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11章 哥们就是这么牛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膝盖不小心碰在栏杆上后,那么疼,新姐也只是发出一声沉闷的鼻音,相信做那种事压抑不住发出的欢唱声,也应该不会惊动岳梓童的。

    慢慢推开李南方的房门,贺兰小新并没有急于进去,而是站在门口回头看向岳梓童的卧室,稍后片刻并没有听到任何异响后,才轻轻带上门,踮着脚尖,猫儿般那样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星光,她能隐隐看到有个人平躺在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肯定就是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四仰八叉的平躺在(床chuang)上,一动不动,睡得好像死狗那样,新姐浑(身shen)的(热re)血,循环的就更加急速,想到了等会儿她悄悄跨在他(身shen)上,掀起睡袍慢慢坐下去时的那种感受。

    以及李南方忽然惊醒后,很快明白什么,随即就闷声不吭,埋头苦干的刺激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古人云,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着——我呸,新姐这样的妙人儿,如果连个男人都偷不着,那还不如一头撞死在南墙上拉倒呢。

    心中对自己鄙夷了一个,贺兰小新刚要走到(床chuang)边,浑(身shen)急促流动的鲜血,忽然猛地凝固。

    她看到(床chuang)前地上,有一抹白。

    那一抹白色,在黑暗中显得是那样触目惊心,一下就打乱了新姐的偷(情qing)计划。

    傍晚时,新姐刚‘参观’了李南方的卧室,对岳梓童能做到除了一张(床chuang),连根稻草都找不到的三光行为,是大加赞赏,称赞这才符合岳总冰山雪莲般的冷傲行为。

    既然这屋子里,除了木板(床chuang)之外连根稻草都没有,那么从(床chuang)底下露出来的这一抹白色,又是什么东西呢?

    当然不会是窗前的明月光,更不会是鬼,而是有个穿着白色睡袍的人,藏在了(床chuang)底下,却没有藏严实,露出了狐狸尾巴。

    岳家别墅内总共就三个人,现在李南方躺在(床chuang)上,新姐抱着锦被站在(床chuang)前,那么藏在(床chuang)底下的那个人,就只能是岳梓童了。

    唉,小乖啊小乖,表面上你在变着法的折磨李南方,其实你是相当在乎他的,只是你自己没感觉到而已,这才为了面子,当着我的面说要怎么整治这小子,但半夜却悄悄来找他寻找刺激。

    说起来,是新姐我不对啊,打搅了你们两个人的好事。

    可谁让你男人对我的(诱you)惑力那么大呢?

    不对,空气中并没有任何的****气息,而且李南方也不像是醒着的,看来我们两个人是前后脚来的,你还没来得及做好事,就发现我来了,这才慌不择路的躲在了(床chuang)底下。

    哈,哈哈,新姐我的眼力真心不错。

    嗯,准备的也很充分,怀里抱着道具不是?

    虽说今晚我再也品尝不到要死要活的滋味了,但这却是我进一步取得你们两个人信任的好机会啊。

    老天爷,待我不薄。

    心思电转间,新姐就想到了这么多,悄悄抬手,借着锦被的掩护,一点点把封住嘴的胶带撕了下来,轻声叫道:李南方,你睡着了没有?

    李南方没动静,死狗那样,但老天爷可以作证,他正眯着眼的偷看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又叫了一声李南方的名字,贺兰小新在莲步轻移,把怀里的锦被,慢慢盖在了他(身shen)上,动作温柔,就像妈妈在给熟睡的孩子掖被角。

    李南方依旧没动静,死狗那样——

    盖好后,贺兰小新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却又停下回头,看着李南方幽幽叹了口气:唉,小子,你是个有福的,能够认识童童,并被她所接受。童童那是什么样的人物?那可是眼高于顶,又有真才实学,虽为女儿(身shen)却不输须眉的巾帼。

    真心话,别说是你了,就算比你再优秀一百倍的男人,也配不上童童,让她发自真心的对你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呢喃后,李南方左边嘴角微微撇了下,心中嗤笑,切,她有你说的这样好吗?什么不是须眉的巾帼呀,就是个一(身shen)((贱jian)jian)骨头罢了,狂妄自大,容易冲动,却又脑汁奇缺,属于典型拍脑袋来做事,却从不考虑后果的蠢女人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会配不上她?

    还说她的发自真心的对我,我怎么没有看出来?

    往我碗里撒盐,差点把我齁死,倒是发自真心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样想时,(床chuang)底下的岳梓童却感动的快要泪流满面了,新姐呀,我的好新姐,你简直是太理解我了,我们两个就是千里马与伯乐——不对,是俞伯牙与钟子期啊。

    反倒是我,一直以小人之心,度你的肚子,惭愧,委实惭愧!

