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96章 哥,你跟我走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脚踝复位后,李南方腾(身shen)站起,左手抓着右臂稍稍用力,喀嚓一声轻响,四肢活动自如。

    他很惊讶鬼女人的分筋错骨手段,脚踝手臂脱臼时,疼地他要死,真以为四肢废掉了,就算活下去以后也得一辈子躺在(床chuang)上,任由岳梓童伺候,想那事了只能说,妞,坐上来,自己动——

    但在关节复位后,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疼痛了,这足以说明鬼女人卸人胳膊腿的手法,相当高明,科学!

    在卸掉人关节时,没造成任何的肌(肉rou)拉伤之类的,这要是去悬壶济世,估计生意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鬼女人看了他一眼,到背着双手缓步走向古亭中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珠乱转,看向下山的路。

    别企图趁我不备逃走,不然我会追上你,让你一辈子都躺在(床chuang)上,成为生活不能自理的活死人。

    鬼女人仿佛知道李南方心里在想什么,语气平淡的警告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一声,跟着走进古亭:如果我想逃走,那我就没必要来这鬼地方等你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你还不知道来的会是我。

    鬼女人坐在李南方刚才坐过的地方,顺手拿起他的手机,随便翻阅了起来:有几个未接电话,是小((贱jian)jian)人打来的。小((贱jian)jian)人,是谁?

    是谁关你什么事?把手机还我。

    看出鬼女人真没干掉自己的意思,李南方底气壮了,伸手去抢:擅自翻看别人的手机,这是触犯别人的**权,是要遭受道德谴责的。

    他手指指尖刚触到手机,鬼女人右手一扬,举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李南方态度不友好的问: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鬼女人再次扬手,把手机扔给了他,淡淡地说:这是在告诉你,以后要想从我手里拿东西,必须要先请示下。

    以后?

    李南方撇嘴:说的就好像,咱们以后会经常打交道似的。

    鬼女人点头:是的,我们以后就是要经常打交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眉梢一挑: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从今晚起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

    鬼女人缓缓地回答。

    李南方听着这话有些耳熟,什么叫从今晚后,我就是你的人了?

    这句话,不是该由恶少,对良家妇女说的吗?

    我去,这鬼女人不会是看老子生的风流倜傥,想霸占我,让我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吧?

    每天晚上,都要把她伺候的酸爽到死去活来——李南方想到这儿时,鬼女人说话了:你的想法,很龌龊。

    被人看破心思,李南方却毫不在意,抬脚坐在她对面,拿出一颗香烟点燃:我本来就是个龌龊的人,有什么龌龊想法很正常。

    鬼女人没理睬他的不要脸,缓声解释道:我的意思是说,你既然插手此事,破坏我们的行动,导致我们三名死杀(身shen)亡,那么就要由你,来顶替他们,加入我们组织,归我们管辖,为我们效力。

    想让我加入你们的组织?哈。

    想都没想,李南方就哈的一声笑:送你一句话,你这是在做梦!老哥们是什么人啊?虽说不是你的对手,可咱(身shen)子骨硬棒着呢,绝对的宁死不屈,绝不会加入你们邪教的。我是老天爷派来这个世界的光明使者,是要替天行道,铲除邪恶——

    鬼女人打断李南方的话:你真想死?

    李南方语气铿锵的回答:不,想!

    你确实是我生平见过的,第一厚脸皮。

    鬼女人看着他,好像是苦笑了下,说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立即双手抱拳,歪着下巴,耷拉着眼皮满脸惭愧的样子:过奖,过奖。

    鬼女人无语。

    从口袋里拿出那三个铜板,李南方手腕一抖,铜板发出轻微的咻咻声,(射she)向鬼女人的脸:这些东西,还你。

    鬼女人看似很随意的抬手一招,李南方全力打出去的三个铜板,被她轻松抄在手中,低头看了眼,收了起来:李南方,你就是西方传说中的黑幽灵吧?

    黑幽灵?他谁呀?

    该装傻卖呆时,李南方都会满脸茫然的样子,毫不在意别人早就看穿了他。

    鬼女人依旧不理睬他的装傻,只是说:早在上个月之前,你曾经去墨西哥布偶岛,协助华夏特种小分队,破坏了佐罗的绑架人质案。我听说,当时与你一起去的,还有三个与你相仿的年轻人,(身shen)手也着实不俗。

    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们相比起你这个小滑头来说,为人忠厚憨直。

    鬼女人顿了下,继续说:如果你能把他们几个,包括你的朋友叶小刀他们,都介绍来我们组织。我保证让你们过上不一样的人生,直接归我管辖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,也没说话,歪着下巴看着鬼女人,一副你可能是在说梦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鬼女人抬手,撩起遮住半边脸的发丝,站起来,展开双手,原地缓缓转动了两圈。

