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08章 扭错了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女人没有不嘴馋,不(爱ai)吃的。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的观点,甚至有时候他会因此想的很龌龊,越是(爱ai)喜欢吃的女人,对男人那方面的要求就越高。

    (套tao)用这个观点,李南方发现贺兰小新的贪吃样子,远胜岳梓童,看来这女人年过六旬了,也会是那种夜夜当新娘的货,哪个男人娶了她,英年早逝的可能(性xing)很大,绝对的男人杀手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可不知道,斜着眼偷看她的李南方,想法会这样龌龊,犹自拿着一根凤爪猛啃。

    其实在公众场合,新姐吃东西的样子,还是很优雅的,现在狼吞虎咽的饥渴难耐样子,无非是因为(身shen)边没外人罢了。

    一个是知道她是什么德行的闺蜜,一个是把她折腾大半夜的男人,都算是知根知底的‘自己人’了,实在没必要注意所谓的风度,想怎么吃就怎么吃。

    看到她张嘴含住左手拇指吸(允yun)时,李南方喉结滚动了下,想到那天给她解毒时,好像并没有试试她这张(诱you)人的小嘴——正想的精彩呢,忽然觉得左腿被钳子拧了一下,很疼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嘴角哆嗦了下,借着端起饭碗喝汤低头看去,就看到一只白生生的小脚,用脚趾扭住了腿上的(肉rou),来回的拧,很用力,真像钳子那样。

    看到美女后先看她的腿,才算是一个真正懂得欣赏美的男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进来客厅时,目光曾经从两个女人腿上飞快的扫过,贺兰小新穿着黑丝,岳梓童却是光着一双大长腿,白花花的特显眼,那么现在这只拧住他腿上(肉rou)的小脚,除了他的腹黑小姨,还能是谁?

    草了,哥们不就是偷看贺兰小新吸手指的动作,想到如果让她给我吹,我会有多爽吗?

    古人都说歪歪无罪了,你凭什么偏偏狗拿耗子多管闲事?

    哦,这是要斩断我的福利待遇啊,既然这样,那你别让她住进家里啊,我只歪歪你好了。

    感觉的那只小脚越来越用力后,李南方感觉很不爽,表面上却假装没任何表(情qing),只是碗口慢慢地倾斜,里面的紫菜鸡蛋汤化成一条线,淌下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真够心黑的,他碗里的汤水还是很(热re)的,滴落在那只白嫩的小脚上后,就算不立马起泡,可肯定会烫红。

    亲(爱ai)的小姨,您就等着好像被蝎子蛰了那样,尖叫着蹦起来吧。

    这可不怪我哦,是我不小心洒了点汤而已——李南方心里(阴yin)(阴yin)的笑着时,那只小脚却抢在汤汁即将落在上面时,飞快的缩了回去,让他的(阴yin)谋落空。

    靠,小((贱jian)jian)人的反应速度,还是很快的嘛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骂了句时,岳梓童说话了:新姐,你说我最恨的是什么?

    正在大快朵颐的贺兰小新,闻言愣了下,随口问道:是什么?

    浪费。

    什么浪费?

    贺兰小新直接下手,又拿起一个凤爪,嘴里嚼着,含糊不清的问。

    她正吃的过瘾呢,可没注意到(身shen)边这对男女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食物浪费啊。

    岳梓童夹起一块姜汁藕,慢条斯理的说着:有的人啊,刚过上好(日ri)子没几天,就忘记曾经挨饿的时候了,吃饭时故意浪费食物。新姐,你脑子聪明,替我想个成语,来形容一下这种该挨千刀再遭雷劈的家伙。

    简单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张嘴咬住鸡爪,说:猪狗不如。

    猪狗不如这个成语,本意是来形容一个人的人格低下,品行极坏。

    猪狗不如?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纳闷:这成语,好像与浪费食物没什么关系吧?

    怎么就没关系了?听新姐给你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解释道:你要这样理解。猪狗在吃饭时,可不管食物是来之不易的,饕餮大吃,把食物洒的遍地都是。但它在吃完槽里的后,还会把洒在地上的用舌头((舔tian)tian)起来继续吃。可人不会啊,只会任由食物白白浪费。这不是猪狗不如,那又是什么?

    妙,妙极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恍然大悟,看着李南方说道:新姐给猪狗不如的新解,简直是太妙了,入木三分啊。

    那是,新姐我是谁啊?我这张嘴,能把死人说活——嗯?

    新姐得意的显摆时,(身shen)子忽然一顿,眼眸睁大。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发现她很不对劲后,岳梓童顿住了要夹藕片的筷子。

    没没什么,就是嗓子被鸡骨头卡了下。咳,咳!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确实被鸡骨头卡嗓子了,贺兰小新抬手捂着嘴,弯腰低头剧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要紧吧?吐出来了没有?

    岳梓童关心的抬手,在她后背上轻轻拍打着。

    没没事,咳!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手摆了摆,继续咳嗽

    鸡骨头卡住嗓子,那可是会死人的,岳梓童不敢懈怠,连忙站起来走向厨房,说是去拿醋。

    民间总是说,孩子吃鱼时不小心卡了嗓子,要抓紧喝醋,就能融化掉的,岳梓童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,觉得醋也能对付鸡骨头。

    小子,这算什么?

