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24章 脱毛的凤凰不如鸡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狠狠吸了一口烟,把烟头弹飞,再次抬头看向了贺兰小新,神色平静的说:“是。在你面前,我感到了自卑。”

    正走过来的岳梓童,闻言一愣,满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现代都市中,知道李南方生下来就是个早衰症患者,完美逆生长之前,始终被自卑紧紧包围着的人,唯有岳梓童。

    自卑,对于李南方来说,就是树木的皮,绝不能揭下来,要不然就有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岳梓童对他的意见有多大,也不会在他自卑这件事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自卑对于男人来说,有时候也是逆鳞,触之必怒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到,今天李南方居然向贺兰小新,坦诚他在人面前很自卑,能不感到诧异么?

    贺兰小新迫使李南方说出真心话后,本来感到很得意的,以后在他面前,就会有很大的优越感了。

    可很快,她看着李南方双眸中的讥诮,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不顾忌自大的男人,只因这种男人再怎么牛((逼)),可自大总会让他有判断失误,露出软肋的时候,只要及时抓住他的软肋,再给新姐牛((逼))一个试试?

    贺兰小新真正忌惮的,则是敢于正视自己缺陷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人,都能正视自己的缺陷,那么他有什么理由,会在做事时犯错误呢?

    不再犯错误的李南方,贺兰小新怎么抓住他的软肋,把他玩的要死要活?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了:“呵呵,你这样说,就不怕我看不起你?”

    “你看得起我,看不起我,那是你自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纵(身shen),从车头上跳下来,说:“我从小到大,被人看不起的时候多了去了,我不也是平平安安的活到现在?由此可见,别人怎么看我,对于我来说都是不用在意的狗(屁pi)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说出这番话,我真小瞧你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沉吟片刻,话锋一转:“要不要,我出面帮你去找精灵印象的黄总?”

    只要不是涉及到岳梓童,贺兰小新帮人办事找到谁头上,别人都得给她足够的面子,要不然就会得罪京华贺兰家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却是想都没想,一口拒绝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在一起,本该是李南方正牌女友、现在却沦为局外人的岳梓童,插嘴说话了:“为什么要拒绝新姐的帮忙?李南方,你可知道,既然有人给精灵印象打了招呼,那个人也有可能与别家腿模公司打招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,说服那些公司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不想用专业腿模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想了想,说:“要不这样吧,等后天上班后,我去找与我公司签约的腿模公司协商一下,看看能不能分你几个人。你再找几个外形不错的女孩子,应该能应付这次会展了。”

    本次时装界在国际会展中心召开,开皇集团(身shen)为本市时尚界最大的公司,没理由不会在那边预订展台,展示公司产品。

    上次去墨西哥参加袜业联盟大会时,岳梓童就曾经吃过没有提前联系腿模的亏,都说是吃一堑长一智,这次会国内最高级别的时装节,要在青山召开的消息一传出,她就立即派人与某腿模公司签约了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这才签订了十个专业腿模,所以就想分给李南方几个,再建议他找几个(身shen)材不错的女孩子,客观一下,也就把事应付过去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再次摇头:“不用。我自己会搞定这个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皱眉:“人家都打过招呼了,你能去哪儿找啊?我敢说,不但是东省的,甚至是全国所有专用腿模公司,也不会有谁接你的单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冷冷一笑:“我知道,那国外的腿模呢?”

    “国外的?”

    岳梓童一愣,接着说:“是,那个人肯定管不到国外的。但关键问题是,国外的专业腿模来青山,花费相当高的。就这,你也不一定找到高档腿模。新姐,你有没有听说,去年国内某袜业聘请国外腿模,结果却被坑惨了的事吗?”

    华夏一年一度的时装节,去年是在京华召开的,某省一家袜业公司,实力仅次于已经不复存在的(春chun)海集团,为在时装节上大显(身shen)手,不惜花费重金,从国外聘请二线专业腿模。

    结果呢,前来华夏参展的十余名腿模,是档次连三线都算不上的业余人员。

    那家公司花多少钱,这不是问题,问题是他们公司成了那届时装节的笑柄,受此影响,公司业绩一落千丈,失去了今年前往墨西哥参加袜业联盟大会的资格。

    至于这件事后尾是怎么处理的,岳梓童不是很清楚,总之那家企业因此事没落了。

    “嗯,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点了点头:“事实上,最后还是我出面,才让国外那家腿模公司,支付了巨额违约金。但这,已经对公司无济于事了。同样,因为这件事,国际模特业对华夏市场存有误解,很少有高档腿模来这边发展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,我没有说错吧?”

