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07章 你男人是个人物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岳阿姨都说给个面子了,李南方再不给面子也不好,再说肚子也开始咕咕地叫了,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才不相信岳总早就做好饭等他回去张嘴了,估计只是买好了食材等他回去做。

    好几天都没吃自己亲手做的饭菜了,李南方手也有些发痒,决定今晚大显(身shen)手,做顿好吃的来犒劳一下自己,安抚下昨晚被鬼女人逆推后那颗受伤的心。

    手机收线,李南方刚喊了声老王,早就在门口外面等候的老王,立即推门进来,点头哈腰的请问李总有何吩咐。

    告诉老周他们一句,下个月一号,我们的产品就会出现在国际会展中心的站台上,向世人展现它的迷人风采。

    李南方上午离开开皇集团后,直接去了董世雄那边,听他当面汇报了下近期的工作进展。

    经过董世雄的数天辛勤工作后,南方集团的招聘工作,已经进入了尾声,目前正在做最后的培训,公司总部何时挂牌营业,还要看李总的意思。

    董世雄不愧是商场精英,把握商机的手段,可不是李南方这种商场门外汉能比的了,在招聘过程期间,他居然还关心下个月一号周末,在会展中心召开的时装节,并成功抢订了一个展台。

    这是好事,李南方大力支持,说只要有用,不管花多少钱都行,钱不够用了,他来想办法就好了。

    既然那边已经定好展台了,那么老王这边的生产任务,也要抓紧了,万一南方丝袜一炮打响,到时候订单犹如雪花片般飞来,这边却没货供应,那对公司最重要的第一步发展,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请李总放心,我们一定不会拖后腿的!

    王德发铿锵有力的保证,让李总很欣慰,当场决定把桌子上那些玉石,当作福利犒赏给了他们。

    老王自然是惊喜异常,但却又(欲yu)语还休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,他还惦记着他老家山沟里那些乱石头。

    这土鳖就是鬼迷心窍的了,真以为青山这边山中产玉呢?

    偶尔在乱石中发现一块品质不怎么高的翡翠,这已经是谁谁谁他祖坟上冒青烟了,就别奢望再找到第二块了,毕竟青山历史上,也不曾有过发现玉石的记载。

    骂了他几句鬼迷心窍,又威胁他要不就辞掉副总职务,回老家专心找原石?

    老王哪肯啊,连忙赌咒发誓,说就算那边摆满了成批的玻璃种翡翠,他也不会多看一眼,只会把有限的生命,都贡献给南方集团——

    帮老王拨正了金钱观后,很有成就感的李南方跳上车子,向市区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花园别墅区在南郊,厂子却在北郊,需要穿越整个青山市,可算是南辕北辙了,幸亏天已经黑了,早就过了下班高峰,要不然李南方要想横穿整个城区,至少也得用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车子驶过泉城广场没多远,手机又响了,是花夜神打来的,李南方不想接。

    他与那个女人,早就发生过最直接的关系,而且在他需要巨额资金时,问都没问他用来做什么,直接大笔一挥,一个亿就这样借给他了,那豪爽劲儿,到现在都让他心折不已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个男人,在遇到花夜神这样的女人后,说是发自内心的(爱ai)上她,可能是有些扯淡,但肯定会对她升起不一样的感(情qing),正所谓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    更何况,花夜神又是那种老有钱的端庄御姐了呢,懂得体贴男人,李南方对她当然会有不能说出来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把这种想法变为现实——现实这狗草的,就给他脑袋上狠狠来了一下,把他揍得眼冒金星,吐血都吐出内伤来了。

    鬼也想不到,被龙城城都甚为忌惮的花夜神,居然就是苦追贺兰扶苏数年未果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那天花夜神在看到贺兰扶苏后的表现,虽说远远不及岳梓童那样矫(情qing),夸张,但李南方能看出她在极力忍耐心中的狂喜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极力忍耐?

    那是因为她在乎贺兰扶苏,要远远超过岳梓童!

    当着林依婷的面,她怕给贺兰扶苏惹麻烦,才极力忍耐,这份忍耐如果换算成感(情qing),能把岳总碾压成渣。

    可别忘了,就在贺兰扶苏出现之前,她还与岳梓童为争夺李南方,争的三味真火都出来了,仿佛离开他,就是离开水的鱼儿那样,再也没法活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狗(屁pi),是幻象而已!

    人家那样对李南方,只因贺兰扶苏名草有主后的苦闷无处发泄,才找到的一个备胎而已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他能成为花夜神的备胎,只是一个偶然罢了,如果他没出现,花夜神肯定是去找王南方,或者是刘南方,他实在没必要把女人当回事,就像人家没把一个亿看的有多重那样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李南方干嘛还要用以前的那种态度,来对待她?

