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26章 我也很自信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美女有约的时候,李南方很少会拒绝。

    尤其这个美女,还是贺兰小新,坐在点上蜡烛的卡座里,看着那张越加妩媚的脸,就算明知道这是一条美女蛇,李南方也有些蠢蠢(欲yu)动。

    下车前重新妆扮过的贺兰小新,朱红的唇儿轻咬着吸管,吸了口名为冰与火的鸡尾酒,抬起头看着李南方:“刚才,我仔细考虑了下,做笔交易?”

    这就是李南方最欣赏贺兰小新的地方,有着强烈的自信,仿佛就没有她摆不平的事,哪怕她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,但她却不在乎,依旧按计划来进行。

    “先说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喝了口酒:“如果对我有很大的好处,我会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别管我要做的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对我的要求。那,好处呢?”

    “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怀疑自己听错了,抬手挠了挠耳朵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起头,眼睫毛垂下看着酒杯,淡淡地说:“我娶你。只要你点头,我们明天就能去民政局扯证。为了避免刺激到童童,我们可以偷偷的进行。你嫁给我后,我保证在三年内,让南方集团成为国内时装界最大的公司之一。”

    在李南方看来,嫁是女人的事,娶是男人的事。

    怎么到了贺兰小新这儿,却要反过来说呢?

    这只能说明,贺兰小新太自信了。

    太自信的女人,会是一个以家庭为重的贤妻良母吗?

    肯定不会。

    可娶一个像师母那样的贤妻良母,才是李南方最大的心愿,岳阿姨虽说距离这个目标还有一定的距离,但只要好好调教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好像知道李南方心里怎么想的,贺兰小新坦然说道:“我们结婚后,我是不会总是呆在你(身shen)边,给你洗衣服做饭,生儿育女的。我要忙我自己的事业。不过我答应你,每个月,我会陪你三天。在这三天内,我尽可能会以你为中心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:“哈,新姐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你嫁给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算是你娶我,也可以不用像别的女人那样给我洗衣服做饭。但你不给我生儿育女,每个月只在我(身shen)边呆三天,那又算什么两口子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找别的女人来给你做饭,给你生儿育女,比方闵柔,比方市局那个小警花。如果你喜欢她们两个呢,我可以替你运作,让她们一起来陪伴你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,淡淡地说:“这样一来,你就相当于拥有了三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件,真特么的(诱you)人,让任何一个男人,都无法拒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赞叹的摇了摇头:“那个什么,能不能再加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童童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别忘了,她才是我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一口拒绝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忽然间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想了想,才说:“我觉得,她该嫁给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脸色(阴yin)沉了下来:“贺兰扶苏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端起酒杯,慢慢地晃着,悠悠地说:“我弟一天没斩断对她的念想,那么她就不能与别的男人生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现在已经和她生活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让你离开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你会死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看着他,轻声说:“童童,也会死。我绝不会任由我弟喜欢的女孩子,嫁给别的男人。就算嫁了,也得离婚。新姐我,从来都是一个讲道理的人。但唯独这件事,我不会对任何人讲道理。李南方,我开出的条件,已经很丰厚了。”

    真心说,贺兰小新开出的条件,简直是丰厚到不行。

    集白富美为一(身shen)的御姐,不但要成为他法律上的妻子,帮他在三年内,把南方集团打造成国内时装界的一流企业,而且还(允yun)许他拥有别的女人,来给他洗衣做饭,生儿育女。

    童话故事般的王子生活,貌似也没这个好吧?

    面对这自信到变态的女人,李南方觉得必须让她知道,他也很自信:“贺兰小新,今儿我就把话放在这里。岳梓童只给我做老婆,别的男人要是敢动她一根手指头,无论是她是不是愿意,有一个,我杀一个,有两个,我杀一对。有十个,我杀个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那个男人复姓贺兰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最后这句话,说的很慢,却很清晰,从口袋里拿出几张钞票,放在了桌子上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后,李南方只觉得浑(身shen)都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自从回国后,碍于老头当初一再强调要低调的破建议,他已经忍了很久。

    让一个很牛((逼))的人,总是扮猪吃老虎,刚开始时固然很爽,毕竟躲在暗中算计人,是人类本有的恶趣味——可时间太久了,他可能真会习惯了猪的生活,是人不是人的,就想踩他两脚。

    看,直到现在,贺兰小新还把他当猪看。

    难道今天下午,他在小溪边表现的还不够出色,给这个女人敲响老子正在扮猪,其实很不好惹的警钟?

