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18章 阳光流氓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依婷,怎么忽然给哥打电话了?

    林康白把烟卷掐灭在烟灰缸内,扫了眼旁边几个正在嬉闹的美女。

    她们正在议论电视里某个家伙,能借着被采访的机会,给他自己公司打广告,还真特么的奇葩到家呢。

    发现林少忽然向这边扫了一眼,几个美女立即有了好像被毒蛇盯上的惊悚,齐刷刷的闭嘴,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了。

    谁敢打搅林大少打电话,那与找死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呵呵,就这点小事呀?

    听林依婷说完后,林康白淡淡地笑了下,说:依婷,安心与你的扶苏哥哥谈(情qing)说(爱ai)就好了。这点小事,哥会给你办的妥妥的。

    结束与小妹的通话后,林康白又接连打了个几个电话,内容都是一样的,对方也都客气的下保证,绝对会配合林大少,让某个小破公司抬着猪头,都找不到庙门!

    谁把电视关了?

    放下手机,林大少二郎腿挑起,笑眯眯的问:打开,再看会儿。搜索下与刚才采访有关的频道,我对这个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林大少感兴趣的电视节目,几个美女当然抢着拿起遥控器,搜索所有频道了。

    林少,这个频道正在播放呢。

    一个美女总算找到了与刚才采访节目有关的频道,讨好的笑着:咦,这好像在采访服刑人员呢。哟,还是女囚呢!

    要想把那些在监服刑人员改造成良民,首先要改造好她们不正常的思想,而(爱ai)国教育,则是最为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一个人只要懂得去(爱ai)国,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,那么他基本都不会犯下有损国家有损人民利益的罪行。

    那样做,是给国家添麻烦不是?

    给国家添麻烦的人,基本都不是(爱ai)国者。

    刚结束的这段现场采访,无疑就是一场另类的(爱ai)国教育课,青山南方集团老总,以他标准的流氓嘴脸,向世人表达了他(爱ai)他的祖国,(爱ai)的有多么深沉——

    一个四旬左右的女狱警,到背着双手,拎着警棍,在排成方阵的女囚面前小高台上,来回走动着,冷声说道:看看,你们最好都瞪大眼睛看看,再用心去体会!你们所有人,其实都是流氓。但你们这些欠改造的流氓,与电视上的这个流氓相比,却差着很大的境界。

    数百女囚组成的数个方阵中,一个面目较好,宽大臃肿的囚服,都无法遮掩她窈窕(身shen)材的年轻女囚,眸光森冷的望着女狱警,还带着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你们肯定很纳闷,我为什么把李南方称之为流氓。

    女狱警停住脚步,举起手里的警棍,虚点着这些女人:实话告诉你们,我刚才得到小道消息,他也是在监狱内服过刑的,因作风问题,算是彻头彻尾的流氓了,现在依旧是在假释其间。

    但他,今天却用实际行动,告诉所有人,在经过我们狱方的改造后,他彻底地脱胎换骨,成为了一个有理想,有道德,(爱ai)国(爱ai)民的的阳光流氓!而你们这些人,则是只能藏在墙旮旯的(阴yin)暗流氓。

    看着侃侃而谈的女狱警,今天应邀前来为女囚上课,讲述外面阳光有多灿烂的白灵儿,只想跳过去,咣咣的踹她几脚——尼玛,流氓还分阳光流氓,与(阴yin)暗流氓?

    你可知道,被你冠以阳光流氓的家伙,就是我白灵儿短暂的初恋(情qing)人?

    虽说那个混蛋不接受我的表白,是他此生中犯下的最大错误,但他在姑(奶nai)(奶nai)心中,无疑是最出色的阳光流氓哦,不对,是最出色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你凭什么呀,当着我的面,就骂我的甜美初恋?

    女狱警可不知道白警官此时心中,正想要不要蹦过来踹死她,依旧意气风发的训话,末了才说:大家鼓掌,欢迎来自东省青山市局刑警队副队长,白灵儿白警官,为大家进一步讲述,阳光流氓,与(阴yin)暗流氓之间,最大的区别在哪里。

    哗,掌声雷鸣。

    白灵儿深吸一口气,抬手整理了下警帽,才迈步走上了小高台,也是双腿微微叉开,到背着双手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先用满含威严的眸光,从左至右,自几个方阵上缓缓扫过。

    忽然间,她的眸光好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下。

    那应该也是眸光,来自下面正中方阵中的某个女囚。

    好(阴yin)暗(阴yin)森(阴yin)骘(阴yin)魂不散般的眼神!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白灵儿很想再找到那双眸光,可放眼望去,所有女囚的眼神,都是那样的麻木,空洞,没有任何的异常。

    难道我刚才的感觉,出现错误了?

