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01章 小车班的最高领导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开皇集团内,总共有两个总裁专职秘书,一个是闵柔,一个就是黄秘书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公司内除了岳总之外,其他副总是没必要配备专职秘书的,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,养这么多闲人干嘛?

    不过黄秘书却是个尴尬的存在,当初岳总深陷墨西哥时,新姐曾经一度入主开皇集团了嘛,当然要配备一个秘书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福大命大造化大的岳总,活着逃回来不说,还成了英雄,让把她给逐出家门的岳家相当难堪,表面欢喜的贺兰小新心中郁闷,只能乖乖把总裁之位,再还给她。

    于是乎,黄秘书的地位就尴尬了,新姐入主公司时,她可以当总裁专职秘书,可随着岳梓童的回归,闵柔也杀了个回马枪,她只能被安排在秘书科,或者别的岗位。

    幸亏岳总感激新姐,特别建议贺兰副总,也可以配备专职秘书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即将腾飞,财源注定会滚滚而来,养个没多少工作的副总专职秘书,真心不算事。

    有些女人吧,天生就是一副傲骨,或者干脆说是欠草——黄秘书就这样的人,明明是没太多工作的副总秘书,可平时在公司摆出来的谱,比贺兰副总都要大。

    在公司里走路时,鼻孔都是朝天的,幸亏是在室内,要不然下雨时,她肯定会被呛死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,最怕的就是相互比较。

    在众员工心里,黄秘书这个副总秘书,与公司‘第一秘’闵柔相比,简直就是没有任何的可比(性xing)。

    瞧瞧人家小柔儿,多温柔可人呀,与扫地的清洁大妈走个对面时,也会先笑着点头打招呼,尤其是向各科室传达岳总的重要指示时,那语气很容易让人想起邻家小妹,心中忍不住会浮上浓浓的亲切之(情qing),然后就愉快的当牛做马去了。

    反观黄秘书,权利没多少,架子却很高,哪怕走在大街上,也都一副高((逼))格的样子,这都是来自大地方的人,来‘乡下’后惯有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全公司的人,也都异常尊敬她。

    不过,她吩咐下来的事儿,能不能办好,那就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

    好的,黄秘书,您稍等,我把电话给李班。

    像把话筒递给李南方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,孙大明还是坚决执行黄秘书命令的:李班,黄秘书找您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皮子都没抬,懒洋洋的问:哪个黄秘书?

    是贺兰副总办公室的专职秘书。

    哦,就说我不在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了个哈欠,随口说。

    李班——

    孙大明有些懵((逼)),这会儿他可没用手捂着话筒,黄秘书也不是聋子,能听不到刚才他们的对话嘛,可李班却说他不在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自己可以原谅孙大明的无脑,但绝不能容忍他不把领导当领导看的态度,摆摆手示意他先把话筒放桌上。

    对,放下,先别挂。

    知道,哥们知道那黄秘书在那边能听到,她真听不到,我还不说了。

    孙大明啊,问问你,我是开皇集团的职务是什么?

    是是小车班班长。

    孙大明愣了下,心说这不是在问废话嘛,我会不知道你职务是什么?

    那你说,小车班班长算不算是领导层呢?

    算——算吧?

    我需要你一个肯定的回答。干革命工作,是绝不能模棱两可的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你给我来个算吧,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孙大明铿锵有力的回答:李班,您在公司,就是领导。

    嗯,既然是领导,那就不是随便什么人,都有资格给我打电话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着,指了指话筒:像这种小鱼小虾的路人甲角色,还需要我这个小车班最高领导,亲自接电话吗?

    孙大明也早就看黄秘书相当不顺眼了,可没胆子敢像李南方这样。

    心中对李班的敬仰之(情qing),顿时就如黄河水那样,滔滔不绝而来,立即竖起右手拇指赞了个,谦恭的语气:领导,您教训的是。以后,黄秘书再来电话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接过话:你们随便哪个人接听就行了。别拿这点小事来烦我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另外一部固话又响了,孙大明抄手拿起:你好,这是小车班——闵秘书,您好。好的,好的,我这就转告李班。

    李班,是闵秘书来电,说要让您上去一趟。

    孙大明这次捂住了话筒,真怕闵秘书听到李班的嚣张话语后,会生气。

    在全体小车班成员心目中,相当有傲骨的李班,立即接过电话,陪着笑脸的说:闵秘书,我是李南方啊。好,好,我立即上去。

    扣掉闵柔的电话,李南方有些纳闷的问孙大明:怎么,我刚才说错话了?

