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21章 冲动是魔鬼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般来说,好看的东西都是有毒的,能害死人。

    蘑菇是这样,太出彩的女人是这样,贺兰小新手中这把勃朗宁更是这样。

    以前新姐从来都不随(身shen)携带手枪,以为御姐让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,就是她最好的武器,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男女老少的通吃,没谁舍得会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可前几天,她却遭遇了能忽视她魅力,要把她弄死的三个死杀。

    想到那把峨眉刺上的剧毒,想到一旦中毒,她就会变成浑(身shen)青紫的僵尸美人,想到再也不能被男人跪倒在裙下膜拜,新姐心里就发寒,再也不敢大意了。

    派遣十数名精干手下,秘密潜伏在花园别墅区周遭,暗中严格甄变每一个危险人物不说,为保险起见,新姐又特意随(身shen)携带了一把小手枪。

    小手枪就藏在她左腿大腿根处的枪(套tao)里,一旦遇到危险时,只需撩起裙子,就能拔出枪——顶住李南方的脑袋,喀嚓一声打开了保险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(身shen)上的黑色吊带衫,紧紧贴在(身shen)上,尽显她丰满,(娇jiao)美(性xing)感的(身shen)材,尤其(胸xiong)前那两个花生米,更是若隐若现,让男人看了后,会忍不住的喷鼻血。

    只是李南方现在却没什么心(情qing),来欣赏新姐出水芙蓉般的(性xing)感,这娘们满眼都是森冷的怨毒,也太大煞风景了。

    “新姐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讪笑了声,水下的右脚稍稍提起,这样方便贺兰小新真要发疯扣下扳机时,他能迅速把脑袋后仰,直(挺ting)(挺ting)的摔进水里。

    水这东西,不但有一定的润滑作用,能让岳梓童坐在李南方(身shen)上,假装亲(热re)时把保护了二十多年的清白之躯送给他,更有着该死的阻力。

    水的阻力,能让李南方抬手踢脚转(身shen)等动作,放慢十多倍。

    十多倍的慢放速度,足够贺兰小新一枪在他脑袋上打个洞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时候他根本不敢大意,心思电转间就知道绝不能惹怒这个疯女人,以免把大好生命丢在这儿,那就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唉,(阴yin)沟里,不对,是小溪里翻船啊。

    “新、新姐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岳梓童也已经从水下钻了出来,抬手刚抹了把脸,就看到贺兰小新拿枪顶住了李南方的脑门,满脸的杀意,顿时大惊失色,叫道: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还真是两口子,说出来的话,都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(阴yin)(阴yin)的笑了下,扣着扳机的手指,稍稍压了下:“你们觉得,我很像是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不像!”

    李南方,岳梓童俩人立即异口同声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对,我不是在开玩笑,我是相当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了一个,看着李南方的眼睛,缓缓地说:“去死吧,小子。下辈子,别再遇到我。”

    刚才李南方的野蛮行为,让贺兰小新清晰品尝到了死亡的味道,心中无比的恐惧,意识到再也不能这样玩下去了,必须把这厮干掉,以后才能安心睡眠。

    至于干掉李南方后,岳梓童会怎么对她,她毫不在乎,毕竟好闺蜜也早就上了她的死亡黑名单,大不了送这对(奸jian)夫(淫yin)妇一起上路。

    “新姐,你!”

    岳梓童脸色再变,尖叫着就要扑过来时,李南方说话了:“等等,新姐,看在我们也算炮友的份上,能不能再给我三秒钟的时间?”

    炮友?

    么的,这时候你还提这事,纯粹是催着她开枪啊!

    你可知道,她为什么会对你起杀心,还不因为你们是炮友,炮——友!

    听李南方这样说后,岳梓童眼前发黑,心中狂骂,恨不得扑上来一把掐住他脖子,把他活生生的掐死。

    三秒钟的时间,转瞬既过,决议要干掉他的贺兰小新,也不是太在乎,其实这小子说的也没错,俩人毕竟是炮友不是?

    “三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数字,从贺兰小新发白的嘴唇里轻轻吐出,开始倒计时了。

    她在读数时,握着手枪的双手更加用力,这是预防李南方会趁着说什么时,忽然出手夺枪。

    几乎在她倒计时的同一瞬间,李南方也说话了,语速飞快,在她读出‘二’这个数字时,已经说完一段话:“水中开枪高度危险,会产生巨大的反作用力,相当于用弹药把手枪向你发(射she)。你要么是腕骨骨折,要么是头骨被枪柄击碎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会开枪,而且以前也经常去靶场打个靶,枪法还是不错的,但她对枪的理解,却只局限于打开保险,扣下扳机,子弹就会出膛,并不知道枪在水中,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。

    现在她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能肯定李南方不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短短一秒钟,他能像职业脱口秀那样说出这么多,足够证明他是阐述一个早就形成,并被他牢记在心的定理。

