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389章 白警官威武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就在岳总暗算李南方,让他做空摔倒时,老三他们确定了要杀的目标没错。

    真可惜,这么美的人儿,很快就会变成一全(身shen)发紫的有毒物体了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南疆多好啊,哥几个在干掉她之前,必须要好好享受一番才行。

    都怪这华夏当前正值安康盛世,人民安居乐业,才不能让美女在临死之前,感受下我南疆三杰的真男人风采。

    心中颇为遗憾的老三,与同伴对望了一眼,微微点头,拿出了腰间的峨眉刺。

    老三只需在悄无声息间,反握峨眉刺向后猛地一刺——锋利无比的刺尖,就会轻而易举刺进美女后背。

    他能确定,当刺尖刺进美女后背后,刺上的剧毒,绝对能在最短时间内发作,美女最多只能像受凉打个寒战那样,甚至都来不及感觉到疼痛,神智就会迅速模糊。

    出于人体受创后的本能反应,哪怕是被蚊子在背上叮一口呢,也会反手来摸。

    已经掏出一把锋利小刀的老大,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以相当专业的刀工,切下贺兰小新的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老三刺杀,老大取证,老二望风——兄弟三人在暗杀人时,端地做到了行云流水,百无疏漏的地步,数百万美金就此顺利倒手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人家怎么会被成为南疆三杰呢呢?

    凡事,都不是空(穴xue)来风的,有它一定的事实。

    就在老三偷偷拿出他的成名武器,准备一击得手时,意外发生了,邻座那个有伤风化众目睽睽下就和一小太妹亲嘴打波的家伙,忽然坐空摔倒在了目标裙下。

    老三正要反刺的动作,本能的停顿,这也是事发突然的正常反应,他也得在搞清楚发生什么事后,再决定是否动手的。

    这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动手!

    负责望风的老二,微微颔首的动作,颇具宗师风度——好吧,鉴于这三位充其量只是无名小卒的路人甲(身shen)份,就不在这儿为他们吹((逼))了。

    背对着贺兰小新的老三,得到二哥的动手暗号后,立即反手回刺!

    峨眉刺刚要从他右肋下刺出,忽然间,他先觉得肋下一麻,刺出的力道,攸地消失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老三心中一惊时,好像看到有两道银光闪过,飞向老大两人。

    他想看清楚那两道从背后马扎下飞出的银光是什么,可却没有机会了,因为他在(身shen)子忽然酸麻向后栽倒后,被贺兰小新一把推倒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在大海里活的好好的鱿鱼,找谁惹谁来呀,就被人打捞上来,分割成几片穿在铁钎上遭受烈火炙烤,冤魂不散无处伸冤昭雪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有个万恶的人类大脸,扑倒在它们残缺的(身shen)上了,能不趁机好好烙他一下,让他疼地惨叫?

    惨叫声中,老三慌忙抬手擦脸,手里的峨眉刺当啷一声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目标就火烧(屁pi)股那样蹦起来,大喊有杀手。

    再接着,摔倒在目标裙下的家伙,也蹦起来,抄起小马扎,砸在了刚要站起来的老二脸上——藏在贺兰小新裙下的李南方,甩出两根铁钎时,精准刺中老大的要害(穴xue)位,让他丧失了反抗力。

    老二因所坐的角度问题,在发现银光一闪时,本能的扭了下(身shen)子,躲开了要害,接着腾(身shen)站起,却遭到了更为惨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李南方那一马扎,就像铁锤那样,把老二鼻梁骨给砸断,门牙也砸落几颗,眼前金星直冒,(身shen)子晃晃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,刚掏出来的手枪,吧嗒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了,白灵儿已然拍马杀到。

    真心话,此前白警官的心中,还是对李南方说那几个民工兄弟是职杀,有所怀疑的,要不是被他接连亲了两口,整个人都被幸福包围了,她肯定提出若干个疑问,来反驳他。

    比方说,我就是刑侦专家,我这双慧眼都看不出他们有什么问题,就你,会看得出?

    现在她信了。

    忠厚朴实的民工兄弟,怎么可能会随(身shen)携带枪械?

    敢在我白警官罩着的地盘上试图暗杀人,简直是茅房里打灯笼,找死!

    怒火万丈的白灵儿,纵(身shen)飞扑中的抬脚动作,那叫一个潇洒,飘逸,吸引了幸福人家方圆五十米之内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大家都亲眼看到,白警官那只穿着运动鞋的秀美右足,狠狠踢在了老二左脸颊上

    本来,老二就被李南方拿马扎砸的晕头转向了,再次遭到白警官的大力一脚后,当场扑倒在地上昏((逼))那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一脚放倒老二后,白灵儿没有丝毫停顿,借着右脚反弹回的力道,(身shen)子半拧,左脚又旋风般的侧踢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的目标,则是老大的下巴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老大直(挺ting)(挺ting)飞出去,栽倒在地上时,嘴里鲜血狂喷,半截舌头耷拉在了嘴边。

    这人有些命苦,在被白灵儿一脚狠踹下巴时,咬断了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如果他再不昏过去,那就没有天理了。

    眨眼间摆平两大杀手后,白灵儿侧踢出去的左脚向回一勾,锁住了老三的脖子,接着抬手掐住了他的脖子,(娇jiao)声大喝:李南方,给我拿绳子来!

