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16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其实,沈家祖孙也只是表面镇定而已。

    此前,雅绅外媒采访的十数名青山市民时的回答,让他们心中有多少澳洲羊驼呼啸而过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老沈有些花白的眉梢,在李南方说出他喜欢本公司的女明星时,攸地动了下,有笑意在嘴角((荡dang)dang)漾开来。

    沈云在则重重吐出一口气,好像百灵鸟那般的声音:一百万美金,总算没有白花。爷爷,我建议,可以大力推广这段采访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知道,他发自真心的回答,不但让新姐大爆粗口,岳阿姨要来杀人,沈家祖孙心中窃喜。

    拉希里眼睛大亮,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:李李先生,您能具体说说,您喜欢青年娱乐女星的哪些特点吗?才艺?风度?温顺可(爱ai)的(性xing)格?

    草,小子,你特么的给我闭嘴!

    现场有人高声喝骂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听到,满脸疑惑的样子:才艺?你说她们穿着露(胸xiong)露背露腿礼服,故意摔倒走光吗?风度?她们不是经常骂粉丝是傻((逼))吗?虽说是在说实话,但也不怎么好听啊。至于温柔可(爱ai)的(性xing)格——那好像只是在电影里吧?

    呃——

    拉希里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现场那些大骂着,甚至已经挽起袖子要来教训这家伙的猛人,这会儿也懵((逼))了。

    怎么,拉希里小姐,我回答的不好,还是不清楚?

    李南方憨厚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很憨厚的样子,又是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特么的,我感觉这孙子要耍宝了!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反应相当快,立即尖声叫道。

    岳梓童白了她一眼:姑(奶nai)(奶nai),你以为我岳梓童的未婚夫,真是那种崇洋媚外的软骨头?

    草,他有个地方的骨头,可是硬的要死。

    兴奋下,新姐说着说着又开始走下坡道。

    每当这时候,岳梓童就会闭嘴。

    一起闭嘴的,还有沈云在,(娇jiao)面已经含霜,双拳已经紧攥,淡青色的脉络,突突地跳。

    老沈却轻轻叹了口气,喃喃地说:唉。数千年了,当外国人以为这个国家,已经被多年的安享生活,把奋发向上的精神磨掉,总是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内讧上,以为机会来了,要去侵略她时——她的子孙,总是能在最短时间内,团结起来,就像睡狮醒来,仰天长啸一声,整个世界都会发抖。

    这次,是我的过错。我就像无数各国的前辈那样,再次判断错误,以为华夏的脊梁骨,已经断了。

    沈季梁低沉的声音,说:明天召开董事局会议,我会向各位董事,承认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,彻底抛弃李冉节!

    爷爷——

    沈云在刚要说什么,老沈却笑着摇手:继续看。

    现场。

    一脸懵((逼))模样的拉希里,足足五秒钟后,才意识现在正在直播呢。

    收了巨额好处费的她,倒是很想结束现场直播,可她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,毕竟李南方刚才说,他是疯狂(热re)(爱ai)南韩美女的:那那么,请问李先生,您最(爱ai)青年娱乐女星哪儿呢?

    (身shen)体呀!

    李南方一梗脖子,神色认真的问道:拉希里小姐,难道你没发现,青年娱乐所有的女星,都在极力向岛国女优靠拢吗?随时随地,只要有机会,都要卖弄风(骚sao),惹我辈男人高声尖叫,半夜对着她们的照片,一边狂撸,一边感谢她们,赞美她们,能为了区区铜臭之物——

    这会儿,李先生已经不再是侃侃而谈了,是口若悬河:每次看到她们,我都会忍不住的去想,她们在(床chuang)上的功夫怎么样,观音坐莲的动作标准不?

    实话告诉你,我现在特想与南韩女明星,进行最深入的交流,畅谈生人——哎,拉希里小姐,我还没说完,你怎么就走呢?

    看到人家实在不愿意听他胡说八道,转(身shen)就走后,李南方抬手扯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拉希里强笑着:李先生,我们的采访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哦,这么快啊,我还有好多话没有说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失望的样子,对着镜头:那好吧,请(允yun)许我再做一次自我介绍。刚才我忘记说我的职业了。我叫李南方,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。同时,我还是青山南方集团的董事长兼职总经理兼——

    别走啊,我还没说完呢!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把转(身shen)要走的拉希里,拉了回来,语速加快:希望全世界(爱ai)美的女士,都能关心下月一号,在本市会展中心举办的时装节。届时,我们的产品,将为你们留下梦幻般的印象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们现在缺少具备国际水准的腿模,希望——我还没说完呢!唉,真没礼貌。

    望着掩面疾奔进围观者中的拉希里,李南方满脸都是失望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就走向了别的记者,很(热re)(情qing)的问:你们还要采访吗?我叫李南方,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——

    握了个((操cao)cao),这个烧包,是是第三次介绍他自己了吧?

