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95章 老子一世英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孟子曰,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(身shen)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(性xing),曾益其所不能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很小的时候,师母就把这段话告诉了他,并让他牢牢记住,来鼓励自己,与不公平的命运作斗争,并从不断的磨难中,懂得苦中作乐,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真正的男人,在成长过程中,没有谁是一帆风顺,没遭受过沉重打击的。

    不遭受磨难长大的男人,就是温室里的花朵,恶心的要死,只配与女人一起争夺养分与阳光,一旦遭遇外界的狂风暴雨,就会立即蔫掉。

    梅花,都懂得香自苦寒来,更何况是真男人呢?

    与李南方以前所遭受的重重磨难来说,被一个鬼女人,当做臭袜子般的狠虐,这不算事,他良心上,一点都不用遭受谴责。

    至于(身shen)体上的剧痛——你妹的,你还有完没完啊,怎么揍起来没完没了的?

    不懂得过犹不及,做人留一线,以后好相见的道理啊?

    李南方格格的傻笑着,不住大骂着要((操cao)cao)翻人家,如黄豆大的冷汗滴落中,慢慢沉下左肩,手抓住了树干,猛地一晃(身shen)。

    喀嚓一声轻响,被打脱臼的左臂,安上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鬼女人刚给他右肋下狠狠一拳。

    疼痛还没有扩散开来,目光早就呆滞的李南方,忽地大吼一声,猛地转(身shen),狠狠一拳砸了出去,对着那张无比讨厌的鬼脸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李南方拼尽全力的一拳,狠狠打在鬼女人左脸颊上。

    鬼女人大意了,真心没想到,李南方都被虐成这熊样了,居然还能反击,一拳就被他打的倒飞了出去,足足三四米后,才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草,真以为老子手无缚鸡之力吗?草!草!!

    一拳打飞女人后,李南方(身shen)子向旁边山崖下摔去,及时用左手抱住了歪脖子树,怒声大吼着。

    就像鬼魅那样,鬼女人刚摔在地上,就腾空而起,疾扑过来,一把掐住了李南方脖子,越加幽蓝的眼眸里,全是无法形容的愤怒。

    宝贝,你上当了。

    抢在鬼女人一拳打在他胃部之前,李南方抱着树的左手一翻——黑黝黝的军刺,宛如腾水蛟龙那样,疾刺向她心口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鬼女人大吃一惊,慌忙缩(身shen),左手来推挡。

    她手上戴有特殊材料织就的手(套tao),军刺诚然不会刺穿,但却能顺着她的虎口,迅疾滑向手腕,豁开了一道血口。

    幸亏她反应及时,胳膊肘一拐,(身shen)形一晃后退,躲开了。

    真尼玛的可惜。

    一击必杀失败,失去依靠又来不及抱住树的李南方,恨恨骂了句,(身shen)子一歪,直直摔下黑黝黝的深崖。

    老子一世英雄,算了,不吹了,这都快摔成(肉rou)饼了,还有什么脸吹呢?

    老子一世英雄——没想到却落得(肉rou)饼下场,师母听到后,肯定会痛不(欲yu)生,小((贱jian)jian)人呢?

    她会不会哭?

    呵呵,她怎么会哭呢?

    她会笑啊,因为她心里只有她的扶苏哥哥,老子这一命呜呼后,她就再也没有羁绊了,想怎么对人发(骚sao),就怎么发(骚sao)。

    好奇怪啊,老子临死前,怎么会想到她?

    嘴里,心里还都是苦涩的酸味。

    卧槽,这是醋吧?

    仰面平平摔下山崖的李南方,看着漫天的繁星,苦涩的笑了下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老头这老不死的说,人在临死前,最好是闭上眼,那样就看不到自己死后的丑模样了。

    在仰面摔向悬崖的一瞬间,李南方就想了这么多,却没意识到,他为什么会感受到心里满是苦涩的酸味。

    世间的一饮一啄,都是天定。

    就在前不久,亲眼目睹岳梓童当着他的面,看到贺兰扶苏后泪流满面的那一幕后,李南方(爱ai)(情qing)的心门,缓缓关闭,不再知道(爱ai)(情qing)是何滋味。

    仅仅过了几天,李南方在临死之前,那扇心门居然自己打开,早就憋坏了的(骚sao)(情qing),立即蜂拥喷溅出来,这才忽然想到了岳梓童,想到自己死后,她会与别的男人在一起,打滚鬼混。

    心里就酸酸的了,真心不甘。

    但,这又有个鸟用?

    人都快死了不是,还再想死后他小姨会投进谁的怀抱,绝对是吃了胡萝卜,瞎几个((操cao)cao)心。

    别了,我亲(爱ai)的小姨——李南方心中无比装((逼))的,深(情qing)喊出这句话时,一条黑色的丝带,入水蛟龙般疾飞而下,缠住了他的右脚脚腕。

    鬼女人一震手臂,已经摔下三四米的李南方,就像一条没事跳着玩舒缓筋骨的鱼儿那样,吧嗒一声跌在了歪脖子树下的草丛中。

    李南方浑浑噩噩的睁开眼,很惊讶的说:咦,摔死也不是很疼啊。

    你没死。

    鬼女人脚尖一挑,草丛中的黑色军刺,被她抓在了手中,看着他淡淡地说:我还不想让你死。

    谢了,宝贝。

    李南方额头冷汗又冒出来了,坚强的笑着:不让我死,是为了让我多受罪吧?

