾,就是吸着玩,想戒掉,随时都能戒掉的,还用你来帮?说的,就好像我是在吸毒似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岳梓童吸了几口烟后,精神明显好转,闭眼惬意的叹了口气,(身shen)子慢慢倾斜,歪倒在了李南方肩膀上,喃喃地说:“说说,你和那女疯子又去了哪儿。背着我,又说了哪些坏话。必须一字不漏的说,胆敢有一丝隐瞒,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在来时的路上,李南方早就考虑好了,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又不能说,哪些话没谁说过,但他必须杜撰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做,只为能进一步维护岳阿姨的尊严,体现贺兰小新对她的姐妹(情qing)深,以及他发自内心的自我批评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岳梓童这种被蚊子盯一口,就能描述成和老虎大战三百回合的主,知道贺兰小新的真面目,要不然那就是能让李南方忙成狗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很生我的气,生怕我会得罪贺兰小新,给自己招灾惹难,为此不惜一再维护我,用心良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本小姨对你好了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悔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自我反省一万年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还敢不敢?”

    “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乖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满意的嗯了声,手指一弹,烟头飞走。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问:“如果有一天,我与贺兰小新发生了大矛盾,就像午后那种,事关生死的,你会帮谁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皱了下眉头:“这个问题,不该由我们女人来问男人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个问题,与流传甚广的那个测试(爱ai)(情qing)题大同小异,就是老婆问老公,我和你妈落水了,你会最先救谁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相当智障,偏偏又很现实,((逼))的男人不得不撒谎,女人才会满意。

    现在李南方忽然问出了类似的话题,岳梓童觉得这小子有些浪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说:“你最好是回答,而且不许开玩笑,因为你的态度,决定了我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站在你这边了,坚定不移的!”

    岳梓童脱口,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一喜,有些得意,到底还是咱们两口子关系近,希望她能说一番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的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双眼一翻:“只因人家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啊。别看你可能有些小本事,可我敢保证,你本事再大,新姐真要收拾你,你除了服服帖帖等着被宰之外,也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愿意了:“哦,就为这,你才帮我?”

    “同(情qing)弱者,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项传统美德。再说,你就算逊到家,你也是我岳梓童的人。哼哼,除非我死了。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再,在没有我的许可下,绝不(允yun)许任何人动你一根手指头。闺蜜也不行。有道是,打狗还要看主人——”

    听岳梓童说出这句话后,李南方就没听下去的**了。

    他不介意岳阿姨吹嘘,但你吹嘘时,给哥们留点面子好吧?

    再怎么说,哥们也是你未来儿子的老爸啊。

    “不乐意了?”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,扭住他耳朵转了几下,微微冷笑:“不乐意被我教训,那以后做事时,麻烦多给我动动脑子。别以为做了几件见不得人的事,就以为了不起,地球上容不下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越加郁闷,却又偏偏不能反驳,生怕会撕开她还在向外渗血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你懂得拒绝别人是好习惯,但你不能拒绝我呀。我是你什么人呀?我可是你小姨哦。你拒绝我,会让我觉得没面子,活着没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说的这样严重?”

    李南方汗了一个,开始主动把话题向她最感兴趣的那边带:“我这不是怕给你惹麻烦吗?你想想啊,如果你分给我几个腿模,让那些躲在幕后暗算老子的人知道后,能不怨恨你?我这也是为他人着想,大公无私好吧?算我求你了,别再管我的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,本小姨还管到底了!”

    岳梓童(挺ting)(身shen)坐直,用力拍了他膝盖一把,豪(情qing)万丈的样子:“我不但要管,我还要让那些人大吃一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