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28章 帮她找回自信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南部山区是能保证青山空气质量的后花园,尤其在秋高气爽的季节,晚上十点的星空,就像一块墨蓝色的镜子,星星亮的刺眼。

    双手抱着后脑勺,躺在草丛里,嘴上叼着一根草梗,翘起二郎腿,倾听着(身shen)边小溪潺潺的流水声,以及那蹦达不了几天的虫儿叫,再用鼻音哼上一曲妹妹想哥泪花流——这境界,肯定是超凡脱俗的。

    尤其对岳总这种常年生活在都市中,为更好生活而拼命工作的人,偶尔一次来荒郊野外凝望着星空发呆,感受阵阵凉风的吹拂,绝对能让她被世俗污染的灵魂,得到最好的洗涤效果。

    可总是打哈欠流泪,动不动就吸鼻子,觉得(身shen)心空虚无比,灵魂也不安分的,左冲右突想跑出来,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种无比难受的感觉,岳梓童此前从没有过,唯有接连吸鼻子,走到小溪边,用凉水洗脸,感觉才稍稍好一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宁可被野狼叼走,被厉鬼抓走,也不给人打电话,更不会步行回市区的倔强,支撑着,她肯定无法忍受这种空虚、烦躁到想杀人的滋味。

    嚼着草梗,苦涩的草汁滑进喉咙里后,空虚感又轻了点。

    她想睡觉。

    最好是闭上眼后,再也不会醒来,那样她就不会在见到任何人时,都会觉得人家在用有色眼镜看她了。

    一道雪亮的车灯,从那棵小枫树上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好像撕破乌云的闪电那样,一下子驱走了岳梓童的困倦,让她腾地翻(身shen)坐起,回头向东南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远远地,她看到两道车灯,慢慢停在了向这边来的岔路口上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跑过去看,岳梓童也知道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这么远的距离,人渣应该听不到本小姨的得意(娇jiao)笑声吧?

    “哈,哈哈,我呸!”

    岳阿姨得意的(娇jiao)笑声,惊动了方圆三十名内的所有虫儿,再也不敢放肆的叫唤了,生怕一个不小心,就会被那声我呸,呸出来的口水给淹死。

    这会儿,岳阿姨大有百花开发时我不发,我若发时百花杀的气场,小外甥担心她,才灰溜溜跑来接她的现实,让她精神大振,压过了那种莫名的空虚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走?哈,我会走?真以为我是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?”

    岳阿姨再次躺在草丛中,翘起的脚尖一晃一晃的:“瞎了你的狗眼呢。跪地上求我,都不带走的。哈欠,李人渣怎么还没有滚过来,给本小姨请安?”

    等了老大会,都没等到那辆车开过来,岳梓童有些疑惑的翻(身shen)爬起:“难道,来的人不是他?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的话音未落,旁边草丛内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“哼,这是给我打电话,让我自己走过去呢。你妹的,架子不小啊。咦,不是李人渣的?”

    看着在屏幕上闪烁的陌生号码,也没显示区域,岳梓童犹豫了下,闲着没事干,接通了:“喂,请问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在墨西哥十万大山内,并肩作战过的战友吗?”

    一个低沉有力的男人声音,从手机里传来。

    绝不是错觉,而是真实的,任何人在听到这个男人声音后,都会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联想到非洲大草原上,正在捕杀猎物的豹子,迅捷,凶猛!

    “记、记得,怎么会不记得!?”

    就像有电流,从岳梓童(身shen)上嗖地传过,让她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了。

    墨西哥对别人来说,也许是个很想去看看的国度,但对岳梓童来说,那地方却是个恶梦的起源地,每当想到那儿,就会像布偶岛附近居民,想到岛上那些诡异的木偶那样,后背冷气嗖嗖地冒。

    可那地方,也不全是恶梦。

    恶梦中,曾经有那么一些男人,为营救岳梓童等华夏人质,在蓝旗游击队的地盘上,用他们的怒吼,他们的(热re)血,他们渲染如夏花的生命,为恶梦平添了无法磨灭的七彩。

    风,风,风!

    风,大风,大风!

    好几次午夜梦回时,那些男人主动扑向数百蓝旗队员时的怒吼声,都在岳梓童耳边环绕,最后忍不住地低头,凄然泪下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应该叫黑幽灵吧?

    正是他在关键时刻,为呼啸在异国他乡上空的华夏枭龙战机,指明了轰炸方位,让胜券在握的佐罗饮恨逃走。

    可他本人,却已经被炸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人后,岳梓童的心里就很疼,泪水更急,双手用力抱着头,双肩剧烈颤抖着,希望那真的只是一场梦,她从没有去过墨西哥,那些英雄的男人,就不会死了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是早就过去的现实。

    死去的男人,再也不会叼着烟卷,双手抄在口袋里,冲大街上美丽的女孩子,流里流气的吹口哨了。

    甚至,那些没死的,在硝烟未尽时,就迅速撤离,不给岳梓童说一声谢谢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,绝对是岳梓童一辈子的遗憾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她就想,如果生命能重新来过,她一定会拉住那些人的手,泪流满面的笑问,嗨,帅哥,留个电话好吧?