    早就马儿那样浪笑到肚子疼的贺兰小新,双手抱着肚子,问岳梓童。

    已经是第四次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是满脑门的黑线,翻了个白眼(身shen)子后仰,靠在座椅上:我有种预感,我早晚会被他给活生生的气死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总算是止住了笑,喘着粗气说:最最起码,他要名扬世界了。忽然想到一句话。

    什么话?

    天下谁人不识君。

    被那么多人认识,也不一定是好事。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有些担心,抬头看向了车窗外:最起码,南韩人在提到他时,态度不会太友好。

    何止是不会太有好?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站在眼前,沈云在绝对会纵(身shen)跃起,一个健步扑到刀架前,当啷一声抽出锋利的岛国武士道,(娇jiao)声大喝着迎风一刀斩,把这混蛋劈成四瓣!

    一刀能劈成四瓣?

    您就别管了,看书。

    别看盗版啊——

    云在,别冲动。

    沈季梁这会儿神色如常了,伸手拍了拍孙女的肩膀,淡淡地说:他胆敢守着亿万人这样说,就说明他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不是一般人?呵呵。

    沈云在无声的冷笑,暗中说道,李南方,华夏青山南方集团的老板!

    下个月一号,你会在青山市会展中心召开的时装节上亮相。

    好,你等着,我会去找你的。

    也许,会给你当腿模呢?

    呵呵——沈云在心中笑着,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腿。

    她的双腿,笔直,修长,有力,健康!

    要去找李南方的人,不止是被数十名跆拳道高手,称为武道天才少女的沈云在,还有一个(性xing)格真正温顺的岛国女人,樱花。

    现场直播已经结束了,电视上也开始插播马桶盖的广告,但樱花眼前,依旧浮现着李南方那张脸——不对,是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眼睛,是心灵的窗户,不但能把人的内心活动,真实展现出来,还能让人牢牢记住这双眼睛,继而确定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眼睛,有时候就是人的脸。

    哪怕是孪生双胞胎的脸,也不会完全一模一样,就像天下树叶虽多,却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那样,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那个惊悚,诡异且又充斥着****气息的夜晚,樱花牢牢记住了那双眼睛,那张脸。

    那张脸在华夏青山。

    没有谁知道,打着丧夫要外出散心的樱花,已经去过青山三次了。

    她要找到那张脸的主人,跪伏在他脚下,亲吻着他的脚趾,用类似于哭泣的声音,告诉他说,她有多么地想他,希望他能永远留在她的(身shen)体里,那样她才不会感觉整个人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可青山有数百万人口,要想凭借一双眼睛,找到一个不知姓名的人,比大海捞针容易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三次,樱花都是满心空落落的去,带着满心的失望回来。

    经常的,她就坐在窗前,遥望着西方那个国度的方向,好像没了灵魂那样的发呆一整天。

    她不想追问自己,为什么被那个男人暴了一次后,就满心要呆在他(身shen)边,猫儿般的那样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的灵魂,已经被那个男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既然还活着,又怎么能没有灵魂呢?

    她,必须去找回自己的灵魂。

    今天中午,樱花在默默地用餐时,前来陪她的娘家嫂子,实在闷的不行,这才打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樱花现在特别讨厌看电视。

    其实,她不仅仅是讨厌看电视,也讨厌所有接近她的人,回((荡dang)dang)在她耳边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只想静静地,沉寂在自己没有灵魂的世界里,反复回想那个晚上,在清醒时,那个男人给她留下的每一丝味道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陪在她(身shen)边的娘家嫂子,对她是一番好意,所以她不能有所表现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却无比的感谢嫂子。

    正是嫂子打开了电视,才让她看到了那双眼睛,那个人,那个名字。

    樱花。

    嫂子轻轻的呼唤声,把沉浸在内心狂喜中的樱花惊醒,抬头看向了她:嫂子

    你,好像变了。

    嫂子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:突然间,你仿似浑(身shen)充满了活力。这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樱花笑了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说,只因,我已经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看着电视的艾薇儿微微笑了下,低头看向了旁边摇篮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白色的摇篮内,小宝贝正舞动着四肢,呀呀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这边与华夏时差很大,那边正中午时,这边却是深夜。

    不过,婴儿才不管白天黑夜的,高兴了就玩儿,不高兴了就哭。

    孩子在哭时,无论艾薇儿有多么困,也都会立即起(床chuang)陪她玩。

    这孩子的命很大。

    在墨西哥布偶岛时,艾薇儿以为会失去她,娘儿俩一起。

    但那个男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好像杀神般的男人,抱着女儿,背着她,所向披靡的勇气,让上百歹徒都震撼不已,为他让开了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那个男人,孩子才能平安躺在摇篮中,尽(情qing)欢唱着歌谣,毫不在意会不会影响别人从电视上,看某个现场直播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前一秒还玩的好好的孩子,忽然大声啼哭起来。

    是尿了吗?

    艾薇儿弯腰伸手,把女儿抱在了怀中,解开了睡衣,露出雪白丰满的双峰:哦,是她饿了。

    孩子真饿了,立即咬住一个(奶nai)头,用力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,艾薇儿眼前忽然出现幻象,一个男人伏在了她怀里。

    吃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