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03章 我能说脏话吗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这番对话,算是俩人认识以来,最认真的一次交心。

    虽说总是闪烁其词,也半开玩笑半认真的,俩人却都了解到对方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,就隔着一张纸,但就是这层纸,却又让他们觉得很遥远,怎么努力,都无法接近,更别提能完美融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都在试图戳破这层纸,又极力的躲避,防御,甚至伤害。

    有人说,越是在意对方的两个人,就越是想通过伤害对方的手段来提醒对方,我真的很在乎你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自己是个男人,有责任率先戳破这层纸,先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,暴露在岳梓童面前,取得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我有话要对你说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出这句话时,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他想牵起岳梓童的手,放在自己心口,让他感受到,他说出来的话,都是他的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可岳梓童却迅速后退一步,满脸警惕的神色:想说什么就说,别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猛地意识到自己犯错了,不该做出这个警惕的动作,直接把李南方要说的真心话,毫不客气的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抬脚从桌子上跳下来:你先忙吧,我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你不是有话对我要说吗?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,挡在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又不想说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嬉皮笑脸的,看着横在眼前那只白生生的小手,问:你手指看上去,就像被煎饼卷起的大葱,再蘸点酱,味道肯定很不错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没管,低声说:说出你想说的话。别说是手指了,就算把我的人吃了,也随你。

    以后吧。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,先忙工作。

    李南方绕过那只手,快步走到门后,开了门。

    外面,站着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副总,李南方又是个守规矩的人,当然得率先问好了:贺兰副总,请进。

    怎么,我刚来,你就走?

    贺兰小新站在门口没动,美目流盼的盯着他问。

    要不要我为贺兰副总您泡杯茶?

    不用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摇头:下班前,去我办公室一趟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,我刚向岳总请假,要出去办点私事。

    是去对面吗?

    对面?

    李南方又开始习惯(性xing)的装傻卖呆。

    李总,请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闪开门口,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称呼李南方为李总,就是在暗示他,我已经知道你是南方集团的老总了。

    对此,李南方毫不介意,笑了下走了。

    堂堂一公司老总,居然来你公司当小车班班长,放眼全世界,恐怕也唯有梓童你,能有这么大的脸面了。

    目送李南方走进电梯后,贺兰小新在进屋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唉。新姐,说实话,你来的真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岳梓童幽幽叹了口气,说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惊讶的样子:怎么,是我打搅你们的卿卿我我了?

    别扯这些没用了,坐。

    岳梓童走向(套tao)间门口,问:要不要,喝一杯?

    (套tao)间是她的休息室,里面有个小吧台,有各种美酒,那是专供岳总午睡醒来时,坐在那边小饮一杯提神的。

    那就来一杯红酒吧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坐在沙发上,随时从案几上拿起一本商业周刊,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新一期商业周刊的首页封面上,是一个外国美女,白色露背装,红色细高跟皮鞋,面目冷傲,眼神里泛着野(性xing),又睿智的光泽。

    封页美女旁边,还有一行字,今夜,势必会有很多人失眠,记苏雅琪儿·奥里斯,正式成为奥里斯金融集团掌舵人。

    奥里斯集团的创建人,于上周五愉快的谢世,市值上千亿美元的金融财阀,正式落在被称为问题女王金融疯子的苏雅琪儿手中。

    华尔街最权威的金融分析师戴维高呼,狼来了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,被多名金融专家,视为金融业有史以来,最最反复无常的人,没有人知道她在下一刻做什么,她做出的每一件事,都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她做过的每一件事,都为她赚取了令人发指的巨额利润。

    她最大的特点有两个,一个是上帝赋予她的,(性xing)感,美貌;另外一个,则是非常让人头疼的,那就是说话算话的时候,很少——

    为证明苏雅琪儿是个没信用的人,特刊记者列举了一个例子,与华夏开皇集团有关。

    据悉在结束不久的墨西哥袜业联盟大会上,当着上万人的面,客串了一把腿模后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她当众承诺,会与华夏开皇集团合作投资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并没有出乎始终在研究她的人意料,她食言了,丝毫不在意她的信用危机,又上提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个做事毫无信用的人,却在担任奥里斯金融集团执行总裁的四年内,让集团市值翻了几番,成为了唯一能与索拉斯抗衡的人。

    对此,人们相当不解,毕竟一个人在欧美国家失去信誉后,几乎是自废武功。

    那么,她是怎么站在金融最高处的,并受到英美等首脑的亲切召见?