    孙大明连连摇头:没有,没有。

    哦,我知道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恍然大悟:你是在高度怀疑,我这个小车班最高领导,怎么会对闵秘书言听计从吧?唉,大明啊,不是我说你笨,可你的确笨啊。闵秘书那是什么人呀?那可是我们全公司男(性xing)员工心目中的女神!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的,我(身shen)为男人,在女神召唤时,能不赶紧快马加鞭的跑去效劳?

    是,是!

    小车班全体同仁,异口同声的说道:李班,您教训的是!

    砰地一声,黄秘书狠狠扣掉了电话,高耸的(胸xiong)膛,不住地剧烈起伏着。

    办公桌后面,正在伏案写写画画的贺兰小新,秀眉微皱着抬起头:黄雯,怎么了?

    小车班那个班长,简直是太气人了!

    黄秘书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稍稍恢复平静后,才把刚才给小车班的打电话的事,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添油加醋呢?

    那是因为黄雯很清楚,小车班那些大爷,都算是皇亲国戚了,不同于一般员工,只要她看着不顺眼,扯着贺兰副总的大旗,和人力资源部打个招呼,就能给人解除劳动关系了。

    所以,要想动那个姓李的小车班班长,必须要请贺兰副总亲自出马才行。

    更何况,黄雯给小车班打电话找李南方,让他速速前来听候差遣,这可是新姐亲口吩咐的,没想到他居然那样狂妄,敢说自己是小鱼小虾的路人甲。

    但在闵柔给他打电话后,却又是另外一幅嘴脸,这摆明了是故意打她的脸啊,还是左右开弓,咣咣的。

    换成泥人,也会生气的,更何况心高气傲的黄秘书?

    哈,那个李南方简直是太愚昧无知了,还真把自己当个玩意了。哼,这种人,就该立即开除公司,再在他档案上,留下精彩的评论!

    黄秘书干文秘工作好多年了,当然知道一个人的工作档案上有污点后,要想再找工作,那得看祖坟有没有冒青烟了。

    当初岳梓童开除隋月月时,就是用了这一手,((逼))的她去当平台小姐了。

    黄秘书一口气把话说完后,才发现贺兰小新脸色不对劲。

    其实新姐的脸色很对劲,淡淡然,看着她的眼神也很平静。

    这种(情qing)况下,很对劲,就是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黄秘书还是很聪明的,立即就猜到自己说错话了,脸颊一红,微微弯腰低头,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放下签字笔:你知道李南方是谁吗?

    黄雯摇头,低声回答:没见过他。也不知道,他是小车班的班长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从椅子上站起来,缓步走到落地窗前:你见过他的。那次,是在金帝会所。那时候,他的名字叫叶沈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黄秘书大惊:他他是叶沈?他一个鸭子,怎么会来公司当司机!

    黄秘书玩过的鸭子,说是不计其数肯定虚了些,但肯定比会在三位数之外,不过她玩过那么多鸭子,唯一能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,就是金帝会所的叶沈了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那货是备受娘们喜欢的带磷青龙,那晚碍于是陪新姐去的,黄秘书才能忍住没上(身shen)——可事后,肯定是念念不忘的,总想找机会单独去一趟,却始终没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新姐告诉她说,公司小车班的班长李南方,竟然会是金帝会所的叶沈后,不能不吃惊,接着又想到了什么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背对着她,看都没看她一眼,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那样:你是不是觉得,叶沈能来公司成为小车班班长,就是我一手((操cao)cao)作的?目的呢,当然也很明确,就是这样能随时宠幸他?

    被新姐猜到心里所想后,黄秘书不敢否认,低声说道:新姐,您放心。这件事我是不会说出去的。我保证,也不会再试图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你错了,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转(身shen),苦笑道:李南方来公司,不是我的关系,而是因为他是闵柔的远房亲戚。早在你我来青山之前,他就已经在这上班了。而且,我们岳总与他的关系,相当暧昧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黄秘书呆愣片刻,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,备受娘们喜欢的李南方,是岳总的(禁jin)脔——碍于这层关系,新姐只能‘忍痛割(爱ai)’,卖岳总的面子,任由这厮嚣张狂妄,也不敢在明面上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怪不得,闵柔一打电话,他就(屁pi)颠(屁pi)颠的跑去呢,毕竟开皇集团的老总,是岳梓童,不是新姐。

    你又想错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淡淡地说:就算他用这态度来对待岳梓童,她也不会把他怎么样。据我估计,整个公司能让李南方乖乖听话的人,唯有没被你放在眼里的闵柔。

    我我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黄秘书苦笑。

    你不用搞懂。你只需知道,李南方可能是个连我也惹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了下,轻声说:我现在正想法子,希望能让他成为我的裙下不贰之臣。不然,就毁了他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