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90章 死杀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发生这件事后,白灵儿自然顾不上与李南方卿卿我我了,立即端出她警官的架子来,走到贺兰小新面前,公事公办的请她去市局一趟。

    这件事牵扯到贺兰小新,她必须去市局接受相关调查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白灵儿说什么,贺兰小新也会去的,毕竟三个杀手,可都是冲着她来的,她必须搞清楚,是谁敢在她背后捅刀子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呃呃!

    就在贺兰小新点头说好,岳梓童说我陪你去时,刚被戴上手铐的老三,忽然发出几声压抑的惨哼声,有黑色鲜血从嘴角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死杀!

    站在沿河护栏前的李南方,双眼瞳孔骤然一缩。

    死杀的意思,就是杀手在失败被捕后,为不泄露事主信息,而宁死的杀手。

    死杀,相当于古代的死士。

    但现代社会,却很少有死杀的存在,任务失败被捕后,大不了咬牙硬(挺ting),去蹲大牢,干嘛要去死呢?

    of平台那个超一流的杀手平台上,拥有全世界数万名职杀,可也没几个人是死杀,这是叶小刀说的。

    刀爷说他要金盆洗手当个良民时,你可以当做他是在放(屁pi)。

    但他说的这句话,确实具备百分百的权威(性xing)。

    死杀,才是各大杀手平台的顶级会员,说是台柱子也不为过,这与他们(身shen)手是否牛((逼))没什么关系,关键是人家宁肯自杀(身shen)亡,也不泄露来自何处的决心。

    of平台上有几个死杀,李南方不是很清楚,不过他能确定,这三个人绝不是来自of杀手平台。

    可除了of这个超一流的杀手平台外,还有哪家平台,有资格拥有三个以上的死杀?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没有。

    这三个死杀,既然不是来自杀手平台,那就是来自某个规矩严谨,隐藏颇深,相当可怕的神秘组织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这种神秘组织的成员,都会在(身shen)体某处,刺有独特的记号,或者随(身shen)携带某个特殊的东西等等。

    咦,这个人怎么了?

    扭送老三的一个便衣,看到他嘴角忽然淌出黑血后,有些惊讶,伸手去给他擦。

    白灵儿及时大喝一声:别碰他,快松开他!

    两个便衣慌忙松开老三,就看到他努力瞪大眼睛,(身shen)子一个踉跄,扑倒在了断了舌头的老大(身shen)上,(身shen)子急促的扭动了下,不动了。

    却有难闻的白烟,从他脸下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硫硫酸?

    一个便衣傻乎乎的问道。

    不是硫酸,这是一种能化骨的霸道剧毒!

    白灵儿不愧是市局刑警队的副队长,见识就是比一般干警要多很多,眼神再变后,立即吩咐大家后退,疏散围观人群。

    快,都散开,散开!这儿有能随风传遍的生化病毒!

    一个便衣很聪明,立即把剧毒等级升级为生化病毒,对众多围观者大声疾呼。

    围观者凑过来,是看警察现场缉拿罪犯,研究犯罪嫌疑人是何方神圣的——可不是来受生化病毒侵害的,电影里演的中这种毒的人,死法老吓人了,赶紧滚粗。

    哗的一声,众多围观者立即做鸟兽散,有多快就跑多快,有多远就跑多远,就连岳梓童俩人,也迅速跑回车里,直接向市局方向杀奔而去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短的工夫,老三的半截脑袋,都‘陷进’了老大(胸xiong)膛里,白烟冒得更多,滋滋声更响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他的脑袋陷进去了,而是他们的脸,(胸xiong)膛,都在急促腐烂。

    真像被硫酸浇了那样。

    哈,哈哈。

    老二这时候也醒了,仰天哈哈惨笑几声,刚跪起的(身shen)子摇晃了几下,血(肉rou)模糊好吓人的脸上,嘴角也有黑色鲜血淌出。

    他扑倒在地上后,很快就有白烟冒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么惊悚,诡异的一幕,干警也害怕,甚至相信了他们散播的‘谣言’,都纷纷散开,有的还脱下衣服,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白灵儿是个傻大胆,她只后退了几步,站在那儿死死盯着三个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动,倚在栏杆上,眉头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如果说,死杀出现在内地,还算不上多大事,那么三个死杀在自杀时,所用的霸道毒药,就值得人深思了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能随风传播的生化剧毒,但却有着武侠小说内才有的化尸粉功能。

    他还从没听说过,有腐蚀(性xing)比硫酸更可怕的剧毒。

    三个(身shen)手很一般的杀手,不但是死杀,还有这种东西——种种迹象表明,他们的来历非凡,非凡到李南方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走过来,对着三具迅速腐烂的尸体,咔嚓拍了几个照片,用微信传给了叶小刀,问道:有没有听说过这种毒?

