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00章 闵秘书的锦囊妙计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李班,您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走进来后,围着桌子小声谈论着什么的孙大明等人,立即站了起来,态度恭敬的问好。

    整个小车班的司机们,前两天对赌时怀疑李南方耍老千,一言不合就群起攻之,结果却被这厮趟了个人仰马翻,闹到了安保处,泣血请秦处长为民做主。

    后来岳大老板却驾临安保处,亲自当场断案——岳总(屁pi)股坐的很歪啊,就算傻子也能看出,她全方位偏向李南方,为此不惜把张威调走,当众宣布提拔这厮为新的小车班班长。

    虽说大家实在搞不懂,高高在上的岳总,怎么这样‘(爱ai)护’一刑满释放人员,但只要是个有脑子的,就知道李南方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既然惹不起,又不会辞职滚粗继续在这儿养老,那么大家必须要改正心态,把李班当做领导来恭敬,巴结。

    希望大家良好的态度,能获得李班的好感,别揪着以前那点破事不放了,反正你也没吃亏,赢了我们的钱,打了我们的脸,这要不满意,还想我们怎么做啊?

    于是乎,李南方刚走进来,就有人为他拉开椅子,恭请他落座,桌子上摆着新不锈钢水杯,一盒大中华香烟,还有一盆绿油油的君子兰。

    那天打架后,被损坏的桌椅,没被损坏的,都换成了高档次的实木办公用品,尤其李南方还有单独的办公桌椅,估计与岳总所用的差不多一个档次,真皮座椅,不用坐,看上去就肯定很舒服。

    以后大家都是用一个马勺舀饭吃的了,别这么客气,显得太生分了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来回转动了几下,李南方拿起香烟,撕开点上一颗,扔给了孙大明:我这人呢,从来都不记仇的,过去的就过去了,无论谁吃亏沾光,以后谁都不许再提。我们所有人,要紧密团结在以岳总为核心的周围,为让开皇集团有更加辉煌的明天,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。

    自凡是看过新闻联播,关注过各大报纸头版新闻的人,基本都能照葫芦画瓢,说一段冠冕堂皇的话,来证明他也是很有内涵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话音刚落,值班室内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,孙大明等人满脸都是醍醐灌顶的神色,恨不得高喊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有领导派头的摆摆手,示意这些拍马(屁pi)的别再表演了,问:天色还早,咱们摸一把?

    从者云集。

    立即围在李班的办公桌前,发牌下底。

    可打了没有十分钟,李南方就兴趣缺缺了,把赢来的那些钞票往前一推:没意思,不来了,把钱都分了吧。要来,你们自个儿玩,我不参与了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,以为李班缺钱呢,傻子似的变着法输钱——好吧,李总承认人民币从来都是他的最(爱ai),可关键是凭本事赢他们,那是一种享受,他们变着法的送钱,却是对李班的羞辱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混蛋,在打牌过程中,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,从李班左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这就草了,真以为李班没发现,他们心中都在暗问,是谁把他腮帮子抽肿了?

    这简直是为民除害啊。

    看那纤细的小手印,肯定是女人手抽的。

    大家伙浮想联翩的,想到自己惹不起的李班,却被一女人抽脸,心里能不愉快吗?

    孙大明还假惺惺的问:天色尚早,再打两圈吧?

    李南方眼皮子一翻:滚。再说半个字,我就把钱收回来了。

    孙大明一听这个,连忙弯腰用胳膊把那堆钱拢在怀里,笑的好像狗吃了屎似的,招呼大家去另外一个桌子上继续欢乐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想到了什么,抬手对孙大明勾了勾:过来,我有话要问你。

    孙大明连忙(屁pi)颠颠的走过来,点头哈腰的,请李班指示训话。

    拿手指瞧着桌子,李南方问:是谁帮你们想到这个办法,用来对付我的?

    孙大明满脸的茫然,说:李班,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过桌上小车班司机上班准则,看了眼说:第三条规定,不得在上班其间,做与工作无关的事。发现一次,扣除当月50的奖金。屡教不改者,扣罚当月全部奖金。三次还不改,将会被解除劳动合同——孙大明,你们这帮家伙,当着我的面,就敢对赌。

    孙大明苦((逼))了:李班,刚才是您提议的好吧?您还说,以往过去的事,既往不咎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一拍桌子,满脸严肃的说道:受岳总信任,任命我为小车班最高首长,我怎么可能会带领你们做知法犯法的事?孙大明,饭可以乱吃,但话不能乱说!