    也许是她的虔诚,感动了神秘的苍穹,让那个豹子般的男人,忽然拨响了她的手机,问她还记得曾经在墨西哥十万大山内,并肩作战过的战友吗?

    “记得就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肯定也想到了那场残酷的厮杀,唏嘘着喃喃重复着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哪儿?”

    岳梓童急声问道:“能不能把你的名字,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口拒绝了岳梓童,顿了顿却又说:“等你看到我时,我再亲口告诉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来青山找我?”

    岳梓童愣了下,立即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最近,咳,最近手头有些紧,想找份正式工作来干。”

    男人干咳一声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却不知道干什么好。想来想去,就想到了你——那个啥,你那边还缺司机不?保安也行啊。可千万别说,等我去找你后,要给我个副总宝座玩玩。我就是个大老粗,给你开个车子,看个大门还是能胜任的,副总那玩意,真心做不来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笑了。

    发自真心的笑容,光滑的脸颊上,还挂着泪珠,星光下泛着珍珠的光泽。

    面对数百武装歹徒,都悍然不惧的牛人,现在居然说要给岳总来当马夫,当看门狗、哦,是当保安,这是何等的荣幸?

    她实在忍不住的要笑,像午夜盛开的昙花那样,虽说只是一瞬间,却能照亮整个——宇宙,已经如灰的自信,这一刻毒草般疯长。

    我如果不牛,猛人怎么能来给我打工?

    我如果不吹——会很难受的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岳梓童用力点头:“好,那我等你来。你来了后,想干什么工作,又是要多少月薪,都是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个兄弟,你也见过的,是个苦命孩子,非洲来的,现在混得都吃不饱——”

    “让他也来!”

    岳梓童豪爽万分的,打断了他的话:“待遇,与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多谢岳总了。等我去青山后,会给你打电话的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男人彬彬有礼的说再见后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仰头,看着星空,岳梓童用力眨了下眼睛,只想蹦起来,尽(情qing)的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嗯,最好是守着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让她看看,你(身shen)出名门又如何?

    你(身shen)边高手如云,又怎样?

    你(身shen)边那些酒囊饭袋加起来,也比不上那些在枪林弹雨内厮杀过的真男人!

    可他们,却主动来给我打工。

    哇哈哈!

    岳梓童只想纵声(娇jiao)笑三百声时,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这次依旧不是李人渣来电,来自英国伦敦,而且还是视频电话。

    网上说,很多人接到这种视频电话后,就会看到(爱ai)(情qing)动作片的直播现场——谁特么的知道那些人,为什么要免费给人表演,正常人表示看不懂。

    岳梓童只是听说过,却没遇到过。

    搁在以往,岳总想都不想,就会挂掉。

    她特别反感视频这玩意,这都是因为她曾经被小外甥哄得在视频里表演过,幸好去黄河的路很遥远,要不然她早就跳河自杀了。

    不过刚接到猛人自动来投的电话,岳总心(情qing)好的不得了,再说又不是她给人表演,接起来看看也无妨,表演的不精彩,直接扣掉就是了——

    不是(爱ai)(情qing)动作片的表演现场,对方是宽大明亮的办公室,装潢的比岳总办公室,还要高档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随着镜头的慢慢移动,一个端庄典雅的金发美女,映入了岳梓童的眼帘,冲她微微一笑:“岳总,您好。”

    岳总这边是黑夜,金发美女当然看不到,不过她好像笃定接电话的人,就是岳总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是、是——您是艾薇儿!”

    岳梓童犹豫了下,猛地认出手机那边的金发美女是谁了。

    在墨西哥的袜业联盟大会上,怀孕的女人很多吗?

    当然不多。

    尤其这个女人,还是英国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艾薇儿,只要是见过她的人,就会对她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大会期间,岳梓童倒是很想认识人家,只是级别明显不够啊。

    雅萍集团,可是世界超一流袜业的制造厂家,艾薇儿的超然(身shen)份,相比起美国的苏雅琪儿来说,也是丝毫不弱下风的,是岳梓童必须仰视的存在。

    岳梓童脱险后,曾经听人说起过,艾薇儿也被绑架了,还在布偶岛上生了孩子,不过命大地很,母子平安,可能是她祖坟里诈尸了——

    这么个重量级的大人物,忽然给岳总打视频电话过来,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艾薇儿。”

    艾薇儿点了点头,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她说,她听说过岳总在墨西哥的英雄表现,万分钦佩,一直想找个机会认识下,却始终没有如愿,甚撼。

    偶然的机会,她在网上看到华夏一年一度的时装节,要在青山召开后,就知道结交岳总的机会来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