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91章 一个铜板亲一次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谁说母老虎就不能变为绕指柔?

    哥们这才略施小计,白灵儿就变乖了。

    看来,她(爱ai)上哥们了。

    哈,(爱ai)——是什么狗(屁pi)玩意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晒笑一声,与迎面疾驰而来的几辆警车擦肩而过时,回头看了一眼,

    白灵儿仍站在那儿,保持送他离开时的姿势,一动不动,就仿佛是一尊望夫石——好吧,李南方承认,他想多了,人家只是在看前来增援搜查死杀同伙的警车。

    看了眼西边明晃晃的太阳,天色还早,李南方顺着河堤公路向西匀速行驶,心里琢磨着那三个铜板的来历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,是叶小刀的。

    没有交警叔叔是押送时,李南方是不屑边开车,边打电话的,规规矩矩的靠边停车,才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等会儿,给我把那三个铜板的图片,发微信上,我找人问一下,有没有谁听说过这玩意。唉。

    等李南方简单说了下,叶小刀在那边叹了口气,埋怨道:你让警方拿走多好,干嘛要自己故意祸水东引,找麻烦呢?刀爷没猜错的话,你现在应该要去僻静的地方,等人跳出来杀你,抢走那三个东西吧?

    是有这么个想法。

    你傻了?

    不傻。

    李南方摸了摸嘴唇,笑道:今天,我当众亲了青山警界小警花三次。

    卧槽,亲一次,一个铜板?

    小刀,你数学真好。

    好你妹!

    我妹,也是你妹。

    好吧,不和你这流氓斗嘴了。

    竟然李南方已经决定为青山小警花抗缸,叶小刀也懒得再试图说服他:我现在岭南,马刺也来了。我们已经干掉了十几号人,现场都留下了你的独门标记骷髅头。但这边社会上却没流出任何于此有关的新闻,看来他们也不想曝光。

    这是聪明办法,他们很清楚他们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可我不敢保证,他们能不能接受教训。

    叶小刀稍稍沉吟了下,说:所以,我们暂时无法赶往青山帮你。

    吓住那些贪心不足的,就是最好的帮忙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:别担心,哥们大风大浪遭那么多了,也没翻船。这次,肯定还能顺利搞定的。

    希望如此吧。

    叶小刀忽然想到了什么:草,刀爷还没问你,三个死杀要杀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女的。

    美女?

    废话,不是美女,我会插手此事?

    肯定被你((操cao)cao)翻了吧?

    翻了是翻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犯愁的说:不过,她现在正处心积虑的找回场子。我今天出手帮她,纯粹是怀着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的伟大(情qing)((操cao)cao),与她有没有被****翻,要不要杀我,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哼哼,我看你早晚会死在女人肚皮上。这是你说刀爷的话,现在原版返回——挂了,别忘给我发图片。马刺那个呆((逼)),总来电话,烦死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不耐烦的骂了句,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每次与叶小刀聊天过后,李南方都会感觉(身shen)心轻松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是好基友——只因唯有与刀爷聊天时,李南方才能找到当流氓的愉悦感,什么把女人((操cao)cao)翻了之类的,别人越藏着掖着不好意思说的话,他们就说的越带劲,越开心。

    嗯,还有自然。

    这才是人(性xing)本质,率真,坦诚,没有虚伪。

    一番话后,李南方就觉得好像沐浴过后,无论是(身shen)体,还是灵魂,都变的纯洁无比了。

    从此一路向西,行驶大约五十公里左右后,就来到了青山的最西郊。

    青山东西南三面,基本都是由群山环绕的,而且境内泉水湖泊,柳树荷花格外多,故此有诗云,一城山色半城湖,三面荷花四面柳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了眼手机导航,再往西南跑不远,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灵岩寺了。

    不能去那地方,那儿游人众多,等会儿动起手来,难免会殃及无辜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为自己忧国忧民的(情qing)怀而感动,回头看了眼来时的方向,车流如梭,根本看不出有没有人在追踪他。

    他决定下高速,找个没人去的山头,静候某人来讨要铜板,顺手把他灭口。

    唉,女孩子的小脸蛋,果然不是那么轻易好亲的。亲了,就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啊。想想,还真不怎么值个。尤其白灵儿的脸上,还抹了厚厚一层腻子。噗!