    白警官收拾几名杀手的过程,绝对是鹊起鸟落间,快到不能再快,潇洒到不能再潇洒——给现场暗中维护治安的数名干警,上了一堂生动的现场搏击课。

    今天的此时此刻,白灵儿成了全世界的主角。

    刚才还敢拿马扎狠砸老二脸的李南方,这会儿却像吓尿了的兔子那样,刺溜一声躲在了贺兰小新背后,满脸惶恐的抱住人家胳膊,颤声大喊:李李南方,快去给我拿绳子来!

    该高调时,李先生从来都是当仁不让的。

    但该低调时,他就会变成一最没种的男人,吓得只会重复白灵儿的喝声了。

    他又不傻,更不是瞎子,没理由看不到这边(情qing)况突变后,在幸福人家东西河边的数名男人,即刻向这边疾奔而来,有的已经亮出了手枪。

    姑(奶nai)(奶nai),你的面子还真是大到不行啊,我请你来吃个烧烤,沿路有警车押送不说,就这小破地方,居然还有六七个便衣,躲在暗中负责监控老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来的正好,手铐可比绳子拿人更专业些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喊出这句话,被他抱住胳膊的贺兰小新,也回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同样,新姐也不是没心没肺的,如果此时还看不出李南方在装傻卖呆中,帮她搞定了三个来历不明的职杀,那么她就不配叫做贺兰小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像没注意到她,依旧满脸惊惧的望着老三那边,浑(身shen)发颤。

    李南方,还有必要再装下去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装?

    李南方呆滞的眼珠子动了下,看着她茫然问道:我装什么了,我?

    贺兰小新语气真挚了起来:谢谢你,这次救了我。

    什么啊?

    李南方更呆了:我救了你?

    如果不是你,你怎么会动手砸人?

    卧槽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清醒过来,松开她扯着嗓子叫道:如果是你,看到有人拿枪要点你,你会束手待死?

    贺兰小新愣了下,刚才想到的那些,立即被疑问围绕,模糊起来:你刚才在我裙子下面,曾经提醒我说有杀手,要我大喊报警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脖子一梗,咽了口吐沫:我提醒你,我说有杀手?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了?

    在白灵儿飞扑过来之前,贺兰小新确实听到有人提醒她,说是有杀手,让她大喊来人,更有股子大力,让她从马扎上一下蹦起来。

    当时在她(身shen)边的男人,除了老三几个,就是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所以想当然的,她就认定是李南方早就发现杀手了,为了避免惊动他们,造成殃及无辜,这才假借岳梓童暗算他,故意摔倒在她裙下,借着狂吃豆腐的掩护,用让人匪夷所思的手段,搞定那几个杀手,让她大喊了来人。

    只是,他习惯了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的做事习惯,就像当初在金帝会所把她((操cao)cao)翻后,施施然的飘然离去那样。

    这厮应该很清楚,得罪新姐的后果应该很严重,现在还能活着,只是新姐还没动手罢了,那么这次他能借着救新姐的机会,岂不是正好,来减轻他所犯下的天大罪行?

    可事实上李南方的表现,不怎么像啊。

    难道说,不是他出手相救,另有其人?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里这样想着,抬头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此时好多附近游人发现这边出事了,个个都争先恐后的来看(热re)闹,饶是贺兰小新目光如炬,也看不出可能混杂在其中的高人了。

    新姐,你没事吧?

    岳梓童跑了过来,一把抱住她胳膊,上下左右的扫视着,脸上浮上发自内心的关怀,还没忘记抬脚,在李南方(屁pi)股上来一下,骂道:滚一边去,别围着新姐,再试图占便宜!

    我呸!老子稀罕吗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羞恼成怒,呸了一口悻悻的走向沿河栏杆那边。

    乖乖,谁能想到这边会有杀手出现?

    是啊,是啊,可吓死我了,幸亏白警官反应敏捷,杀伐果敢,这才及时避免一起凶杀案。

    白警官威武!与男朋友约会都不忘时刻打击罪犯,真乃我辈楷模啊!

    面对如潮的阿谀奉承,白警官——坦然受之,小手一挥,豪气凛然:能及时识破抓捕三名犯罪分子,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到的,这是大家伙的功劳,人人有份。那个谁谁谁,赶紧呼叫分局支援,彻查周边,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白警官威武!

    听说有功劳可摊,那些干警更高兴,立即遵照她的指示,电呼总部请求支援,现场很(热re)闹。

    谁也没注意到白警官回头,双眸深(情qing)的看向了河边栏杆处,无声的说了句:等我电话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