    很平常的转圈,仿佛女孩子换上新衣服,对着镜子转两圈,自我欣赏一下那样。

    但就这看似平常的转圈,却被她转出了无限迷人的风(情qing)。

    左右双肩交替下沉,腰肢蔓扭,(臀tun)瓣起伏,两条双腿的膝盖高低交换——这一刻,她不再是单纯的女人,而是个浑(身shen)散发着妖魅气息的(娇jiao)娃,两个简单的动作,就让李南方的呼吸,一下子粗重起来,小腹下有暖流涌起。

    只想扑过去,把她推倒在青砖长椅上,用最凶猛的动作,来打击她。

    女人转到第二圈,再转向李南方时,脸面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晚上,李南方也看得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不再是刚才那诡异的古板,而是——(娇jiao)憨迷人的********。

    (娇jiao)憨这个词,是用来形容女孩子单纯率真,不谙世事的可(爱ai),像雪山仙子。

    ********,则代表着女人从骨子里,都向外散发着媚意,像九尾妖狐。

    这两个词语,一个像雪地腊梅,一个像烈焰玫瑰,分别代表着截然不同的两种女孩,但现在却被鬼女人糅合在了一起,都呈现在了她这张脸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南闯北那么多年,见过的美女无数,尤其回国认识了假装冷若冰霜的岳梓童,温柔可人的闵柔,艳若桃李心若蛇蝎的龙城城等人。

    每一个,都是祸国殃民级的。

    可他从没遇到过哪个女人,只让他看了一眼,就再也挪不开眼珠了。

    我生的好看么?

    鬼女人说话了,本来好像生锈铁器相互摩擦很刺耳的声音,也变的异常甜腻,好像棉花糖那样,只想一把抄过来,填进嘴里大嚼。

    好,好看。

    李南方艰难的咽了口口水,声音有些干涩的点头,回答。

    他的嗓子,都被这女人的妖魅之美,给烘烤到干涩,唯有咽口水来滋润下,才能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鬼女人微微扭动着腰肢,好像长了四肢的美女蛇那样,妖娆的走到他面前,慢慢伸手,一双微凉滑腻的玉手,轻轻捧起了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她再说话时,嘴里散出的微(热re)气息中,已经带有了麝香气息,鼻音很重的说道:跟着我,我就是你的。

    真的?

    李南方迫不及待的问。

    鬼女人轻轻点头:真的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就在鬼女人以为,李南方会立即点头说好时,他却说不行。

    鬼女人那双好像有秋波流动的眼眸里,有惊讶的光芒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她已经把媚功发挥了三成,满心以为李南方会被她迷的神魂颠倒,只想得到他,无论她说什么,都会乖乖跟她走的。

    以往,如果遇到很有潜力成为死杀的人选,她只需施展两成,那个人就会口水之流,哪怕老婆孩子跪在地上,死死拉住他的手,苦苦哀求他不要走,他也不会理睬,只会跟她走的。

    她是真心希望要折服李南方,把他收在麾下,这才一上来,就动用了三成,可她真没想到,无女不欢的带磷青龙,居然拒绝了她!

    她怎么能不惊讶?

    她可不知道,如果不是李南方丹田气海中的黑龙,死死抓着他某根神经,不许他堕入女人施展媚功的香艳幻象中,这厮早就满脸痴呆样的,口水拉拉的大点其头,说我跟你走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不行呢?

    鬼女人双手依旧捧着李南方下巴,(身shen)子慢慢后仰,鼻音厚重甜腻,长发飘在脑后,突现(胸xiong)前那两座山缝,更加(挺ting)拔傲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,笑着回答:不行,就是不行,没有为什么。

    唉,你这个贪心的小冤家哦。

    鬼女人幽幽叹了口气,伸出葱白也似纤长的手指,在他眉心轻轻点了下,后退一步时,左肩稍稍一沉,黑色衣衫就像长了手脚的爬山虎那样,从她肩头爬下,雪白粉嫩的左肩,为这个黑夜徒增太多香艳。

    接着,她的右肩也开始下沉,用鼻音轻轻哼唱起了一手旋律相当古怪,却又好听的靡音。

    听不清歌词。

    就算有歌词,也会被李南方忽略,只会听到女人的(娇jiao)喘,岛国小电影里那些女人吟唱压埋跌的声音,与鬼女人此时发出的声音相比,与杀猪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随着鬼女人的鼻音哼唱声,双肩不住交替着下沉,升起,上衣慢慢滑落,精致的锁骨,(胸xiong)围的高山,深邃的幽谷,一马平川的小腹,好像泉眼那样的肚脐——

    每一个部位,都像拥有了独自的生命,从沉睡中醒来,随着靡靡的鼻音轻哼,叹息着,喘息着,扭动着,组成了这幅绝美的躯体,妖娆。

    她已经把媚功,施展到了五成。

    其实她不愿意一下就施展出五成,只因假如李南方抗拒不了,就会给他的心神,(身shen)体,都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那是她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但她又真想收复李南方!

    哥——你,跟我,走。

    鬼女人双手环绕着李南方的脖子,大口大口呼吸着,说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