    岳梓童双手一摊:“就算你肯花钱,也请不来高档专业腿模,倒不如不请。”

    听俩人这样说后,李南方也犹豫了,难道为这点小事,就要动用苏雅琪儿?

    别看他与苏雅琪儿的关系很铁,但双方毕竟只是见不得光的(情qing)人关系,这几个月帮他好几次了,如果为这点小事再找她,估计她会不耐烦。

    人(情qing)这东西,是越用越薄的,越欠越多的。

    “别犯难了,看在你认错态度不错的份上,新姐帮你解决这个问题。多大点事儿啊,至于这么愁眉苦脸的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拍了拍李南方肩膀,豪爽的样子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刚才李南方的表现,让她认识到这小子是个人物了,就有了那么一点(爱ai)才之心,想借着这件事,趁机拉拢他。

    “都说不要你们管了,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烦,抬手把贺兰小新的手拨拉开了。

    “草,你小子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悻悻的骂了句,又问:“那,我帮你彻查一下,是谁在背后为难你?”

    女人就这样,你越是贴乎她,反而有可能会引她讨厌。

    但当你对她毫不在意时,她却主动腆着脸的,来讨好你了。

    好啊,太好了!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很想这样说,就像刚才贺兰小新说,帮她找腿模时那样。

    可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旁边的岳梓童,在贺兰小新说帮忙时,眸光明显黯淡了很多,甚至还悄悄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新姐的豪爽,深深刺激到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也是京华豪门大族的名门闺秀,哪怕别人不知道她的(身shen)份,她对岳家也没什么好感,可底气在哪儿摆着呢。

    放在以前,帮李南方搞定这两件事,那绝对是小菜一碟的。

    现在她不是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与京华岳家没有丝毫关系,当前(身shen)份就是个简单的商人,还是备受岳家打击的那种,能够保住自己就不错了,哪有实力再去帮李南方?

    曾几何时,我们都是翱翔九天的凤凰。

    但现在,你依旧在高空彰显你美丽的羽毛,而我则蜷缩在树下,躲避风雨的打击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的不错,我现在就是脱毛的凤凰不如鸡。

    你和他在一起,或许才更合适些——从来都是自以为是的本小姨,在豪爽洒脱的贺兰小新面前,也有了李南方才有的自卑。

    甚至,她都觉得已经配不上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特想跳上车子,颜面疾奔而去,再也不见他们。

    无意中,李南方的眼角余光,敏锐捕捉到了岳梓童自卑的落寞,读懂了她当前的感觉,心里没来由的疼了下,随即抬手,啪的一声,在车头上重重拍了下,对贺兰小新骂道:“靠,你耳朵聋了?没听我说不要你管,还是特意显摆你有多能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呆住,满腔的(热re)(情qing)化为尴尬。

    “去,去,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擦着她(身shen)子走向车门时,故意用肩膀把她撞了个趔趄,开门上车时说道:“小姨,你来开车,我有些累,要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李南方态度粗暴,拒绝了贺兰小新的好意,而是他这声小姨。

    他喊她小姨,喊的很自然,很坦率,没有丁点的矫(情qing)做作,就仿佛他喊她名字那样。

    她想说什么,嘴巴动了下,却没说出来,看向了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被李南方撞了个趔趄后,蓦然醒悟他为什么发疯了。

    她在下意识的向李南方显摆时,刺伤了岳梓童的自尊。

    这对以往说话办事时都要三思而后动的贺兰小新来说,是个不小的错误,在岳梓童看过来时,耸耸肩走向她的白色宝马:“别看我,你们郎(情qing)妾意的两口子,理应一辆车同行。我呢,嘿嘿,只是个想讨好你男人的局外人而已,别介意我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砰地关上车门,贺兰小新启动车子调头时,岳梓童还静静地站在远处,神色复杂的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伸手对她招了招,贺兰小新加油门向来路驶去。

    驶上主干道后,她用力拍了自己大腿一把,语气(阴yin)骘的恨恨骂道:“装尼玛什么抱歉呢?哈,以后你就知道你对我抱歉,是多么的愚蠢了。”

    拿一颗加了料的香烟叼在,点燃深吸一口后,贺兰小新脸上浮上了酸爽的模样,车速稍稍减缓,喃喃说道:“没想到这孙子对岳梓童真心在乎。呵呵,李南方,我对你也越来越有兴趣了。希望,你别((逼))我毁掉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李南方皱眉看着外面的岳梓童,问:“想在这儿过夜?”

    岳梓童这才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,轻声问:“李南方,你这是在可怜我吗?”

    “可怜个你妹,神经病。(爱ai)走就走,不走就在这儿吧!”

    李南方骂了句,坐到驾驶座上,启动车子调头就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