    不过碍于借人一个亿,她是债主,李南方如果不接电话,那与欠钱不还的孙子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喂,您好,我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接通电话后的第一句话,很有礼貌很正式,但也很生疏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是李南方,就不用自我介绍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的声音,依旧是那样好听,仅仅是听她说话的声音,也能想象出她肯定是女王那样的高贵女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笑,说:我借你的那一个亿,我会尽快还你的。如果你要的急,那我想想办法,最迟明天傍晚,就能给你到账的。

    花夜神在那边淡淡笑了下:我给你打电话,不是来催债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单手把着方向盘,也笑道:那,花总有什么吩咐,尽管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,就会努力去做。

    今晚我请你吃饭。

    顿了顿,花夜神又说:你来我住的地方,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,小饮两杯,谈谈心吧。如果,你晚上没什么重要事——就不要走了。

    女王般的美女给男人打电话,要亲手给他下厨做饭,还说小饮一杯后,今晚不要走了,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,都是一个无法抗拒的(诱you)惑。

    李南方抵抗住了,很客气:花总,很不巧啊,我今晚有事。

    花夜神立即追问:那,明晚呢?

    明晚也有事。

    后天?

    从今晚起,年初一到年三十的晚上,都会有事。

    好吧,那就打搅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在遭到李南方如此生硬的拒绝后,并没有冷冷地说,你这是故意不见我,就因为我那天伤了你自尊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她不屑说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上,有资格能让他这样说的人,唯有贺兰扶苏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还真有个(性xing)。

    听到手机内传来嘟的一声响,李南方看了眼手机屏幕,笑了下也没在意,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半时,车子来到了岳梓童别墅门前,轻轻点了下喇叭,不一会铁栅栏就缓缓打开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已经停了两辆车了,一辆是岳梓童那辆粗牢苯壮的黑色奔驰,另外一辆却是最适合女孩子开的白色宝马,是x七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两辆车并排着放在一起,黑白相映显得很是协调,也更上档次。

    隔着客厅的门窗玻璃,李南方能看到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,每人端着一杯酒在谈笑着什么,他小姨好像还抬手向外指了下,应该是对人说,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用看那个女人是谁,李南方也能猜出是谁。

    除了贺兰小新,还能有谁?

    果然,李南方刚走进客厅,贺兰小新举了下酒杯,神色如常的问道:李南方,我住进你家,不会打搅你与梓童的两人世界吧?

    贺兰小新一句话,表达了两个意思。

    我知道你与岳梓童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以后,我也要住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问有没有打搅李南方的两人世界,只是单纯的客气客气而已。

    岳梓童早晚都会把俩人关系告诉贺兰小新,这早就在李南方的意料之中了,没啥值得奇怪的。

    至于她说她以后要住在这个家里——与李先生的关系很大吗?

    严格的说起来,目前他也只是个住客而已。

    欢迎啊,贺兰副总能常住这儿,寒舍那是蓬荜生辉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动作自然的换上拖鞋,走向了洗手间那边。

    听梓童说,你做的一手好菜?

    她那是觉得我一无是处,故意给我吹呢。不过我倒是觉得,我的厨艺还行。

    那,今晚我能否有幸,品尝到你亲手烹制的菜肴?

    不知贺兰副总喜欢八大菜系中的哪个菜系?

    呵呵,我这个人在吃的方面,并不是太挑食,你做什么,我就吃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:这不是在公司内,就没必要称呼在公司内的职务了,你就像梓童这样,叫我新姐吧。

    好的,新姐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了点头,关上了洗手间的门。

    你男人,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轻抿了口红酒,对岳梓童说。

    新姐你过奖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微微耸肩,苦笑了下说:他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。现在看到你后,能保持的如此镇定,这肯定是在硬着头皮呢。

    新姐越夸李南方出色,岳梓童就要越贬低他。

    唯有让新姐觉得,这小子就是个很有职业鸭潜力别无用处的家伙,才不会对他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也是保护李南方的一种策略吧。

    外面两个女人在聊什么,李南方不管。

    他每次扎上围裙进了厨房后,就会抛弃所有的私心杂念,用最端正的态度来做饭。

    这俩女人采购的食材很丰富,什么青菜萝卜排骨老母鸡都有。

    哇噻,好香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一个小时过去了,正在与岳梓童边看电视,边聊天的贺兰小新,忽然吸了下小鼻子,放下酒杯站立起来,趿拉着小拖鞋跑向了餐厅那边。

    见状,岳梓童非常得意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