    李南方右打方向盘下绕城高速时,觉得嘴里还咸滋滋的,很有点刚给女人吹过的感觉——忍不住,冲车窗外吐了口吐沫。

    跟随李南方下高速的车子不多,三辆。

    一辆是拉石头的东风大卡。

    一辆是厢式货车,还有一辆是白色吉利。

    这三辆车,都不像是来跟踪李南方的,因为这些车型,不方便他们在失败后逃走。

    除了那辆东风大卡,还有那辆厢式货车之外,哼哼,李南方的路虎,能把那辆吉利撞个跟头。

    没看到追踪嫌疑车辆,李南方并不慌,正所谓天色还早,等天黑后再动手,那才符合杀人灭口的境界。

    西郊这边地广人稀,群山起伏,道路也不是很好走,来到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前,李南方远远就看到上面有个小亭子,就决定在此停车了。

    青山中秋午后四点的天气,一点都不愧对人们给它起的秋老虎称号,幸好山巅有古亭,躺在由青砖垒成的凳子上,再点上一颗香烟,感受着清凉的微风拂面,李南方很快就陶醉在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中,昏昏(欲yu)睡了。

    香烟燃尽时,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阳光普照大地,四海一片升平。

    市局刑侦科内,却完全又是另外一个气氛,局座大人,与几个副手,都齐聚此间,面色凝重,听取白灵儿法医的汇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,岳梓童两人也在。

    绝迹国际警界多年的死杀,居然会在青山出现,张洪刚局座想想就兴奋的——要哭啊。

    他实在搞不懂,自七月之后,本来四海升平的文化旅游名城青山,怎么接连中邪,尽招惹些邪魔鬼祟的玩意来闹事呢?

    先是有职杀接二连三的出现,来的蹊跷,死的更蹊跷。

    捉摸不定的黑幽灵,接连有顶级纨绔来青山经商,任职——现在,又有传说中的死杀出现了。

    死杀不同于职杀,因为他们的出现,往往代表着某个神秘可怕的组织,要慢慢浮出水面,在这片安静的土地上,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青山的最高专业保护神,局座能不为此头疼吗?

    稍一疏忽,脑袋上的帽子,(屁pi)股下面的椅子,就不稳了啊。

    尤其死杀的出现,是针对贺兰家大小姐而来。

    她老人家一旦有个闪失,局座哭都找不到调的。

    不幸中的万幸,是局座当机立断下令,安排白副队去相亲。

    如果白副队没有去相亲,估计贺兰大小姐,这会儿就香消玉损,局座要和老婆抱头痛哭,等待雷霆之怒的咔嚓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,真是本局的福将,不亏我平时那样呵护她,去相个亲,都能为我挡灾避难。唉——听法医,白灵儿先后讲述完毕后,局座心中叹了口气,看向了贺兰小新:贺兰副总,种种迹象表明,这三个死杀,是针对您来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点头:是。

    那,请问您,对此有什么看法?

    有人要杀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有人试图对您不利。

    局座苦笑了下,说:我想知道,您能不能为警方,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?比方您在过去,与什么人结怨过之类的。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认真想了想,摇头说:我可能会得罪一些人。但我得罪的人,还远远没有资格,能碰到死杀这条线。能抽烟吗?

    局座抬手,做了个请便的意思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从包内,拿出一盒白色女士香烟,叼一颗在嘴上,点燃深吸一口,秀眉微微皱起,问白灵儿:白警官,我能问问,你在尸体上有什么发现没有?

    有。

    白灵儿这会已经洗尽铅华,再现她飒爽英姿了:是一尊白玉观音。

    白玉观音?

    贺兰小新眉头皱的更紧,问道:我能不能看看那东西?

    白灵儿看向了局座。

    从凶杀现场拿回来的东西,可不是随便能给人看到的,要交专人保管。

    局长点头,对(身shen)边人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那个人就拿来了一个塑料袋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局座等人都看向塑料袋时,白灵儿眼角余光却盯着贺兰小新,发现她眉梢猛地挑动了下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贺兰副总,您仔细看看。

    局座把那尊白玉观音,递给了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接过去,隔着方便袋翻来覆去的看了会,摇了摇头,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这意思是说,她从没见过这玩意。

    贺兰副总,据我们专业人员鉴定,这尊玻璃种的白玉观音,价值应该在三十万美金左右。而且从雕塑的风格来看,有很大的泰国文化印迹。但年代,并不久远,也就是三五年。

    局座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,继续说:要想根据这尊白玉观音,来彻查三名‘凭空消失’的死杀(身shen)份,很难。最起码,也要联系泰国警方,请帮忙鉴定它,是不是产自那边。

    局座侃侃而谈时,贺兰小新始终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侃侃而谈完了,她也没说话——局座只好说:贺兰副总,要不您与岳总先去忙?等我们这边有线索了,再联系您。

    让张局费心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别的,微微点头道谢,告辞。

    贺兰副总,请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局座送她们下楼时,关心的建议:要不这样吧,我派专人守在您——

    始终没说话的岳梓童,说话了:张局,多谢你一番好意,不用麻烦了,就由我来安排贺兰副总的安全。

    说完,她看向贺兰小新:新姐,今天就搬到我家去住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