    听这厮自称最高首长,又抬出知法犯法的大帽子后,孙大明就知道再不乖乖坦白,下场不要太好,苦笑着抬手挠了挠后脑勺:是是闵秘书。

    闵秘书?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:快说说,她是怎么教唆你们来对付我,利用我心慈手软这个弱点,来为你们争取利益的?眼珠子别特么乱转。小车班的工作规则第三条说,不得在上班其间,做与工作无关——

    闵秘书说,李班您其实压根不在乎三五千的小钱。别说是三五千了,就是别人掉在地上三五十万,您也不屑弯腰去捡起来的。您和我们对赌,就是玩耍,从我们输钱后气急败坏的神色中,享受所谓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迫于威胁,孙大明只好把闵秘书推出来卖掉了:我们要想不继续被你搜刮,成为取乐的目标,唯有主动给您送钱。

    她真这样说的?

    是。她就这样说的。事实证明,闵秘书对您还是很了解的。

    切,她了解我?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: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要把刚赢来的钱,收回来。今天,不让你们输得裤子都当掉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我靠,李班,您太狠了吧?

    哥们就这么任(性xing)。

    李南方摆摆手:滚粗吧,我睡会觉。小声点,别打搅我休息。

    孙大明笑着转(身shen)时,又问:李班,您是怎么看出,我们受过高人指点了?

    就凭你们这些土鳖的智商,能想到这么好的法子?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的不屑,毫不介意他这样说话,会有损孙大明的尊严。

    幸好孙大明没多少尊严——

    双肩一抬,搁在大班椅上,李南方拿起手机,点开了微信。

    叶小刀在线,问他有没有与死杀同伴,发生过正面冲突了。

    唉,昨晚何止是发生正面的冲突?

    那是绝对深入的冲突啊。

    在与叶小刀说话时,只要不是涉及到金钱利益,基本都是坦白从宽的。

    我草,草,草!

    你特么竟然被逆推了?

    叶小刀接连发来了三个草,来证明他此时的内心,是多么的震惊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了个哭泣的表(情qing),可不是咋地,现在嘴角还肿着呢。

    那个臭女人,也太残忍,不要脸了吧,让你用嘴——

    滚尼玛的,老子说过我的嘴肿,和被她逆推有关吗?

    李南方骂了句,接着说,但不管怎么样,在哥们付出清白之躯的代价后,来自某神秘组织的威胁,总算是暂时解决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觉得,那个不知道到底是妖精,还是死老太的鬼女人,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他,说能够被传说中的死杀组织能看中,也是一种莫大的荣幸吧?

    叶小刀就说是啊,是啊,我(身shen)为你的兄弟,也是为你感到自豪,以后假如看到那个与你双宿双飞的死老太后,肯定会恭恭敬敬尊称嫂夫人的,还要准备个大红包,代你求(情qing),以后不要夜夜笙歌,以免把你榨成人干。

    李南方就骂滚你大爷,如果真那样了,到时候肯定会给死老太献计,说叶小刀在(床chuang)上的功夫也很出色,不如掳来大家一起玩个三人行——

    吹了会牛((逼))后,俩人都很开心,叶小刀开始谈正事,问这件事要不要对小姨坦白啊,看看不行就早点和她劳燕双飞,免得耽误人家孩子青(春chun)。

    又请李南方放心,刀爷会替他全方位无死角,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的照顾好小姨。

    叶小刀人不错,就是那张嘴欠草,明明是在说正事,也会透着一股子邪(性xing)。

    李南方接连骂了他2的3次方你去死后,感觉才好了些,就说岭南那边如果没什么大问题了,就别再那边祸害太多良家妇女了,趁空赶紧出任务挣点钱,来投资南方集团,挣点干净钱算老婆本,为子孙后代积点福。

    叶小刀说投资可以,但找老婆这件事再考虑考虑吧,四十岁之前,他可没想过要找个女人,成为他享受美好人生的累赘。

    又扯了一段闲话,在叶小刀拐弯抹角的说,哥们现在手里有些紧时,李南方果断的结束了对话。

    借钱给叶小刀,还不如施舍给大街上的叫花子,改善他们的生活,也比被他拿去泡女人好得多。

    叮铃铃,桌角上的固话响了。

    别看孙大明等人在上班期间,不是吹牛((逼)),就是对赌,但当代表着出车的固话响起后,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把电话接起来。

    玩归玩,工作归工作,绝不能因为玩而耽误工作,是大家伙的底线。

    李班,贺兰副总办公室的电话。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有所反应,在那边打牌的孙大明,抢先接起电话,捂住话筒递给李班,态度恭敬的说。

    你接就行,没看我忙着要点烟?

    李南方弹出一颗烟,领导范儿十足的说:以后这种力所能及的小事,就不要再来麻烦我,不然还要你们干个鸟?

    是,是,李班教训的是。

    孙大明连连点头,举起话筒放在耳边:您好,这儿是小车值班室——黄秘书,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指示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