    你再敢对我言语不敬,试一个。

    鬼女人低头,打量着手里的黑刺。

    好,那就试一个。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:宝贝,你到底被几个男人啃,**才这样丰满的?

    鬼女人依旧端详着军刺,却抬脚,足尖好像锤子那样,重重踢在了肋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被她踢的翻了个滚,嘴朝下啃了一嘴的泥:噗!宝贝,脱下你鞋子来,让大爷我看看你小脚美不美。

    鬼女人这次没有动脚,却幽幽叹了口气,问道:李南方,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呢?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,就是犯((贱jian)jian)。((贱jian)jian)人,不都是喜欢自讨苦吃吗?

    李南方艰难的回过头,看着她淡淡地说:复杂点说呢,就是我这个人太好面子。别人越是给予我最狠的打击,我的反弹(性xing)就越大。宁死不屈的烈士,说的就是我这种人了。

    对不起。

    鬼女人盯着他,沉默片刻后,忽然给他道歉。

    李南方楞了。

    一时半会的,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这个可怕到极点的鬼女人,居然给他道歉了,草。

    我不会再折磨你了。

    最好是这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说:那我也不会再骂你了。

    鬼女人语气重新变冷:以后,最好不要对女人无礼。要不然,你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:如果某个女人是疯狗,咬我一口后,我还会抱着它亲亲,说你咬得好吗?

    鬼女人长发随风飘起,(阴yin)森问道:你骂我是疯狗。

    李南方针锋相对:那是因为,你做了疯狗才做的事!

    鬼女人没有再说话,又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人家李南方说的没错,如果她前些天晚上,不会假装被他车撞了,把他虐个半死,他会把她当疯狗看?

    风,再次吹起鬼女人长发时,她说话了:是你,先冒犯我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好奇:什么时候?我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以后你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鬼女人淡淡地说着,晃了晃手中的军刺,不屑的语气:这就是名扬天下的残魄军刺?现在看来,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李南方抿了下带血的嘴角,低声说:惭愧,是我让它蒙羞了。不过我保证,如果它在它原主人手里,你肯定会死的很壮观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用壮观这个词呢?

    任谁的(身shen)上,忽然多了十七八个血窟窿,向外窜血时的样子,都会很壮观的。

    呵呵,你那么夸大它主人?

    他从来都没有败过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,他没有遇到我们。

    除非你不是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如果这把军刺在谢(情qing)伤手里,就没有他杀不了的人。

    以后,会有机会领教领教他的。

    鬼女人说着,右手一甩,军刺攸地化为一道乌光,擦着李南方左脚脚腕,深没至柄:我不和你斗嘴。我之所以找上你,是想确认你是不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和女人斗嘴,是最无趣的事了,还不如对着岛国明星自己撸。

    李南方接着道歉:对不起,我又说脏话了。问你,你以为我是谁?

    鬼女人慢慢屈膝,单膝蹲在他面前,伸出右手,五指在他心口轻轻点着,画着圈,已经不再幽蓝的眸子,死死盯着他:那个人的(身shen)体里,藏着一条可怕的恶龙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平时,有人对李南方说出这句话,哪怕是他最最敬(爱ai)的师母,他的心,也会砰然大跳一声的。

    鬼女人为什么,要用她冰凉的五指,在他心口来回点着,画着?

    就是在试探他的心跳!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的心跳,稍稍有点异动,他今天可能就死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心跳,很正常,依旧那样沉稳,有力,却又古井水那样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可他本人,却被吓坏了,一个声音在脑海中,仿似滚雷般那样轰隆隆的闪过,她怎么会知道,我(身shen)体里藏有一条恶龙!?

    他最大的秘密被人说出来后,心跳却没有丝毫异常反应,那都是因为(身shen)躯内的黑龙,在极力压制着,不许他露出半分破绽。

    甚至,连他的瞳孔,都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稍稍皱了下眉头,不可思议的样子:什么?扯了吧?还是看玄幻小说看多了,才会以为人(身shen)体内,会藏有一条黑龙。

    你果然不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鬼女人松开手,喃喃自语:奇怪,那么他在信纸上画上个黑色龙头,又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谁呀?

    李南方好奇宝宝的样子,很((逼))真。

    和你没关系。

    鬼女人说着,抬起他的左脚,掌心一推,咔嚓一声轻响,关节复位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抱怨:就不能轻点?我给人复位时,都是先说话,来分散别人注意力,再动——卧槽,疼!对不起,我又说脏话了。

    鬼女人没理他,放下他的右脚站了起来:自己把右臂安上吧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