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92章 大毒枭的警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贺兰小新(身shen)份非同小可,真要在青山被死杀干掉,估计整个市局的高层领导班子,都得乌纱帽落地,由不得局座不小心,要派专人负责来保护她。

    局座主动提出这个建议,还隐含着另外一层意思,喏,地球太危险了,你还是回火星去吧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贺兰小新说话,岳梓童把话接了过去,说是由她来负责新姐安全,今天就搬到她家去住,市局就不用管了,出事儿也没你什么责任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一番好意,张局很感激,眼睛却看着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想了想,笑着点了点头:好吧。如果不是怕影响岳总的私人生活,其实我来青山后,就该住你家去了。

    自己姐妹,说这些就见外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牵起她的手,正要对局座说再见,张洪刚又说话了:岳总,我会在你居住片区那边,加强巡逻警力的。

    真心说,一般干警对死杀的威胁,并不是太大,但偷吃稻谷的麻雀胆子再大,可看到稻草人后,还是会害怕的,所以那边加强巡逻警力后,肯定会给贼心不死的恶势力,造成一定的威慑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拒绝,含笑道谢告辞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市局,经过一个路口后,岳梓童抬头看了眼西边的太阳,忽然问道:新姐,你应该知道是谁要刺杀你吧?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上的贺兰小新,侧脸看着窗外正在想心事,听她这样问,稍稍愣了下,接着笑道:呵呵,我怎么会知道是谁要刺杀我?

    你瞒不过我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拿起一盒烟,递给了贺兰小新:你在看到那尊白玉观音时,眼神曾经变了下。而且我估计,白灵儿也该发现你这个不自然的反应了。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拿烟盒在手上一磕,弹出一颗烟,及时张嘴叼住,动作相当潇洒,娴熟:哈,我现在的镇定功夫这样差劲了吗?

    接过她点燃的香烟,吸了口,岳梓童稍稍放下点车窗,青烟被风散去:那个人是谁?来头不小呀,居然能动用死杀出任务。

    嗯,来头是不小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被看破了,贺兰小新也不在隐瞒,(身shen)子向座椅里缩了下,抬起双脚踏在了仪表盘上,懒洋洋的说:南边的一个毒枭。以前我在国外混时,偶然认识了他。他对我一见倾心,要追我。你想,新姐是何等尊贵的人物,会答应这种让人不齿的毒虫子?

    岳梓童把话接了过去:你义正词严的拒绝他后,又苦口婆心的劝他浪子回头,别再犯危害人类健康的罪行。他却毫不理会,只是对你死缠烂打。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然后你就再拒绝。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终于惹恼了他,要给你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是啊,在国外时,他就这样想,也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着:可我是什么人呀,别看(身shen)在国外,可(身shen)边也有高手暗中保护,让他吃了两次亏,死了几个人。意识到我不好惹后,他就消失了。没想到——嘿嘿,他在羞恼成怒下,竟然派死杀来试图干掉我了。

    南边那边的大毒枭,自(身shen)实力相当强大,在他的地盘上,那就是国王般的存在,能认识拥有死杀的神秘组织,并请人来办事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在国安受训时,就曾经听教官特意解说过毒枭的社会关系,点了点头,又问:那尊白玉观音,不会是大毒枭当年为追求你,才为你特意打造的吧?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话,却伸手在她下巴上摸了一把,动作轻挑,表示小乖回答正确。

    呵呵,有意思。

    岳梓童笑着摇了摇头:当初用来巴结你的白玉观音,现在却被他当做了聘用死杀的订金。由此推断,那位大哥觉得你特招恨。

    这也说明,他还不想我去死。这次,只是个警告。要不然,来搞我的死杀,就不会是这种水平了。更不会把白玉观音,也带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淡淡地说:说白了,就是他把三个死杀,当做了传讯的替死鬼,就看我是什么反应了。如果我再执迷不悟,不肯答应他的要求,那么下次再出现的死杀,就会是重量级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分析的很对。

