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20章:杀人是要偿命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你先去,我再睡会儿,困死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眼睛都没睁开,梦呓似的回答。

    装,装个鸟呢!

    我先去就我先去,反正那混蛋明知道你就在车上,也不敢把我就地推倒吧?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中冷笑,表面上却低低叹了口气,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荒山野岭间的气温有些凉,只穿着黑色吊带裙的贺兰小新,下车后觉得有些冷,双手抱着肩头,看向了下车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左手里拎着她的红色高跟鞋,在那边对南边指了下手,示意她去那边小溪边说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不能在这儿说吗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压根不信李南方带她来这儿,是散心的,故意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车窗落着,在里面假装睡觉的岳梓童,不可能听不到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吧。那边环境更好一些。有些话,我想单独和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,有什么好单独聊的呢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中一动,难道他在昨晚,看穿了我是在演戏?

    心里想着,贺兰小新迟疑了下,躲着草丛中的碎石子,小心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的鞋子,放哪儿?”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一棵小枫树下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这是个死角,针对坐在车上的岳梓童来说,但也是距离消小溪最近的地方,站这儿看向水面,能看清下面的鹅卵石,还有几条青色的小鱼儿,在水里飞快穿梭着。

    环境,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摆上一张躺椅,再端上一杯拉菲红酒,膝盖上摆放上一本书,享受生活的境界,就更高了。

    “送你了,留个纪念。”

    这边距离岳梓童那边差不多得有上百米,又处在死角上,贺兰小新无论与李南方说什么,做什么,她都听不到,看不到的,所以没必要忌惮什么。

    慢悠悠地走到李南方面前的这几步,新姐自认为走的那叫一个风(情qing)万种,绝对能迷倒天下所有男人,自然也包括李人渣。

    女人习惯在男人面前搔首弄姿,已经成为一种本能定律,与道德是否败坏无关。

    盯着她看的李南方,真看直眼了,还做出了咽口水的恶心动作,只是他说出来的话,一点都不好听:“送我个破鞋做什么呀?一不能穿,二不能撸。放在被窝里隔的晃,挂在腰带里死沉。”

    “破鞋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秀眉皱起,不悦的训道:“李南方,你怎么说话呢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历史上的哪位猛人,给穿破了的鞋子,赋予了灵魂意义,代表着作风相当放((荡dang)dang)的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人们在买鞋时,说破了的鞋子时,都说是旧鞋,卖鞋的如果对顾客说,你这破鞋——估计会被抽耳光。

    “想说什么,就说什么。你以为把你约来这儿,是专门捡着好听的让你听?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着,一扬手,那只价格不菲的红色细高跟皮凉鞋,噗通一下扔水里了,吓得水里那些小鱼儿,慌忙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一愣,正要说什么时,却猛地发现李南方看着她的目光内,全是邪邪的冷意,立即意识到了不好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刚走出一步,披肩秀发就被抓住,猛地向后一拽,她就哎呀一声惊叫,重重仰面摔倒在了草丛中。

    虽说是草丛,可下面好多鹅卵石呢,最大的拳头般,恰好垫在新姐的尾椎上,剧痛让她眼前发黑,张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不在乎,抬脚就踢在了她肋下。

    就像鬼女人狠虐李南方那样,每一下都让他疼的无法忍受,可却不会让他伤筋动骨,现在他踢新姐,也是用的那种手段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再次惨叫一声,接连滚了四五个滚,直接滚进了小溪内。

    冰凉的溪水一激,尾椎那块的疼痛轻了很多,贺兰小新慌忙从水里爬起来,刚要抬头嘶声怒骂什么呢,李南方大脚踢来,正中她的左肩,只好仰面摔倒在了齐腰深的水中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特么的疯了你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仓促下,接连喝了几口水,本能扑腾着站起来,怒声骂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下水,站在岸边望着她冷笑:“贺兰小新,我实话告诉你,我很少打女人,也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。但现在,我真心觉得你不但欠草,更特么的欠揍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说清楚!你凭什么要打我?今天你要不就弄死我,要不就给我个心服口服的理由!要不然,我贺兰小新对天发誓,我会让你死的苦不堪言!”

