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19章 无事献殷勤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看了,看了!

    董世雄用力点头,说:这儿就在他们公司门口,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,能不观看吗?那会儿我亲眼看到,精灵印象的黄总,都在人群外对你高喊着什么,还频频的给你飞吻呢。咳,李总,不好意思,我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没有,没有,你说的很对啊。

    李总拍了拍董世雄的肩膀,鼓励他能不能更详细的说说,精灵印象的黄总,今年多大了啊,长得漂不漂亮啊,刚才飞吻时,那神(情qing)中,有没有饱含着要以(身shen)相许的冲动啊,等等问题。

    看南韩明星在不顺眼的人,大有人在,比被采访时能说出侮辱(性xing)语言更极端的话,他们也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但估计没有谁,敢对着境外媒体的摄影机,说是自己是谁,又是干什么工作的。

    大家伙虽说看不起那些没良心的白眼狼,可真要惹怒了它,鬼知道它会不会派来杀手,把半夜把妹回家的哥们,给一刀捅死,再扔在(阴yin)沟内,让尸体发霉?

    人家李南方就不怕。

    能把自己介绍的有多详细,就有多详细。

    尤其是南方丝袜的两段广告词,更是喊了不下七八遍,生怕恨不得要生撕他的韩星们,不知道他就是南方丝袜的创始人,找不到他家住哪儿。

    站在道德的高度上做事,无论以什么可憎的嘴脸来面对全世界,这就是英雄。

    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,大部分的英雄,都已经永垂不朽了。

    美女(爱ai)英雄。

    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说法,广为流传数千年,从来没败过。

    年方三十有八的黄总,就是嫩模出(身shen),面目教好,别看人已近中年,也早就生了个儿子,可她(身shen)材保持的,比很多女孩子都要好看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双大长腿,就算比不上岳阿姨,新姐她们,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都在时尚界打拼的黄总,绝对能称得上是美女。

    那么当李南方这个活生生的英雄,横空出世后,黄总能不激动的(娇jiao)面发红,连连飞吻着尖叫,说南方南方我(爱ai)你,我要给你生个孩纸吗?

    既然黄总连孩纸都肯为南方生了,那么她有什么理由,再因南方集团是小公司,就拒绝与李总的精诚合作呢?

    除非,她脑子秀逗了!

    黄总的脑子——还真是秀逗了。

    董世雄带着李总来到精灵印象公司老总办公室,还没(热re)(情qing)的介绍呢,黄总就摇了摇头,万分抱歉的说:董总监,你不用说了。李总,对不起,请恕我不能与你合作。

    黄总!您——

    董世雄一呆,正要说什么,被李南方拦住了:董总监,你先出去下,我想与黄总单独聊聊。黄总,还请您别担心,我不会冒犯您的。

    我有什么担心的?

    黄总苦笑着,有水在流动的眸光,在李南方脸上刷了几遍:说实话,我私下里甚至还盼着被李总冒犯呢。呵呵,别介意,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,心里有什么,就想什么了啦。

    听黄总说出这番话后,董世雄就知道他必须要出去了。

    亲手为李南方泡了杯茶,黄总坐回到了办公桌后面,也不等他说什么,拿起固话话筒晃了晃,开门见山的说:就在你来我公司之前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。至于是谁给我打电话,不希望我与你总你合作,还请李总不要追问了。

    人家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黄总是想与李南方合作的,但忽然接到了某个大人物打来的电话,各种威胁利(诱you)——不许她与南方集团合作。

    她不敢违逆那位大人物的旨意,唯有遵从,婉拒李南方。

    既然黄总都这样说了,李南方再纠缠什么,不但会让人为难,还会有损自己的英雄形象

    打搅了,黄总,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。您请留步。

    君子风度十足的,与黄总点头微笑着说再见后,李南方快步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在开门的一瞬间,黄总曾经(欲yu)言又止。

    她很想告诉李南方,说不但精灵印象不会与你合作,华夏国内,任何一家专业的腿模公司,甚至客串腿模的那些模特,都不会与南方集团合作的。

    黄总相信,林大少是那种说到,就能做到的人。

    更是个比女人还要(阴yin)狠歹毒的主,每当想到他那双(阴yin)骘的眼,黄总就会忍不住打个冷颤,再也不敢提醒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大人物?卧槽,什么狗(屁pi)大人物?

    李南方出门,神色如常的吩咐董世雄先回公司后,才钻进自己车里,嘿嘿冷笑着骂道:只是一个被老子((操cao)cao)翻了的臭女人罢了。贺兰小新,你特么的敢坏我大事,来报复我今早恶心你,很好玩吗?