    岳梓童刚走进厨房,满脸羞恼的贺兰小新抬头,恶狠狠的瞪着李南方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那个啥,误会,纯属误会啊。你能不能先松开腿,让她看到不好。

    李南方无比尴尬的解释着,抬手挠了挠后脑勺,不敢看人家。

    没有用(热re)汤把岳梓童的小脚烫成猪蹄后,李南方很不甘心,偷偷除掉袜子,学着她的样子,悄悄从桌子下面伸了过去,也不管是哪儿,直接夹住一块(肉rou)猛拧——

    话说李南方脚趾头上的力道,可比岳梓童强大太多倍,简直不次于老虎钳子了,估计能把岳阿姨的嫩(肉rou),直接拧成青紫色,这还是脚下留(情qing)的。

    他敢肯定,当着贺兰小新的面,岳梓童就算被拧的疼死,也不敢当场表现出来——守着闺蜜与未婚夫打(情qing)骂俏,实在丢不起那个人啊不是?

    脚趾头刚用力,李南方正用眼角余光观察与贺兰小新坐在一起的岳梓童,会什么可(爱ai)反应呢,却看到新姐(身shen)子忽然一僵。

    草,扭错人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立即知道扭错对象了,刚要缩回脚来,就被两根腿给死死夹住了。

    他如果用力向回缩,势必会造成贺兰小新(身shen)子后仰,被岳梓童发现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松开腿?小子,你说的很简单呐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无声的冷笑着,悄声说:你都把新姐下面的毛都拔掉好几根了,却想让我就此轻易放过你?

    靠,这是怎么说话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言语中的粗鲁,让李南方有些无语,讪讪的笑着:那,你总不能就这样夹着我吧?如果让她发现,肯定会误以为咱们——

    误以为咱们什么?

    贺兰小新问:咱们当着你小姨,兼未婚妻的面偷(情qing)?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这就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与贺兰小新早就发生过那种关系,并且岳梓童也知道,但那是站在‘治病救人’的道义高度上,无论谁知道了,都得竖起大拇指,对李先生点三十二个赞,说一声好汉子。

    可如果现在让岳梓童知道他的臭脚,正伸进贺兰小新裙下三角地带的桃源口——那就是对她的羞辱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以用别的方式,在岳梓童犯错时,尽(情qing)的羞辱她,但绝不会是以这种方式。

    新姐,快来喝口醋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正要籍此来威胁李南方答应她某个条件时,岳梓童拿着醋瓶子从厨房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咳,咳,不用了。这会儿,好多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担心会被岳梓童发现,松开了腿,接连又咳嗽几声,连连摇手说不用。

    岳梓童还不放心:真不用?

    真不用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那就好。现在我宣布,鸡爪以后被列入咱们家的食谱黑名单。李南方,记住了吗?

    记住了。

    最(爱ai)吃酱鸡爪的李南方,闷闷回了句,低头看向了右脚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撒谎哦——在他右脚大趾头中间,确实有几根弯弯曲曲的毛发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正吃着饭呢,却搞来几根这玩意,李先生的胃口立即小了一半。

    小外甥,把醋拿回厨房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开始摆她的小姨架子,把醋瓶子咚的一声,蹲放在了李南方面前。

    觉得右脚有些(骚sao)——李南方正要去拿水冲洗一下呢,闻言自然是乐意效劳了,拿起醋瓶子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那地方肯定肿了吧?都是你不好。靠了,不会感染上脚气吧?

    李南方在右脚大拇指上拍了下,又用力搓了几遍,才觉得那股子味道消失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镇定功夫,绝对值得人赞叹,李南方走出厨房时,她又喜笑颜开的与岳梓童交头接耳,盯着他的眼睛里,带着明显的促狭意思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担心她会把刚才那事告诉岳梓童,自然不用理会她,端起饭碗喝了一大口——整个人一下子僵住,腮帮子鼓起老高,想喷,正在极力忍耐的样子。

    新姐,你再解释下猪狗不如的新解,我听着别有心裁啊。

    好,这个猪狗不如啊,就是像猪狗那样在吃饭时——

    贺兰小新再次绘声绘色的讲解时,李南方艰难的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宁可被齁死,他也不能做一个猪狗不如的家伙。

    怪不得刚才岳梓童去拿个醋,也拿那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在出来时,左手是握着拳的,原来她手里攥了一把盐。

    一把盐洒在半碗紫菜汤内,会是一种什么滋味,李南方实在不屑告诉别人,端起饭碗默默的站起来,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刚走进去,餐厅里就传来两个女人的(娇jiao)声狂笑声,好像刚被一个排的男人搞过那样。

    唉,今晚的晚餐味道,真心不错。李南方,你受到了两大美女的衷心称赞,万万不要骄傲,要再接再厉。

    岳梓童打着官腔,把饭碗一推时,李南方拿出了硬币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