    她肯定有所察觉,却不在乎。

    因为她自信啊。

    她自信能搞定一切想搞定的事,包括把岳梓童从李南方(身shen)边抢走,送给她弟。

    但在李南方看来,贺兰小新的自信,都是被人惯出来的臭毛病,唯有多狠狠打击她两次,她才可能会明白,这个世界有很多事,并不是她来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刚走出两步,贺兰小新特讨厌的自信声音又响起:“李南方,你的强硬,是要害死童童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李南方停步,转(身shen)。

    事关他小姨的生死,他不能不谨慎,装((逼))没听到的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话,拿过挂在椅背上的小包,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锡纸,一个小瓶子。

    吐着艳红指甲油的右手食指,在小瓶口轻轻敲打几下,一缕粉末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她用锡纸把粉末刮成一条线,低头凑过去,用力一吸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猛地昂起下巴,闭眼张嘴,修长白嫩的脖子,比天鹅的还要优美。

    看到她迅速深陷绝美幻境中的样子,李南方只觉得嘴里发苦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话,用实际行动来回答了李南方的问题。

    岳梓童,已经染上毒瘾了,但她可能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们现在是朝夕相处,(情qing)同亲姐妹,要想偷偷让她染上毒瘾,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足足一分钟后,贺兰小新才缓缓睁开眼,抬手对他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李南方乖乖的走回去,坐在了她对面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拿起小瓶,伸到李南方面前,轻轻洒了点,把锡纸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拒绝。

    他从那支烟里吸出有料,而且能确定是火美人后,贺兰小新就已经看出,他对毒品有很深刻的认识,这才让他自己分鉴定白粉的纯度,以及人体对它的依赖程度。

    李南方吸完后,也过了足足一分钟,睁开眼:“纯度高达999%,国际市场上最好的货,也比不上这些。我很惊讶,你从哪儿搞到的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歪在沙发上,懒洋洋的说:“自己生产的。因它的纯度超高,我给它取名为一号。一号,并不是单纯的毒品。它最大的特点,不但能在最短时间内,让人再也离不开它,而且对人体伤害的速度,也超级慢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,像吸毒已经三年的人吗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手,在自己光滑的脸蛋上轻抚着:“我的皮肤,依旧这样(娇jiao)嫩。我的(身shen)躯,依旧这样饱满。”

    “但终究一天,你会被它反噬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:“见效越慢,说明它的毒(性xing)越大。等你自(身shen)的免疫能力,再也无法与它抗衡时,你的整个人,就有可能在一瞬间,轰然倒塌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,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举起两根手指,对李南方晃了晃:“这是我科研室的毒品博士,经过上千次实验,才得出来的严谨结论。”

    做实验,人们习惯于用小白鼠。

    小白鼠的寿命,一般只有二十个月,寿限长点的能活两年,换算到人(身shen)上,应该是八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再把人的寿命换算到小白鼠(身shen)上,那么就是它的寿限,是健康人的四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毒品专家,根据小白鼠自(身shen)体积、体质等原因,给它喂食一号,密切观察后,根据它服毒后的(身shen)体反应,得出人类每天都服用适量的一号后,二十年不用担心会变成大烟鬼的结论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问:“那么,二十年以后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二十年以后,我们都已经是中老年人了,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,谁还会在乎变成什么样子,又是什么时候去死?”

    “可我在乎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拿着锡纸,轻声说:“岳梓童,也必须在乎。二十年后,她才四十二岁,只要保养得当,绝对是标准小少妇一枚。至于你,是不是变成个死老太婆,我不关心。贺兰小新,放过岳梓童,滚出青山,我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站起来,烟视媚行的绕过桌子,走到李南方面前,款款坐在了他怀里,右手搂着他脖子,左手轻抚着他脸颊,温柔地说:“死鬼,你可吓死我了,我不敢不听从你的吩咐。可关键是,我现在就算滚出青山,童童也离不开一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一号,还不是特别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端起李南方的酒杯,轻轻抿了口:“只需服用三次,它就此生都(阴yin)魂不散的缠着你,任你有天大的毅力,也别想离开它。最多七天,不服用的话——知道缺水的鲜花,是怎么慢慢枯萎的吗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是在危言耸听,李南方从刚才的粉末中,就鉴别出了一号的独特(性xing)。

    看着怀里的女人,李南方问:“你希望,你弟在二十年后每天早上醒来,就看到一个大烟鬼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