    点上一颗香烟,深吸几口后,李南方神色如常,拿起了手机,找到贺兰小新的手机号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机响起之前,贺兰小新正满脸无聊的神色,听岳梓童在耳边叨叨。

    这小妮子,就特么的没狠心,只会表面悍妇样的放空话。

    俩人驾车追来时,岳梓童还说要不计代价,不择手段的,也要破坏李南方与精灵印象的合作,发狠声还在耳边回((荡dang)dang)呢,不等有所行动,她就打退堂鼓了。

    说什么,看在他是小外甥的份上,做的一手好饭的份上,刚成为流氓英雄的份上——咱们,就原谅他这次,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散散心?

    唉,童童,你还没正式嫁给他,给他生儿育女呢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实在被她呱噪的够了,满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伸手指在她额头点了下:你越是这样在意他,那小子只会更嚣张,把你吃的死死地,让你一辈子都翻不了(身shen),给他当牛做马!

    切,是他给我当牛做马好吧?

    岳梓童不屑的撇撇嘴时,贺兰小新的手机响了,来显是死鬼。

    死鬼这个词,有两种,一种是死后没托生的可怜鬼,整晚整晚在荒山野岭处游((荡dang)dang),呼嘘广大读者,别去看盗版啊——

    死鬼的另外一种是含意,则是女人对男人的‘昵称’,越是闷(骚sao)的女人,就越(爱ai)这个词。

    那么贺兰小新手机上这个死鬼呢,是死人,还是单纯的男人?

    死鬼,又是哪个男人呢?

    岳梓童觉得,这个死鬼,应该是后者,这个男人她应该认识。

    果然,看到来显上的名字后,贺兰小新脸上浮过一丝尴尬,看似随意的解释道:童童,你别胡思乱想啊,这是李南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摇头,打断她的话:新姐,不用解释呀,我都清楚。

    必须要解释,你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固执的说:我给他更名为死鬼,本意是要把他变成死人的。但在知道你们的关系后,我当然要改变主意了。只是,忘记给他改名字了。

    行了,新姐,解释什么呀,我又不是不信你。接电话吧,要不要我暂时回避?

    你这是在打我脸呢,唉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叹了口气,接通了电话,特意打开了扩音器。

    李南方温和的声音,从里面传来:新姐,你现在什么地方呢?

    干嘛?

    看了眼扭头看向窗外,实则侧耳倾听的岳梓童,贺兰小新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我知道有个好地方,风景格外优美,想邀请你去散散心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:不知道新姐,肯不肯赏脸?

    哼哼,无事献殷勤,非(奸jian)既盗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哼一声,问道:只请我自己吗?

    你现在和岳总在一起?

    昂。要不要,与你小姨通话?

    算了,那就让她一起来吧,反正那地方也不用拿门票。

    你小子,可太没良心了。

    现在哪儿呢?我去接你们。

    不用,我们在车上呢,距离你不是很远,你回头看北边,就能看到我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着,左手伸出车窗外,对前面数十米外的黑色路虎车挥了挥。

    早说你也来这儿呀,害的我浪费电话费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车窗内探出脑袋,回头看去,就看到新姐那只白生生的小手,好像水莲花那样在那边晃着,心中冷笑,果然是这心机裱在背后捣鬼。

    我高跟鞋呢,还在你车上了对吧?

    在这儿,走吧,到地方后还你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去那儿?

    怕我强上了你?

    切,新姐我巴不得呢,只要童童愿意。

    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放下手机,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随后点火,徐徐跟上。

    车厢内,有淡青色的烟雾腾起,岳梓童点上了一颗烟,低头看着手机,轻哼着一首歌,貌似很悠闲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,就证明她越是在意,李南方为什么要邀请贺兰小新,去个环境优美的地方散心!

    她才是小外甥的未婚妻好吧?

    他凭什么,明知道她们俩会在一起,却偏偏给新姐打电话?

    这是在故意气她呢,就为今早帮新姐对付他。

    真是个小气到家的男人,傻女人才稀罕呢!

    傻女人心中想到这儿时,贺兰小新说话了:童童,你说你男人,忽然邀请我去那边散心,算几个意思呢?

    岳梓童眼皮子都不抬一下,淡淡地说:谁知道呢?等到了后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童童——

    新姐,我有些困,先睡会儿,到了叫我。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掩着小嘴,打了个哈欠,双手环(胸xiong)脑袋一歪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你特么的给老娘我拽什么呢!

    我特么怎么知道他干嘛要邀请我,却不邀请你!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眸中有冷意闪过,不再问什么了,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在前面带路的李南方,车速越来越快,足足跑了大半个小时,才停在了南部山区一座小山脚下。

    他说的没错,这地方环境确实优美,漫山的红叶,好像火一般在燃烧,却因地方僻静,没几个游客来这儿游玩。

    童童,到了。

    熄火,贺兰小新轻轻推了下好像真睡着了的岳梓童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