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99章 我这人脸皮特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是个女人,被人狠虐后,再逆推在荒郊野外的山巅古亭内,半个晚上都被可劲儿的糟蹋,他醒来后,肯定会从百丈高的悬崖上跳下去。

    要不就解下裤腰带来,拴在那棵歪脖子树上吊死,来成全他的名节,以死亡的方式,来向这个不公的世界,发出洪钟大吕般的呐喊。

    还我清白!

    可惜哦,他不是女人,他是被女人给逆推了的男人。

    很可能,昨晚他在陷进幻象内后,看到的那个妖魅到不行的女人,其实是个鸡皮鹤发的死老太,只是拿鞋底把(屁pi)股抽肿了,冒充丰满来坐(奸jian)他,给他怀抱********的错觉。

    但这有什么呢?

    尊老(爱ai)幼,可是华夏传承数千年的优良传统——李南方最多手扶着歪脖子树,对着下面呕呕的吐了几口清水后,就不在乎逆推他的伟大女(性xing),是不是死老太了。

    做人,必须想得开才行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因为这点破事,就跳崖上吊的寻死,那样会让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的师母,心寒,在他死后也会啼哭着,拍打着他的脸蛋,痛骂他是蠢货的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师母哭泣,是李南方老早就发下的毒誓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誓言,为了师母不再生气哭泣,李南方脚步轻浮的走下荒山时,就已经忘记被逆推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很忙。

    他要把有限的生命,全部投进让世界所有美女的****,都被南方黑丝紧紧包裹着的伟大事业中,岂能为了这点挫折,就心灰意冷呢?

    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

    别了,康桥哦,不对,是别了,古亭,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来。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——启动车子,对着山巅古亭挥了挥手,李南方留下一股子尾气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叮铃铃,手机响了,车子刚驶上绕城高速后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出手机,看了眼后骂了句草,上面几十个未接电话啊,有小((贱jian)jian)人的,有叶小刀的,但绝大多数则是白灵儿的。

    能够被这么多人,不对,是被这么多未接电话所关心,李南方很有一些成就感,被逆推的最后一丝沮丧,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肯定担心死哥们了。不过,我有资格被她担心。毕竟没几个男人,能在危机四伏时,甘心替她顶缸的,长得再漂亮,再温柔也不行。

    啪地打了个响指,李南方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怎么不接我电话!

    电话刚一接通,白灵儿急吼吼的声音就传来了,带着满腔的真挚。

    我我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嗓音沙哑,且虚弱的说出两个字,就闭嘴了。

    没错,他又在装((逼))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太过指责他,毕竟昨晚他可是一度以为,自己会被狂虐致死了,现在好不容易用他的清白之躯,才换回一条小命,在白灵儿面前装装((逼))不可以吗?

    可把白灵儿吓坏了,急声叫道:李南方,你怎么了?告诉我,你现在哪儿?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,我无法锁定你的位置!

    我我——灵儿,我死死不瞑目啊。我还有未了的心愿没有完成。

    对迎面驶来一辆红色宝马车里的美女,很暧昧的抛了个媚眼,李南方又得意起来,敢在高速路上边开车边打电话的,也就是哥们了吧?

    你你别吓我。

    白灵儿彻底被哄傻了,语气发颤:告诉我,你现在什么位置?我正在西郊的高速路上,已经找了你大半夜了。

    不要,不要来找我了。我我已经坚持不到看到你了。我还有未了的心愿,没有完成。

    什么心愿,你说,说!

    我欠陈大力欠他八百块钱,还没有还。还有,南方集团的消防手续,没有办下来。还有,我的党费——

    我替你还!我替你办!我替你交!

    我不是党员啊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党费就算了吧。唉。

    李南方幽幽的叹了口气,低头去拿香烟:能不能求你个事。等以后每年的今天,去我坟前,别忘了带着好酒好菜,和我边喝边聊天。最好是一口一个老公的——那样,我在九泉之下,也不会孤单了。

    还要给你烧点纸钱吗?

    白灵儿的声音里,忽然夹杂了些许的冷笑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点上香烟,李南方摇头说:那玩意就算了。我这人一向节俭惯了,活着时每个月才花个三五万的,死后肯定也会勤俭持家的。买烧纸的钱,还不如存在我的账户里,以我的名义,捐赠给山区贫困孩子,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另外那个世界的我,深深的(爱ai)——咳。

    白灵儿冷笑,催促道:你怎么不说了?

    不说了。嘿嘿,刚说我这人节俭惯了,能省点电话费也是好的嘛。和你说啊,现在通讯公司太坑人了,市内电话打一次,也要好几毛呢。还是省点是点,留给山区贫困孩子交学费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讪讪的笑着,把车子慢慢地溜边,心中懊悔的要命,刚才只顾低头点烟了,怎么没看到小老虎就站在路边,看着我冷笑呢?