    叶小刀恰好在线,立即打来了电话,说没有,又问他,在什么地方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青山。

    建议,你最好速速远离尸体。

    叶小刀难得正经,更用很少有过的严肃口气警告他:或者干脆远离青山,用最快的速度,逃离国外。

    你是说,他们还有同伴,可能在远处观望?

    不是可能,是肯定。

    我就是看看。

    看看,有时候就是在招惹天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我不能走。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片刻,又说:再说,真要像你所说的那样,他们的同伴,也早就看到我了。我走了,他们会把怒气洒在我(身shen)边人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你特么的就是个麻烦磁铁!

    认识你这么多年了,你总算是说对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叶小刀无奈的叹了口气,沉声说:这肯定是个从没在江湖上露面过的神秘组织。没有数百上千年的发展,他们是不可能拥有如此霸道毒药,此前却没有外泄一次,不为人所知——我们,惹不起。

    我也没打算惹他们呀,就是看不惯他们要暗算美女,忍不住出手了。等等。

    打电话时,已经推到沿河护栏前的李南方,忽然说了句,快步走向尸体那边,厉声喝道:白灵儿,别乱动!

    三具尸体逐渐腐烂,李南方打电话时,白灵儿这个傻大胆,居然左手捂着鼻子,右手拿起一根铁钎,在老二(身shen)上拨拉着什么。

    她这是在找证件,能证明这三个死人(身shen)份的东西。

    还真被她找到了,从老二贴(身shen)口袋里,拨拉出一个黑色钱包。

    皮革制成的黑色钱包,一角已经被剧毒腐蚀,还在继续腐蚀,不过还没腐蚀到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白灵儿用穿串用的铁钎,挑起钱包在小餐桌上抖索着,有些东西掉了出来,当啷一声响,一个黄铜硬币般的东西,在桌子上滚了几圈,平躺下了。

    没事,我没有用手碰。

    白灵儿没看李南方,看着那个铜板,把钱包连同铁钎都扔了出去,问: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吗?

    铜板与五毛钱的硬币大小厚度,一般大,但上面的图案,却是一朵阳刻的火焰。

    只有一朵火焰,没有字。

    不认识,从没见过。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,蹲下来张嘴,噗地一口吹在了桌子上,把铜板吹翻,看到了另外一面。

    这一面的浮雕,是个(身shen)穿古代长袍的披发女人,侧面,看不到样子,双高举起,做拥抱状,在女人上前方,则是一朵缩小了的火焰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死杀,在某个神秘组织中的(身shen)份证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应该也是这样想的,又拿起一根铁钎,去老大他们尸体上寻找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阻拦她,事已至此,看到一个,与看到三个,有什么区别吗?

    果然,白灵儿又从老大他们尸体(身shen)上,找到了两个完全相同的铜板,还有一个玻璃种的白色玉观音,有火柴盒大小,别管做工怎么样,单单这块玉,就价值不菲了。

    剧毒的腐蚀(性xing)虽然强烈,但对铜板,玉观音却造不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腐尸的味道,随着越来越响的滋滋声,越来越浓,腐蚀的速度,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白灵儿拿过一个酒杯,倒上啤酒,惦着布片把三个铜板,那个玉观音,都放了进去,轻轻摇晃了几下,一连串的泡泡升起后,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,捞出了三个铜板,在手里掂量了下,说:白警官,把这三个玩意送我吧。

    白灵儿却答非所问:哦,你刚才在杀手暴露之前,故意喊我灵儿,而不喊白警官,是怕暴露我的职业,引起他们的警惕吧?

    李南方竖起左手拇指,比划了下,赞道:聪明。

    以后叫我名字吧。

    好,白灵儿。

    叫小名。

    小明。

    灵儿,就是我小名。

    灵儿,把这三个铜板送我吧,别做记录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善如流,把三个铜板收进了中山装口袋里。

    你要替我抗缸?

    白灵儿立即明白了,站起(身shen)向四周迅速观望:你怀疑,杀手还有同伴,在暗中观察,试图抢回这些东西?

    不是怀疑,是肯定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站起来,看向有警笛呼啸声传来的地方,笑了笑回答。

    你可知道,这东西就是灾祸?

    白灵儿盯着他,缓缓说道:他们,很可能是来自某可怕的神秘组织,这三个铜板,就是他们在组织里的信物。我先发现的,他们要夺回信物,就会杀我。但现在你拿走了,那么他们就会找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她的话:我在泰国打过三年黑拳,历经生死不知多少次,要比你更适合——干脆点说,我拿这玩意,就是因为你肯让我喊你的小名。

    那就听你的。

    白灵儿笑了,浓妆艳抹的样子虽说很吓人,但笑容却清纯,干净,也很甜,让李南方忍不住又又亲了她一下,转(身shen)走向了自己车子:如果我没猜错,那块玉观音,应该是三个死杀的薪酬的订金。你们可以根据那玩意,追查幕后指使人。

    我知道的。

    白灵儿脆生生的回答:李南方,记得小心!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