    死杀虽然神秘可怕,不过并不是所有的死杀,只要一出世,就能横扫世界的,也分高低档,像南疆三杰这样的,只是入门级别的炮灰。

    唯有他们完成一定数量的任务,在生死中淬炼成熟了,才有可能晋级。

    某大毒枭特意用价值不菲的白玉观音来当订金,聘用炮灰死杀,就是为了警告贺兰小新——但绝不是为了追求她,而是希望她能放弃那边的生意。

    这个大毒枭,就是贺兰小新用了数年工夫,才苦心培养出来的代言人,被国际缉毒组织列为重量级的犯罪分子。

    不过大毒枭的野心很大,借助贺兰小新的势力逐渐成长起来后,不满足于再给人当个打工仔,开始暗中做手脚,培养自己的势力,希望有朝一(日ri)能自己单干。

    种植罂粟,生产毒品,向外贩卖等一系列工作主线,都在贺兰小新的牢牢把控之中,大毒枭要想培植自己的势力,势必需要大批金钱。

    没有大量的钱财,就无法招兵买马,可贺兰小新在财务上抓得很紧,大毒枭要想捞钱很难,于是就开始打毒品质量的主意。

    毒品这东西的档次高低,是由提炼纯度来决定的,像贺兰小新自己平时所用的一号,纯度高达999,放在黑市上,一点点就能换辆汽车开。

    但如果把纯度稀释了呢?

    也就是在毒品中掺假,增加毒品的数量,却仍然卖特纯的价格,那么这样就能闷出一笔资金,用来扩大自己势力了。

    大毒枭刚开始做这事时,还是很小心的,最起码送给贺兰小新自用的货物,质量是绝对保证的——但人心不足蛇吞象,慢慢地,大毒枭胆子越来越大,送给她的货物,也开始掺假了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资深‘烟民’,贺兰小新立即有所察觉,继而推断出他心存不轨,边派人暗中调查他,边培养新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做贼心虚的大毒枭,警惕(性xing)也很强,意识到老大要搞自己后,一番权衡后索(性xing)铤而走险,通过自己的关系,动用了死杀。

    可能是贺兰小新的(淫yin)威太重,大毒枭骨子里还是很怕她的,更知道她的(身shen)份在华夏,相当不一般,真要上来就干掉她,事败后铁定会遭到最沉痛的打击。

    所以他这次派来的死杀,不但是炮灰级的,更随(身shen)携带了那尊白玉观音。

    白玉观音,是大毒枭小儿子出生时,贺兰小新送他的百(日ri)贺礼。

    大毒枭希望,死杀失败,贺兰小新在看到这尊白玉观音后,能看出他不甘就此放弃多年辛苦才打拼出到现在地位的决心,为顾全大局适当服软,不说把那边生意都放给他来经营,最起码也要从打工仔,争取成为合作者吧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大毒枭想多了,也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他的威胁,不但没有吓倒贺兰小新,反而彻底惹怒了她。

    今天,如果不是她运气超好,这会儿应该是躺在太平军的冰柜里,变成一个冰美人了。

    还从没有谁,敢这样对付贺兰小新,就算恨她恨得要死的孟东国,都没敢这样做,她一手培植起来的一条走狗,却敢反噬主人。

    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那你打算怎么办?

    不知内(情qing)的岳梓童,很关心新姐的安全。

    放心,搞定那个不要脸的,不在话下,我自己会处理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秀眉微微皱起:我担心的是,三个死杀所在的神秘组织,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是啊。现在人命最值钱了,就算初入门的死杀,对于任何一个组织来说,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今天有三个人把命扔在这儿了,他们能善罢甘休才怪呢。

    岳梓童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内,叹了口气:唉,这些死杀可怕,就可怕在他们属的组织。一旦得罪他们,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——新姐,我觉得这件事,你要立即告诉扶告诉家里。不行,你就先回京避避。那些人胆子再大,也不敢在那边大肆搞事的。

    历朝历代以来,京师的拱卫安全工作,那都是重中之重的大事。

    就拿唐帝国来说吧,定都长安后,六成精锐部队,在长安周遭形成了一道道的严密防线,京师内部,更是高手云集,再牛((逼))的黑恶势力,要想闹事,结果也只能是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现在京华也是这样,除了公安国安等强力部门外,更有传说中的龙腾十月冷血,亲自坐镇最高警卫局,地皮上稍稍有点风吹草动,就会遭到狂风骤雨的清洗。

    所以岳梓童希望贺兰小新能回京暂避,真心为她安全着想。

    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摇头,接着转变了话题:哦,对了,我怎么忽然觉得,李南方很不简单呢?

    提到李南方后,岳梓童心中一跳,不屑的嗤笑:切,那就是个厚颜无耻的人渣而已,有什么不简单的?怎么,新姐,你不会是对他食髓知味了吧?

    还真有那么点意思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居然没否认:那会他躺在我裙子下面时,我不该一脚把他跺扁吗?可事实上呢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竟然没这样做,任由他吃了个饱。

    岳梓童斜着眼的看着她,问道:还想让他吃吗?

    想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很不要脸的点头。

    那好,等我给他打电话,以后住在我家就好了。到时候,你想让他怎么吃,就怎么吃。你吃他,也行。

    小乖,你对我真好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满脸感激的神色:什么时候,让他住进你家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