    果然是做人莫装((逼)),装((逼))遭雷劈啊。

    幸亏这天,晴的杠杠地,不像要打雷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开门下车后,抬头看了眼湛蓝的天,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接着,对双手抱着膀子走过来的白灵儿,义正词严的说:白警官,我要严肃批评你!高速路上不许随便停车,你(身shen)为维护法律尊严的警务人员,却执法犯法——哎,干嘛踢我?

    我踢死你个装((逼))犯,踢死你!

    白灵儿接连两脚,大力踢在李南方腿上后,忽然纵(身shen)一跃,扑进他怀中,双手用力搂着他脖子,趴在他肩膀上,大颗大颗的泪珠,噼里啪啦的砸落了下来,滚落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很烫。

    没必要这么夸张吧?看,守着好多人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下意识的伸手,托住女孩子结实的美(臀tun),苦笑着看向路边那十几个干警。

    那些干警,立即齐刷刷的转(身shen),递烟点火,一副我们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守着人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白灵儿是个敢(爱ai)敢恨的,在看到李南方脸颊嘴角青肿,脖子来有青紫色的掐痕后,就意识到他昨晚遭遇了何等的危险。

    他在为她顶缸后活着回来,就证明已经解决了被死杀同伴暗杀的危及。

    心(情qing)激((荡dang)dang)下的白警官,别说是守着十几个同事,就纵(身shen)入怀了,哪怕守着数百万青山人民,她也毫不在乎,视为无物。

    当一个男人,为了女孩子甘心去死,那么无论女孩子怎么感谢他,都不为过的。

    尽管李南方才没有想到过,为她顶缸后去死。

    但事实证明,如果不是鬼女人‘(爱ai)才’,试图收服他,估计他早就变成一具死尸了吧?

    谁知道呢,没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守着人,不好。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这人脸皮特薄。

    脸皮很薄的李南方,一手托着白警官的美(臀tun),另外一只手却伸进了警服内。

    靠,这就有些过分了啊。

    感受到背后那只魔爪,顺着光滑的后背,趟起一片鸡皮疙瘩后,饶是白警官敢(爱ai)敢恨,可也不敢再任由他在这儿乱动手,慌忙从他(身shen)上跳下来,抬手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脸上,兀自带着大颗的泪珠,晶莹闪亮。

    梨花带雨的美,果然迷人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李南方就有了自惭形秽感,觉得刚才那动作,亵渎了纯真的美。

    不过,假如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还是会这样做的,最多事后满脸严肃的说:是,我也觉得这有些过分了。白灵儿同志,请看在我脸皮薄的份上,原谅我这只没素质的右手吧。

    噗嗤一声,白灵儿失笑出声,抬手抚额,翻了个白眼:唉,李南方,我实在看不懂,你到底是个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是来自彩霞飘飘的南天门,手持两把不锈钢——

    好了,好了,知道你是来凡间维护正义的神仙,地球人都知道,就别说了。

    反手擦了下泪水,白灵儿轻声问:危险,解除了?

    应该没问题了。不过,肯定会留下点后遗症。你别担心,我是来自彩霞飘飘的南天门,手持两把不锈钢菜刀,我——

    谢谢你,李南方。

    昨天,你已经谢过了。其实谢谢与给点好处费来说,比方替我交党费,我还是喜欢后者。

    那给你盖个章吧。

    白灵儿说着,迈步向前,踮起脚尖,在他嘴上轻轻吻了下。

    毫无感觉的李南方,有些郁闷:又来这一(套tao)。

    这是我的初吻。

    今天的吗?

    滚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转(身shen),快步走向警车:我还要去省厅汇报工作,就先不陪你了。等我有空,我再给你打电话。

    哎,别忘了给充点话费,避免你打电话时,因为我欠费而停机。

    知道了,死货!

    白灵儿头也不回,不耐烦的扬手打了个响指,开门上车,启动车子,打开警灯爆闪,拉响警笛,几乎是擦着李南方的衣襟,向市区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车子经过时,透过车窗玻璃,李南方能看到白警官脸上,又挂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这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守着那么多同事,不顾一切的抱住李南方,献上她的初吻后——李南方看似没正经的态度,让她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初恋。

    只是,太太短暂了。

    让她难以接受,唯有用最快的速度,在最凄厉的警笛呼啸声中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其他干警却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到白警官忽然驾车疾驰后,也纷纷跳上车子,拉响警笛,仿佛正在追捕s级要犯那样,接连从李南方(身shen)前驶过。

    每个干警在经过时,都会从车窗内伸手,对他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你们,懂个毛。

    目送那一长串的警车驶远后,李南方才喃喃的骂了句。

    婉拒女孩子的表白,确实不是人干的活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