    没有任何发现后,白警官当然不会继续追究那双(阴yin)暗眸光来自哪儿,轻轻抿了下嘴唇,高声说道:刚才,韩警官已经为大家说了很多。韩警官说的很全面,很有道理,更有创意。尤其是阳光流氓,与(阴yin)暗流氓的区别,让我感受颇深。

    同样是流氓,差距怎么就会这样大呢?

    白灵儿吐字清晰,声音铿锵有力:各位,这个问题,值得你们去深思。同样,也值得所有人去深思。其实,流氓的定义,在某些(情qing)况下是相当模糊的。你(爱ai)我们伟大的祖国,那么你就算是犯了错误,也是一个能改造好的流氓,就像李李南方那样。会得到很多人,尤其是女孩子的喜(爱ai)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训话结束。

    在韩警官的示意下,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马上就有狱警,喝令她们向左转,向右转,齐步走——夸,夸夸,夸夸的整齐脚步声中,数百来自东省各地的女流氓们,回自己绣房内反思去了。

    旁边负责现场采访直播的东省法律频道的记者们,也低声谈笑着收工。

    白警官,你说的太好了,不愧是警校出来的高材生,这演讲口才愣是要得。

    韩警官快步走过来,满脸笑容的主动伸出手。

    白灵儿也伸手,两个人握住用力晃了几下,谦虚道:哪里,哪里,韩警官说笑了,相比起在这行已干了十数年的你,我要走的路,还很长。

    俩人寒暄了几句,白灵儿抬手指着台下:韩警官,刚才在这个位置的方阵里,有什么特殊的服刑人员吗?

    韩警官看过去,想了想说:能够在这个地段接受训话的,都是那些刺头,最不容易驯化的。她们总共一百人,其中大部分都是拐卖妇女儿童的,有几个还是死缓。其余的,也有过失杀人,对生活绝望蓄意报复社会的。

    白灵儿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这些罪犯所犯的罪行,在女子监狱内很常见,没什么值得特别留意的地方,要想通过她们所犯的罪行,来甄变出某个特殊者,很难。

    哦,对了,还有一个连我都不知道是何来历的经济犯。

    连你都不知道来历的经济犯?

    白灵儿愣了下:不会吧,韩警官?

    所有被押送到女子监狱来服刑的囚犯,是哪儿人,犯了什么罪,又是判了几年等等,(身shen)为副监狱长的韩警官,应该是门清的不行才对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却说,某经济犯的来历,连她也不知道,白灵儿当然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也很清楚,女子监狱的副监狱长,都不知道某囚犯的来历,那么就证明囚犯的(身shen)份相当重要,韩警官就算是知道,也不会向她透露太多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韩警官只说那个经济犯的名字,这可不是违反规定。

    她叫苏静,现年二十六岁。

    苏静?嗯,这名字倒是很好听。

    白灵儿抬头,看着囚犯方阵离去的方向,也没怎么在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负责采访拍摄本次任务的记者们,请问白警官,是不是可以收工了?

    采访到要采访的东西后,记者傻了才会再在大街上墨迹,都用最快的速度赶回老巢,查看现场直播后的收视率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围观消防大队关停乐斯超市的吃瓜群众,也都在交警叔叔的耐心疏导下,逐渐散去了。

    总聚集在这儿,会造成交通瘫痪也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至于在超市门口,跳着脚的呐喊,强烈抗议的青年娱乐留守经理,则没谁去理睬,毕竟大街上是个可以(允yun)许小丑表演的场所,只要不影响交通,市容,交警叔叔,城管上的那些二大爷,是不会多管闲事的。

    唉,天下就没有不散的宴席啊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已被冠以阳光流氓的李先生,望着交通正常的大街上,很有种失落感,觉得国民素质还有待进一步提高,怎么就不能多滞留会,双目满含崇拜神色的,再听他多——多讲讲南方丝袜,是怎么个黑了想家的呢?

    幸好,王德发陈大力等人,都在采访结束后的第一时间,打来电话,祝贺李总今天大出风头,说他将感动青山,一举封神,成为本市的十大杰出青年。

    很奇怪,不管是岳梓童,还是贺兰小新,都没打电话祝贺,奇怪之余,也让李南方多少有些失落感。

    男人的表现**最强烈时,基本都是美女面前。

    没有美女的拥护,哪怕有万千国民大力点赞,也会让人觉得缺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李总,李总!

    董世雄不知道从哪儿快步跑了出来,满脸激动,兴奋的神色,高高挑着双手大拇指:您刚才的采访,简直是太太太地精彩了!

    李南方谦虚的笑笑,问:只是精彩?

    不,不止是精彩。

    董世雄连连摇头:还有着无法估计的广告效应。我敢说,您刚才的精彩表现,绝对能抵央视所有频道的黄金时间段效应。经济价值,绝对是无法估量。看来,我们可以省下天价广告费,全力打造下个月的会展工作了。

    不行,还是要拍广告的。这个钱,不能省。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,问道:精灵印象的人,有没有现场观看我的采访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