    全(身shen)湿透的贺兰小新,踉跄着(身shen)子走到岸边,一双眸子里,全是歹毒的怨恨。

    等她走到岸边,李南方忽然伸手,一把采住她头发,往旁边一甩,再次让她摔倒在了水里,却让她脑袋留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蹲了下来,冷冷地看着她:“今天弄死你,也不算多大的事。是,我知道你是贺兰小新,京华贺兰家的大小姐。那又怎么样?在我眼里,你与那些五十块钱上一次的婊砸,强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婊砸做错事还(情qing)有可原,因为她们要挣钱活下去。可你这种有钱有势的婊砸呢?整天却在琢磨着该怎么害人,别人越惨,你们就越高兴。”

    为避免她打断自己的话,李南方特意用力往下按,让水面淹过了她的口鼻,到双耳下面,这样无论他说什么,她都只能听着。

    当然了,贺兰小新也在拼命挥动挣扎,两只手在李南方胳膊上狠掐,尖利的指甲,刀子般那样快,给他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。

    两只被黑丝紧裹着的大长腿,也在水面上来回扑腾着,溅起的水花,泼了李南方满(身shen)满脸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反正贺兰小新憋不住张嘴喝水后,就会逐渐陷进昏迷,力气也会没有了,任由她折腾好了,现在太阳这么亮,衣服一会儿就会干了。

    终于,贺兰小新憋不住了,开始张嘴喝水。

    李南方开始吐口水,边吐边骂:“你特么的不是有洁癖吗?早上时,老子只是说说,你就呕吐的好像拉肚子那样。现在你又吃我口水了,再恶心给我看看啊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开始翻白眼,右腿扑腾了一下,就不再抬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再给你加点调料,比方撒泡尿在水里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作势要去解腰带时,吃醋吃到酸爽的岳梓童,终于拍马赶到了,尖叫着:“李南方,你干嘛呢你!?”

    李南方头都没回,看到贺兰小新脑门两侧大动脉猛地一跳时,抬手把她从水里揪了出来。

    脑门大动脉猛跳,这就是人在极度缺氧,要损伤大脑,甚至失去生命迹象的征兆,最多急促跳三五下,就会出现那种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李南方只想狠狠收拾这个臭女人,可没打算真淹死她。

    杀人是要偿命的——尤其死者是贺兰家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是法盲,当然不会因这点小事,就把贺兰小新给弄死,只想教训她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利用水来收拾女人,是最最文雅的一种办法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李南方曾经用毛巾盖住陈晓的嘴巴,倒水,让她去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后,那孩子就变乖了。

    让不学好的女人变乖,是每一个男人的伟大责任,李南方力争达到做好事不留名的境界,也算是给子孙后代积德了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呼!”

    已经品尝到死亡滋味的新姐,重获新生后,张大嘴巴猛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不等空气充满肺部,李南方又把她按在了水里,这次是连脑袋都摁下去了。

    后背传来高跟鞋狠踢的疼痛,头发也被人揪住猛拽,这是岳梓童在狠力打击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在乎,任由她玩,今天不把贺兰小新玩舒服了,他就决不罢休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啊,其实就像白眼狼那样,你不给她点厉害颜色瞧瞧,她嘴上说改了,可实际上却不——草,谁在咬我耳朵?

    无视岳梓童的拳打脚踢,他自巍然不动的李南方,正在总结收拾女人的心得呢,左耳剧痛。

    男人山一般的后背,可以任由女人狂踢猛踹。

    男人的三千烦恼丝,可以任由女人都拽下来,只要她不介意以后会嫁给个秃子。

    男人的耳朵——可你咬我耳朵干嘛?

    真要被啃掉半截耳朵,就会造成五官不全,面相破坏,影响风水,把妹难度要凭空增大上百倍,这可是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松嘴!”

    李南方疼的大叫,只好暂时松开贺兰小新,猛地起(身shen)大力晃膀子,想把岳梓童直接甩水里去。

    男人为什么要有两只手呢?

    不是一只手用来拿小黄文,一手来撸管的,而是用来一手抓住一个女人,把她们脑袋都按在水下面,让她们清醒认识到某个道理的!

    奇怪,岳梓童好像也知道这个道理哦,在李南方站起来时,就意识到了什么,立即双手紧紧搂住他脖子,两条大长腿好像黑色蟒蛇那样,死死缠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任由他再怎么原地转圈,狂甩,她都八爪鱼般的贴在他后背上,宁死不下来。

    好吧,那你总该松开耳朵吧?

    不松开?

    好吧,那就别怪我放大招了!

    原地青蛙般蹦跳几下,没起到任何效果后,李南方仰面摔向了小溪水面。

    临落水时,人家孩子还没忘记把手机扔在草丛中。

    收拾女人不用下本钱,可要是把手机给废了,那就太划算了。

    噗通一声巨响,李南方背着岳梓童,重重砸在了水面上,溅起的浪花足有一人多高。

    岳梓童总算是松开了嘴,松开了手,松开了她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不松不行啊,她被李南方压在水底呢。

    ((逼))的哥们放出大招后,还想跑?

    嘿嘿,你给我回来吧!

    水下的李南方,伸手一把速速远处潜去的岳梓童的右脚脚腕,左手一撑水底,翻(身shen)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脑袋刚浮出水面,就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把手枪

    美国产的亮银色勃朗宁,小巧好看,女人专用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