    这是个谜,就像她的人,她在金融行业运作的手段,没谁能琢磨透。

    戴维说,苏雅琪儿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,唯一能给她戴上笼头,让她按金融规矩走上正轨的人,可能就是老奥里斯临终前,为她指定的‘驸马爷’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是个男人就好了。唉。

    手里端着两杯红酒的岳梓童,走过来坐在贺兰小新(身shen)边,递给她一杯酒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她急需用钱,来扩大生产线时,曾经致电苏雅琪儿的助理艾马拉,委婉请问对方,双方什么时候正式启动合作项目?

    艾马拉的回答,则让岳梓童差点吐血,岳总,您真以为苏雅总裁,会去华夏投资?

    这件事,贺兰小新也知道,同样相当无语,觉得苏雅琪儿简直把无耻不要脸,发挥到了极致,所以在听到岳梓童叹气后,立即明白她是怎么想的了。

    轻笑了声,新姐把杂志合上:你以为,苏雅琪儿那种人,会被某个男人拴住?

    岳梓童轻晃着杯中酒:最起码,我觉得有个男人,有这个把握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说出来,你会笑话我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叉开了话题:新姐,你来的正好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手,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手势。

    是关于李南方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说出这句话后,顿了下特意观察贺兰小新的反应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开皇集团的表面(身shen)份,是小车班的司机,堂堂的大老板,却对最好的姐妹提一个小破司机,这本(身shen)就不正常。

    但贺兰小新则没有任何的惊讶表(情qing),仿佛早就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这证明,她才不信岳梓童以前告诉她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只好问:你知道,我有个堂姐吧?早在二十多年之前,就嫁给了一个乡巴佬,去偏远农村当村妇去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点头:略有耳闻,但没怎么关注,毕竟不是同时代人。

    我大姐夫妻俩,没有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真遗憾。

    我说完之后,你再表示真遗憾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抿了口红酒,望着窗外淡淡地说:李南方,是我大姐收养的孩子。

    端起酒杯刚要喝酒的贺兰小新,手腕晃了下,几滴酒水溅出来,落在她白腻的手背上,就像冒出的鲜血那样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,大姐为什么不让他叫妈,而是让他喊师母。我只知道,他要管我叫小姨。

    本来,李南方是自己小外甥这件事,岳梓童早就打定主意要瞒着贺兰小新的,可刚才李南方要说真心话,却被她误会后,她的心一下子乱了。

    特想找个人,把这些事都说出来,闷在心里太久,憋得难受。

    闵柔也早就知道这些了,可她终究是下属员工,有些话,岳梓童不好对她讲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就不同了,她是岳总唯一的闺蜜。

    把始终憋在心里的那些话,告诉闺蜜,几乎是所有女孩子的首选,亲密度甚至都超过两口子,就没有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你你是他小姨?

    贺兰小新吃吃的问着,抬手轻抚着额头,连声说:买嘎达,买嘎达,我早就看出你们俩的关系不一般了,心里还纳闷我的小乖,啥时候这么仁慈了?为了救赎一失足人员,竟然让他住在你家里。

    再听我说,你会把卖疙瘩的都包圆。

    岳梓童悠悠地说:我不但是他小姨,还是他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买——

    贺兰副总张着(性xing)感的小嘴,楞了足足七八秒,才艰难的说:我把卖疙瘩的疙瘩都包圆了。

    唉,命啊。

    重重叹了口气,岳梓童就把李南方第一次去岳家,偷看她洗澡,差点被大姐夫拿棍子夯死,结果却特么莫名其妙成了自己未婚夫,开皇集团是她的嫁妆,为了能够拯救母亲于水火之中,她唯有含泪答应等事,以自嘲的口吻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然了,有两件事,岳梓童是绝不会告诉贺兰小新的。

    第一件事,就是李南方是个早衰怪物,不知道走了什么****运,越长越正常了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,则是老天爷安排,在她还没有等李南方找上门来之前,就已经送货上门,把她保留了二十二年的黄花(身shen)子,很大度的白白送给了他。

    不说这两件事,是岳总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她都说完半晌了,贺兰小新才猛地喝干杯中酒,喘着粗气的问:请问岳总,我能说脏话吗?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,姿势优雅,示意她自便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手攥拳,用力挥舞了几下:草,草,草!我草!我草他二大爷一万次的三次方!

    岳梓童眨巴了下眼,问:加上你的嘴吗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