    在(床chuang)底下惭愧的岳总,抬手擦了擦湿润的眼角,就听新姐继续说:我知道,如果你醒着时我这样和你说,你肯定会不屑一顾。你只会注意到,她往你碗里撒盐暗算你,但你却不会想到,如果她不是真心在乎你,又怎么会作弄你?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,唯有在乎一个男人后,有了无法掌控他的危机感,才会用这种手段来提醒你,来注意她。唉,这就是所谓的用心良苦呢。

    又低低叹了口气,贺兰小新沉默片刻,继续说:你们这对让我无语的小冤家哦,就没一个仔细反省下,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对方吗?李南方,你是粗心大意的男人。童童也是这样,到现在都没发现,她在乎你,要远超包括我弟扶苏在内的任何男人。

    胡说吧?

    差一点,李南方就张嘴问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 这三个字,在岳梓童嗓子眼里打了个转,又咽回去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,旁观者清,当局者谜。你们深陷甜蜜的(爱ai)(情qing)中却不自知,但我就能一眼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幽幽地说:童童确实喜欢扶苏,但也仅仅是喜欢,类似于小妹对兄长的感(情qing)。只是,她不知道。她以为,那就是(爱ai)(情qing)。不是的。假如,他们两个如果走在一起,短时间内,童童会觉得很幸福,可时间一长,她就会觉得索然无味。再说,她又是个冷傲的(性xing)子,俩人很快就会翻脸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。

    不沉默不行,现在假装熟睡呢,无论听她说什么,发出的轻鼾声,都没有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他记得,岳梓童和他说过,说她对贺兰扶苏的感(情qing),只是兄妹(情qing),只是他不相信——现在,他有些信了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岳梓童那番说法,可能真是当局者迷了。

    同样,藏在(床chuang)底下的岳梓童,也在茫然自问,如果我与扶苏走在一起,真会像新姐所说的这样?

    什么叫小冤家?

    贺兰小新自问自答:小冤家的全称,是欢喜小冤家。唯有在打打闹闹中,分分合合的矛盾中,两个人的感(情qing)才会越加牢固。

    反倒是所谓的夫妻相敬如宾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笑了声:呵呵,那种好像死水一潭的生活,又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?

    她说的,好像很有道理哦。

    (床chuang)上的李南方,(床chuang)底下的岳梓童,心里都这样想。

    扶苏是我的亲兄弟,童童是我的闺蜜,我这个当姐姐的,当然希望他们两个能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起头,看着窗外轻声说:哪怕是在得知你是她未婚夫后,都鼓动她与扶苏私奔。

    靠,你这法子好歹毒啊!

    李南方听到这儿后,吓了一跳,接着暗中狠狠地骂道,敢挑唆岳梓童给我戴绿帽子,真是欠草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说:可在看到她把盐洒在你碗里后,我才知道我错了。她对我的提议,或许会心动,却绝不会那样做。只因,你早就深深烙在她内心深处,死死拖住她,让她再也无法离开你半步。

    李南方高兴了,哥们就是这么牛!

    岳梓童却是惊骇万分,只因她猛地意识到,她往李南方碗里撒盐的行为,真如贺兰小新所说的这样,只想用这种方式,来引他加深对她的印象。

    你们,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,任谁,也拆不散。扶苏不行。我,也不行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缓步走到了(床chuang)边,弯腰低头,在李南方额头轻轻吻了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轻鼾声,想当然的停顿了下,接着翻了个(身shen),喃喃说了句什么,又不动了。

    在被你占有后,我满脑子都是杀了你的想法,并制订了详细的计划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梦呓般的说道:童童看出了我要做什么,这才向我坦白了你们的关系——唉,我就算再恨你,又怎么能杀童童的未婚妻?只能带你去南疆,让你见识下新姐毒辣的手段,算做是对你的惩戒。

    可你们肯定不知道,我是相当矛盾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沉默半晌,才继续说:我想杀你,来洗清你的罪恶。一方面,却又舍不得你了。我贺兰小新,迄今为止只有过两个男人。第一个得到我(身shen)体的,骨头都烂没了。你是第二个——这几天,我都在想,我是不是该与童童争抢你,和你过一辈子拉倒了?女人,再怎么强大,也要有男人陪伴在(身shen)边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高兴了,哥们又是这么牛,人见人(爱ai)。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唇,心中默默地说,你是我最好的姐妹,别((逼))我与你翻脸。

    可我今晚想清楚了,我不会。理由很简单,我宁可一辈子终老,也不想因此而失去童童。更何况,我对你的依恋,只是来自(身shen)体上的。我们,没有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今晚,我来给你送被子,是希望你明天醒来后,以为是来自童童的关心——小子,不要负她。要不然,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闭上眼,仔细回想了下,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,踮着脚尖,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,空留她曾经来过的迷人香气。

    新姐,这辈子我能认识你,绝对是我最大的福气。

    心(情qing)激动的岳梓童,侧耳倾听到外面隐隐传来关门声后,才慢慢地四肢撑地,好像小狗那样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