    任何人在撒谎时,无论他的反应有多快,都无法在一秒钟之内,说出这么完美的谎言。

    看到她眼里闪过不确定的疑惑,李南方抓紧机会,又飞速说道:“这是因为,水的密度与空气的密度相差很多,水密度大约是空气密度的倍左右,导致在陆上使用有效(射she)程达到三四百米子枪弹,在水下使用有效(射she)程只有几米,几乎不能使用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段后后,三秒倒计时已经过去了,贺兰小新却没有开枪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想杀他。

    是因为她没有把握杀他。

    因为她确定李南方说的这些,不是为了分散她注意力而撒谎了,是事实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她不管不顾的扣下扳机,子弹出膛速度严重减缓,李南方就有机会及时躲避,避开要害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很清楚,她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,旁边的不远处水中的岳梓童,已经做好了随时扑过来的充分准备。

    一枪毙命的机会错失后,躲过死劫的李南方,会怎么对她?

    到时候,就算岳梓童在(身shen)边,能阻止杀心大起的李南方吗?

    看出事(情qing)有所转机的岳梓童,也连忙说道:“新姐,他说的没错。我可以用(性xing)命来担保,他说的这些都是枪械使用的常识,没有丁点的虚假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笑了,手枪稍稍用力向前顶了下:“是吗?呵呵,小子,我差点被你给骗了。是,你说的这些,也许真是枪械使用的常识。但你好像忘记了,手枪现在不是在水里,而是在水上!”

    “新姐!”

    岳梓童瞳孔骤缩,嘎声叫道。

    其实在李南方说出这些常识时,她也想到了这一点,看出他是企图用这些常识,来误导贺兰小新,如果换成她的话,早就开枪了。

    对枪械原理并不怎么熟悉的贺兰小新,反应速度也不慢,立即看穿了李南方要误导她的用心了。

    她如果不笑,岳梓童还不是太害怕。

    她笑了,就证明她枪杀李南方的心意已决!

    “你好像也忘了,我个子比你高!”

    抢在贺兰小新扣下扳机前,李南方冷冷地及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女人的好奇心,总是能改变她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决意要把李南方脑袋打穿了,可她还是忍不住地,想听听他为什么要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什么叫你个子要比我高啊?

    是,我承认你比我高,要高抬双手才能持枪顶住你脑门,但这与我要杀你,又有什么干系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想到这儿时,下意识的看向了手枪。

    因双方(身shen)高、所站水平面的原因,贺兰小新那把顶住李南方脑门的勃朗宁,枪管几乎是45度角向上倾斜的,这个角度,已经足够让从水中拿出后,就迅速抬高的枪管里蓄满水了。

    然后,贺兰小新的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杀气没有了,只有我差点把你吓死的得意。

    新姐秀眉接连挑了几下,低低的(娇jiao)笑着,放下了顶着李南方脑袋的手枪,抬手拢了下滴水的秀发,转(身shen)向岸边走去时,又淡淡地说:“李南方,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为什么要那样折磨我。要不然,我随时都会让你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在吓唬他啊,可把我给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见状,岳梓童抬手拍了拍高耸的(胸xiong)膛,满脸的心有余悸样子,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当然能看出,贺兰小新根本不是吓唬李南方,现在收枪,是因为没有把握能够把他一击毙命,这才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不过,岳梓童不会因此责怪她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李南方这厮确实该死!

    慢说是骄傲无比的新姐了,就算换成任何一个女孩子,好端端就被男人按在水里差点淹死时,也会无比愤怒的。

    狠狠白了眼站在水中,满脸若有所思的李南方,岳梓童淌着水走向岸边:“你给我过来!今天,你要不给新姐一个为什么这样做的合理解释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李南方若有所思,那是因为他从贺兰小新刚才的反应中,看出她好像对黄总拒绝与他合作的事,并不知(情qing)。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,他很有可能误会了新姐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们总是说,冲动是魔鬼呢。

    同样,他也没因贺兰小新真心要杀他,就对她有太大的意见——当然了,前提是他真冤枉了她。

    老天爷,再次对李南方开启了幸运光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贺兰小新生(性xing)狐疑,岳梓童又在旁边添油加醋,她肯定不会相信李南方那番话,悍然开枪,打穿他脑袋的。

    幸亏这个娘们,并不知道她所用的精致小手枪,具备防水功能,在水下也能正常开枪,最多也就是子弹出膛时的速度减缓罢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在拿枪指着李南方脑袋时,已经离开了水,至于枪管里可能会蓄水,真心不算事。

    这次面对岳阿姨的训斥,李南方(屁pi)都没放一个,垂头丧气的跟在她后面,乖乖上岸。

    先一步上岸的贺兰小新,抬头向四周看了眼,反手脱下了吊带衫,双手攥着拧了下水,挂在了树枝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